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前言-----瞥見先知耶利米的身影


前言-----從耶利米書瞥見先知耶利米的身影

1(希伯來文化傳承)經文互動(Intertextuality)的經內釋經學 (inner-biblical exegesis)來看耶利米書寫的根源(承先)和影響(啟後)
先知耶利米書撰寫耶利米書(公元前第七、六世紀在巴錄的協助下)不是單一事件,而是承續起自公元前十二世紀以降的希伯來文化的神學思想,再加上亡國之秋,耶和華神針對民族的天啟而成書的。                                                                                                                                        本書藉由經文互動的經內釋經學可以清楚看出,耶利米上承申命記為主的摩西五經以及蘊含猶太文化的智慧書(尤其是詩篇、箴言),近取公元前八世紀的以賽亞書、彌迦書、約拿書、何西阿書,尤其是和耶利米相同出自北國故鄉的先知何西阿更是多處共鳴,而彌迦書上的一處經文更是救了耶利米一命。                                                                                                                 至於耶利米和他同時代的先知哈巴谷、西番雅、那鴻彼此之間也有些值得討論的異同。
耶利米之後呢?除了直接對第六世紀稍晚的先知以西結造成顯著的、傳承式的影響,更震天撼地的影響到新約時代。由於兩者相似度很高,耶穌曾一度被認為是先知耶利米( 6:14)馬太福音的起始和結束都採用耶利米書模式,可見這本書在福音書作者馬太心目中的份量。保羅也兩度引用耶利米書的經文。希伯來書更是整段(共四小節)引用耶利米書,是新約聖經單一處引用舊約經文字數最多的地方。
因此,我們可以想像,出身祭司家族的耶利米,年輕時代趕上約西亞王推動以申命記為核心的宗教改革,大抵把摩西時代陸續成卷的羊皮書都細細閱讀、咀嚼再三,吸收成為自己思想和文字的養份。一日耶和華呼召來臨,四十年風口浪尖屹立,就可以援引滿腹經典,置死生於度外,對當權者提出針貶。

2(耶利米這個人)親眼見到自己預言實現的先知,內心的衝擊難以言宣。
同樣處於外來新興帝國的野心併吞,國家風雨飄搖的年代,耶利米和其他先知最大不同在於,其他先知發出亡國的警告但多數沒有看到亡國的慘烈。雖然有幾位北國先知會親睹北國亡於亞述之手,但是南國國未破,耶路撒城仍安在,猶太民族還一息尚存,不算亡國。
耶利米不但預言巴比倫帝國將會攻入耶路撒冷城,還親身經歷這國破家亡的痛苦歲月。耶利米忠實記載公元前586年前後的場景,讀來令人觸目驚心又令人鼻酸
我的帳棚毀壞;我的繩索折斷。我的兒女離我出去,沒有了。無人再支搭我的帳棚,掛起我的幔子。(10:20)
有風聲!看哪,敵人來了!有大擾亂從北方出來,要使猶大城邑變為荒涼,成為野狗的住處。(10:22)
這地悲哀,通國的青草枯乾,要到幾時呢?因其上居民的惡行,牲畜和飛鳥都滅絕了。他們曾說:他看不見我們的結局。(11:4)
我若出往田間,就見有被刀殺的;我若進入城內,就見有因饑荒患病的;(14:18A)
你要對君王和太后說:你們當自卑,坐在下邊;因你們的頭巾,就是你們的華冠,已經脫落了。南方的城盡都關閉,無人開放;猶大全被擄掠,且擄掠淨盡。耶13:18-19


也正是這樣混亂痛苦的民族變局,把情感豐富、坦率真誠的先知耶利米形塑成悲劇色彩濃厚的時代人物;在聖殿中冒天下之大不韙宣講耶路撒冷聖殿的末日、終身未成家孤獨一人、多次被視為通敵投降份子被打入大牢、遭受假先知哈拿尼雅戲弄、被群眾脅迫流亡埃及,終而客死異鄉。耶利米這個渾身上下不合時宜的上帝僕人,忠心的順服神的啟示,服事他那一世代的人,也用自己的生命給後代開啟了嶄新的新約時代。

