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猶太人保羅

第三章  猶太人保羅

保羅自訴的猶太背景景

一.猶太教

想瞭解保羅的猶太背景,可從他親口的見證著手。

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多次提到自己的猶太背景,,這些經文主要出現在四處(.加拉太1;13-14 、2 林後11;22、3.腓立比3;4-6、4林前9;19-23。)。值得注意的是,這四處保羅對自己出身背景的說明,往往是回應別人的質問時,有感而發的。

你們聽見我從前在猶太教(Ioudaismos)中所行的事,怎樣極力逼迫殘害神的教會。我又在猶太教中,比我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anastrophen),為我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加 1:13-14]

這段經文屬於希臘修辭學中辯論的文體(polemical context)。第13節是整本新約聖經唯一出現「猶太教 Ioudaismos」字眼的經文。這個字在第一世紀前的眾多猶太文獻中都曾出現(如馬加比2書2:21、8:1、14:38,馬加比四書4:26)。

無論是保羅提到的「猶太教 Ioudaismos」一詞,或者是猶太文獻中提到的這字,都不是僅指猶大地區的地理名詞,而是蘊含著濃厚宗教和社會的意味。

保羅選這字眼,顯然將他投身的教派,視為一個追求特別生活和信仰的一個群體。「許多同歲的人Many Jews of my own age」是保羅社群(群體)的觀念,也多次出現在保羅書信中:

我們這生來的猶太人,不是外邦的罪人;[加 2:15]

保羅用「長進anastrophen」一詞來形容他在猶太教中的心裡狀況。這字是指比正統還要正統,的守舊猶太份子。而表現於外的就是「熱心」。*1保羅在悔改之前,是法利賽人中激進派的狂熱份子。他們以猶太歷史中的以利亞、馬加比等大有能力的偉人為師法的對象。

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因為我從前逼迫神的教會。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林前 15:9-10]

Ben說保羅唯一從猶太教帶入基督教的習性就是──熱心。

我從前是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還蒙了憐憫,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時候而做的。[提前 1:13]

二.法利賽人的規格

保羅的養成教育是標準的法利賽人的規格﹔

保羅說:「我原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長在這城裡,在迦瑪列門下,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熱心事奉神,像你們眾人今日一樣。[徒 22:3]

而且是屬於宗派中最嚴謹的教派:

他們若肯作見證就曉得,我從起初是按著我們教中最嚴緊的教門作了法利賽人。[徒 26:5]

1.次經的便西拉智訓:*2

我讓你這位沒有受過教育的人,來住在我的學校裡面。我會教導你,我不會向你收取任何費用,我要指引你的靈魂的去向。

2.保羅的老師迦瑪列(Pirqei Abot 1:16 Mishnah I,6)說: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找一位老師向他學習,因為老師會指引永生的道路。

3.另一個拉比文獻說:

如果只傳授妥拉,不同時傳授手藝,會產生懶惰和罪惡。

不但保羅是法利賽人,保羅的父親也是法利賽人,都相信死人復活﹔

保羅看出大眾一半是撒都該人,一半是法利賽人,就在公會中大聲說:「弟兄們,我是法利賽人,也是法利賽人的子孫。我現在受審問,是為盼望死人復活。」[徒 23:6]

 

三.亞伯拉罕的後裔

我說這話是羞辱自己,好像我們從前是軟弱的。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說句愚妄話,)我也勇敢。他們是希伯來人嗎?我也是。他們是以色列人嗎?我也是。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嗎?我也是。[林後 11:21-22]

這是一段無冒犯意味的自我肯定(inoffensive self-praise)的希臘修辭文學用法。一種充滿被人誤解、冤枉後的自白。“我也是so am I”保羅用的是現在式,而不是過去式so was I。保羅仍視他的猶太背景-希伯來人、以色列人為他的資產。

“希伯來人”強調保羅的語言和種族,”以色列人” 強調保羅的宗教和靈性的歸屬,”亞伯拉罕的後裔”強調保羅的羅馬史家西賽羅提出”誇口的原則”,他認為可以用來規勸觀眾並爭取他們的好感。他說:

