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保守和新興的衝突

第二章  保守和新興的衝突

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

保羅時代的基督徒,以地域來區分,可分為兩大類:

  1. 耶路撒冷為代表的猶太人基督教──以聖殿為重心,謹守摩西律法,接受耶穌為彌賽亞的救恩。
  2. 以安提阿為首,向外宣教的加拉太區的基督徒──來自異教的背景,不了解猶太教的背景,但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為主,受洗歸入教會。

對外邦基督徒的最大困惑就是割禮與否。這個爭議,在主後50年的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上,終於得到清楚的解釋。

耶路撒冷會議西元50年的大事記:

  1. 福音信仰的重心,是人如何得救。 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和他們一樣,這是我們所信的。」[徒 15:11]
  2. 會議在聖靈的帶領下。 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徒 15:28]
  3. 彼得最先發言,雅各(耶穌的弟弟)做結論。彼得、 雅各、約翰在當時是被稱為教會的柱石。                                                                               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叫我們往外邦人那裡去,他們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 [加 2:9]
  4. 雅各引用希臘文的舊約(七十士譯本)的阿摩司書;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摩 9:11]                                           雅各據這經文做出結論;   這話是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的主說的。[徒 15:18]

雅各用的是典型先知預言應驗的(Pesher)解經法。雅各認為,如今是一個新時代(耶穌)的來臨,舊律法需要有新的詮釋。

耶路撒冷會議最後做出決定,守律法的事(割禮),可以豁免。

外邦人須守的律法有;

  1. 不可吃祭拜偶像之物,免得有拜偶像之嫌。(林前8;10)
  2. 不可吃血,因為血代表生命。根據利未記1;5做出嚴格的規定;祭祀上的血只可獻給神,不可食用。
  3. 勒死的牲畜身體內流有血,因此依理由2,也不可吃。
  4. 禁止姦淫以及近親婚姻。

耶路撒冷的會議,為早期教會在律法這方面,樹立一個新的規矩,也使得爭議多時的紛擾,得以釐出依循的原則。這並非意味著,猶太飲食的規矩和割禮的律法,從此不再困擾著早期教會;相反的,從日後的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中,仍可看到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和猶太教徒,仍不斷以此理由來迫害保羅。

畢竟,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只是基督徒內部宣示作用的文告,不具有實質的約束力的。傳統保守勢力,仍然不斷伺機反撲。並視保羅為眼中釘,視他為傳統的最大破壞者。顯然,第一次耶路撒冷的會議,也讓守舊勢力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更加重反擊的火力。被置於靶心的保羅,處境的艱辛,不想可知!

 

雅各的立場非常清楚,摩西的律法,數千年來,每逢安息日都在會堂公開朗讀,來提醒猶太人。如今,雅各所代表的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有新的結論” 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對正統希伯來人的雅各而言,這個結論,文字上雖然和摩西律法有出入,卻完全吻合摩西律法的精神。

 

第一世紀的猶太基督徒

保羅時代的猶太基督徒可分成兩大類:

  1. Judaizers Hebraists──堅守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希伯來人。

這些人雖然相信耶穌是彌賽亞,是人類救贖主,但是卻也牢牢緊抱住猶太律法不放。他們認為兩者都可兼得。他們質疑為什麼可以不遵守律法(他們認為口傳律法也是和摩西律法同位格)?他們從小熟悉祖先的遺訓,根深蒂固的行為模式,為何遽然變更?這其間牽涉的不僅是信仰問題,更因為猶太社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宗教社會,因此宗教地位所牽扯到的社會、經濟地位,更是許多基本教義猶太份子,念茲在茲、不願鬆手的。

  1. Orthodox Hebraists──正規的希伯來人。

指的是真正希伯來人,而非狹隘的猶太基本信仰者。希伯來遠祖的信仰,早在上帝向摩西頒佈律法之先的數個世紀,就儼然成形。因此廣義的希伯來人是大於猶太人的自我設限。使徒雅各在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上的發言,就是最佳的例證。

他們住了聲,雅各就說:「諸位弟兄,請聽我的話。……「所以據我的意見,不可難為那歸服神的外邦人;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因為從古以來,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每逢安息日,在會堂裡誦讀。」[徒十五13、19-21]

