網頁

寫信給先知以賽亞

寫信給先知以賽亞
紀元前695年,先生安身在香柏木腹中,竟被四處追捕的南國猶大國瑪拿西聞風而至。昏君命人連同樹幹鋸成兩截,木屑和殘破的屍塊紛飛,鮮血澆灌了先生日夜操勞掛念的故土。

「過時自合飄零去,恥向東君更乞憐」,先生終究求仁得仁,然而晚輩不禁在想,當鋸子和大樹撕扯的殺殺聲響隨著分秒逼近先生時,在那離世的短暫瞬間,先生腦海浮現的是什麼?
是萬千感慨我們所傳的(或譯:所傳與我們的)有誰信呢?耶和華的膀臂向誰顯露呢?(53:1、1:3)
 亦或著是堅定不疑
 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2:2)
還是四十六年前,風華正盛的先生親睹坐寶座的榮光的上帝時,心疼您的上帝所預見會有這麼一天,合該是怕先生此時此刻過於心碎,讓先生心裡有準備的職前訓練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
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6:9)

紀元前740年,烏西雅駕崩那年(6:1),是先生生命大轉彎的年歲。這年推算先生該有三十歲了,親睹一國之君染上痲瘋這人人走避的不潔之患,當時先生任職國家史官(代下26:27),記錄下烏西雅罹病,搬入別院,將王位讓給王儲等事蹟。然而,先生順服上帝呼召,知其不可為而為,轉變人生規劃,為他人不敢為之為,先生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殘害先生的猶大第十四任國君瑪拿西,於先生歿後三十年,被亞述王用銅鍊鎖住像牽狗一樣拖到巴比倫城。(代下33:11)這畜牲般的生活,終於叫他悔悟了!

只是一切都太遲了,亡國的頹勢如順大川下流,已經無法挽回了! 先生在著作開宗明義列舉歷經的四個國君的名字,整個書卷全本隻字未提瑪拿西。在希西家王的史蹟之後,先生在自己這本的照耀古今的書卷對自己最終的遭遇緘默不語。難道是因為太痛?痛入心扉,痛入骨隨,所以無語?還是先生拉遠距離,拔出視角高度,不見個人元素的抽抽搭搭,哭訴怨艾,而是隔著時空大河,俯看民族長遠的軌跡流脈的一種洞察與蒼涼?

 然而,先生殉國的鮮血終究澆灌出美麗的花朵。七個世紀後的紀元30年,在加利利海附近的拿撒勒(路4:17),一位出生當地的年輕人,於安息日走入該村的猶太會堂參加崇拜。由於他識字,更由於他帶領門生四處傳道的名聲在外(路4:14),管會堂的執事在櫥櫃內取出您的書卷交給他。年輕人找到了您當年寫的一段話(61:1-2):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裡的人都定睛看他。 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是的,應驗了!先生一生汲汲惶惶、摩頂放腫,被視為危言聳聽,或被誤以黨論高談,在這位拿撒勒人耶穌身上,人類歷史呼應了先生當年的先見,時間的鑰打開的是嶄新恩典的時代!
紀元六零年代,有一個埃提阿伯(即古實,見賽18:1)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敬拜去,回程時他在車上念的正是先生的書。先生的書蘊含著寶藏需要天啟來揭露,
有主的一個使者差派門徒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 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 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裡,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 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於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 他所念的那段經,說: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他卑微的時候,人不按公義審判他;誰能述說他的世代,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 太監對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 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 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監說: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 於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裡去,腓利就給他施洗。 (徒8:26)
歷史新頁從此打開,福音臨到猶太人以外的全人類,這正是先生當年所先見的耶和華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56:7)。

