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參與同光教會耶誕活動

2019.12.21

參與同光教會耶誕活動

 

早上900準時抵達半山腰養護中心,同光教會大約930才會到現場,我先在一樓持續關懷歐陽媽媽,她杵著ㄇ型助行杖緩緩的走著,手上是剛用完的早餐餐具,正要拿到流理臺交給工作人員清洗。見到我,她非常開心,顯然情緒比四天前好多了,我們聊了約20分鐘,歐陽媽媽今天沒有掉眼淚,看的出來她以我四天前的勸慰支撐著自己、鼓勵自己,但也一再邀請我一定要去江西吉安找她。

 

同光教會一行五人已到現場,我簡單的自我介紹,在他們樂意的笑容裡,仍難掩一絲絲的防衛心。活動開始後,我熟練的協助他們,不論是拍照、發放歌單,唱詩歌,帶動肢體伸展,以及最後的結束祈禱。整個過程他們感受到我的熱誠與願意的心。最後,我們彼此留下聯絡方式,我正式成為他們來半山腰養護中心服事的一員。

 

阿典55歲,來中心一年多,憂鬱症+HIV,離婚,父母雙亡,有四個哥哥五個姐姐。

阿典並非是我第一個關懷對象,但今天的活動確實讓我有非常大的反思。

在活動結束後,我看著牆上掛滿過去七個月同光教會在這裡服事的成果,有手繪面具、手繪紙時鐘、A4大小的棉質願望卡,這些都裝置在公共區域的牆上,每個作品面積都不大,因此牆面美觀,不會顯得雜亂。我在其中一張願望卡上看到一個名字阿典,正好他在旁邊。

「這個卡片是你做的?你是阿典?」

「是我做的,我叫XX典。」

「你可以告訴我,這張卡片上你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思索)這個是耶誕樹,這個是復活蛋,這裡有小河,有魚,還有花

「那麼右上角的是?」

「光,太陽光。」

「光?」

(點頭)像上帝的光,照著天上、地上





「你是基督徒?」

(點頭)我受洗了,以前在士林靈糧堂聚會。」

「可以單獨跟你聊聊嗎?」

「好啊!」(我們在交誼廳的長椅坐下來)

「今天的活動你開心嗎?」

「開心」

「因為你有信仰,所以你做的卡片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神的創造都在卡片上,很漂亮。」

(微笑)

「你在這裡多久了?」

「一年多

「是什麼樣的情況,你會到這裡來?」

(低頭)

「你是否願意談談,你大概什麼時候生病的?」

「十年前….45歲的時候」

「你今年55歲」

(點頭)

「你剛剛說,你生病十年了,但來這裡才一年多,那麼在這之前,你住哪裡?」

「我一個人在外租房子住。」

「你的家人呢?」

「我父母很早就過世了,我有四個哥哥,五個姐姐,我是老么。」

「你結婚了嗎?」

「離婚了。」

(點頭)抱歉,我很遺憾……當初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知道得了這個病?」

「我以前的工作都是飯店櫃檯,每年,飯店都會免費幫員工做體檢,那一次我的抽血檢驗驗出HIV,我就開始接受治療了。」

「當時的心情是?」

「我很害怕,很恐懼

「有什麼樣的身體症狀出現?」

「我有發燒、皮膚紅疹,我現在快70公斤,治療的時候體重已經不到40公斤。」

「生病前有性伴侶嗎?」

「有,是我的女朋友傳給我的。」

「發現時,你很害怕、很恐懼,你會恨她嗎?」

(搖搖頭)

「搖頭的意思是?」

「這都是你情我願的。而且治療期間身體狀況很差,我沒多的心思去恨她。」

「所以這十年來,扣掉你來這裡的一年多,先前的生活,你都是自己養活自己是嗎?」

「我等身體比較穩定後,我自己租房子,自己工作,自己去醫院做後續治療。可是,我有一陣子憂鬱症很嚴重,常常自殺,常常不按時吃HIV的藥,後來就被送到亞東醫院了。」

「能否說一說,為什麼會想自殘?」

(搖頭,看著前方,若有所思)

(我等他的眼神轉回來)阿典願意說一說嗎?」

「我四個哥哥死了兩個,五個姐姐,他們對我避之唯恐不及,他們都討厭我,覺得我很髒,給家人丟臉。」

「哥哥姐姐們的冷漠讓你傷心?」

(點頭)