如果我們提到自己過去的種種服務和行動,不帶著傲慢的口氣﹔

如果我們努力加以降低或消除別人對我們各式各樣的指控,和加諸在我們身上,種種懷疑而不名譽的責難所帶來負面的效果;如果我們高分貝強調(”誇口的原則”)我們所遭遇的不幸,或現在正面臨的困境﹔如果我們謙卑和柔順的禱告和請求﹔,則會為我們贏取許多好感。(De Inventione 1.16.22)

換言之,西賽羅所建議的策略是:

  1. 不卑不亢的舉證自己過去的事蹟,為自己辯護。
  2. 將對方的攻擊言詞,有效的消弱或化解。
  3. 強調自己目前的不幸和困境,來爭取聽眾的關心和同情。
  4. 用謙卑和柔順的直接感性的請求。

保羅的”誇口的原則”是﹔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 6:14]

也就源自舊約聖經的耶利米書

如經上所記:『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前 1:31]

總之,”誇口”這詞不是保羅獨創的,耶利米書清楚寫道:

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 9:23-24]

四.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

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 3:4-6]

這段經文顯示,保羅最初的養成教育是在猶大本土,極可能在耶路撒冷城內。

如果保羅成長於海外Diaspora,他就不能宣稱自己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

保羅不說”我也是so am I”,他說” 我更可以靠著了I more so”。這是一種修辭語詞上常用針對對手的挑戰(Honor-challenge approach)的用法。

  • 保羅在悔正歸主後,仍然樂意宣稱自己是猶太人。
  • 他歸主後,並未將猶太傳統視為敝屣,不屑一提。
  • 保羅對他當年魯莽的行徑深感後悔,他多次在經文中表示悔意(林前15:9加拉太:1:13、:23 提前1:13 )。
  • 保羅遇見一種比他原來猶太教更重要,更有能力具影響力 的信仰,這信仰也徹底改變保羅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五.以色列選民

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林前 9:19-23]

 

顯然保羅認為自己已經超越猶太人的身份,外邦人、猶太人這些代表身份的各種符號,對保羅而言,都只是他向人接觸傳揚基督的媒介而已。

保羅接受基督後的彌賽亞觀和末世觀,已經使他和猶太人傳統的思維大有不同。他認為基督耶穌所帶來新的視野──新的盟約已經轉化原有得猶太律法。一方面,保羅仍然相信人因當敬畏神,謹守律法,用好的行為來得到上帝的救贖,他仍然相信,上帝的救贖首先臨及他的以色列選民,其次才是外邦人。

他仍然謹守逾越節,另一方面,保羅相信耶穌是上述這些事實的實現者。耶穌是終極審判的審判者,未來的復活也是在耶穌降臨後才開始啟動,逾越節也因為耶穌最後晚餐的囑咐,超越原來出埃及的意義,而有了全新而更深遠的詮釋。總之,基督成為猶太教完整的風貌。

有些學者認為,保羅雖然是猶太人,但成為基督徒後,已不算是真正的猶太人。  *3有些學者則認為,保羅儘管是激進的猶太人,仍應算是一位猶太人。*4 即使到今日,猶太人對保羅的看法也南轅北轍。保守的正統猶太教徒認為,保羅已揚棄摩西律法,至少,上帝對選民的戒律已被保羅大大鬆綁,因此不算是真猶太人。其實,這也正是第一世紀許多加拉太人對保羅的想法。*5然而,我們只要詳細閱讀保羅這幾處自我背景剖白的經文,不難發現,保羅以猶太人自豪,以猶太傳統為榮;同時,更為自己蒙基督耶穌的救贖,深感恩典浩大,因而汲汲想要與自己的同胞分享!

 

保羅可見的猶太人文化

無論使徒行傳、保羅書信,處處可見保羅身上的猶太人文化。從猶太文化的角度來觀察聖經的經文,往往會有許多驚喜的發現。

 

一.由拉比文獻中探知

德拉柯—伊拉茲 derekh-eretz (The way of the World 世界之道)是猶太人的道德規範,是人和人相處所需的行為規範,同時也是一種維繫社會和道德的標準,其中包括有各樣的禮儀的規則。*6

拉比文獻(Midrash Wayiqua Rabbah 9)說:

