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耀上帝的提摩太—王崇堯老師

提摩太出生於呂高尼(Lycaenia)的路司得(Lystra,今土耳其),父親是希臘人,而母親友尼基(Eunice) 和祖母羅以(Lois)都是改信的偤太人,而且信仰虔誠,心裡無偽(提後1:5)。這個家庭可能在保羅第一次訪問路司得時,接受了基督的信仰;當保羅第二次的宣教旅程中,又回到路司得時,發現這個家庭深受當地基督徒的尊敬,於是為提摩太施行割禮,一方面可能要安撫當地的偤太人;另一方面也可能讓受割禮後的他,加入保羅的宣教團隊,往後在偤太社區宣教時,就沒有人有話可說。


記得保羅和巴馬巴在他們的第一次旅程中,曾兩次造訪該鎮,而保羅在此差點就被石頭打死。所以提摩太的家庭及長大後的他,對如此做門徒的代價和危險應該是了解的,但他的家庭和他都欣然接受,外出宣教可能帶來的危險和挑戰;這真是值得今日眾多的基督徒家庭反省,既然我們的兒女願意選擇這條危險和挑戰的路走,我們就要全力支持這樣珍貴的奉獻,不要老是怨東怨西,或想著日後有否高位可坐。

保羅和西拉雖然帶著提摩太前往馬其頓,卻在庇哩亞保羅因偤太人的敵意而被迫離開,而留下了提摩太。也許因為這樣,提摩太避開了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所受的粗暴對待,也沒有遭遇在帖撒羅尼迦激怒偤太人的事件。當保羅前往雅典時,西拉和提摩太在庇哩亞和帖撒羅尼迦停留一段時間,然後在哥林多與保羅會合時,告知了帖撒羅尼迦的情況。由此,保羅寫了第一封信給帖撒羅尼迦的皈依者。


之後,保羅再派遣提摩太和名叫以拉都的門徒,前去哥林多提醒哥林多人要注意保羅先前的教導。在保羅的第三次旅程接近尾聲時,提摩太及其他門徒在特羅亞再與保羅會回,並在前往耶路撒冷的前一晚分享了聖餐。我們不知道提摩太有否陪伴保羅到耶路撒冷或該撒利亞。但如果保羅寫給腓立比、歌羅西或腓利門的的信,是在羅馬寫的,那麼提摩太肯定是在羅馬陪伴著保羅。因為保羅在寫這些信時,是與提摩太一同具名向教會請安,可見提摩太是在保羅身邊,或是被委託送達這些書信,如在腓立比書所說的:「我靠主耶穌指望快打發提摩太去見你們,叫我知道你們的事、心裡就得著安慰。」(腓2:19)

另外,不管提摩太的書信是不是保羅寫的,可以確定的是,保羅派遣了提摩太作為他的代表,到以弗所停留了一段時間,牧養當地的信眾。我們知道保羅在冬天到來之前,希望提摩太將他的捲軸和斗篷帶來,但我們不知道提摩太是否在保羅被處決之前到達。寫給希伯來基督徒書信的最後一章,提到提摩太已經從監禁中被釋放出來,保羅希望他能及時趕到他那裡。


這樣說來,提摩太是使徒保羅的親密夥伴和使者,保羅稱他為「親愛有忠心的兒子」(林前 4:17) 。有可能從路司得起,提摩太就跟著保羅直到保羅在羅馬殉道。這段扣人心弦師徒情、父子愛的神學教育,倒是值得作為神學教師的人們及今日的教會深思呢!

提摩太可能「胃口不清、屢次患病」,但保羅仍然滿懷愛心地提醒他「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提前5:23),可見老師對學生的時時關愛。的確要承擔艱鉅的宣教任務,首先是要養好自己的身體,並訓練到有足夠的體力才行。另外,提摩太可能生性矜持,膽小,所以保羅才諄諄告誡他「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這真是寶貴的神學教育內涵,不管學生的身體或心靈是如何的脆弱,經由信、望、愛及以身作則的神學教育,就是「膽小」的提摩太,也可以淬鍊成「剛強」的門徒呢!


第四世紀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在他的《教會歷史》記載提摩太是以弗所教會的第一任監督。繼提摩太後成為以弗所監督的Polycrates,在他寫的《提摩太行傳》(Acts of Timothy) ,則描述了這位80歲的提摩太,在以弗所因試圖通過宣講福音,來阻止紀念戴安娜女神的遊行時,被以弗所憤怒的異教徒毆打他,把他拖到街上,用石頭砸死殉道。而提摩太並沒有因此而顯露出恐懼臉色,「因為上帝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1:7)那天是97年1月22日。據傳,他的遺物後來在356年被帶到了君士坦丁堡。而提摩太(Timotheos)真的活出他自己名字的意義:榮耀上帝。


St. Timothy, Minology of Basil II in the Vatican Library (photo: Wikimedia Commons)
可能是 4 個人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