「所以,你沒有任何家人的依靠是嗎?」

(點頭)

「以前的同事或教會的弟兄姊妹會來探望你嗎?」

「教會一開始有關心我,後來就沒再來看我了。」

「但你還是記得神創造的是嗎?」

「是啊!那時候,在亞東醫院治療後,比較穩定了,經過社工安排,我就住來這裡了。」

「你會恨哥哥姐姐們不顧親情嗎?」

(低頭不語)

「他們的冷漠是否讓你更想念父母親?」

(嘆氣、點頭)會,尤其過節的時候。」

「那麼,你平常都怎麼度過這些特別令人思念的節日?」

「我沒辦法做什麼,只能這樣子過日子,還好在這裡一年多,身體也慢慢好起來了。」

(輕拍他的肩)那麼,這裡的費用呢?」

「我兩個哥哥付的,除了付錢,其他的都沒有。」

「聽你剛剛說,在這裡一年多,身體慢慢穩定了,這個地方對你來說,像是另一個家是嗎?」

「對,而且在這裡我也習慣了。」

「我也感受到這裏的溫暖,尤其同光教會的弟兄們看到你們就好像看到家人一樣的擁抱你們。」

「對呀!他們每個月都來,大家都很開心。」

「你呢?」

(遲疑一下)他們比我哥哥姐姐對我好。」

「十年了,雖然家人都不諒解你,你也逐漸釋懷,也感受到同光教會的愛。你是否願意聊一聊,你從小念書時,一直到長大出社會,有沒有讓你想要特別感謝的人?」

(毫不猶豫)我太太」

(我有些驚訝)你們當初離婚,是否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都很喜歡小孩,但我太太一直沒有懷孕,後來我們去檢查身體,才知道我沒有精子。」

「你當時的感受是?」

(點頭)我很驚訝,沒想到我沒有精子。」

「你們感情一定很深厚,有想過領養嗎?」

(搖頭)她想自己生,後來我們協議離婚。」

「協議離婚?」

「對,離婚後她很快就找到對象,很快就懷孕了,算一算,孩子現在很大了。」

「你曾經不甘心過嗎?」

「不會,我其實是祝福她的。」

「那麼你想表達的感謝是指?」

「我謝謝她出現在我生命中,給過我一段婚姻,給過我愛。」

「你是一個懂得珍惜的人,更願意成全她的人生而犧牲自己,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讓我非常感動。」

(微笑、低頭不語)

「你的行動能力還很好,身體也慢慢穩定下來了,我感受到你很努力想讓自己更好,是否有什麼下一步的計畫或願望?」

「我希望能再出去工作。」

「什麼樣的心情使你有這樣的想法?」

(阿典眼神又飄向遠方。第一次與阿典談,我想先到此暫停,等待下一次能更深入的機會。後面傳來吃飯了的呼喚聲…)

「謝謝你願意跟我說這麼多,也希望你在這裡一切安好,我帶你過去吃飯好嗎?」

「好,謝謝,妳也一起來吃飯。」

「謝謝阿典~

 

後記

同光教會的夥伴們已經陸續將住民帶向用餐區,有些自行行走,有些需要攙扶或柱著拐杖,有些是推著輪椅。今天的用餐氣氛特別熱鬧愉快,我想是因為前面的耶誕活動使他們打開心扉、心情愉悅。教會夥伴們主動且熱情的對待每一個住民,彷彿出外打拼難得回來陪伴父母的孩子,每一個擁抱和牽引、每一個微笑和逗弄,足以融化了住民們長久以來不得不封閉的心。

這樣的畫面狠狠地撞擊我的心。當社會上為了同志問題、同志婚姻吵得沸沸揚揚時,這樣的教會群體(同光教會)”是被所謂的道德規範、所謂的教條主義隔離在外的,他們不被主流的教會群體所接納。而半山腰養護中心更是在整個所謂完整的、理想的社會結構裡不容生存的一群人。這兩群人,分別被家庭遺棄、被社會唾棄、被教會隔離、被視為健康完美的身體裡長的一顆毒瘤,人們要嘛視而不見,要嘛割之而後快。而當我們在華麗堅固的高牆裡,敬虔的膜拜、高唱哈利路亞時,這裡卻一群被唾棄的人,擁抱著一群被遺棄的人,它宛如暢流著一條生命的河流,溫暖且清澈的流進我的心底。我想問,耶穌!祢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