3(耶利米揭櫫的新約)從近東歷史文獻看耶利米書31章的新約,領悟神在人類救贖計畫中耶穌基督的珍貴性
要尋找耶利米身影,除了舊約聖經外,常見的史料就是近東文獻。近東文獻內有大量蘇美文化寫於泥板上,少數寫於石頭、金屬或蠟板的楔形文字,亞述和巴比倫的石刻、赫人的泥板、埃及的莎草紙等。這些史料中對於耶利米書經文有關的是舉例如下;
1那時,巴比倫王的軍隊正攻打耶路撒冷,又攻打猶大所剩下的城邑,就是拉吉和亞西加。原來猶大的堅固城只剩下這兩座。(34: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chish_letters
這裏提到的拉吉城,曾於1935-1938間考古挖掘出土有12片可清楚辨識的陶片(ostraca),其中有鑑定公元前589秋天的書寫的拉吉文件(Lachish Letters),這文件使用和耶利米書相同的希伯來文,子表達法相似,談論也是當時的局勢。
拉吉書信中其中一個陶片寫著:「我們正留意著拉吉的烽火信號,因為我們看不到亞西加。」許多學者相信,此時亞西加已被巴比倫人攻下,拉吉危在旦夕這段話提到「烽火信號」,耶利米(6:1)提到這種互通信息的方式。

先知耶利米和以西結都記,猶大王曾經請求埃及大軍來反叛巴比倫。拉吉書信中另一個陶片印證了先知書的記載耶37:5-846:25,26結17:15-17這塊陶片上寫著:「僕人得到情報:埃爾納坦的兒子孔亞胡將軍已經前往南方,預備進入埃及。」學者一般都認為,這個將軍之所以埃及,就是為了向埃及請求軍事
除了拉吉陶片,撒馬利亞陶亞拉得亦有大量陶片出土。這三處出土陶片都證實了聖經記載的一些細節,包括家族名字、地名和當時的宗教情況、政治情勢。讓學者驚奇的是有些陶片信件上寫著:「願耶和華賜你平安。」在拉吉書信中的七個陶片上,上帝的名字共出現了11次。不僅如此,三批陶片中寫著的許多希伯來人名,都有耶和華這個名字的縮寫緊挨著。這意味著他們渴望耶和華神的同在。


2於是軍長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加利亞的兩個兒子約哈難和約拿單,單戶篾的兒子西萊雅,並尼陀法人以斐的眾子,瑪迦人的兒子耶撒尼亞和屬他們的人,都到米斯巴基大利(40:8)
拉吉遺址發現一個印章上面寫著基大利,統管皇室。這印章的主人應該是省長基大利任命的一位地方性的官員。                                                                             此外在大英博物館收藏一枚公元前八世紀的印章,上面寫著 此章是基大利的兒子、哈拿尼亞所有,史家相信這是巴比倫在基大利被刺殺後,把權位給他兒子的證物。                                         
米斯巴考古學家還發現一枚印章耶撒尼亞,王的僕人,學者相信這就是耶40:8提到的耶撒尼亞。 拉吉陶片提及幾個耶利米書出現的人物;尼利亞(32:12)、雅撒尼亞(35:3)、基瑪利雅(36:10)、以利拿單(36:,12)和何沙雅。(42:143:1這樣高頻率的名字出現,從歷史中再度讓人感受耶利米書的仍存的餘溫。

3
猶大王約雅斤被擄後三十七年,巴比倫王以未米羅達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使猶大王約雅斤擡頭,提他出監,又對他說恩言,使他的位高過與他一同在巴比倫眾王的位,52:31-32
在古巴比倫遺跡出土的泥板,證實耶利米的說法,約雅斤確實受到巴比倫王的善待。泥板還列舉供給約雅斤以及他家屬的油、穀類等食物清單。