德拉柯—伊拉茲是在摩西之前的兩千年就已經存在了。他禁絕一切姦淫、謀殺、褻瀆、粗話、驕傲、毀謗、拜偶像,德拉柯—伊拉茲強調仁愛、公義、正直、真理、和平等。

拉比同時也強調,道德力量對維繫整個世界秩序的重要性。拉比(Sotah5:a)說:一個單純思想的腦袋,和一顆謙卑溫和的心腸,比妥拉上所規定的種種祭祀禮儀重要。

從保羅在給腓利門的書信中我們清楚可見這樣傳統的猶太文化:

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derekh-eretz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門 1:14]

 

二.挪亞律法 Noachide laws

耶穌時代的猶太人,流傳著挪亞律法:是一種在挪亞時代,上帝所頒布的律法。當時猶太人認為,摩西律法是上帝對祂的以色列選民頒佈的律法;挪亞律法則是在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還沒有區別開來的上古時代,就頒佈的律法。

拉比文獻中舉出(Sanhedrin 56a):

我們的拉比教導說,挪亞的兒子們獲頒七個誡命:

  1. 實行公義
  2. 禁止褻瀆
  3. 禁止崇拜偶像
  4. 禁止姦淫
  5. 禁止謀殺
  6. 禁止搶掠
  7. 禁止吃帶血的肉

另一拉比(Chananyah ben-Gamliel)又補充說:

挪亞律法同時也禁止飲用活動物的血。

總之,猶太人相信這個包括六項禁止 一項正面要求的挪亞命令,是洪水過後,上帝對全人類公告的。*7 而使徒行傳廿一章25節所記載的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的公告,就是挪亞律法的另一種陳述:

至於信主的外邦人,我們已經寫信擬定,叫他們謹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與姦淫。[徒 21:25]

 

三.律法的藩籬

猶太人有613條口傳律法後,還附帶有附加條款(Seyag ha-Torah), 這些條款就是律法的藩籬或護牆(the fence or hedge of the law)。

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Seyag ha-Torah,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弗 2:14-15]

 

四.拿細耳人的願

使徒行傳有一段記保羅剪髮的記載﹔

[18]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願,就在堅革哩剪了頭髮。[徒 18:18]

猶太史家約瑟夫說,猶太人在患病或遭遇不幸事故之後,會許願不飲酒、不剪髮30天,然後將髮剪了現在祭壇上。這是照利未記第六章所許的拿細耳人的願。這願是暫時離俗歸耶和華的願,將剪了的髮帶到耶路撒冷獻在祭壇上。

另又有以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的記載:

到了我們這裡,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裡。」[徒 21:11]

舊約中的先知,常用綁的動作,來說預言。

耶和華對我如此說:「你去買一根麻布帶子束腰,不可放在水中。」我就照著耶和華的話,買了一根帶子束腰。耶和華說:「腰帶怎樣緊貼人腰,照樣,我也使以色列全家和猶大全家緊貼我,好叫他們屬我為子民,使我得名聲,得頌讚,得榮耀;他們卻不肯聽。」[耶 13:11]

耶穌對約翰說過此暗喻: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約 21:18]

因此,保羅拿細耳人剪髮的願以及被人用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都是猶太文化的

一種表現。

 

五.保羅所用的猶太人的串珠(Catena)解經法

串珠(Catena) 是猶太教師引用經文常用的方法。保羅書信中也多次用串珠的方式來解釋新約信仰的教義。

 

例1:保羅的羅馬書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眼中不怕神。[羅 3:10-18]

 

串珠解經的根源:

  1. 詩篇(詩十四1-3) 

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神的沒有。他們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污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1. 以賽亞書(賽 五十九7-8)

他們的腳奔跑行惡;他們急速流無辜人的血;意念都是罪孽,所經過的路都荒涼毀滅。平安的路,他們不知道;所行的事沒有公平。他們為自己修彎曲的路;凡行此路的都不知道平安。

  1. 詩篇 (詩卅六1)

惡人的罪過在他心裡說:我眼中不怕神![詩 36:1]

 

 

例2:保羅的羅馬書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或作:讓人發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羅 12:19-20]

串珠解經的根源:

申命祭(申卅二35)

他們失腳的時候,伸冤報應在我;因他們遭災的日子近了;那要臨在他們身上的必速速來到。[申 32:35]

箴言(箴25;21)

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耶和華也必賞賜你。[箴 25:22]

 

