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牧師保羅在加拉太

第七章  牧師保羅在加拉太

 

加拉太這地名,則指呂高尼以北的稱呼,即北加拉太區。加拉太一詞,是由歐洲的高盧人(Gauls)而來的。高盧人於西元前三世紀,遷移至加拉太的北部定居。加拉太因而有三個當地高盧部落(gallic tribes):彼西底Pisidia(Pisidian  language) 、以蘇拉Isauria、愛科泥Lycaonia (Lycaonian language)三個部落。西元前二世紀起,這區才漸漸成為羅馬的附庸國。新約聖經的加拉太,是指傳統的北加拉太區?或者是包括南北加拉太區的羅馬行省加拉太省?現在無從得知。

 

 

一、以哥念

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是位於安提阿的東南方,以哥念距安提阿150公里。是通往基利家的出入口。保羅和巴拿巴二人在以哥念也採取相同的方式,他們在安息日進入猶太人的會堂,在那裡傳講耶穌的。在以哥念住的這些日子,他們倚靠主放膽講道;主藉他們的手施行神蹟奇事,證明他的恩道。

許多人因此接受耶穌。城裡的眾人就分了黨,有附從猶太人的,有附從使徒的。這種聲勢立即引來當權者強力反彈。使徒知道了,就逃往呂高尼的路司得、特庇兩個城和周圍地方去。

外邦人和猶太人,並他們的官長,一齊擁上來,要凌辱使徒,用石頭打他們。

 

二、路司得

根據使徒行傳十四章,保羅在路司得城裡醫好一位從來沒有走過,生來是瘸腿的患者。因著這件神蹟,路司得城的人稱巴拿巴為丟斯,稱保羅為希耳米,要向他們獻祭。巴拿巴、保羅二使徒聽見,就撕開衣裳,跳進眾人中間,喊著說:

「諸君,為什麼做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和你們一樣。我們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他在從前的世代,任憑萬國各行其道;然而為自己未嘗不顯出證據來,就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

保羅、巴拿巴二人說了這些話,幾乎還是無法攔阻路司得人向他們獻祭。*1

這篇講詞的對象是外邦人,因此和前面所提到,保羅在猶太會堂針對猶太人的講章風格大大不同。比較保羅在雅典對站在亞略巴古市政中心當中的講章:

「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裡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十七22-31]

比較這兩處針對外邦人的講章,可以看出保羅在異教偶像充斥的環境下的福音策略:

  1. 說明神的創造性。保羅認為基督信仰和偶像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是創造者,後者是被造者。
  2. 真神的存在,是人所感覺得到的。人渴望尋求神的強烈動機,也是根源於上帝所顯出的種種證據。*2
  3. 神不但用許多方法,讓人感覺到祂,而且還主動尋求人來歸向祂。特別是在耶穌死裡復活之後,已為人類預備了一個新的方式來與神和好。(這點指出現在雅典的講詞)

根據使徒行傳十四章的記載,保羅在路司得並無法進一步傳揚福音。因為有些猶太人從安提阿(彼西底)和以哥念來,挑唆眾人,就用石頭打保羅,以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門徒正圍著他,他就起來,走進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保羅先前造訪的兩站──彼西底安提阿和以哥念這兩處的猶太人,顯然不放過保羅一行人,而且手段更加劇烈殘酷,竟然一路追打到保羅的第三站–路司得,把保羅打的看起來以為死了的地步。如果保羅僅是被打成重傷,他大可被抬進城內信徒的家中慢慢療傷。由於羅馬時代的規矩,死人不能葬在城內,因此墓地都在城外。保羅被拖到城外,意味著要處置掉保羅的屍體。路加在使徒行傳的這裡,輕描淡寫的帶上這幾筆,讀來仍為保羅的受逼迫的慘烈而深感震撼。同樣令人驚奇的是,由於神的保守醫治,竟讓保羅能起來,走回城內,並在翌日能有體力轉赴下一站。

保羅再度經過路司得,這個幾乎要取他性命的地方,是在二年後他取道這裡,展開他的第二次旅行佈道的途中:

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裡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利尼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徒十六1-2]

這次,保羅在路司得遇見他日後重要的伙伴(屬靈的兒子)提摩太。這似乎也彌補他上次遭逢的苦難。

 

三、特庇

使徒行傳十四章20節記載保羅和巴拿巴造訪特庇城。如今在土耳其高原的一城鎮(Kerti Huyuk)出土刻有特庇的第一世紀的銘刻(Derbe inscription),證實了保羅時代確實有這城市的存在。*3

特庇位於羅馬皇家大道上的商業要站,是當時羅馬帝國重要的稅關,因此這城常被稱為革老丟特庇城(Claudio-Derbe)*4。

1950年學者巴拉斯(Michael Balance)在特庇古城遺址,挖掘出的刻有特庇字樣的大理石銘刻,證實這古城的存在。當年,保羅離開路司得後,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對那城裡的人傳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門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二人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又禁食禱告,就把他們交託所信的主。二人經過彼西底,來到旁非利亞。[徒十四20-24]

保羅在特庇的工作是頗順利的。結束在特庇的工作後,保羅沿著來時路,一一探訪他在彼西底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建立的教會。保羅在這些教會中選立長老,為他們禁食禱告,然後踏上返回母會安提阿教會的路。

使徒行傳廿章,記載保羅在第三次旅行傳道中的同工群有:

同他到亞西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並提摩太,又有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徒廿4]

特庇人該猶,路司得的提摩太,這兩人顯然是加拉太區加入保羅佈道團的代表。該猶就是保羅在特庇直接或間接所結的果子。

 

四、別加

別加位於Pamphylia區內,是保羅第一次旅行的終站。目前在這裡的挖掘的重要出土有:一座有一萬四千座位的希羅劇院、獻給革老丟皇帝的一塊大理石銘刻。這說明這城是一座頗具規模的典型希羅城市。

別加位於小亞細亞南端的重要城市,是進入群山環抱的小亞細亞高原的前哨站。也是從旅人從高原下來的第一個休息站,從別加可南行,可到亞大利港坐船進入地中海域。

保羅第一次的旅行佈道,就是從別加進入小亞細亞高原的安提阿(海拔1200公尺)、以哥念、路司得、特庇等南加拉太區傳福音的。第一次佈道的範圍是保羅三次旅行佈道中最小的。

保羅和他的同人從帕弗開船,來到旁非利亞的別加,約翰就離開他們,回耶路撒冷去。他們離了別加往前行,來到彼西底的安提阿,在安息日進會堂坐下。[徒十三13-14]

然而,這次由別加進入高原的旅行仍極為艱辛,許多聖經學者認為保羅曾在這次旅途中病倒,這可見於他在加拉太書中的一段話:

你們知道我頭一次傳福音給你們,是因為身體有疾病。你們為我身體的緣故受試煉,沒有輕看我,也沒有厭棄我,反倒接待我,如同神的使者,如同基督耶穌。[加四13-14]

保羅第一次旅行佈道,最後也是繞回別加,從此處離開小亞細亞的。

二人經過彼西底,來到旁非利亞。在別加講了道,就下亞大利去,[徒十四24-25]

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早期加拉太教會的幾個結論:

1.保羅在某些地方的福音工作頗為順利,他因此在該地建立教會的領袖,來繼續帶領該處的教會。使徒行傳記載,保羅在特庇設立長老。事實上,安提阿教會就有先知和教師。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徒十三1]

日後的以弗所教會也有長老:

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徒廿17]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更清楚指出教會的各種職分:

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林前十二28]

其中,長老是屬於「幫助人的,治理事的」。

2.保羅處處受到猶太人和當地名望人士的迫害。對此遭遇,他在提摩太後書曾感慨的說:

以及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苦難。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但從這一切苦難中,主都把我救出來了。[提後三11]

從使徒行傳可看出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特庇這幾處的人民經常相互往來的。猶太人也利用彼此交通的便利,串連來對付保羅。因此早期教會必須面對,猶太人主導下,來自整個社會上的迫害。

從加拉太書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早期加拉太教會的幾個結論:

儘管我們無法確知,保羅寫加拉太書是針對南加拉太*5還是整個加拉太區,然而,我們仍可從加拉太書中,隱約看出這地區早期教會的實況:

  1. 猶太教律法主義的侵入,最主要是割禮的問題,此外還有猶太教節期的問題、猶太教關於飲食的規定。猶太人改變策略,不再直接迫害基督徒,而是宣稱保羅所傳揚的還不夠,信徒還需要遵行猶太教的律法(謹守日子、月分、節期、年分)等規定。

[6]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7]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 1:6-7]

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僕。[加 2:4]

我在主裡很信你們必不懷別樣的心;但攪擾你們的,無論是誰,必擔當他的罪名。[加 5:10]

恨不得那攪亂你們的人把自己割絕了。[加 5:12]

  1. 保羅使徒的身份受到質疑。猶太人的策略,不再直接攻擊保羅,轉而質疑保羅的身份,讓信徒懷疑他教導的權威性和真實性,對此,保羅特別提出嚴正聲明:

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 1:12]

 

3.當時上層社會的名望人士,為數不多,卻是掌握整個社會公器的一群統治者。反對保羅的猶太人,顯然也是一批久居該處,經商有成的權貴人士。這兩種既得利益的兩大勢力的結盟,是保羅傳福音的最大攔阻。保羅在耶路撒冷城時,遇見一些有名望的人:

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無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什麼,[加二6]

在加拉太區,也有一些有名望的人:

凡希圖外貌體面的人都勉強你們受割禮,無非是怕自己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加六12]

對於這些社會上德高望重之流的迫害,保羅的態度是淡然處之的。顯然,保羅並不以為這些名望、體面、堂皇的外表有任何值得稱羨或特別畏懼的。

我們綜合使徒行傳有關保羅在南加拉太各城市的傳道紀錄,和加拉太書中對加拉太教會的描繪,再輔予加拉太的史地考古資料,試圖建構當時教會的情景。

當保羅在南加拉太各城佈道時,雖然遭逢某些猶太人結合當地有名望地位人士的逼迫,然而福音卻仍然為當地許多人接受。相信耶穌的信徒猶太人、外邦人都有。

保羅在這些教會設立長老,請他們照顧會眾。

南加拉太諸城位處高原地帶,雖然也是位於通往亞洲的幹道上,但無法和國際都會相比,這些城市資訊較為落後守舊,少有自我判斷的能力,再加上這裡原本就屬於多地方方言的多種族土著社會,雖然,在羅馬時代,已經相當程度的羅馬化,彼西底安提阿和以哥念又因國防地理位置的重要,成為擁有希臘人、羅馬人、猶太人的大城,然而,這裡社會基本的特質仍在,仍極易為別人所煽動。

保羅剛離開不久,猶太人眼見基督教會儼然成形且日益壯大,不易將之摧毀。因此他們改以猶太教的宗主的姿態,進入教會,企圖將福音猶太化,也就是將基督徒收編在猶太教之內。如此一來,耶穌將貶抑成為猶太的支派之一。

為了達到這目的,猶太教的宗教禮儀和律法條規,便成了基督徒加入猶太色彩的最重要的準則。這些猶太人不斷強調割禮、飲食規矩、猶太節日,就是出於這種考量。

另外一個削弱保羅所傳福音的正確性的方法是,散播保羅並非真正使徒的謠言。此舉無疑摧毀保羅在信徒中的權威性,也全盤否定保羅神學的真實性。

顯然,這些說詞收到某種成效,使得保羅急切的寫出了加拉太書,駁斥上述說法的謬誤。

以上這種當初場景的推測,相當吻合南加拉太區的說法。如果保羅在加拉太書一開始所說加拉太的各教會,是指的整個加拉太區的情況:

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裡復活的父神)和一切與我同在的眾弟兄,寫信給加拉太的各教會。[加一1-2]

由於整個加拉太區的人口集中的精華地區,在南加拉太區。南加拉太區也是通往亞洲的要道,保羅書信的對象,應該還是以南加拉太區的眾教會為主。保羅寫信不可能故意忽略會眾較多的地區,而以偏遠地區的特定團體為對象的!