然而,這些發掘遠遠不如從近東文獻去看盟約在希伯來民族的獨特性,尤其是耶利米書31章的新約,領悟神在人類救贖計畫中耶穌基督的珍貴性。有些學者甚至認為耶利米書關於新約的這章,是整本舊約聖經的最高峰。
出現在近東文獻的盟約,從未有神祇和人直接面對面的締盟,一大堆神祇們都是列名當成盟約的見證者。為了凸顯神祇們的威儀,近東這些有神祇名字出現的盟約有兩種和希伯來人-耶和華盟約大不同的奇特現象,一是對違約者不論情節輕重,都採不符合比例的毀滅式懲罰;另一則是只有對盟約百姓的違約者強力恫嚇(咒詛),沒有對手約者隻字片語的祝福。
希伯來人-耶和華盟約則大不同,此盟約出發點是愛,對違約者還苦口婆心勸導,寬容的予以管束期來觀察。等到真的無可救藥,頑劣到爛入骨頭裏面,整個打掉重練,耶利米書31章的新約在國破家亡時候登場,卻也是神救贖恩典的新頁的展開。
以色列盟約
近東盟約
耶和華神與以色列直接盟約
神祇們都只是列名當成盟約的見證者
按照違約輕重予以同等比例的懲罰
採不符合比例的毀滅式懲罰
先祝福,後咒詛
通常是只有咒詛
懲罰後有救贖
無救贖
富有感情的盟約
冷漠



4(耶利米這本書)心情高度混亂下的書寫,整本書也是帶著混亂中的秩序,耶利米書畢竟維持住相當水準的文學風格和敘事技巧,流露出的卻是毫無矯飾的說情道理。

公元前605年約雅敬在位第四年,
王打發猶底去拿這書卷(耶利米書)來,他便從文士以利沙瑪的屋內取來,念給王和王左右侍立的眾首領聽。那時正是九月,王坐在過冬的房屋裡,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燒著的火。猶底念了三四篇(或譯:行),王就用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36:21-23)
如今呈現在我們面前的52卷的耶利米書,或因曾遭受火焚,或因佚散於兵荒馬亂,整卷書章節之間的次序是混亂的。即令如此,我們仍可沿著耶利米慣用的語法、慣用的詩體、慣用的詞彙追蹤的仍有跡可循的。

魯益師曾說;真理會帶來理性的思考;但是真理的精髓卻要靠「想像」才得抓住。「想像」產生出新的隱喻或把舊的活化。「想像」不能產生真理,「想像」是讓真理存在。
 “For me, reason is the natural organ of truth; but imagination is the organ of meaning. Imagination, producing new metaphors or revivifying old, is not the cause of truth, but its condition.” .(C. S. Lewis)  
 無限上帝的真理,不是被造物用自己有限的理性完全明白的。我們有限的理性最多只能讓我們體認無限上帝所啟示真理的片段;但是想像(imagination)讓我們得以將我們所認知到的片段真理連結,而賦予意義。 耶利米書打散了的次序,也正需要透過先知的隱喻metaphor)來充實讀者想像的空間。這種隱喻有兩種,一種是文字的隱喻,另一種是行動的隱喻。
文字的隱喻,試舉數例有
1,耶利米引用和先知阿摩司完全的句型
他說:阿摩司啊,你看見什麼?我說: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8:1)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耶利米,你看見什麼?我說:我看見一根杏樹枝。(1:11)
杏樹枝代表神信實的杖。耶利米的隱喻來自民數記;第二天,摩西進法櫃的帳幕去。誰知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17:8)
2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1:10)這裏的隱喻有農業(拔出、栽植)有建築(拆毀、建立)和軍事(毀壞、傾覆)。這六項動作的排列是希伯來的交叉對應chiasm(1-62-53-4)
3現今你為何在埃及路 上要喝西曷的水呢?你為何在亞述路上要喝大河的水呢?(218)耶利米用隱喻說,向埃及請求軍事援助,猶如人在耶路撒冷卻渴望喝到尼羅河的水(西曷是尼羅河支流);向亞述求援,猶如想喝幼發拉底河的水。
4惟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是永遠的王。他一發怒,大地震動;他一惱恨,列國都擔當不起。(10:10) 耶利米用永遠的王來隱喻一個超越時空,有別於亞述、巴比倫等強權的帝國交替更迭的一個永恆的王權。
5按公義判斷、察驗人肺腑心腸的萬軍之耶和華啊,我卻要見你在他們身上報仇,因我將我的案件向你稟明了。(11:20) 神和人的盟約遭受嚴重毀壞,就需要進入法庭申訴的狀態。耶利米用了這種角度,來說明以色列人的窘境。
6,耶利米用一個燒開的鍋,從北方傾下(1:1314),表明審判是神藉北方的侵略。還用兩筐無花果(廿四章)象徵猶大的兩族人。好的無花果是指被擄的人,壞的無花果指遺留在本地的人。


