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務要抵擋魔鬼」(雅四 7)語境之探討—蕭若萍老師

不少人在談論「趕鬼」或「邪靈侵擾」時,提及雅各書四章 7 節中的命令:「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1。例如,Anderson 講述自己是如何以這節經文對抗撒但侵擾的靈異經歷,2 且聲稱,要成功使撒但遁逃,必須要透過開口大聲的斥退才能達成。3 亞諾德也在探究「驅逐」邪靈入侵時,以雅各書四章 7 節的經文作為「最重要的法則」。4柯瑞福更是將此節經文視為基督徒也會被撒但入侵的
警告。5


然而,筆者好奇,使徒雅各當初給予「務要抵擋魔鬼」這個命令,真是為了教導信徒「趕除邪靈」,抑或是出於其他的因素。對此,本文將研究此命令所處的文脈──先界定語境範圍,再探討該段落的內部結構與各部分的關連性,期待藉此釐清雅各提出此命令的出發點。至於魔鬼學的議題(如「聖經魔鬼觀的起源」、「魔鬼的工作」),6 則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


一、「務要抵擋魔鬼」(雅四 7)所屬段落的界定

「務要抵擋魔鬼」這個命令,是位於雅各書四章1 至 10 節的段落中。7 此段落雖承續上文 8 ──雅各書三章 13 至 18 節論「屬天和屬地的智慧與結果」而來,卻是特別聚焦在處理教會中因屬地智慧所產生的嫉妒、紛爭(雅三 14、16)上。9 至於段落結束在第10 節,乃是因為接下來的 11 至 12 節轉以「勿彼此論斷」為更廣的上下文──從三章 1 節開始論「教師」的段落下結論。10 故宜將雅各書四章 1 至 10 節視為一個單元。


二、所屬段落之內部結構與各部分的關連性
在確立了段落的範圍之後,接著要探討段落的內部結構與各部分在內容上的關連性。雅各書四章 1至 10 節可分成三個部分:(1)1 至 3 節;(2)4 至6 節;(3)7 至 10 節。
第一部分透過兩個問句(雅四 1)破題。第二個修辭性反詰問句「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來的嗎?」為第一個問句「你們中間的爭戰鬥毆是從哪裡來的呢?」提供了答案。11 由此不單引出教會內部有強烈的紛爭和(口舌)衝突等問題,還道破問題的核心來源:「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12「私慾」的原文 ἡδονή 是英文「享樂主義」(hedonism)的詞根,13且在新約中也被用來指「宴樂」(路八 14;多三 3)。
但 ἡδονή 在此節傳達的不盡是「宴樂的慾望」14(如同《呂振中譯本》所翻譯的「宴樂慾」),而是「惡慾」,15 與雅各書一章 14 節的「私慾」(ἐπιθυμία)同義。16
針對四章 1 節提出的「私慾引起肢體間之爭鬥」,四章 2 至 3 節予以闡釋。第 2a 至 b 節為一組同義平行句,「勾勒出『邪惡慾望』的行動模式」,並補述「嫉妒」也是「私慾」的一部分。17

 

第二部分(雅四 4 ~ 6)雖然也是透過修辭性問句呈現論點,23 卻是以呼格「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起首。如同舊約中上帝透過先知將拜偶像的百姓比為背約的「淫婦」一樣(賽五十1;耶十三27;何九1),24
雅各指出那些任憑「私慾引起肢體間之爭鬥」者(雅四 1 ~ 3)乃是對上帝不忠。他們「與世俗為友」,25 即與世俗認同並忠誠地持一致的價值觀,26「故意使自己成為」「與神為敵」(雅四 4)的狀態,27 並引發導致肢體間衝突之「私慾」。28
緊接著第四章 5 至 6a 節,一方面強調人裡面的靈傾向「嫉妒」(「私慾」的表現)這不爭的事實(雅四 5);29 另一方面凸顯上帝「賜更多的恩典」(雅四 6a),為「那些看來一直不知道自己身陷險境的人拋出一條救生索」,30 使人能勝過裡頭的私慾。31 第四章 6b 節「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更引用《七十士譯本》之箴言三章 34 節進一步指出,得此恩典的條件就是「謙卑」。32