 

割禮

只要提到割禮者,一般聖經讀者都以為他們是頑劣份子,基督徒應該避之唯恐不及,歌羅西書卻提到保羅和「奉割禮者」往來。使徒行傳記載,有一群猶太人專門到處向基督徒傳揚割禮的律法。

我們聽說,有幾個人從我們這裡出去,用言語攪擾你們,惑亂你們的心。(有古卷加:你們必須受割禮,守摩西的律法。)其實我們並沒有吩咐他們。[徒 15:24]

與我一同坐監的亞里達古問你們安。巴拿巴的表弟馬可也問你們安。(說到這馬可,你們已經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們那裡,你們就接待他。)耶數又稱為猶士都,也問你們安。奉割禮的人中,只有這三個人是為神的國與我一同做工的,也是叫我心裡得安慰的。[西 4:10-11]

 

11節的這詞奉割禮的人中 ,是指奉行猶太基本教義的基督徒,保羅仍和他們有美好的同工經驗。可見,這些人並非因為宣揚割禮而十惡不赦,在某些方面仍是可取的。

保羅有兩位重要的年輕同工──提多和提摩太,他不留餘力的栽培他們,視他們如己出。有趣的是,保羅並未將身為外邦人的提多割禮(加拉太2:3-5),卻為提摩太割禮(徒16:3),學者多半認為這是因為提摩太的母親是猶太人,根據猶太的律法,提摩太接受割禮後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猶太人,保羅是為了這個文化上的緣故,替提摩太割禮,使得提摩太能為猶太弟兄們接受,得以進入猶太會堂傳道。

學界仍爭議不休的是,遍尋拉比文獻,並無猶太婦女(先生是外邦人)的兒子,經過割禮得算成猶太人的律法。因此為提摩太割禮,很可能只是為了爭取猶太人的好感,方便提摩太的福音工作。

 

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裡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利尼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利尼人,就給他行了割禮。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徒 16:1-4]

 

路加在第一節指出提摩太的母親是猶太人,在第三節又特別提到猶太人都知道提摩太的父親是希臘人,因此路加的用意就十分明顯──提摩太受割禮是為了文化的緣故。路加在第四節,又立刻提到保羅和提摩太一行人,到各城宣導耶路撒冷會議的結論──基督徒毋須受割禮。顯然,保羅並不反對為了文化的緣故而行割禮,保羅反對的是將割禮認為是得救贖的必要條件。*10 使徒行傳21章,當保羅再度回到耶路撒冷時,他又一次為了文化的緣故,為同工行割禮:

他們(注:耶路撒冷的教會領袖們)聽見人說:你(注:保羅)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對他們說: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遵行條規。眾人必聽見你來了,這可怎麼辦呢?你就照著我們的話行吧?我們這裡有四個人,都有願在身。你帶他們去,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替他們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這樣,眾人就可知道,先前所聽見你的事都是虛的;並可知道,你自己為人,循規蹈矩,遵行律法。至於信主的外邦人,我們已經寫信擬定,叫他們謹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與姦淫。」於是保羅帶著那四個人,第二天與他們一同行了潔淨的禮,進了殿,報明潔淨的日期滿足,只等祭司為他們各人獻祭。[徒 21:21-26]

 

猶太人攻擊保羅的罪名是擅自帶一個不潔的非猶太人入內院。特羅非摩是以弗所的外邦人,而非猶太人入內院會被處死。保羅在耶路撒冷的教會領袖的強烈要求下,為這四位信徒行割禮,用來表明他是一位循規蹈矩,遵守律法的人。

誠如保羅自己所說的:

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林前 9:19-21]

 

保羅這段話是用來澄清基本教義派的一貫主張。Judaizers Hebraists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忠實信徒,雖然是一群信耶穌的猶太人,但他們同時也堅信,摩西律法(尤其有關割禮禮儀的遵行)是所有外邦人都應遵守的。也就是說,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希望外邦基督徒能夠遵守摩西律法。另一方面,外邦基督徒不免偶而會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和猶太基督徒一樣遵行摩西律法?