 先生歷經五朝,出身官宦人家,權貴之門。奉上帝啟示,安慰亞哈斯王(7:3)、詰問希西家王(39:3)、罷黜全國第二號政治人物舍伯,以以利亞敬取代之(22:15-20)。然而先生不染塵埃,嚴厲抨擊積習:
-----城市女子的虛浮奢華、男子的耍刀弄槍,好勇鬥狠(3:16-25)、
 -----對神職人員醉酒醜態、錯解默示、謬行審判(28:7-8)、
 -----百姓祭祀敬拜時功利虛假的心態(1:11-15)
-----交鬼、巫術、星相、金偶像、銀偶像、形邪術、施符咒(8:19-22) (30:7)(47:9)
-----囤積房產、土地(4:8)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
 -----奢靡歡宴,狂妄自大、忘記 神(4:12)(47:8)
 -----賄賂、干預司法(5:18-23)
-----忽視社會邊緣人(孤兒、寡婦)(10:1-2.)
-----放貸取利(24:2)
-----廟會淫亂、殺嬰獻祭(57:5-8)
 -----假禁食、真爭利(58:3-6)
-----對飢餓困乏之人沒有憐恤(58:7) -
----謀殺(59:7)

先生站在浪尖風口,不隨風俗、不畏風尚、敢言直說,移風化俗所開罪的人何止萬千,吾往者,先生矣。

然而浪高滔天、風憾山林,先生隻手撐起搖搖欲墜的王朝,忍辱負重的苦心孤詣,唯有上帝知道。這讓晚輩想到紀元前714年(20:1),先生開始為期長達三年的街頭藝術表演。 亞述王撒珥根打發他珥探到亞實突的那年,他珥探就攻打亞實突,將城攻取。 那時,耶和華曉諭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說:你去解掉你腰間的麻布,脫下你腳上的鞋。以賽亞就這樣做,露身赤腳行走。 耶和華說:我僕人以賽亞怎樣露身赤腳行走三年,作為關乎埃及和古實的預兆奇蹟。 先生平日穿的是粗造山羊毛編織的麻布,現在脫下麻布,換上纏布(a loin cloth or some other very abbreviated garment.)。

三年之間,言教之外,先生身教。立德、立言之外,先生立行,先生真千古奇人。 亞實突位於地中海沿岸,屬於菲利士的城鎮,距離耶路撒冷僅幾十公里。前院著火,後宅著急。戰爭在境外,先生示警國內,呼籲全國民眾奮起振作,真是用心良苦。

其實先生關注的不僅是鄰國菲利士地,您的書卷記載您的腳蹤,僅提及多次出入耶路撒冷城(7:3、36:2、37;1-2)。然而,您關注的目標遍及整個中東世界。以攔(11:11)、示拿(11:11)、敘利亞(17:1-10)、摩押(15:1-12、16:2-11)、古實(18:1-5)、亞述(30:31)、埃及(19:2-8)、巴比倫(21:5-7)、以東(度瑪)(21:11)、阿拉伯(亞拉伯)(21:13)、推羅(23:1-12)、他施(23:10)、埃及的瑣安、哈內斯(30:4)米甸、以法(60:6)、示巴(60:6)、阿拉伯沙漠貝都因族人的基達(21:16,60:7)、西巴人(45:14)、迦勒底(47:1),出產獨峯駝的尼拜約(60::7)。、黎巴嫩(40:16,60:13)、以東的波斯拉(63:1,34:6) 16:8 21:13 這些國家、城市都是先生預言涵蓋的範圍。

先生對這些地方的風土民情、地理特徵、商業流通,無不通曉。晚輩好奇,這些豐富的知識,來自當年的王室庭訓亦或來自先生周遊各國常年累積得來?