例3:保羅的哥林多後書

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林後 6:16-18]

串珠解經的根源:

  1. 出埃及記25:8 又當為我造聖所,使我可以住在他們中間
  2. 利 26:11 我要在你們中間立我的帳幕;我的心也不厭惡你們。
  3. 賽 52:11 你們離開吧!離開吧!從巴比倫出來。不要沾不潔淨的物;要從其中出來。你們扛抬耶和華器皿的人哪,務要自潔。
  4. 以西結書 20:34 我必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並傾出來的忿怒,將你們從萬民中領出來,從分散的列國內聚集你們。
  5. 撒下7:14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撒下 7:14]

從保羅多次用串珠的方式,來闡述信仰理念看來,保羅是採取猶太人熟悉的方式來向猶太人說明福音的真諦,他希望他的猶太同胞能清楚的、簡單的明白基督的救恩。

六.保羅與猶太律法

基督徒受到馬丁路德的影響,長期以來的刻板印象,是以為保羅和律法是誓不兩立的敵對狀態。*8

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穌基督,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加 2:16]

 

乍看這段經文,會以為保羅指責猶太人靠著行律法得到的好行為,來獲得上帝的稱許。Dunn認為保羅所謂行律法是指,割禮、潔與不潔的禮儀、摩西律法對飲食的規定、安息日的遵守、這些律法規定都是第一世紀猶太人的圖騰,猶太人也以此來和外邦人區隔-一種帶有民族優越感(上帝選民)的區隔。所謂”行律法”就如同”劃清神選民的分際“。

保羅在加拉太書3:23-4:7認為律法有階段性的重要任務,也就是當年他的重要性是暫時的,那就是律法扮演上帝和選民之間的盟約。律法在那時代提供上帝的規定、上帝的應許、上帝的獎賞原則等等,讓百姓可以依循。律法是師傅(pedagogue)是管家(slave guardian),他的階段性任務完成後,神的子民就不再牢牢受到摩西律法的限制和規定,因為保羅深知如果緊抱律法,基督徒將又陷入潔與不潔、罪人和義人等等不同階級區隔的爭議。

摩西的律法約可分成  律法(ceremonial law)和      (ritual law);

這段請刪

保羅確實認為摩西律法是神的話,神透過摩西律法向人說明真理。律法中可看到人的本質、人的需求、並界定人和上帝之間互動的法則,因此保羅對律法持正面的看法:

這樣,我們因信廢了律法嗎?斷乎不是!更是堅固律法。[羅 3:31]

這樣看來,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羅 7:12]

 

保羅認為律法祇能約束人不要犯罪,並無讓人獲得向善的力量。

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加 2:16下]

 

保羅認為律法不再是人與神唯一的盟約:

這都是比方:那兩個婦人就是兩約。一約是出於西乃山,生子為奴,乃是夏甲。(加4:24)

 

耶穌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新的盟約,耶穌大過於舊的盟約,舊的盟約並不是全部要揚棄,而是在耶穌中找到新的定義和生命。                  律法的總結telos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著義。[羅 10:4]

保羅指出基督是律法的總結telos。總結telos一詞,是指律法整件事終結、結束於耶穌。  *9

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加 5:14)*10

 

摩西律法的基本要求仍然實踐在基督徒的生活中,這並非因為基督徒被迫如此遵行,而是因為他們生命中聖靈的力量,在聖靈帶領下,使他們生活恰好正如摩西律法所描繪的情景。保羅宣稱基督徒無須刻意去留意摩西律法,這是因為聖靈帶領下的基督徒,已經有符合摩西要求的標準。 因此基督徒生活有兩個依循的原則,這兩原則其實是一體的:

  • 聖靈的帶領
  • 基督的榜樣──就是保羅所謂的基督的十字架(加6:14)、耶穌的印記(加6:17)*11

所以,保羅對「基督徒該如何行事為人」的答案是:

不是遵行摩西律法,不是遵行耶穌修正版的摩西律法,而是順從聖靈遵行基督的律法。

保羅也流露出同胞之愛﹔

[2]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傷痛;[3]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 9:2-3]

 

保羅認為神並未棄絕他的猶太同胞,甚至保羅向外邦人傳福音的目的是激勵

猶太人。

我對你們外邦人說這話;因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敬重(原文作榮耀)我的職分,或者可以激動我骨肉之親發憤,好救他們一些人。[羅 11:13-14]

