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牧關教育CPE(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介紹—楊一梅

何謂CPE(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

CPE訓練有如一位已有游泳知識的人,在有經驗的督導陪同下實際操練為一位真正能游泳的人。

牧會關顧「Pastoral Care」原是一種「關係」,如詩篇23:1「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表達上帝對人的關懷、帶領、醫治、引導、安慰。前普林斯頓教牧神學教授Seward Hiltner將牧會關顧濃縮為三個功能:

醫治〈healing〉是為其失去的功能重新恢復,由於罪使人的靈命不完整,所以人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

支援〈Sustaining〉有如「站在一旁」能隨時加以幫助,特別是對痛苦者、哀傷者的鼓勵和安慰。(參路10:25-37)

〈guiding〉有輔助之意,起發受輔者,引出自己的潛能以解決自己所面對的問題。

因此,醫院CPE〈建教合作〉就等於是神學院的游泳池,提供學員學習的場所。CPE的興起,是在1920年代,隨著社會革命之抬頭,對一貫性傳統的神學教育之一種反映──它企圖除了純粹以神學、哲學、倫理學等作為基礎外,再加上以心理學、醫學、精神醫學、社會學等的普通常識來強化牧會關懷的聖工。倘若一個人獻身於牧會與傳道工作,或是外展的弱勢服務,這個訓練必不可少!

今天CPE在美國是被公認不可缺少的。最初的鼻祖有三位(1923~1930)

  1. Dr. William S. Keller, M.D. (Cincinnati,ohio)
  2. Dr. Richard C. Cabot, M.D. (Boston, Massachusetts)
  3. Rev. Anton T.Boisen Vhaplain, Worcester State Hospital, Massao)

這三位鼻祖(醫師與牧者)也都有個別的理想和不同的期待。這三位醫、牧人員通力合作,獻身於共同謀求如何使傳道教育,發揮醫治個人及社會病態的功能。因此,提供給神學生和傳道人在適當的醫院或機構(目前全台教牧關顧教育中心包括馬偕、耕莘、彰基、嘉基、聖馬爾定、新樓、門諾醫院(筆者所在的教育中心是耕莘醫院),並透過人際溝通(I、P、R)來實習牧會關懷的一門實踐神學教育。同時可藉著CPE之訓練加深對自己的認識,加添更充沛的人生意義,以及對自己的牧養有更清楚的使命。十週的訓練中,除了團隊共進退的精神,每個人經驗著上主獨特的帶領,更使我們與上主的關係滑向了深處。

基礎CPE之訓練目標與學習態度:(一梅的實務心得)

從事牧會關顧者,就是從事人與人的接觸工作。包括加提及醫院探訪、安慰哀傷家屬、勸勉信徒間的紛爭、甚至對窮乏者的幫助等等。其內容之細微包括一個鼓勵的握手或眼神,甚至對哭啼孩子的微笑,都在關懷之內。未將其理論實務化,則必須接受有實務經驗之牧會關顧督導輔導下的臨床牧會關顧訓練。

CPE創始者Anton T Boisen說:「牧會關顧者必須走出神學院的教室,實際接觸病人、心靈哀痛者、貧窮和監獄中的人,了解他們,有效去幫助他們,使在危機中的人看到希望,是牧靈關顧臨床教育的目的。」所以CPE有四種特質:

  1. 實際觀察和參與
  2. 個案研討
  3. 接受CPE督導從旁督導成長
  4. 小組檢討和學習

目標

  • 在適當的醫院或機構,使學習者在督導的訓練下,把神學理論和宗教信仰實際的應用在關懷上。目前全台教牧關顧教育中心包括馬偕、耕莘、彰基、嘉基、聖馬爾定、新樓、門諾醫院(筆者所在的教育中心是耕莘醫院)。
  • 對象是「人」、是「關係」的建立。因此,培養一位具有「同理心」態度、有自我覺察、有敏銳洞察力,有影響力的關顧者,是訓練的另一重點。藉此訓練使學員更加深自己與神、與人的溝通,使信仰更傾成熟,並能充分發揮牧會工作之使命。透過這樣的訓練使我在外展弱勢關懷事工中事半功倍,實踐上更加得力。
  • 在關懷人之前,牧養關顧者必須先經驗被輔導、被醫治、被牧養。所以CPE訓練會透過督導、小組人際關係的互動,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的情緒反映。過程中使我感受到學員之間深度的信任與完全的開放。
  • 練的基石是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精神,以實際的行動,無條件的「喜歡」人,以及「愛的臨在者」去陪伴苦難中的人,好彰顯上帝的愛與憐憫。使我更加明白信仰不能只停留在教會裡,而是奏近有淚水的地方去實踐憐憫之工
  • 培養牧會關顧者應具備之倫理觀念。十週裡必讀的書籍相當多,並且在小組裡逐一討論分享。並安排醫學倫理、自我悲傷的探索、自覺行動成長分享等等課程。
  • 透過信仰的反省,結合行為科學,善用其功能,使牧會關顧多樣化、深度化。並安排精神疾病患者溝通、電影賞析討論、老人靈性關懷與溝通、婚姻諮商概念與應用、安寧療護理念等等課程,使我的學習不只有深度更有廣度。

基礎CPE學習態度

  • CPE並非學習的全部內容,但它提供了一個學習的方向。因此,探訪接觸被關懷者成為不可缺的一環,從病人與家屬身上我們的察覺、互動如何,取決於我們是否應用所學之牧會關顧知識。根據我的探訪經驗中,每個病人的反應大不相同,必須靈巧的善用或取捨相關知識,但卻為我與督導的討論展開更多空間。
  • CPE既著重「牧養」和「人的關係」,必須培養有愛心的「同理心」態度,積極聆聽的能力以及有效的輔導技巧,這一切都源自於耶穌先愛了我們。認真看待信仰,所學習的自然而然會流露在後續的牧養事工上。
  • CPE是一種學習過程、沒有學習結果。過程中的學習與投入的態度,以及在小組中是否開放自己進行討論,都是相當的挑戰。因此,我明白,隨著生命的經歷與信仰的淬鍊,CPE終會陪伴我進入充滿挑戰的禾場。
  • 除了必備的知識與實踐之外,學習者還須培養「自我查知能力、敏銳的觀察能力」,避免不必要的情感轉移,反情感轉移,或不夠守密而傷害到受關懷者。
  • 督導以及其他學員與我一樣都是學習者,彼此之間也是學習的材料,若不願開放自己建立學習的夥伴關係,只想拿個”必修學分”,那麼,這十週實在是虛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