使徒行傳多處可看到這些人的蹤跡:

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徒 15:1 ]

有幾個信徒、是法利賽教門的人,起來說:「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吩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使徒和長老聚會商議這事;[7]辯論已經多了,彼得就起來,說:「諸位弟兄,你們知道神早已在你們中間揀選了我,叫外邦人從我口中得聽福音之道,而且相信。[徒 15:5-7]

知道人心的神也為他們作了見證,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又藉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並不分他們我們。現在為什麼試探神,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和他們一樣,這是我們所信的。」[徒 15:8-11]

 

許多猶太文獻也顯示:大部分猶太人堅信,割禮是悔改的必須要件*11

猶太人在希臘統治的安提阿哥時代,冒著生命危險行割禮。*12由這些古代猶太文獻為佐證,可以看出,割禮對猶太人的意義重大。這個問題,一直到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教會才有明確立場來宣示。

 

猶太人的窘境

飽受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和猶太教徒到處逼迫的保羅,是用什麼態度來看猶太人的命運呢?保羅曾敘述自己遭受的迫害:

他們是基督的僕人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著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裡。[26]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林後 11:23-26]

 

這些苦難,到底哪些是來自猶太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或猶太教徒呢?第24節提到“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這是指猶太會堂對猶太會眾的刑罰。保羅為什麼會屢屢遭受猶太會堂的鞭打?難道他不懂趨吉避凶?他喜歡自找苦吃?

其實,保羅進入猶太會堂,是要把握猶太人聚集的良機,向猶太人傳揚福音。從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我們得知,保羅每到一新城市,就會在安息日進入會堂傳揚耶穌的道理。到保羅寫哥林多後書截止,共有5 處的猶太會堂,用鞭行來伺候保羅,從這比例可看出猶太人對保羅的態度。

當然,除了24節外,其他的迫害,多多少少也有猶太同胞的直接或間接的涉入。保羅對於這些暴行的回應是仇恨?是滿腹委屈?都不是!保羅的感想是:

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 4:11-13]

 

保羅對猶太人的態度,是祝福、是忍耐。在羅馬書第九章,保羅特別陳述以色列人日後的結局。羅馬書第九章的論述,可分成四個部份:

1.

這不是說神的話落了空。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作他的兒女;惟獨「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In Isaac shall thy seed be called(KJV)」這就是說,肉身所生的兒女不是神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才算是後裔

 

2.

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說:「到明年這時候我要來,撒拉必生一個兒子。」

 

3.

不但如此,還有利百加,既從一個人,就是從我們的祖宗以撒懷了孕,(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做出來,只因要顯明神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神就對利百加說:「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not by works but by him who calls-she was told “ The older will serve the younger” 正如經上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這樣,我們可說什麼呢?難道神有什麼不公平嗎?斷乎沒有!因他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因為經上有話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如此看來,神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叫誰剛硬就叫誰剛硬。這樣,你必對我說:「他為什麼還指責人呢?有誰抗拒他的旨意呢?」你這個人哪,你是誰,竟敢向神強嘴呢?受造之物豈能對造他的說:「你為什麼這樣造我呢?  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裡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嗎?倘若神要顯明他的忿怒,彰顯他的權能,就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又要將他豐盛的榮耀彰顯在那蒙憐憫早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上。這器皿就是我們被神所召Whom he also called 的,不但是從猶太人中,也是從外邦人中。這有什麼不可呢?就像神在何西阿書上說:那本來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稱為「我的子民」;本來不是蒙愛的,我要稱為「蒙愛的」。從前在什麼地方對他們說:你們不是我的子民,將來就在那裡稱他們為「永生神的兒子」。以賽亞指著以色列人喊著說:「以色列人雖多如海沙,得救的不過是剩下的餘數;因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話,叫他的話都成全,速速的完結。」

 

4.