他更深信「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羅 11:26] 到底最後猶太人是如何得救的?保羅並沒有透露細節,是因為世界各處外邦人的得救,引發猶太人重新評估彌賽亞?還是基督的再來,給予猶太民族更大的震撼,因而引發連鎖反應,使得整個民族的歸主?這些都是各學者的臆測,聖經並沒有明講。

保羅的自傳自己承認是法利賽人,按著傳統規矩行事,為律法大發熱心。保羅在他書信中引用七十士譯本或馬索拉聖經或其他舊約版本,顯示他經常採取猶太拉比慣用的釋經原則,這充分顯示保羅在猶太養成教育時所立下的根基。即使是保羅天啟的末世觀,或保羅個人神秘經驗都可看出他受猶太傳統教育的影響。

死海古卷的出土,也證實保羅所採取的許多表達形式,是昆蘭社群猶太人常採用的。(請參拙著〔沙塵中的榮耀──死海古卷與聖經〕)死海古卷的天啟末世觀、昆蘭的神秘經驗、解經方式(昆蘭常喜愛用pesher 方式來釋經)等等,都可以看到神似保羅的身影。這並非意味著保羅是昆蘭社群的一份子,而是保羅和昆蘭社群都汲於相同的文化根源,都吸取相同的文化營養。

例如:

神的公義(羅1:17/1QS11:12)

律法的義(加2:16/4Qflor1-2 )

神的教會(帖前2:14/1QM4:10)

光明之子 (帖前5:5/1QS1:9)

神的兒子(羅1:4/4QpsDan)

與眾聖徒在光明中(歌1;12/1QS11:7-8 )

而兩者最大的差異則是,昆蘭引用的書籍資料頗為自由,除了舊約正典外,還用了許多希臘時代、馬加比時代的作品來解釋聖經。保羅書信中雖然偶有引用次經或者當時的俗語,絕大部份保羅的資料,都源自舊約正典。處在希羅文化下的猶太人保羅,在他身上希羅文化、希伯來文化產生奇妙的融合,並且由他綻開出影響深遠的基督教文化。 

 

七.羅馬公民的保羅

根據早期教父耶柔米(Jerome)、弗提司(Photius)的記載,保羅的父母曾經遭羅馬軍隊俘虜成為奴隸大數省的猶太小鎮Gischala,他們在服侍羅馬人多年後,獲得自由和羅馬公民的身份。

羅馬公民的身份擁有:

  1. 上訴權(Provocatio)
  2. 免除帝國加諸人民的義務(muneris publici vacatio)。如當兵等。
  3. 羅馬公民可選擇在地方受審或到羅馬受審
  4. 羅馬公民可免鞭打*12
  5. 可進出羅馬殖民地城市如:哥林多、腓立比
  6. 可和羅馬公民的團體,甚至羅馬軍隊一同在羅馬的國際交通要道

上旅行。*13

 

1.保羅被監禁在羅馬軍中,仍有空間來傳福音,他和軍人的互動一直都不錯,一方面是因為他羅馬公民的背景(特別是傳統上相信,保羅的父母曾被軍隊擄為奴隸),另一方面則該是保羅個人的領袖魅力所致。*14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著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裡。[林後 11:25]

[13]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praetorian guard和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14]並且那在主裡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神的道,無所懼怕。[腓 1:13-14]

[16]進了羅馬城,(有古卷加:百夫長把眾囚犯交給御營的統領,惟有)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徒 28:16]

 

2.保羅和西拉的羅馬公民身份,使得他們從腓立比的監獄獲得釋放:

[37]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徒 16:37-徒 16:37]

 

3.羅馬公民身份也幫助保羅在耶路撒冷城受到鞭打:

[25]剛用皮條捆上,保羅對旁邊站著的百夫長說:「人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有這個例嗎?」[26]百夫長聽見這話,就去見千夫長,告訴他說:「你要作什麼?這人是羅馬人。」[27]千夫長就來問保羅說:「你告訴我,你是羅馬人嗎?」保羅說:「是。」[28]千夫長說:「我用許多銀子才入了羅馬的民籍。」保羅說:「我生來就是。」[29]於是那些要拷問保羅的人就離開他去了。千夫長既知道他是羅馬人,又因為捆綁了他,也害怕了。[徒 22:25-徒 22:29]

