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性

現在應該講一講基督教對性欲的看法。基督信仰為性立了一個道德標準,稱之為貞潔,屬於德行。基督教的貞潔,其規與世俗所說的不同。世俗的標準因人所處的社會不同,標準也異,例如身體可露出多少的規定;談到性的時候,所用的言詞有那些禁忌、,各有不同。這些社會規 因時因地而變,但基督教有關貞潔的規 ,適用於各時代的基督徒,且適用於兩性。

太平洋小島上的女郎穿的衣服很少,幾同裸露;而英國保守的女性幾乎整個身體都裹在衣服裡。從當地一般社會規定來看,都屬正派端莊,而且從她們的服飾外表來看,也許同樣貞潔(或者同樣不貞潔)。莎士比亞時代貞潔的婦女說話用的詞句,到十九世紀時,很可能只有社會完全瞧不起的女人才用。一個女人假若破壞她自己的時代和地域遵守的規矩,蓄意在情欲上放縱自己,招惹他人,她才算是不貞;但若是出諸無心或無知,則只能算不懂規矩。

她的破壞若出諸蓄意,目的在惹人注意,或者讓人難堪,也不能視為不貞,只能說是可憎惡。因為她為了圖一時之快,損及他人。我不認為光是把行為規 訂得很嚴便可以保貞潔。到了我的時代,從前那些規矩已經大大簡化,放寬,應屬好事;但也有不方便處,因為人年齡不同,性格各異,很難接受同一行為尺度;而我們也不知道應遵守到什麼程度。由於灰色地帶的存在,我覺得老一代或者舊派的人,見到年輕一輩或新派人士行為有失檢點(照舊標準),便認為他們腐敗;同樣,年輕人也不可以因為老一輩的人難於適應新規矩,便說他們頑固,扮正經。若大家都處處為他人設身處地想,這些問題大都可以消解於無形。


貞潔是基督教的諸德行中最不受歡迎的一件。但聖經對此規定得相當嚴格:”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床也不可污穢;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審判”(來 13:4)。人若結婚,便須對終身伴侶百分之百忠實。我們人在本性上似乎很難做到,若非基督教的教訓有問題,便是我們的性欲本能已被誤用,逸出了軌道。從基督徒的立場來說,今天的確是人欲橫流,逸出了軌道。

我想還有若干其他原因。人之有性欲’是要繁衍,就像飲食是為了維持生命一樣。我們若想吃的時候便吃,儘量吃個飽,不免會吃得太多。一個人可以吃兩個人的量,但總吃不到十個人的量。我們的胃口好過生理上的需求,跨越了為生存而吃的目的,但還不至於過份得太多。可是,一個身體健康的年輕人,順著性欲的衝動毫不知節制,要是每來一次就生一個孩子,那麼,十年之內,所生子女已夠裝滿一座村莊。這便是縱欲,遠遠跨越了性的本來的生理目的,十分荒唐、愚蠢。

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你可以找到一大群人看脫衣舞,觀賞一個女郎在臺上作脫衣表演。現在,假設你來到一個國家,走進一座戲院,手裡捧著一個覆蓋了的盤子登上舞臺,居然可以吸引一戲院的人來觀看。而你就在燈光關掉前,將盤子上的蓋揭開,讓大家都見到裡面盛的東西,可能是一塊羊排,或者一塊火腿,你會不會覺得,這個國家的人的食欲出了問題呢?同樣,我們的國家性欲如此氾濫,別的國家來的人見到了,會不會也覺得奇怪呢?有人聽到我講的那個國家的人,為了看食物”脫衣”而瘋狂的比喻,得出了當地人一定餓得發瘋的結論。他的意思是說,我們成群去看脫衣舞表演,不是因為性的腐敗,而是由於性的饑渴。對!要是一個國家出現滿屋人搶著觀看一盤羊排的事,那個國家很可能正闖饑荒,但下一步應該是去求證,找出那個國家到底是因為吃的東西太多或者缺乏食物,才發生那怪現象。


假若我們發現是大家吃得太多,便應該放棄當地鬧饑荒大家餓得要死的假設,從而另找其他理由。同樣,我們接受性饑渴是群觀脫衣舞的理由的假設前,也應該找證據來證明:我們這個時代比從前那不知有脫衣舞的時代有更多在性欲上得不到解決的人。可是,這種證據並不存在。有了避孕套,避孕袋,已婚的人縱欲固然毋慮生子,毋需擔心經濟後果;婚外情也比以往任何時代更安全,而輿論也不像從前那樣對性濫交,與反常的性行為等等口誅筆伐;何況性的”饑渴”也不是唯一可以用來解釋性氾濫現象的假設。人人都知道,性欲像其他的欲望一樣,愈貪愈沉迷,陷溺也愈深。肚子餓的人固然會渴求食物,但喜歡暴飲暴食的人,也是一樣。饕餐成性的人和餓了幾天的人,同樣會搶食物來吃。