第三部分(雅四 7 ~ 10)首句中的連接詞「故此」(οὖν)顯示,33 雅各基於第二部分結尾「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 6b)的提醒,給予以「你們要順服神」(雅四 7a)為首的十個命令(雅四 7 ~ 10)。34 奧斯邦注意到另一個第二、三部分銜接處的關聯性:雅各透過「抵擋」(ἀντιτάσσω,直譯「站在某人對立面」;雅四 6b)和「順服」(ὑποτάσσω,直譯「站在某人下面」;雅四 7a)同詞根的「文字遊戲」,暗示人一旦不服在神的權柄下,就與神形成「對立」的關係。35從「你們要順服神」(雅四7a)衍生出由「三組」36平行句呈現的八個命令。 37
「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逃避你們;要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雅四 7b ~ 8a,《和合本修訂版》)「有罪的人哪,要潔淨你們的手!心懷二意的人哪,要清潔你們的心!」(雅四 8b ~ c)
「你們要愁苦、悲哀、哭泣,將喜笑變作悲哀,歡樂變作愁悶。」(雅四 9a ~ b)第一組的兩個命令──「務要抵擋魔鬼」與「要親近神」(《和合本修訂版》)──分別顯示實踐命令後的應許:「魔鬼就必逃避你們」與「神就必親近你們」。「魔鬼」乃與上文第一部分「私慾」、「鬥毆」(雅四 1 ~ 3)和第二部分的「世俗」(雅四 4~ 5)相關連。38 此關連性在更廣的上文裡(雅三 15~ 16)已出現。39 行出這一組命令的結果,反轉了第二部分「與世俗為友」、「與神為敵」的局面。

第二組的兩個命令「要潔淨你們的手」(行為)與「要清潔你們的心」(心思),言明如何履行前一組中「親近神」的命令,正如舊約中提及「進到上帝跟前,來到聖殿敬拜」需要「潔淨」和「清潔」(參詩二十四 3 ~ 6;出三十 17 ~ 21)。40 而命令前的呼格「有罪的人哪」與「心懷二意的人哪」,乃呼應上文第二部分之「淫亂的人」( 雅四 4)。41
第三組的四個命令「愁苦」、「悲哀」、「哭泣」、「將 . . . 作」則是沿用舊約中,悖逆者面對上帝「審判性的災難」的景況描述(賽十五 2;耶四 13;何十5),42 藉此呼籲讀者要有「真實悔改的記號」,即真切地為罪憂傷。43 第三部分的最後一個命令「務要在主面前自卑」也帶有給行動者的應許「主就必叫你們升高」(雅四 10)。44 此節一來為第三部分(雅四 7 ~ 10)的結語,45 二來也呼應了第二部分末尾
的「神 . . . . . . 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 6b)。46


結論
「務要抵擋魔鬼」這個命令是出自雅各書四章 1至 10 節的段落。此段落第一部分即指出「肢體間嚴重衝突」的問題與引發問題的核心,即「私慾」。第二部分進一步將因「私慾」引發「肢體間嚴重衝突」者,視為「與世俗為友」,不忠於神。並且強調人的靈本傾向「私慾」的表現;然「謙卑」者得蒙神賜恩勝過「私慾」。第三部分針對領受勝過「私慾」之恩的條件「謙卑」,給出「你們要順服神」等十個命令。
「務要抵擋魔鬼」與「親近神」的命令是「順服神」之命令的衍生,且會使遵行者脫離「與世俗為友」的景況。「親近神」的命令又涵蓋了「潔淨心思與行為」的兩個命令和「呼籲悔改」的後四個命令。最後的結論再次呼應第二部分「謙卑」遂蒙恩勝過「私慾」的主題。
整個段落的教訓起始於教會肢體間紛爭的問題,隨後點出問題的來源,並給予面對問題的指引。雖然提到「抵擋魔鬼」,卻與趕鬼、驅逐污靈無關。勸勉信徒要謙卑蒙神恩來勝過私慾,才是發出此命令的動機。