不單是地理,先生對百工也有深度的了解農耕(28:24)、窑匠(30:14)、鐵匠(44:12)、木匠、銀匠(41:7)等在先生筆下都有詳實的描繪。尤其是一首葡萄園之歌(5:1-2) 從刨挖園子,撿去石頭,栽種葡萄樹,到園中蓋樓,鑿出壓酒池,在在顯示先生是行家。而耕地撒種、開墾耙地、拉平地面,撒種小茴香,播種大茴香,按行列種小麥,在定處種大麥,在田邊種粗麥呢。打小茴香,不用尖利的器具,軋大茴香,也不用碌碡(原文是車輪;下同);但用杖打小茴香,用棍打大茴香。 (28:24-28) 這樣細膩的描述,不禁讓人遐想,莫非先生也是一名老農?先生書中也提到多樣的動植物。鵜鶘、箭豬、貓頭鷹、烏鴉、鴕鳥、豺狼、野山羊、箭蛇、鷂鷹(34:11) 莫非先生也是一名生態愛好著?

 晚輩年輕時閱讀先生的書時,多以探索真理為主,如「新約聖經如何66次引用以賽亞書?」「以賽亞的彌賽亞預言」等等。然而,查考時,往往被先生優美詞句所吸引,這些詞句早已成為主日講台、公開禱告時點閱率極高的經文。隨手舉二、三例: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30:21)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40:31)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42:3)
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54:10)
先生這句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2:5) 更是高懸紐約聯合國的牆柱之上。晚輩近來再讀先生著作,特別著重先生的文學藝術。

「藝術在造化與上帝之間,在寫實與不能寫實之間」這是因為晚輩體會到文學性和天啟性,是閱讀以賽亞書的兩大遵循主軸。只注重天啟忽略文學,讓先生的原本豐富的面向受到局限,使先生的作品單調。只注重文學忽略天啟,降低先生的作品的位階,使先生作品世俗。真理經由文字的驅遣,複沓,重疊,和離析等等大動作,找到我們的思維藉以詮釋的端倪,將長期累積的的音訊,情節,故事,甚至難重組的美好和不美好,都在此後侷促的歲月裡,轉化那具象的真實的文字。

先生文章各種形式平行體詩歌、盟約訴訟、民謠、隱喻文學無不精通。其中的隱喻、誇飾更是無所不在。
----形容假悔改的殺牛獻祭,如同殺人,獻羊羔,好像打折狗項(breaks a dog's neck),獻供物grain offering,好像獻豬血pig's blood,(66:3)
----形容惡人滅亡,如火苗吞滅碎稭,乾草落在火焰之中(5:24)
 ---- 形容上帝可輕易的對列強施行審判,如人搆到鳥窩;(10:14)
------形容滿腰疼痛,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21:3)
 -----形容敵軍終將一無所獲,如同飢餓的人夢中吃飯,醒了仍覺腹空;或像口渴的人夢中喝水,醒了仍覺發昏。(29:8) ---有權勢的必灰飛煙滅,如麻瓤,(tow麻的粗纖維)和火星(spark).,一同焚毀() ---形容情勢急迫,如同水漲溢氾濫,直到頸項(8:8) 這些隱喻手法,現代人或許不覺有何特殊。需知,這些都是書寫於紀元前八世紀的文字,相當於華文化的詩經、書經、易、春秋這些西周末期、東周早期的文學作品同一時代,比倫語、孟子年代更久遠。在那個遙遠的時代,用文學手法呈現道理,是很不容易的成就了。