還有第三點,很少人會去吃不是食物的東西,或者不把食物拿來吃,卻拿去作別的用途。換言之,食物用於不滿足食欲的事是很少的。可是性欲濫用的事例則不勝枚舉,也難醫治,情況十分可怕。我很抱歉,要把這個題目講得這麼詳細,但我是不得已的。原因是你和我,過去二十年,聽厭了關於性欲的大謊話。他們振振有詞地告訴我們,性和人的其他欲望一樣,只要我們放棄古板的態度,揭開它神秘的面紗,樂園裡的一切都會變得十分可愛。這是不正確的,只要仿有睜大眼睛看事實,不受宣傳朦蔽,你便會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說假話。


他們說,因為把性當作神秘的事,大家避而不談,才造成今天的性氾濫。可是,性的神秘面紗已被揭開了二十年,天天都有人在大談特談,可是性欲橫流依舊:如果封閉不談性欲是問題之因,那麼,在今天這種開通了的風氣下應該可以把問題解決。但是沒有。我想問題不在封閉,而在開通。人類之所以封閉不說,正是過去出過問題的結果。現代人喜歡說,”性不是羞恥的事。”他們的意思可以有兩個,一是人類要繁衍,性在這方面何須羞於啟齒。一是性是一種享受,何須引以為恥。

如果他們從這角度來說,無可厚非,基督教就是這樣說的。出岔子的不是性欲本身,也不是性的享受。古代基督信仰的導師說過,人類若未墮落,享受性的樂趣,會比今天還甚。我知道,有些頭腦不清的基督徒談到性欲或者人的身體,或者性的享受時,會把它們都當成壞事。他們錯了,基督教是世界大宗教中唯一的充份看重身體,相信物質為善的信仰。上帝自己就曾取得人的身體來到世間,將來到天堂,我們還會給予榮耀的身體,且成為我們的幸福、美麗和能力的不可少的一部份。基督教比任何其他宗教更尊崇婚姻,而世間最偉大的愛情詩篇,幾乎都出自基督徒的筆下。要是有人說性欲本身是壞的,基督教會立刻加予反駁。不過,今天大家說”性並不是可恥的事”時,指的很可能是”性的本能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


這若是他們的意思,那就錯了。我認為沒有比這更失面子,更應引以為恥的事。我們享受美食,沒有什麼不安。要是全世界有一半的人以飲食為生活的主體,全心放在上頭,不惜把時間才隨觀賞食物的照片,咂嘴咂舌,口水直淌,這就大有問題,應屬奇恥大辱。我不是說,今天的一團糟情況,你我個人都有責任。我們的身體得自父母,得自祖先,現在給弄得走了樣:我們在一種宣傳不貞、淫猥的環境裡長大,有些人專以煽起我們的性欲為事,藉此斂財。一個人沉迷情欲,毫無力量抗拒淫猥事物的引誘,不免傾囊。上帝知道人的這個狀況,他知道我們難於克服,並不怪我們;但若我們無心去克服這弱點,又不肯痛下決心來斬除它,那他便會刑罰我們。

一個人有病去找醫生,一定要先有願意接受醫治的心。凡是真願意接受幫助的人,總能夠得到它。可是,許多生活在現代社會裡的人,連這樣的願望都沒有。我們很容易去想得到我們並不真正需要的東西。一位有名的基督徒許久前告訴人,說他年輕時曾經恒切祈禱,要做個持守貞潔的人;可是多年後他發現,他口裡說”主啊,洗淨我,賜我貞潔,,但心裡卻偷偷加上一句:”但請你別現在就實現。”這種情況也會在其他餅子上出現。我們很難真真想有十足的貞潔(且別說做到),有三個理由:

第一是我們的本性早給歪曲得走了樣。引誘我們的魔鬼,添上流行的淫猥宣傳,使我們覺得,我們抗拒的那些情欲是非常”自然的”,非常”健康的”,而且極其合理,且富人情味。


抗拒它們既不合人情,而且非正常的人所應為。我們到處可以見到廣告,看到電影,讀到小說,把縱欲當成健康、正常,是充滿青春活力和坦率的表現。這當然是謊話。大謊言都源自一個真理,這便是性欲本身是”正常,和”健康”的等等。(我在前面已說過這一點,不過過度沉迷其中則是性的濫用)。宣傳縱欲之所以屬於欺騙,是因為它暗示:一個人被引誘而作出的性行為是健康的,正常的。即使不從基督教的觀點,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這種說法都屬胡鬧。向人的一切情欲低頭,只能帶來性無能、疾病、嫉妒、欺騙、隱瞞真相,以及一切與健康、坦率、人情味相反的東西。要得到幸福,即令在今生,也必須控制自己,絕不可以放蕩無拘;一切認為情欲旺盛乃健康、合情合理的說法,都不值一咽。凡是頭腦清醒的文明人,都應遵守一套行為原則,據以抗拒某些情欲,或接受其餘。有的人根據的是基督教的規定,有的人基於衛生養生之道,有的出諸對社會的關懷。真正的衝突不在基督信仰與”天性”之間,而在基督教控馭”天性”的原則和其他的原則之間。”天性”(指人的自然情欲)必須加以制約,除非你置自己的性命於度外。對,基督教的道德原則比別人嚴格得多。不過,基督徒遵守這些原則時,上帝能給他力量;而守其他的原則,卻得不到這種幫助。

第二,許多人不能認真遵守基督教的貞潔規定,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無能做到(沒有試過就這樣想)。若是一件事要試過才知道可行或不可行,便不應該先下斷語。像參加考試,試卷上有個選擇題,你當然可以根據你能不能答題,來決定選不選它。


若是這個題是必答題,你非出盡全力答題不可,即令答得不好,也可以取得幾分;假若不答,便一分也沒有。考試是如此,作戰也是如此,其他諸如爬山、滑雪、游泳、騎腳踏車等也無不如此。許多我們本來以為不可能的事,因為肯去嘗試,常能完成。因為不得不作,反能作成,真是了不起。

我們都知道,要做到完美無缺的貞潔,就像完美的愛一樣,不能全靠人力來達到。你一定得求上帝的幫助。即使你祈求了,你會覺得你所要的幫助遲遲不見來;即令來了,也遠不夠用。

別擔心,每失敗一次,應求上帝寬恕一次,再鼓起勇氣來試。

上帝給我們的幫助,常常不是我們所求的德行本身,而是不斷去嘗試的那股力量。因為不管貞潔(或者勇敢、忠誠等別的德行)如何重要,這種不斷嘗試的過程成了鍛煉我們靈力的機會。


堅強的靈力比什麼都重要,它可以消除我們對自己的幻想,教導我們倚靠上帝。我們一方面學習到:即令在我們自以為堅強的時刻,也不可以倚靠自己;另一方面也可學到:即令在最軟弱的時刻,也毋需灰心失望,因為上帝不會因我們嘗試失敗而責怪我們。唯一不可挽救的失敗,是我們放棄努力,滿足現狀,不再追求完美。

第三,人們常常誤解心理學所說的”抑制”。心理學家說,抑制性欲有害;可是抑制是一個技術名詞,指的不是壓制,去否定或者抗拒。一個被抑制了的欲望或思慮,只是早給抑制在下意識裡(通常都在早期)的東西,現在以偽裝或難於辨別的形式出現腦中。被抑制的性欲,在病人看來已非性欲。一個少年人或成年人抵抗一種有意識的欲念時,他面對的不是壓抑,也毫無形成壓抑的危險。相反地,認真保守貞潔的人,是極有意識地在進行,很快便會比別人更多知道自己的性欲是什麼。他們有本領認識自己的欲求,就像擊敗拿破崙的威靈頓公爵懂得拿破崙,或者偵探小說中的名探長福爾摩斯知道犯罪心理,捕鼠專家認識老鼠,水管匠深識修補漏水之道一樣。德行,即令只是一種嘗試的努力,也能帶來光明;但放縱自己,陷溺其中,得到的只有黑暗。


最後,我必須清清楚楚說明的,雖然我花了這麼多篇幅詳談性欲,但它並不是基督教道德的中心。有人誤以為基督徒視不貞為最大之惡;肉體的罪是惡,但不是諸惡中最大的。最壞的取樂全屬靈性上的。坑害人,作弄人,擺架子,掃人家的興,背後說人長短,樂此不疲,玩弄權力,以及以仇恨為樂都是。

我們裡頭有兩種力量,在我們力圖做個”人”的時候,不斷來破壞我們的努力。一個是動物的我,一個是”魔鬼”的我,後者為二我中更壞的。這是為什麼一個冷漠、自義、外表一本正經的人,儘管常守禮拜,會比娼妓更近地獄的道理。但最好是兩者都勿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