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徒會不會被鬼附? ─從檢視基督徒會被鬼附的說法談起(一)—-蕭若萍老師

271期中台院訊


 

聖經當中,據筆者觀察,從沒有出現「基督徒被鬼附」的例子。1 然而,卻有牧者反過來主張「信耶穌不會被鬼附」的看法,沒有聖經根據。2 還有基督徒心理醫師聲稱「基督徒被鬼附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且實際數字比我們想像的多」。3 連神學院的教授也表示,基督徒是可能被鬼附的。4

因此,筆者期盼能在「基督徒會不會被鬼附」的議題上,呈現較完整且合乎聖經的思辨立論。然因篇幅的關係,此次僅針對各種「基督徒會被鬼附」的看法逐一檢視並予以回應。特別是在其所引用的經文上,加以考究。至於「基督徒不會被鬼附」的聖經根據將於之後的文章中探討。


信主後仍須承擔信主前交鬼的後果 ?

高柯爾認為,個人或其祖先交鬼,有可能會使這個人信主後仍被鬼附。就如同信主前行淫而得到性病的基督徒,並不會因為信主了,罪得赦免了,性病就得到痊癒 。5
的確,基督徒仍需為信主前所犯的罪付上代價。
例如,受刑人即便在獄中信主了,仍須服刑至期滿;債台高築的人,不會因為信了主,債務就一筆勾銷,仍須償還。但是,他們的確已經在愛子的國度裡,以新造的人的生命擔起罪的後果。不管是身體有病痛、服刑,抑或是還債,皆不會與他們是光明之子的身份產生衝突。
「鬼附」的情況就不同了。一個曾經「被鬼附」的人,乃是經歷被主釋放、醫治後,這人才得以信主。

換言之,在信主前,「被鬼附」的這個狀況,就已蒙神恩典得到解決(可五 1 ~ 20;路八 1 ~ 3)。鬼被趕出後,這人若沒有信主,還會有被鬼附的可能性(太十二 43 ~ 45);但信了主的,已經脫離了撒但的權勢,徹底歸向神(徒廿六18)。既不會再交鬼(林前十 20、21),又怎麼會被鬼附呢?


基督徒犯罪就形成邪靈入侵的破口 ?
另一種主張「基督徒有可能被鬼附」的說法,乃是以「基督徒仍可能犯罪」作為起點,爾後引用聖經進行一連串的推理。康貴華指著以弗所書四章 27 節表示,基督徒犯罪,就會「給魔鬼留地步」,形成破口。如此便可能使「邪靈 . . . . . . 進入他們的心(如徒五 3,亞拿尼亞的例子;約六 70,十三 27,猶大的例子),附在他們生命中的某些層面,壓制他們,使他們失去某程度的自由自主」。即便有聖靈內住,但因犯罪而「行在黑暗裡(參約壹二 11),是屬於魔鬼的(參約壹三 8)」,就有可能也使邪靈內住。6
表面上,康貴華的推斷有聖經經文支持。實際上,若將他引用的經文放回其所處文脈逐一檢視,便會發現,他誤解 / 誤用了經文。「給魔鬼留地步」(弗四 27),是要與上文「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一起來理解的。7 目的在於警戒基督徒,不當放任自己處在憤怒的情緒之中,以致犯罪,使魔鬼的詭計得逞(參弗六 11);8 與「鬼附」無關。


至於以亞拿尼亞和猶大為例,試圖解釋基督徒有可能被鬼附的作法,也是經文誤用。耶穌以「撒但」暗指猶大(約六 70),從所處的文脈可知,並無意指猶大被鬼附;而是要點出,儘管彼得代表門徒們認信,但他們當中其實有不信的假門徒。9 另外,「撒但入了他的心」(約十三 27),表示撒但全然佔據猶大的心;10 邪惡徹底地吞噬了猶大。11 就像門徒和耶穌合而為一(約六 56,十五 4);猶大和撒但也合而為一。12 是一種關係的表達;而不是描述「鬼附」的場景。從下文中猶大的行動也不難看出,猶大並沒有出現「鬼附」的情況。