此外,晚輩對先生使用鮮活的文字來諷喻偶像崇拜(44:9-20、參考40:18-20、46:5-7、占星術(47:12))特有感觸; 誰製造神像,鑄造無益的偶像? 看哪,他的同伴都必羞愧。工匠也不過是人,任他們聚會,任他們站立,都必懼怕,一同羞愧。鐵匠把鐵在火炭中燒熱,用鎚打鐵器,用他有力的膀臂錘成;他飢餓而無力,不喝水而發倦。木匠拉線,用筆劃出樣子,用鉋子鉋成形狀,用圓尺劃了模樣,仿照人的體態,做成人形,好住在房屋中。 他砍伐香柏樹,又取柞(或譯:青桐)樹和橡樹,在樹林中選定了一棵。他栽種松樹,得雨長養。 這樹,人可用以燒火;他自己取些烤火,又燒著烤餅,而且做神像跪拜,做雕刻的偶像向他叩拜。 他把一分燒在火中,把一分烤肉吃飽。自己烤火說:啊哈,我暖和了,我見火了。 他用剩下的做了一神,就是雕刻的偶像。他向這偶像俯伏叩拜,禱告他說:求你拯救我,因你是我的神。 他們不知道,也不思想;因為耶和華閉住他們的眼,不能看見,塞住他們的心,不能明白。 誰心裡也不醒悟,也沒有知識,沒有聰明,能說:我曾拿一分在火中燒了,在炭火上烤過餅;我也烤過肉吃。這剩下的,我豈要作可憎的物嗎?我豈可向木𣎴子叩拜呢? 他以灰為食,心中昏迷,使他偏邪,他不能自救,也不能說:我右手中豈不是有虛謊嗎? 。

先生用倒敘的方式(工匠craftsman—鐵匠 blacksmith---木匠carpenter---砍樹),用意是否呈現偶像成形的來源-----是一棵樹而已?樹,人用來烤火、烤餅,也用來雕刻偶像。自己烤火說:啊哈,我暖和了,我見火了。 他用剩下的做了一神,就是雕刻的偶像。他向這偶像俯伏叩拜。-----我曾拿一分在火中燒了,在炭火上烤過餅;我也烤過肉吃。這剩下的,我豈要作可憎的物嗎?我豈可向木𣎴子叩拜呢?先生用這種戲謔帶著素樸的白描,原汁原味的言語,突顯拜偶像的荒謬,讓晚輩讀來備感好笑又可笑。

近來研究先生文本架構的書籍如汗牛充棟,讓人目不暇給。晚輩發現有兩個現象,斗膽向先生稟陳。
現象之一:無所不在的交叉結構(chiasm pattern) 交叉結構本來就是希伯來文學常用的詩體。先生的文章亦大量採用此型式。
一章內幾個小節的交叉結構(賽29:17-24)
A(29:17-18) 瞎子的眼必從迷矇黑暗中得以看見(29:18)
B(29:19) 人間貧窮的必因以色列的聖者快樂(29:19)
C(29:20-21) 強暴人已歸無有,褻慢人已經滅絕(29:20)
C'(29:22) 雅各必不再羞愧(29:22)
B'(29:23) 必尊雅各的聖者為聖(29:23)
A'(29:24) 心中迷糊的必得明白(29:24)

擴充到一章內所有小節的全都形成交叉結構 Is43:1-28
A(43:1-2)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43:1)
B(43:3-4) 我已經使埃及作你的贖價,使古實和西巴代替你。(43:3)
C(43:5-7) 是我為自己的榮耀創造的,是我所做成,所造作的(43:7)
D(43:8-9) 任憑萬國聚集(43:9)
E(43:10) 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見證(43:10)
F(43:11) 除我以外沒有救主。(43:11)
E'(43:12-13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見證。(43:12)
D'(43:14-17) 我已經打發人到巴比倫去;並且我要使迦勒底人如逃民,都坐自己喜樂的船下來。(43:14)
C'(43:18-21) 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43:21)
B'(43:22-24) 你沒有將你的羊帶來給我作燔祭,也沒有用祭物尊敬我(43:23)
A'(43:25-28) 惟有我為自己的緣故塗抹你的過犯。(43:25)

許多學著的著作都對您有交叉結構的研討。有的更跨章節,好幾個章行成一個交叉結構體。
先生的書,像魔術方塊,可有多樣的組合令人目不暇給。有學者甚至擴充到整卷書,認為整卷都形成一個交叉結構:
1. 一連串關乎審判、呼籲和盼望的信息(在書的開始)(賽1-12)
2. 關乎驕傲的列國的信息(賽13-27)
3. 『禍災』信息:不要倚靠列國(賽28-35) 4. 歷史性敘述(賽36-39)
3' 警戒信息:倚靠外邦神的愚昧;神絕對的超越(賽40-48)
2' 關乎謙讓順服的僕人的信息(賽49-54)
1' 一連串關乎審判、呼籲和盼望的信息(在書的結束)(賽55-66)