1. 本文引用自《和合本》的經文皆以標楷體顯示;引自其他譯本則標註於正文中。
2. Neil T. Anderson, The Bondage Breaker: Overcoming Darkness and Resolving Spiritual Conflicts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1993), 85-6.
3. lbid. 186-7. Page 正確指出,Anderson 此主張並不是建立在聖經經文的基礎上;見 Sydney H. T. Page, Powers of Evil: A Biblical Study of Satan and Demons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1995), 208 n. 88.
4. 亞諾德(Clinton E. Arnold),《向魔鬼宣戰?:有關屬靈爭戰的三大難題》,吳蔓玲譯(台北:校園,2003),173-4。
5. 柯瑞福(Charles H. Kraft),《征服黑暗使者》,蘇心美譯(台北:道聲,2021),16。
6. 欲了解這方面的議題,可參閱楊牧谷,《魔惑眾生:魔鬼學研究》,啟思系列(香港:卓越書樓,1995);曾宗盛,〈舊約與兩約之間的「鬼�」與「趕鬼」〉,本土神學研究論文集 1(2008):97-115;麥啟新,《重新認識屬靈爭戰:聖經研究、心理治療和心靈醫治的整合》(香港:天道,2014)。
7. 彭德修、楊東川,《雅各書 ̇ 彼得前後書 ̇ 猶大書》,中文聖經註釋 40(香港:基督教文藝,1988),82;張略,《雅各書註釋》,聖經研究叢書(香
港:基道,2008),234;A. K. M. Adam, James: A Handbook on the Greek Text , Baylor Handbook o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Waco, TX: Baylor University Press, 2013), 75.
8. 賴若翰,《永活的信仰:雅各書》,現代詮釋系列(香港:更新資源,2002),255。
9. Craig L. M. Blomberg and Mariam J. Kamell, James, Zondervan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16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2008), 183.

10. 雖然梁康民和奧斯邦皆強調,雅各書四章 11 至 12 節乃呼應三章 1 節的教訓,但卻仍將這兩節和四章 1 至 10 節視為同一個段落;見梁康民,《雅各書》,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1995),159;格蘭特 ̇奧斯邦(Grant R.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李競妍、楊基、王波譯,房腳石聖經註釋叢書 18上(香港:恩道,2018),155-6。
11. John Painter and David A. deSilva, James and Jude , Paideia: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12), 136.
12.Douglas J. Moo, The Letter of James, The Pilla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2000), 180.
13. 梁康民,《雅各書》,149。
14. Contra 賴若翰,《永活的信仰》,260。
15. 大衛 ̇ 尼斯特龍(David L. Nystrom),《雅各書》,何佩穎譯,國際釋經應用系列 59(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9),230;J. Markus, “The Evil
Inclination in the Epistle of James”,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44 (1982):613-4.
16.Martin Dibelius, James: A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of James, trans . Michael A. Williams, Hermeneia (Philadelphia, PA: Fortress, 1975), 215 n.40.
17. 格蘭特 ̇ 奧斯邦(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46。

「你們貪戀,得不著就殺人;你們嫉妒,不能得手就起爭執和衝突」(雅四2a-b,《和合本修訂版》)第 2c 至 3 節則是「進階平行句」。18 第 2c 節提出前一組「得不著」(雅四 2a)的原因:不向上帝「求」;19 第 3 節進一步解釋「求也得不到」(雅四 2c)的因素在於「錯誤的動機」20,即滿足「私慾」,21 再現、呼應了第一節的「私慾」。22
「你們得不到,因為你們不求;你們求也得不到,因為你們的動機不良,要把所得的耗費在你們的私慾上。」(雅四2c-3,《新譯本》)