行動的隱喻

耶利米往往在宣講信息之後,使用許多表徵的動作為使信息更加具體,使話語更為明確。
1,耶利米將祭司巴施戶珥更名為瑪歌珥米撒畢(四面驚懼)(耶二十3),用以說明神的審判必使人驚懼。
2,耶利米受耶和華命令不可娶妻,覆巢之下無完卵,何必成家(十六1-3)。禁止赴喪家,因為亡國之慟無法舉哀(十六5-7),不可去宴樂,因為「歡喜和快樂的聲音,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從這地方止息了。」(十六9)。
3,耶和華命耶利米去窰匠的家,也是表象的動作(十八章),日後他帶瓦瓶,在哈珥西門口的長老與祭司面前打碎,告訴他們:「耶和華要照樣打碎這民和這城,正如人打碎陶匠的瓦器。」(十九11
3,利甲族一直牢守先祖約拿達的規矩,仍保持畜牧生活且決不飲酒。耶利米視利甲人為以色列人楷模,百姓們不可再對神背逆不忠。
4,當外邦的使節到耶路撒冷來合謀反叛尼布甲尼撒王,耶利米將軛戴在項上,警告他們必受制於巴比倫(廿七1-5)。
5,當耶路撒冷被圍困時,耶利米被關在護衛兵的院內,他照耶和華指示向侄子哈拿篾買亞拿突的地。象徵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將來在這地必有人再買房屋、田地和葡萄園(卅二15)。

6,耶利米囑咐西萊雅念一書卷,念完用石頭拴在書上,扔在伯拉河中(五十一64)。預表巴比倫將沉沒在歷史洪流中。
7,當耶利米被迫與逃難者逃往埃及的答比匿,他在法老的宮門,拿幾塊大石頭藏在砌磚的灰泥中。預言埃及必敗於巴比倫。巴比倫王必來,在埃及安置巴比倫王的寶座,(四十三8-13)。

後記
1,  本書第三部第五節的以色列盟約和近東盟約的七點不同之處,特意註明論點的出處,或者特意引用原作者的話,目地在證實舊約聖經的獨特性,是可受檢驗的。
2,  對基督徒而言,近東文獻有其在解經的重要價值。                                                                                  學界一個很有名的例子是
歌羅西書(1:15):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the firstborn over all creation
耶和華見證人就據此經文,認為耶穌是被造者,是第一位被造之物,而被視為異端。基督教領袖過去都只能用聖經關於基督神性的其他經文來說理。直到1970年代,在廣泛閱讀近東文獻,特別是努西文件(Nuzi)和阿拉拿文件後(Alalah),學者魏恩菲德指出在烏加利特Ugarit和巴勒斯坦地區,父親有權去選擇任何一為他喜歡的兒子當成首生者,讓他在整個家族中享有特權,享有雙倍的財產。所以首生者一詞等同於最鍾愛的,跟所生的兒子的排序毫無關係。因此歌羅西書這段是說;耶穌早在一切被造之物出現之前,就是神的愛子。
M. WeinfeldThe Covenant of Grant in the Old Testament and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Vol. 90, No. 2 (Apr. - Jun., 1970), pp. 184-203

1979年學者羅威利對這經文做了回顧和總整理,他再次強調首生者一詞,和小孩們的排序毫無關係。這裏的首生者壓根不是老二、老三---等相對之下的首生。
Paul DeWitt LoweryCovenant Implications for Old Testament Exposition: An Overview of Some Pertinent Themes 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1979 p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