又如以賽亞先前說過:若不是萬軍之主給我們存留(decendants)餘種,我們早已像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這樣,我們可說什麼呢?那本來不追求義的外邦人反得了義,就是因信而得的義。[羅 9:6-30]

 

保羅神學的重點

羅馬書9章6節到29節,是保羅神學的中一個重要的論述。這論述的主旨是關乎猶太人與基督救贖計畫的關係。

1.羅馬書9:6-7是保羅的主題和開端的論述。主要的根據是創世記21章12節:

神對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 through Issac shall your descendent be named 。

2.羅馬書九章9節是保羅補充說明主題的論述。主要是引用創世記18章10節:

三人中有一位說:「到明年這時候,我必要回到你這裡;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 son。」撒拉在那人後邊的帳棚門口也聽見了這話。

3.羅馬書九章10-28節是整段文章的重要說明的部分。

正如經上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13)

他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15)

因為經上有話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17)

就像神在何西阿書上說:那本來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稱為「我的子民」;本來不是蒙愛的,我要稱為「蒙愛的」。從前在什麼地方對他們說:你們不是我的子民,將來就在那裡稱他們為「永生神的兒子」。以賽亞指著以色列人喊著說:「以色列人雖多如海沙,得救的不過是剩下的餘數;因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話,叫他的話都成全,速速的完結。」(25-28)

 

保羅的釋經原則與技巧

我們可以清楚看出,保羅在這部分大量引用舊約經文,來支持自己的論述。

此外保羅還穿插上幾個重要的充滿神學意像的字眼───names “kaleo”,son “huios”,descendant = children  “sperma

綜觀這段經文,保羅使用的是midrashic的釋經技巧,這方法的詳細內容是:

1.先點出主要的舊約經文(也就是整個文章的主題),再用許多類似平行的舊約經文來補充說明,使得主題悽楚明瞭

2.全文貫穿著鑰字keyword, 來將主體清楚呈現。也就是說﹔在文章起頭就要點名這幾個關鍵字,內文更要不時出現這些字眼,避免離題,文章結語更是少不了再重複一遍這幾個關鍵字

這些關鍵字,並非隨意選取,而是要在舊約經文內去尋覓。其實,也正因為這些關鍵字,才使的這些舊約經文串珠起來。可見希伯來文或希臘文字根字義的研究,不是近代學者所倡議的研經基本功夫,早在古代猶太拉比世界已是研究或引用舊約經文的必要治學方法。

保羅的文章,對關鍵字的引用較不嚴謹,各個重要段落不見得處處都出現關鍵字,然而保羅所引用的舊約經文則多半都有這些關鍵字,這證實保羅仍依循關鍵字來連貫思想的書寫模式。

保羅在這段經文的觀點,對猶太人而言,並非十分突兀的。許多基督徒或許會以為,保羅所言,是新潮、是創舉,是言人所未曾言過的新思想。事實上,保羅的說法,有其猶太思維的背景:

拉比文獻說﹔

起初,割禮是只給亞伯拉罕的命令。如此說來,以實瑪利(亞伯拉罕旁系的兒子)不是不應該遵守嗎? 經上記著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In Isaac shall thy seed be called(KJV)」,以掃的兒子也不是不應施行割禮的嗎?經上記著說:從以撒生的In Isaac,而不是指所有以撒家all Issac的人。(巴比倫他勒目)*13

 

這段話是說:從以撒生In Isaac的,和以撒有直接血緣關係的,才可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但是以撒以外的all Issac以實瑪利(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掃(以撒的兒子,雅各的兄弟)卻也都行割禮。割禮是上帝給亞伯拉罕的命令,可見,亞伯拉罕後裔的定義,並不侷限在直接血緣的關係In Isaac,也可是旁系的關係all Issac。另一處拉比文獻*14說:

神對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

拉比Judan b.Shilum 說:這裡寫的不是”以撒”,而是”從以撒生的” In Isaac。

In的希伯來字是b^et 這字是希伯來文的第二個字母,因此代表著數字2的意思。

因此拉比Azariah 說:In(b^et)代表著數字2;也就是說,體會到存在有兩個世界的人才能被稱為後裔。也才能繼承兩個世界。

神說:我給你一個可以認出亞伯拉罕真正後裔的一個徵兆,所謂真正的後裔是指能夠快速認出上帝的審判的人只有相信兩個世界的,成可被稱為他的後裔。

而拒絕相信有兩個世界的,是不能被稱做他的後裔的。

 

