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還是新人

他說得到便做得到。誰將自己交托在他手中,就一定會變得完全,像上帝自己完全一樣。有完全的愛,完全的智慧、喜樂、美麗與不朽。這種改變不會在今生全部完成,因為死是這種更新過程中一個重要部份,這種改變在基督徒死前能做到什麼程度,因人而異,殊難確定。

我想現在可以討論一個為人常常提出的問題。這就是:要是基督信仰是真理,為什麼基督徒不是個個都好過非基督徒?這個問題裡頭有一半很合理,有一半則完全不合理。合理的部份是:若是一個人轉向基督,而他外面的行為毫無進步,仍像以前一樣勢利、怨憤、嫉妒、驕傲,那我們可以懷疑他的”轉變”大半只是一種假像。一個人轉向基督以後,要試驗他是否真已轉變,不可以靠自己覺得已有進步。好的感覺,新的觀照,對”宗教”有了更大的興趣,都不能算數,一定要在行為上有改進。

就好像一個人生了病,”覺得好一點”沒有什麼用,要是量溫器量出你的體溫仍在上升的話。從這角度看,外面的人用有沒有果效來判斷基督信仰是十分對的。基督告訴我們,要憑結果來斷定,從果子可以看一棵樹,就像我們說,蛋糕好不好,吃了就知道。基督徒的行為若不好,或者不守好行為,可以叫外面的人不信基督教。大戰時有個標語,說是”談話應當心,免胎害生命”。同樣,我們須記住:”為人應當心,免引起閒話”。一個人的行為若不檢點,會引起外邊人的閒話,予人話柄,令人懷疑基督真理。


可是,外邊人另外一種看效果的要求,是十分不合理的。他們不但要求做了基督徒的人,生活應有進步;他們(自己沒信基督前)且要求整個世界應分成兩大陣營一一基督徒的與非基督徒的。前一陣營中的人,無論何時何刻,都應該明顯地比第二陣營中的人好。這要求當然很不講道理,理由有好幾個:第一,在現實世界中,情形比這裡說的複雜得多。世界不是由百分之百的基督徒和百分之百的非基督徒構成。有的人(數目不少)本是基督徒,開始冷淡、退後,成了掛名的基督徒,其中有的是教牧。有的人逐漸成了基督徒,但還沒有這樣稱呼自己。

有的人雖不接受全部基督教的教義,但對基督非常崇敬,在較深的意義上說,比他們自己所知道的更屬基督。也有信別的宗教的人,受到上帝潛移默化的感召,特別著重實行他們的宗教中的某些部份,而這些部份是與基督信仰不背且一致的,他因此已經不自覺地屬於了基督。一個善心的佛教徒,可能受感召,特別著重佛教有關慈悲的.教訓,將佛教其他的教義放在一旁(雖然他心裡仍舊說信佛)。許多異教徒,在基督降世前,其情形便可能與此相仿。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人,腦裡一直弄不清楚,將各色各樣的信念糾纏在一起。因此,要在群眾中判斷誰是基督徒,誰不是基督徒,是沒有多大用處的。我們將貓與狗來作比較,或者將男人與女人作比較,還行得通,因為我們確切知道什麼是貓,什麼是狗,什麼是男人和女人,何況狗不會變成貓(不問是漸變還是突變);但所比較的若是一般基督徒與一般非基督徒,我們所想到的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真正的人,而是兩個 糊的觀念,是從小說和報紙上得來的。你若真要將壞基督徒與好無神論者加以比較,你一定要找出兩個你見過的真正存在的樣本,這樣才能作實質的比較,免得浪費時間。


其次,假定我們已能作實質的比較,不是將一個想像的基督徒和一個想像的非基督徒,而是將我們鄰舍中的兩個真人拿來比較。即令到此階段,你仍得小心,得把問題正確提出來。

要是基督信仰是真理,那麼:a.凡是基督徒都會比他若不是基督徒時更好;b.任何人做了基督徒,都會比他過去更好。

同樣,要是牙膏廣告裡頭說的話的真的,那麼:a.凡是用這牙膏的人,他的牙齒應該會比他若不用這牙膏時更好;b.任何人若開始用這牙膏,他的牙齒會有進步。但我得指出,我雖然用了這牙膏,但我的牙齒本身因為遺傳等等關係,並不像某一位健康且年青卻不用牙膏的黑人那樣好。我指出這點並不足證明廣告裡所說的不是事實。有位基督徒甲小姐,說話時比不信主的乙小姐更不禮貌。這件事本身不足說明信基督有沒有用處。