如果保羅確實像部分學者所主張的北加拉太區的學說(這種學說,論據相當薄弱。使徒行傳根本沒有直接提到保羅在這區的宣教活動,只有16:6、18:23被這派學者解釋成有北加拉太區的涵義),對象是北部的皮斯努斯Pessinus , 安居拉Ancryra, 塔維安砪Tavium諸城為主。這些北方城市,是高盧人的大本營,保羅在這區傳道的情形,應該要比在南加拉太區的情況相去不會太遠。

 

五、小亞細亞西部 Western Asia Minor亞洲省Asia Province

啟示錄所提到的七個教會,都位於小亞細亞西部。由於此地多丘陵地形,自古以來,交通都順著山麓道路相互往來。即使現代的汽車取代以往的驢車、馬車,然而,交通道路數千年是依舊不變的。顯然,啟示錄依序提到七個教會,完全是符合道路交通的次序的

小亞細亞西部省會的首都在以弗所。使徒行傳二章9節提到,小亞細亞的猶太人到耶路撒冷參加五旬節節慶。由於這地區在地理位置上接近歐洲,加上港口海運的便利,因此很早受到希臘文化的薰陶。這區域在政治上的嗅覺也較其他東方各處迅速、敏銳。只要一個新羅馬皇帝即位,這裡的城市連忙不迭的立刻競相為新皇建廟。

當年,以弗所城特蒙羅馬政府允準,在城內設立兩座奧古斯都神廟,使得這城成為皇帝教派(emperor cult)在亞洲省最興旺的城市。奧古斯都之後的羅馬皇帝提比留,特別選中北邊的士每拿為自己建宏偉的神廟。小靴子皇帝則偏愛南方的米立德城(miletus)。到了革老丟皇帝後,以弗所再度雀屏中選,成為皇帝神廟的重鎮。

羅馬政權看中在小亞細亞西部設立皇帝的神廟,一方面要讓東方的臣民在頂禮膜拜之餘,感到皇帝的神威赫赫,引發景仰恭敬的心,杜絕任何謀逆的惡念。一方面,也昭告帝國東方的百姓,「羅馬平安Par Romana」──臣服在羅馬統治者之前,用來換取羅馬的保護”已在地中海彼岸暢通無阻。

由於小亞細亞西部的地理位置靠近歐洲的緣故,再加上羅馬當局有心的經營建設下,這裡儼然是帝國最具政治、經濟潛力的明日之星。就是這緣故,猶太人在亞洲省為數頗為眾多。這裡的城市—以弗所、歌羅西也因此成為保羅宣教的重要據點。

值得一提的是,這地區的撒狄Sardis和阿帕米雅Apameia這兩城,是這小亞細亞西部猶太人為數特別多的城市。保羅為什麼不多花心力在猶太人社區力量強大城市呢?學者認為,保羅似乎有意避開這些猶太社區勢力太強的城市,以免強勢猶太會堂輕易的就能鼓動整個社群,來壓制保羅的傳道的機會。

 

第七章附註

1.中文聖經:

二人說了這些話,僅僅的攔住眾人不獻祭與他們。僅僅的攔住眾人不獻祭與他們。[徒 14:18]

KJV Acts 14:18 And with these sayings scarce restrained they the people, that they had not done sacrifice unto them.

NIV Acts 14:18 Even with these words, they had difficulty keeping the crowd from sacrificing to them.

NAS Acts 14:18 And even saying these things, they with difficulty restrained the crowds from offering sacrifice to them.

NRS Acts 14:18 Even with these words, they scarcely restrained the crowds from offering sacrifice to them.

NKJ Acts 14:18 And with these sayings they could scarcely restrain the multitudes from sacrificing to them.

2.**參[19]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20]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 1:19-20]

  1. *Michael Balance “Site of Derbe:A New Inscription ”British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7(1957):p147-151
  2. *革老丟是當時的羅馬皇帝
  3. (大多學者都認為是針對南加拉太***2001年,Eerdman 新版的聖經辭典,也認為是南加拉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