要了解這段重要的拉比文字,就需先了解法利賽人的復活神學。法利賽人的一個重要神學觀點是死後的復活。法利賽人相信*15

如果是相信上帝,與上帝有盟約的猶太團體的一份子﹔或者一位真心悔改又遵守口傳和文字律法(口傳律法是指拉比文獻的他勒目,文字律法是指摩西五經)的外邦人,這兩種人都會參與復活升天,進入永恆。

這段話是說,只要真心悔改又遵守律法(摩西律法或口傳律法)的人,即使他不是亞伯拉罕直接血緣的子孫,仍可算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拉比的文獻,將亞伯拉罕的後裔分成兩種。也就是說,真正的亞伯拉罕後裔的涵義,是屬於兩個世界的───肉身的後裔,以及復活的後裔。亞伯拉罕後裔不但在今生在肉體上,是亞伯拉罕血緣的後代,而且在復活日子中,仍因亞伯拉罕後裔的身份得到上帝終極的拯救。*16不是唯一主張兩個世界的拉比文獻,耶路撒冷他勒目(Jerusalem Talmud 的Nedarim 2:10)也認為(b^et)代表著數字2,是指兩個世界。*17雖然有些拉比堅稱﹔以撒的後裔,才是亞伯拉罕血緣上唯一的子孫,然而,法利賽人相信,對上帝抱持著真正的信心才是亞伯拉罕真正的子孫。這正是保羅羅馬書第九章隨後的重要觀點:

這樣,我們可說什麼呢?那本來不追求義的外邦人反得了義,就是因信而得的義。但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義,反得不著律法的義。這是什麼緣故呢?是因為他們不憑著信心求,只憑著行為求,他們正跌在那絆腳石上。[羅 9:30-32]

 

真正的亞伯拉罕的子孫

身為法利賽人的保羅認為,根本和以撒沾不上邊外邦人,為什麼會被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這是因為他們相信耶穌並接受耶穌的律法,使得他們成為亞伯拉罕一家的人了。不僅如此,在未來的世界,一個復活後的新天新地裏,這些外邦人因著相信基督福音的緣故,得以成為亞伯拉罕的子孫。

保羅對亞伯拉罕子孫的定義,根本是源自法律賽人的。而保羅自己親身的體驗卻是他急於向世人分享的。他本來是猶太便雅閔支派的子民,按肉體而言,是不折不扣的以撒的後裔,亞伯拉罕的子孫。然而這一切然而無法使他與基督的福音有份。自從大馬色路上遇見耶穌後,保羅因著信才得以成為亞伯拉罕真正的後裔。

保羅稱耶穌的復活是初熟的果子﹔

但基督已經從死裡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但各人是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後,在他來的時候,是那些屬基督的。[林前 15:20-23]──

以上所引述的兩處和保羅類似的拉比文獻(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年代約晚保羅兩百年左右。那麼,到底保羅和拉比之間的關聯性到底如何呢?

保羅的作品完成在拉比之前,自然不可能受到後來拉比文獻的影響。難道會是拉比們受到保羅書信言論的影響嗎?這種可能性幾乎是不存在的。無論是現代猶太教的拉比們,或者基督教聖經學者,都認為自耶穌以降,這兩教派漸行漸遠,兩者的交集是愈來愈少,終至形同陌路,相互攻詰。

許多熱心的猶太拉比們(保羅之前也是一份子)認為基督徒離經叛道,違背祖先的律法教導,為了避免這種異端成為燎原的野火,危及民族的根基,要儘早連根剷除。第二世紀中葉開始,一方面是為了保住第二次猶太反抗戰爭後徹底亡國的猶太傳統,一方面為了在基督教文化強勢沖刷下力保住拉比文化,因此拉比領袖們便積極整理出版拉比文獻,這是以上引用的拉比文獻的由來。這種背景下的拉比文獻,是根本和保羅神學南轅北轍,甚至刻意突顯反對的立場。*18

著名學者G.Vermes 於1984年率先斷言:保羅和拉比文獻都源自於傳統猶太的神學。他認為只有這種可能性,根本無須考慮其他的原因。G.Vermes說﹔保羅熟知傳統拉比對創世記廿一章12節的解釋,因此他在他的神學中適時的提出來討論。傳統拉比的釋經一直流傳到後來,也出現在拉比編纂成的他勒耶路撒冷他勒目*19,和創世記註釋*20。