果真如此,先生在寫作之初,是否先擬好架構,再將敘述的文本鑲入?或者這是後世學者太過豐富的聯想?晚輩膚淺,還請原作者明示 。

現象之二:先生煌煌巨作66書卷的成卷過程,一直是學界的永不退燒的話題。先生成就了了無數的神學博士論文,恐怕是您無心插柳的有趣結果。長期以來,1章-39章為第一以賽亞書,40章-66章是第二以賽亞書是學界長期的看法。
這種看法受到兩個最新發現的挑戰。
挑戰之一:死海古卷的出土,大大出學者的意外。死海古卷在33章和34章處有明顯的幾行分段。那麼第一以賽亞書該是1-33章,而第二以賽亞書是34-66章嗎? 此時,又有學派出論文支持這理論。這學派認為34章和第一章結構相同,所以第一以賽亞書和第二以賽亞書的分界點該是33,34章。
挑戰之二:電腦對希伯來辭彙的比對。以前看法是,第一以賽亞和第二以賽亞用詞彙來決定兩者之間的關係。持整本66章都是完整依本書的學者認為,1章-39章和40章-66章相似的字彙不少,所以是同一作者。反對者認為,兩者相似字彙太少,不足以證實為同一作者。
運用現代統計學和電腦,來比對以賽亞書和約伯記、詩篇、申命記、耶利米記等舊約聖經,會發現一個根本的問題------舊約書卷中彼此字彙就有某種程度的相似處,那麼多少百分比的相似度可以決定為同一作者呢?近一步而言,第一以賽亞和第二以賽亞兩者用詞的相似度,到底和他們分別和其他舊約聖經書卷相似度有否明顯有統計學上的意義?這議題,又成為學界孜孜努力的方向。

不知先生對這樣的發展是否覺得小學而大遺,而啞然失笑。晚輩淺見是,時間會磨平稜角,把人變得柔和,比起前作,後半書敘述濃度和感情強度,都比較鬆柔舒緩,意味著更加寬容同情──—尤其對自己的同胞。更何況,生命的傷痛苦難原是沉重惡劣的負擔,然而先生經過長期歲月的漚養,終會轉化為深層的肥美養料,沃養民族心靈的深度與厚度,使先生下筆人更清明更悲憫,不知先生以為然否?

 「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這些年晚輩再三捧讀你的書卷,感覺先生的形象日覆一日更加清晰,益發覺的先生的人生因上帝的選召而豐盛,天啟也因先生的承擔而得以完全。晚輩曾在西元二世紀,瑪克斯.奧瑞利阿斯,這位更適於稱作哲學家的羅馬皇帝所寫的《沉思錄》讀到「你命在須臾,不久便要燒成灰或是幾根枯骨,也許只剩下一個名字,也許連名字都留不下來。名字只是虛聲,只是遙遠的回響而已。」

晚輩對這句話的感觸其來有自,身為華人,受華文化滋養,看到自古多少豪傑英雄、能人志士,因為帝王窮奢極欲,荒淫無道,或謫官流放,客死異鄉,或為奸黨殘害,株連親族。其餘者只能避官遁世,身於遠離市囂的江湖草野,箕踞嘯歌,棲隱在山林潭澗,縱酒酣放,有志難伸。「你愛的對象決定你愛的價值」,華文化的最高層次只到皇帝,興衰更迭,來來去去,舞台上荒唐一場。

先生何幸,雖有昏君在側,然先生的層次是天啟的層次,先生遂能直紓胸襟、倡言天啟,用文字爬梳觀照,救贖治療,在佐以美妙的希伯來詩體,成就改變人類歷史的六十六書卷,先生真可謂不朽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