問題應該是,要是甲小姐不是基督徒,她會怎樣說話;要是乙小姐成了基督徒,她會怎樣說話。甲,乙兩小姐,因為天生的原因和後天的教養,都帶有某些性格。基督信仰宣稱,只要二人願意,可以將她們的性格放在新的管理方式下。你有權問,這新的管理方式能不能改進她們的性格,要是二人都交由你來管理的話。大家都明白,在管理時,乙小姐的性格比甲小姐”好”,但關鍵不在此。要判斷一家工廠好不好,不但看生產量,也要看工廠。假定有甲工廠,工廠設備很差,若能生產什麼,那才是奇跡。假如有工廠乙,設備一流,生產量雖高,質地卻比應該有的低。甲工廠的經理一定會儘快換新機器,但更換機器需要時間;同時他的工廠生產量雖然低,不等於他管理得不好。


第三,讓我稍微講深一層。甲廠的經理要換新機器:基督在乙小姐身上完成工作前,她一直很”好”;要是我們停在這裡,看來好像基督的目的只是將甲小姐提升到和乙小姐一直保持的水準。我們這樣說,好像乙小姐過去沒有什麼問題,好像只有壞人才需要基督信仰,好人沒有這信仰也勉強過得去;好像上帝所要求於我們的只是做個好人。這當然是錯到不能再錯的看法。事實上,在上帝眼裡,乙小姐之需要拯救決不下於甲小姐。從某種意義說(容遲我會解釋這意義),好與不好根本與這個問題無關。

你不能期望上帝像我們一樣來看乙小姐的溫和的脾氣和友好的性格。這性格來自上帝所造的天生原因。既然都屬脾氣層次上的事,只要乙小姐的消化系統改變一下,這些好的地方都會消失。”好,是上帝給乙小姐的禮物,不是她給上帝的禮物。同樣,上帝也讓天生的原因在多少世紀以前被罪所破壞的世界上作用,讓甲小姐的心地窄狹,神經煩亂,以致脾氣那麼壞。

上帝願意在他所定的時間中,將她的毛病改正過來。但這並不是這件事的緊要部份,因為這在他不是難事,所以他並不著急。他所注意的和他所等待的,他所努力工作的,是連他也不十分容易做的事,因為從這件事的性質來說,就是上帝也不能只憑他的權柄來做。他得等待並且注視甲,乙兩小姐的反應。只有她們可以決定自願地給他或者拒絕他。她們願意轉向他來完成她們被造為人的那個目的嗎?自由意志在她們裡頭顫動,就像指南針的磁鍼在指南針裡顫動一樣。

但人的這枚磁鍼可以自作選擇,可以指向真正的北方,也可以不用這樣做。這枚指標肯擺一個大圈,然後停下來指向上帝嗎?上帝能幫助那針這樣做,他可不能強迫它,他不能用手將針撥向正確的位置,那樣便不屬自由意志了。它願意指向北嗎?這是問題的總關鍵。甲,乙兩位小姐願意將自己的”塵我”交給上帝嗎?至於她們獻出的或不獻出的那個塵我,究竟是好或壞,只屬次要的問題。這個問題自會解決。


請勿誤解我,上帝當然視壞的天性又壞又可悲,而他也看重好的天性,好像麵包、陽光或者水那麼好一樣。但這些好的事物都是他給我們的,他給乙小姐一副健全的神經,一個好的消化系統;他那裡有的是供應。據我們所知,上帝不花一分錢來創造好的事物(他用一句話),但要轉變反叛的意志卻付上了十字架的代價。因為是意志,所以無論是好人的或是壞人的,都可以決定不接受他的要求。而乙小姐的好處只是自然的一部份,到頭來終會化為灰燼。自然本身將要過去,自然的原因結合在一起,在乙小姐身上形成一種令人愉快的心理變化,就像它們結合在一起成為夕陽給人美麗的彩色變化一樣。它們很快便會再分開,在人和夕陽中出現的變化也會消失,這是自然運作的習慣,乙小姐有機會(或者說給上帝有機會)將這美好但短暫的變化變成永遠的心靈的美麗。可惜,她沒有抓住這機會!

這裡有個自相矛盾的地方。乙小姐沒有轉向基督,因為她認為她有屬於自己的優點;而她若一天這樣想,這優點便不屬於她。要等到她發現這優點並不屬她,而是上帝給她的禮物,她將此禮物獻回給上帝時,這優點才開始真正為她所有。因為她現在才開始享有上帝創造的那一份。我們能保留的唯一事物是我們甘願給上帝的事物;我們要為自己保留的事物,一定終必失去。(基督說,”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太10:39)。


我們要是在基督徒當中仍舊發現有壞人,一點也不用驚奇。你若細想一下,便不難明白,為什麼壞人歸向基督的比好人多得多;這也是基督在世上時,人們不同意他的地方。他好像特別吸引”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人”。現在大家對此仍舊反對,將來也會如此。你難道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嗎?基督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路 6:20),又說,”財主進天國是難的!(太 19:23)。他原來的意思是指經濟上的富足與貧窮,但他說的話豈不也可以適用到另一種富有與貧窮?有了許多錢之後的危險,是你會對用錢能買到的快樂感到滿足,因而忘記了你需要上帝。要是寫寫支票,要的東西都源源而來,你會忘記你生存的每一刻無不依靠上帝。坦白說,身體上天然的優點,也會帶給人同樣的危險。你要是神經健全,又有智慧、健康、得人望,有好教養,你會對自己的品格的現狀感到十分滿足。你會問,”要上帝來幹什麼?”你可以很容易達到某種程度的好行為。

