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羅是在修正, 還是批判猶太信仰—謝樂知

本文原刊載在2021/10論壇報「華神專欄」


保羅是個猶太人。他生於猶太家庭,出生第八天就受割禮,自幼在耶路撒冷受教,且為最嚴謹的法利賽派的一員,崇尚律法、傳統和聖潔。信主後的保羅,回顧過往,他多次提到他的「熱心」(加拉太書一章14節;腓立比書三章6節;參羅馬書十章2節)──這個「熱心」指的不是勤於參加聚會或是愛聽講道,而是如非尼哈(民數記廿五章)一般誓言捍衛信仰的純正,不惜訴諸暴力,也要確保上帝的百姓不受異教和異端的玷污。


是美好傳承?或該丟棄的糞土?
為此,保羅不辭辛勞地前往大馬色,要將破壞純正信仰的基督追隨者全數打盡。保羅不只是個猶太人,而且還是個鐵血的猶太人。

然而,信主後的保羅,他將所有這一切看作糞土(腓立比書三章8節)。他將過往看作糞土,不是因為過往微不足道,或是殘缺破敗,或是污穢難堪。事實正好相反,保羅非常看重過往,因此他選擇將這些最值得「說嘴」的經歷拿來和基督相比,為突顯基督的超然和卓越。他要說的是,就連世上最美的事物,若拿來和基督相比,這最美之物也如糞土一般黯然失色。

對保羅而言,過往可以是最美的珍寶,但也可以如糞土一般見棄。因此,我們在保羅書信中讀到,保羅一方面延續了他自幼習得的信仰,論到獨一的上帝耶和華,祂的創造、祂的揀選,祂的君王、先知的應許、未來的盼望等。

然而另一方面,他談論的方式卻與以往大不相同,以致他和許多當時的猶太同胞起衝突,甚至成了猶太人極力想要除之而後快的對象。究竟在美好(傳承)和糞土(丟棄)之間,保羅和猶太信仰之間的關係為何?


保羅怎麼看猶太信仰?四種見解
有人認為,保羅是在修正猶太信仰。保羅認為猶太信仰走偏了路,要求人必須藉由善行或守律法等方式,博得上帝的恩典,以致恩典不再是恩典,反成了論功行賞的交換體系(羅馬書四章4-5節);因此保羅撥亂反正,尋求以恩典對抗律法,領人重新認識恩典的上帝。

但有人認為,一世紀的猶太信仰不乏對恩典的強調,在恩約的守法主義(covenantal nomism)之下,猶太人守法並非為要賺取上帝的恩典,而是為了回應上帝的恩典。猶太人守法是因為上帝已經給了猶太人恩典,救他們脫離埃及為奴之地,因此,他們守法是為表達對上帝的感恩和順服。

而保羅之所以批評猶太信仰,是因猶太信仰認為,唯有猶太人才是上帝的選民,也唯有他們才配得上帝的恩典。保羅則是反問:「難道上帝只作猶太人的上帝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上帝嗎?」(羅馬書三章29節)換言之,猶太信仰的錯不在律法主義,而在狹隘的族裔中心主義(ethnocentrism)。

但也有人認為,保羅並沒有想要修正猶太信仰,而是要在猶太信仰之外,為外邦基督徒開一條得救的道路。保羅始終是個忠貞的猶太人,他對猶太信仰已無所求,他的要求全都是對著外邦人說的,要他們信守律法的基本要求;惟有如此,他們才能像猶太人一樣得蒙上帝的救贖。

相反的,有人認為前述的立場都太過溫和,保羅沒有維護或是修正猶太信仰,他既不是保守派,也不是改良派,而是革命派。保羅追求的是嶄新的基督信仰,因為過往的猶太信仰和外邦信仰一樣,都深陷在罪和死亡的泥沼中(加拉太書一章4節)。上帝透過基督成就的是前所未見的新天地。


究竟保羅和猶太信仰之間的關係為何?是延續?補正?修訂?改造?亦或是否定和丟棄?

邁克爾伯德:保羅是特異的猶太人
中華福音神學院將於今年十一月1-3日的戴紹曾博士紀念講座,邀請澳洲知名新約學者邁克爾.伯德(Michael Bird)主講「爭議中的使徒:21世紀保羅面面觀」(The Contested Apostle: Paul in Contemporary Perspectives)。

邁克爾.伯德(Michael Bird)以「特異的猶太人」(anomalous Jew)一詞稱呼保羅。這詞適切的捕捉到了保羅的兩面性──保羅是猶太人,但卻又不同於一般的猶太人。

保羅和猶太人一樣,批評外邦人不敬拜永生的上帝,反而去拜偶像,因此承受來自上帝的忿怒,行各樣的不義(羅馬書一章18-32節)。他也認同傳統猶太人教導,知道上帝是不偏待人的上帝,審判將按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二章6、11節)。

保羅也認同上帝對以色列所立的約,並相信上帝是信實的上帝(羅馬書三章3節)。他也同意猶太人有不同於外邦人的身分地位,他們有上帝的聖言,他們能分辨是非(二章17-20節)。同時他不斷反覆重申舊約的各式倫理道德要求。

與此同時,保羅也對猶太信仰提出若干修正。首先,他指明耶穌是聖經所應許的彌賽亞,祂的死而復活應驗了以賽亞書中的福音;耶穌因著祂的信實,顯明祂是上帝的兒子。為此,保羅將耶穌與上帝並列,強調以色列不單有獨一的上帝,亦有一位主,耶穌和上帝同為恩典和平安的源頭(羅馬書一章1-5節)。


此外,保羅也提出許多不同於猶太傳統的見解,強調無論是猶太人和外邦人都在罪惡之下,同樣都需要耶穌的救贖,並唯有在耶穌裡領受聖靈、內心受割禮才是真猶太人(羅馬書二章26-29節)。

不同於猶太傳統對聖靈的認知,保羅強調,如今凡在耶穌基督裡的人,都有聖靈同證他們是上帝的兒女。為此,律法不再是區分上帝選民的關鍵,上帝子民不再是以割禮、守節和飲食誡律為記號,唯有在耶穌基督裡順從聖靈的引導,才是得救之道。律法反倒成了定罪和知罪的工具(三章19-20節)。


讓基督煉淨一切
由此可知,保羅與猶太信仰之間的關係確實錯綜複雜,有立也有破,關鍵在於基督和聖靈。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完成了救恩,並賜下聖靈,叫我們得以參與基督的救恩。救恩既是由基督和聖靈而來,律法就不可能是救恩的途徑。因此,保羅被迫必須在基督的光中,回過頭來檢視律法和傳統在救恩中的地位。

故此,所謂的「特異的猶太人」,說穿了其實就是「在耶穌基督裡的猶太人」。保羅是位猶太人,但他是經過基督洗禮的猶太人。凡與基督相容的就得延續和擴張,凡與基督相背的就得修正或丟棄。基督成了衝量一切的判準。

我們今天面對自身的政治、社會、歷史和文化,我們應當學習如同保羅一樣,活在世界但與世界有別,以基督衡量一切──持守美好的,修訂不足的,丟棄錯誤的──讓基督煉淨一切,以得著基督為至寶。

 

謝樂知
中華福音神學院新約副教授、高雄分校教務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