在使徒行傳中,彼得對亞拿尼亞說:「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呢?」(徒五 3)此處也不是指亞拿尼亞被鬼附。撒但充滿亞拿尼亞的心,乃是與上一大段落的基督徒「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形成對比。 13

以亞拿尼亞和猶大為例的根本性錯誤在於,欺哄聖靈的亞拿尼亞,以及賣主的猶大都不是基督徒。以他們作為「基督徒有可能被鬼附」的例子是不恰當的。指約翰壹書的那兩節經文(約壹二 11,三 8)來說明「基督徒會被鬼附」,也是誤解 / 誤用經文。


若我們觀察約翰壹書二章十一節所處的段落(約壹二 3~ 11),會發現,作者以「你們」或「我們」指稱他的讀者,是「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約壹二 1),並且藉由遵守神的話「曉得是認識他 . .. . . . 是在主裏面」(約壹二 3、5)。這群人是「愛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與之相對的,則是「說『我認識他』,卻不遵守他的誡命 . . . . . . 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裏了」(約壹二 4)。這樣的人是「恨弟兄的」、「在黑暗裏行」。他們是敵對者,是「恨約翰以及約翰的信仰團體」,14 並不是屬上帝的(參約壹三 10)。15


同樣的,「犯罪的是屬魔鬼」(約壹三 8)從緊鄰的下文來看,是與「從神生的,就不犯罪」(約壹三 9)的基督徒相對;是「不愛弟兄的」(約壹三10)。指的也就是上文二章十一節「恨弟兄的」的敵對者。可見,約翰壹書這兩節經文的「在黑暗裏行」與「犯罪」不是在說基督徒偶而被過犯所勝,而是指敵對基督徒的人。

若是如此,便不能為「基督徒會被鬼附」提供解釋了。綜上所述,雖然康貴華試圖引用經文來支持、說明「基督徒會被鬼附」的觀點,卻未達到目的,反而成為錯解並誤用經文的例子。


信主後仍有自由可讓污鬼與聖靈並存於體內 ?
以聖靈不會干預神給人的自由意志為由,李錦彬認為,基督徒若選擇交鬼,是會被鬼附的。16 可是,這樣的說法,按照聖經對於基督徒的定義來看,是不成立的。基督徒乃是受聖靈感動,以耶穌為主(林前十二 3),「因信真道,又被聖靈感動,成為聖潔,能以得救」(帖後二 13)。況且,行拜偶像、邪術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國」(加五 19 ~ 21)。

所以,基督徒是否有自由去選擇交鬼是一個 “假議題”;交鬼從來就不是基督徒會想要做的選擇。


基督徒沒有特權 ?
李錦彬還提到,「基督徒在地上生活與一般人無異」,與不信主的人一樣,也可能面臨失業等困境。 17
神並沒有給基督徒「不會被鬼附」或其他的特權。18確實,基督徒在世上和未信者一樣,都會遇到苦難;可是,耶穌卻賜給基督徒平安(約十六 33)。
不只如此,從聖經來看,基督徒在屬靈上,實在是享有未信者所沒有的許多“特權”:蒙救贖、罪得赦免(弗一 7;西一 14);得永生(約十 28;羅六 22~ 23);成為神的兒女(羅八 14;加三 16);有聖靈代求(羅八 26 ~ 27);為基督受苦(腓一 29 ~30;彼前四 12 ~ 14、16)、被世界所恨(約十五19,十七 14) . . . 等。其中就包括了「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裝戴上「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 . . . .. . 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 11 ~13)。顯然,基督徒和未信者無異,皆可能被鬼附的主張是不成立的。


以上各種「基督徒會被鬼附」的說法,若不是基於聖經誤解與誤用,就是欠缺對聖經內容全面考量。不管是對真理的片面認識 / 接受,或者將經文斷章取義,皆是基督徒應避免與拒絕的。與其擔心受怕而懷疑自己是否被鬼附,倒不如「心意更新而變化」,「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2)。
屬神的人啊,你說是嗎?