因此,「亞伯拉罕的子孫」,被重新賦予新的定義。猶太人的特權不在,救恩臨及全人類的新時代以翩然降臨。然而,神並未因此棄絕猶太人,保羅認為猶太人終將悔悟,全民族末後必得救贖。

總之,保羅認為,猶太人的窘境在於他們無法體驗,自己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完成。當然,他們曾是神的選民,如今,他們仍是神的選民,只不過,現在全人類中接受救贖的,都是神的選民。猶太人要能體察這一點,接受上帝的天啟,這民族依舊會是神的最愛。終其一生,保羅相信這一信念,他也為自己的骨肉付上高昂的代價:

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按肉體說,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他是在萬有之上,永遠可稱頌的神。阿們![羅 9:3-5]

 

保羅還用了一段語詞,強調猶太人回轉的珍貴:

或者可以激動我骨肉之親發憤,好救他們一些人。若他們被丟棄,天下就得與神和好;他們被收納,豈不是死而復生嗎?[羅 11:14-15]**21

 

如果說猶太人因為拒絕耶穌,將祂釘死十架,而造成全人類的救贖(與神和好)。那麼,猶太人如能轉而接受耶穌,那豈不是有如死而復生的可貴嗎?

耶穌被釘十架,不能完全歸罪於猶太人,因此保羅在這裡用的是簡單的假設語詞──A能成立的話,那麼B豈不更為確立嗎?

總之,第一世紀的教會的大門,不僅為外邦人,也為猶太人而敞開的。儘管許多的猶太人一再要置保羅於死地,保羅對他們仍持愛心的解讀、正面的期待。這種無怨無悔的心胸,正也是基督的心腸!

 

  1. 參見”王正中牧師,聖經經文原文彙編。浸宣出版社1289Disapora:
  2. 2Macc 2:19-25
  3. Hengel “Jews, Greeks and Barbarians”(Philadelphia:Fortress,1980)P1.95-1.99’
  4. N.Longenecker “Paul ,Apostle of Liberty”(Grand Rapids:Baker,1964 )P28
  5. 參拙著”遇見耶穌”一文,第章**
  6. A.Kraft and  G.E. W.Nicklsburg “Early Judaism and Its Modern Interpreters(Atlanta GA:Scholar 1986 )  ”P57-80
  7. D.G. Dunn”The Incident at Antioch ”(Louisville:Westminister / John Knox 1990:) P137-148。
  8. Neusner “From Politics to Piety :The Emergency of Pharisaic Judaism”(Englewood Cliff.NJ:Prentice Hall.1973)P525-557
  9. ”Judaism in the Beginning of Christianity ”(Philadelphia:Fortress 1984)
  10. Bryan”A Further Look at Act 16:1-3”JBL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107(1988) P292-294
  11. (Josephus ant13.9.1 11.3  20.2.4,Philo Mig.ab89-93  )
  12. (1Macc1:60-61, 2Macc6-7)。
  13. Babylonian Talmud Sanhedrin 59b
  14. (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
  15. (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
  16. 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
  17. 前文所提到的,巴比倫他勒目Babylonian Talmud 中的Sanhedrin 59b則沒有兩個世界的理論,只是單純認定肉體上定義的以撒的後裔。
  18. Vermes” Jesus and the World of Judaism”(Philadephia:Fortress,1984) Chapter 6
  19. (Jerusalem Talmud的Nedarim 2:10)
  20. (Midrash Rabbah Genesis 53.12)。
  21. ” if somehow I might move to jealousy my fellow countrymen and save some of them. For if their rejection be the reconciliation of the world, what will their acceptance be but life from the dead?”( NAS Romans 11:14-15)

NRS 15節的翻譯和NAS一模一樣。” For if their rejection is the reconciliation of the world, what will their acceptance be but life from the dead!”

” if by any means I may provoke to jealousy those who are my flesh and save some of them. For if their being cast away is the reconciling of the world, what will their acceptance be but life from the dead?( NKJ Romans11: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