18. lbid.147。
19. 張略,《雅各書註釋》,238-9。
20. 大衛 ̇ 尼斯特龍(David L. Nystrom),《雅各書》,232。
21. Painter and deSilva, James and Jude , 139.
22. Ralph P. Martin, James ,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48 (Waco, TX:Word Books, 1988), 147.
23.Cf. 張略,《雅各書註釋》,239。
24. 格蘭特 ̇ 奧斯邦(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43。
25.布羅森特(William F. Brosemd II),《三重看雅各書 ̇猶大書》,古志薇譯,新視野釋經叢書(香港:明道社,2011),163-4。
26.Blomberg and Kamell, James , 190. Blomberg and Kamell 還強調,新約時代希羅文化對「朋友」的定義遠比現代社會嚴肅。
27. 梁康民,《雅各書》,152。梁康民另表示,同樣的警告也出現在約翰壹書二章 15 節「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
28.Blomberg and Kamell, James , 186.
29. 梁康民,《雅各書》,155。
事實上,學者對於第 5 節 πρὸς φθόνον ἐπιποθεῖ τὸ πνεῦμα ὃ κατῴκισενἐν ἡμῖν 的翻譯沒有共識,因為原文沒指明動詞「(他)愛/ 渴望」(ἐπιποθεῖ)的主詞(有些譯本在此節出現「神」一詞,是譯者為使譯文意思明確而加上的),所以,「(他)愛 / 渴望」(ἐπιποθεῖ)的主詞是誰,便需要倚賴上下文來推敲。此外,「靈」(τὸ πνεῦμα)原文的主格和直接受格同形,故「靈」既可能是「(他)愛」的主詞,也可以被視為「(他)愛」的受詞。再者,「靈」(πνεῦμα)可以用來指「人的靈」或「神的靈」,也增加了不同翻譯的可能性。
誠如奧斯邦指出,「雅各書其他地方並未討論聖靈 ……上下文也沒有暗示聖靈是行動的主語」,因此,「靈」(雅四 5)應該指的是「人的靈」(見格蘭特 ̇ 奧斯邦 [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44)。至於動詞「(他)愛 / 渴望」的主詞,由於是與「至於嫉妒」(πρὸςφθόνον)連用,主詞較可能是「人的靈」而非「神」,因「嫉妒」(φθόνον)一詞在新約中都是負面的用法(見 Markus, “The Evil Inclination in theEpistle of James”, 609 n. 7)。再者,雖然在舊約中提及神嫉妒(קנא,(但在《七十士譯本》中卻不曾將它翻譯成 φθόνον(見 Sophie S. Laws,“Does Scripture Speak in Vain? A Reconsideration of James iv. 5”, New Testament Studies 20 [1974], 212-3)。故 πρὸς φθόνον ἐπιποθεῖ τὸ πνεῦμα ὃ κατῴκισεν ἐν ἡμῖν(雅四 5)宜譯為「上帝安置在你們裡面的靈愛 / 渴望傾向嫉妒」(參梁康民,《雅各書》,154)。

30. 大衛 ̇ 尼斯特龍(David L. Nystrom),《雅各書》,234。31.張略,《雅各書註釋》,245。
32.Moo, The Letter of James , 191.
33.Blomberg and Kamell, James , 193.
34. 張略,《雅各書註釋》,246。
35. 格蘭特 ̇ 奧斯邦(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50。
36.張略,《雅各書註釋》,246。張略指出連接詞 δὲ(雅四 7b)的功用在於「將以下八個命令與上句第一個涵蓋性的命令分開來」;contra Blomberg and Kamell, James, 193, 將 δὲ(雅四 7b)視為表「對比」之連接詞。
37. Painter and deSilva, James and Jude , 143.
38. 麥啟新,《新約文學釋經:馬可福音、腓立比書、雅各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 213.
39. Cf. ibid., 212-3.

40.張略,《雅各書註釋》,249。
41. 格蘭特 ̇ 奧斯邦(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53。
42.張略,《雅各書註釋》,250-1。
43. Moo, The Letter of James, 195.
44. Cf. 張略,《雅各書註釋》,252。
45. 格蘭特 ̇ 奧斯邦(Grant R. Osborne),《雅各書、彼得前後書、猶大書》,154。
46. 梁康民,《雅各書》,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