 


1. 聖經中,所謂「鬼附」的「鬼 / 污鬼」(δαίμων, δαιμόνιον/πνεῦμα, πνεῦμα ἀκάθαρτον)從不指死人的靈魂(Werner Foerster,“δαίμων, δαιμόνιον,”in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 vol. 2, Δ—Η, ed. Gerhard
Kittel, trans. Geoffrey W. Bromiley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64], 16)。牠們是聽命於魔鬼(διάβολος)「撒但」( / Σατανᾶς),也就是「鬼王」的使者(Foerster,“δαίμων, δαιμόνιον,”18)。
2. 李錦彬,〈信耶穌真的是不會被鬼附?被鬼附會影響得救嗎 ? 從多方面探討坊間迷思〉,YouTube,2023 年 4 月 25 日串流直播, https://www.youtube.com/live/HJQqt8kYQiA?feature=share&t=153。
3. 康貴華,〈鬼附與精神病〉,世界華福中心,2023 年 6 月 12 日存取,
https://www.cccowe.org/content/b5/pub/ps200011-2.html。
4. 張嘉慧,〈華神講座會前專訪:基督徒不會被鬼附?將撒但物質化?從醫治釋放&屬靈爭戰看門徒訓練〉,《基督教今日報》,2023 年 03 月 27 日,https://cdn-news.org/news/N2303270004。這是一篇對中華福音神學院教牧宣教研究中心主任—吳獻章的專訪。文中顯示,吳獻章僅以基督徒「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 12)」而認為基督徒有被鬼附的可能。然此段經文(弗六 11 ~ 13)乃強調基督徒面對屬靈爭戰可以得勝並站立得住;並未支持吳獻章的說法。
5. 高科爾,《鬼附與精神病》,吳主光譯,再版(香港:種籽,1983),50。

6. 康貴華,〈鬼附與精神病〉。
7. 本文聖經經文皆引自《和合本》,且以標楷體呈現。
8. Andrew T. Lincoln, Ephesian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42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1990), 302-3.
9. Barnabas Lindars, The Gospel of John,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 (London: Marshall, Morgan & Scott, 1972; repr., Grand Rapids, MI:Eerdmans, 1981), 276.

10.Grant R. Osborne, John: Verse by Verse, Osborne New Testament Commentaries (Bellingham, WA: Lexham, 2018), 315, 325; 另參卡森,《約翰福音註釋》,潘秋松譯(South Pasadena, CA: 美國麥種傳道會,2007),738。
11. Osborne, John, 326.
12. Ibid., 325.
13.張永信,《使徒行傳(卷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1999),384;Craig S. Keener, Acts: An Exegetical Commentary , vol 2: 3:1-14:28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13), 1189; cf. Eckhard J. Schnabel, Acts, Zondervan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2012), 283-4.
14. 吳道宗,《約翰壹貳參書(卷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2007),200。
15. 袁天佑,《約翰壹貳參書》,中文聖經註釋 41(香港:基督教文藝,2010),188。

16. 李錦彬,《揭露靈界存在的證據》(香港:福音研經,2018),142。此外,他還以靈界超越空間的限制,一個人的體內可以容納不同的靈,就像一個有多個房間的飯店可以供多人入住,來補充說明,聖靈與污鬼可以同住在一個基督徒裡面(李錦彬,〈信耶穌真的是不會被鬼附?被鬼附會影響得救嗎 ? 從多方面探討坊間迷思〉)。然而,一方面說靈界不受空間侷限;
一方面卻以人體內可以分割不同空間給不同的靈體,似乎在邏輯上未能形成有效的論證。
17. 李錦彬,《揭露靈界存在的證據》,142。
18. 李錦彬,〈信耶穌真的是不會被鬼附?被鬼附會影響得救嗎 ? 從多方面探討坊間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