你和那些老是給性欲、給酒精、給神經衰弱或者壞脾氣搞得生活一塌糊塗的壞蛋不同,人人都稱讚你是個好人,而你也暗暗地同意。你很可能相信,你這些優點都是自己努力得來,你也許覺得不用再追求進步。這一類的有天生優質的人,都不容易要他們明白需要基督,一直到這些美質都不再管事,他的自我滿足動搖粉碎為止。換言之,在這意義上,要”財主”進天國很難。


壞人的情況與此不同。這些都是地位不高、膽怯、被欺壓、教養不多、孤獨無依的小人物。也有的是富感情、講義氣、易衝動、不安定的人物。他們若想改過自新做好人,他們很快便會懂到要有人扶他們一把,幫他們站起來。這個能幫助他們的人就是基督。他們必須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他,走其他的道路只有失望。他們是聖經所說的迷失的羊。基督來就是要找尋他們。

他們是那真正的”貧窮人”,他賜福給他們。他們是他要拯救的”困苦流離,的一群(太 9:36)。當然哪,法利賽人照舊會說:”基督教要是有點價值,也輪不到這些人來做基督徒。”

這對我們是個警告,也可以是個鼓勵。你要是個好人,有不少長處和優點,你得當心!給誰多便向誰多要。你要是把上帝給你的天生禮物,誤當作憑自己的本領得來;你若以做個好人為已足,你仍是背叛神的人,你的那些優點只會讓你跌得更凶,變得更其腐敗,成為害群之馬。須知魔鬼原來是天使長,他天生的本錢比你多得多,就像你的本錢多過猩猩一樣。


你若是”貧窮”的造物,在充滿世俗嫉妒和無謂爭吵的家庭中長大,教養毫無,又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將性的順性的用處作了令人作嘔的逆性的使用,成天為自卑感所苦,以致連最好的朋友都受你折磨。你即令到此地步,仍舊不可灰心。基督知道這一切,你是他要賜福的貧窮人。他知道你開的汽車何等破舊;但是開下去,盡力為之,有一天(也許在另一個世界中,或者不用等到那麼遲)他會將這部老爺車拋進垃圾堆裡,給你一部新車。

那時,誰見到都會大吃一驚,而你也不會例外,因為你已從萬般艱苦中學得了開車之道。(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反要在後。)好人──具有完全且高潔的人品的人,的確十分卓越,我們應該用盡我們的醫藥、教育、經濟和政治方法,來建造一個世界,人人都可以成為”好”人,就像我們應該建造一個人人都吃得飽的世界一樣。但是我們不可以假定,將世上每個人都變成好人以後,他們的靈魂也得到拯救。全世界即令為好人充塞,人人對自己的”好”十分滿意,但若不再求進步,離開上帝,這個世界跟一個陷在不幸中的世界一樣,依舊需要拯救,還可能更難挽救回來。


單是改良不等於救贖。救贖當然可以改良人,而且有一天,可以將人改變成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的人。上帝成為人,要將他的造物改變成他的兒子,不僅僅將舊的人改良,成為比較好一點的人,而是改換我們成為新人。這和教一匹馬跳欄,要它跳得更高更好不同,而是將這匹馬變成能飛的造物。一旦它有了雙翼,就能飛越過去跳不過的高欄,和原來的馬完全不同

不過,這種改變需要一段時間。在雙翼剛剛生長但不能飛的時候,馬的雙肩隆起兩大塊,誰也不知道這裡會生出翅膀來,樣子不免非常難看。


對這個問題,我也許寫得已太多,你若要找個反對基督教的理由(我記得我當年就會努力想找,因我已開始覺得基督信仰是真理),你不好找一個笨頭笨腦又不滿足的基督徒,然後說,”看呀,這就是你引以為榮的所謂新人!把舊人還給我。”

但一旦你開始明白基督信仰原來另有其基礎,你心裡自會明白,你這樣做只是找個藉口來躲避。你怎麼能知道他人的靈魂是個什麼樣子,你怎麼能知道他們受的試探,他們有的機會,還有他們經歷的掙扎?在整個造物當中至少有一個靈魂是你認識的,而這個靈魂的前途操在你自己手中。要是有上帝,你,從某種意義說,是他關心的唯一的一個人。你不可用鄰居某人不符理想,或者從報紙上讀到的舊事來推卻他。到那一天我們叫做”自然”或者”真實的世界”只是短暫雲煙消失的時候,而那位你一直站在他面前的上帝,現在近在咫尺,就是眼前,不能躲避時,這些閒話,這些胡說(你還能記得嗎?)還會有什麼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