 

4.保羅也憑著羅馬公民的身份,要求前往京城羅馬,向皇帝上訴:

[10]保羅說:「我站在該撒的堂前,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我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什麼不義的事,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11]我若行了不義的事,犯了什麼該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辭。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我要上告於該撒。」[12]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就說:「你既上告於該撒,可以往該撒那裡去。」[徒 25:10-徒 25:12]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vectigalia;當得稅的,給他上稅tributum;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 13:7]*15

弟兄們,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你們豈不曉得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嗎?[羅 7:1] *16

我因為白白傳神的福音給你們,就自居卑微,叫你們高陞,這算是我犯罪嗎?[林後 11:7]

[11]我們若把屬靈的種子撒在你們中間,就是從你們收割奉養肉身之物,這還算大事嗎?[12]若別人在你們身上有這權柄,何況我們呢?然而,我們沒有用過這權柄,倒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林前 9:11-林前 9:12]

 

以上所舉的例子,只是擷取一小部分來觀察而已。其實,羅馬的社經環境,對所有生活在第一世紀的猶太人的影響,是十分巨大的。這點可從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喜歡另取拉丁名字,看的出來。因為有拉丁名字有利於羅馬世界的認可。如:約翰叫馬可(徒12;25),約瑟巴撒巴叫猶士都(徒1;23),西面叫尼結,大比大叫多加,掃羅叫保羅(徒13;9)。

然而,保羅人生真正的價值,不在羅馬公民的身份,也無視於這個人類史上最龐大帝國的富庶與強大,保羅念茲在茲的仍是他衷心信仰的基督論:

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裡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 3:1-2]

 

對保羅而言,羅馬公民的身份,比不上天上國民的身份,和世上公民不同,天上國民的身份,是一種天啟復活的表徵,是一種有盼望的救恩。由於著眼於天國子民的身份,根據聖經記載,保羅甚少表明是自己羅馬公民。在保羅眼中,羅馬公民的標誌,甚至還遠不如他猶太人的身份來的意義重大。

 

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他要按著那能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 3:20-21]

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帖前 4:13-14]

第三章附註

1.N.T. Wright “ Paul,Arabia and Elijah”,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115(1996):P683-692

  1. Sirah 51:23-28 作者,耶書亞(Yeshua ben Sira)在耶路撒冷辦了一所學校,

專門教授猶太律法和日常待人接物的道理。

3.Alan F. Segal “Paul the Convert :The Apostolate and Apostasy of Saul the Pharisee

  1. Daniel Boyarin Paul and the Politics of Identit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4)

5.D.Georgi “The opponents of Paul in Second Corinthians (Philadelphia:Fortress, 1986)

  1. Encyclopedia Judaica 5:1551

7.Midrash on Genesis 2:16

8.直到近代許多學者的努力下,包括:

Sander, E.P.  “Paul and Palestinian Judaism ”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77  “Paul, the Law and the Jewish People”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3

Dunn, JamesD.G.”The Epistles to the Colossians and Philemon ” Grand Rapid , Mich:Eerdmans 1996 德國學者Raisanen  Hubner

9.end or termination, the limit at which a thing ceases to be (always of the end of some act or state, but not of the end of a period of time)

  1. Frank Thielman ”Paul and the Law”(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1994) P140
  2. Ben Witherington “Grace in Galatia”pp341-355
  3. G.H.R.”New Documents illustrating Early Christianity ,Vol 4(North Ride N.S>W:Ancient History Document Reserrch Center,1979) N0311
  4. Ben Witherington “ The Paul Quest” IVP 1998 P72
  5. 考古學家出土許多裝有羅馬公民文獻的小木盒(small Wooden diptych)

Murphy-O’Connor”Paul:A Critical Life” pp40-41

  1. 納糧vectigalia:直接稅direct Tax

上稅tributum:交易稅Sale tax:買賣奴隸和貨物的交易稅金

保羅將納稅視為一種人民的義務munus。**Tacitus Ann.13:50-51

  1. E.A. Judge “Paul’s Boasting in Relation to Contemporary Professional Practice” A Biblical Review 16(1968):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