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牧師保羅與以弗所

第八章 牧師保羅與以弗所

現代觀光客到以弗所遊覽時,常有機會在當地的博物館內,看到許多形容以弗所何等偉大的古代銘刻。可見,以弗所人是相當自豪的。在小亞細亞的挖掘,以弗所城的出土最為驚人。目前出土的計有:亞底米女神廟、女神雕像和祭壇、以弗所劇院、古城區的銀匠店鋪。

以弗所可謂是早期基督教在小亞細亞西部,最重要的基地。小亞細亞的以弗所,埃及的亞歷山大,敘利亞的安提阿,希臘的哥林多,義大利的羅馬。是當時羅馬世界(人類歷史中唯一把地中海變成自己國家內湖的帝國)的五個國際大都會。根據賀斯理估計當時的居民有兩萬五千人左右。*1

羅馬史家斯脫普(Strobo Geography 12.8.15)在他書中說,以弗所是亞洲最大的商業中心。斯脫普隨即補充說,我所謂的亞洲,是指一個特殊的地方-小亞細亞Asia Minor。總之,保羅當年造訪的以弗所,是一座商業、政治經濟、市政建設高度發展的典型的希羅城市。以弗所最大的特色是商業,這點可從他們貿易公會和銀行的規模看出。居民的錢,都存放在政府的產業中,或亞底米女Artemis神廟中。存款者不拘城內居民,地中海世界各處的經商者,往往都在此存款。

當時以弗所的重要河流Cayster河,經由此城流入愛琴海,是以弗所的重要景觀。後來Cayster河帶來的大量泥沙嚴重淤積,以弗所對外的海運商船大大減少,這座名城遂日益衰敗。如今,當年的港已距離海岸五公里之遠了。除了河流外,保羅時代的以弗所主要的地標有──亞底米女神廟,大劇場,市集,Arcadian 大道。有些學著認為是位於以弗所的一座運動場內,但大多數學著持保留態度。

保羅的三次旅行佈道共計七年,其中兩年半之久待在以弗所(參徒19;1-20)。保羅經常在這裡的推喇奴學房講道:

後來,有些人心裡剛硬不信,在眾人面前毀謗這道,保羅就離開他們,也叫門徒與他們分離,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西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聽見主的道。[徒十九9-10]

 

亞底米女神廟

亞底米神廟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是雅典廟的四倍大。由一百廿七隻十八公尺高的巨型灰綠色花岡石石柱建築的宏偉建築。根據銀匠底米丟所說:亞底米神是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敬拜的(參徒19:27)。考古的發現及史書的記載,的確證實亞底米神的崇拜極普遍。每年三,四月是亞底米神的廟會慶典祭典的開始,各地的商賈,香客大量湧入,帶給以弗所極大商機。女神像會用神轎抬出遊行,從城東邊Magnesian 門沿著curetes街,Marble街一直遊行到Stadium 街。

前文提到過,女神廟也是一座銀行,帝國境內的人民多有在此存款的。廟宇接受各地的金錢和遺產的捐贈,並且也借錢出去謀取利差。此外,亞底米廟宇也經營獲利頗豐的事業,包括養殖「聖魚」和「鹿群」等。*2這廟宇同時也是欠錢者和無依無靠者的庇護所。*3

此外,廟宇還向帝國各處差派出宣教者,主動宣揚亞底米的神威和制度,吸引更多的信眾。羅馬史家司特普曾記載:由於女神曾降旨一名婦人,吩咐她要將女神雕像,在帝國境內各處推廣,這使得後來很多城市都用女神的雕像來膜拜。司特普更說:亞底米神是百姓的救主,神像上的黃道帶,代表她統治宇宙的能力。總之,亞底米廟在當時的權威和實力,不下於當地政府。再加上廟方宣稱擁有的神靈的能力,更使他的影響力巨大而深遠的牽動民間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保羅在以弗所書會出現這樣的經文:

並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弗一19-21]

又使眾人都明白,這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物之神裡的奧秘是如何安排的,為要藉著教會使天上執政的、掌權的,現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三9-10]

所以經上說: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弗四8]

許多學者認為,保羅在以弗所書中,出現許多強調基督能力權柄的經文,是針對這城的宗教氛圍有感而發的。

和以弗所比鄰的歌羅西城,也深受亞底米的影響,因此保羅也在致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上強調:

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西一16]

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10]你們在他裡面也得了豐盛。他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西二9-10]

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西二15]

保羅這些話語的目的,在於表明耶穌獨特而絕對的權柄。顯然,保羅針對當時社會思潮有感而發的。他因此特別強調耶穌是真神,其他來自地上的掌權者,和天空的天使、惡者等(亞底米的邪靈),都伏俯在祂之下。

保羅在以弗所還用實際行動證明神的大能大力:

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徒十九12]

當地的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也學保羅的樣式來趕鬼,卻被惡鬼所傷,最後是落荒而逃。保羅從耶穌而來的權柄,使得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

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徒十九18-19]

單單是邪術的交鬼之書,就有五萬得拉克碼(Drachmas)。得拉克碼是銀製希臘錢幣(參路十五8)當時工人一天工資約為一個得拉克碼。五萬得拉克碼約等於140名工人一年的工資總和,可見這些邪術書的昂貴。而這些「書」是寫滿咒語、符籙的莎草紙或羊皮卷,所以價值較高。由此也可見百姓對亞底米廟的依賴,以及廟宇和其周邊行業,利用人性趨吉避凶心態的生財有方。

 

劇場

以弗所的劇場是到此地觀光時必定參訪的重要景點。這劇場可容納二萬五千人左右,目前許多特殊節慶時,偶會在此公開表演。保羅的勸導使許多人停止購買銀製的神龕,因此引起製造亞底米神銀龕的銀匠底米丟煽動:

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說:「眾位,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這保羅不但在以弗所,也幾乎在亞西亞全地,引誘迷惑許多人,說:『人手所做的,不是神。』這是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這樣,不獨我們這事業被人藐視,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連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榮也要消滅了。」眾人聽見,就怒氣填胸,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滿城都轟動起來。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齊心擁進戲園裡去。[徒 十九25-29]

 

這裏的戲園,指的正是這座鳥瞰全城pion山坡的大劇院。保羅擋了銀匠們的財路,因此招致全城的攻擊。最後是城裡的書記出面安撫眾人的情緒:

那城裡的書記安撫了眾人,就說:「以弗所人哪,誰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亞底米的廟和從丟斯那裡落下來的像呢?這事既是駁不倒的,你們就當安靜,不可造次。你們把這些人帶來,他們並沒有偷竊廟中之物,也沒有謗讟我們的女神。若是底米丟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或作:自有公堂),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對告。你們若問別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斷定。今日的擾亂本是無緣無故,我們難免被查問。論到這樣聚眾,我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說了這話,便叫眾人散去。[徒十九35-41]

城裏的書記(town clerk = clerk of the people)是羅馬政府派駐地方的最高行政長官(city magistrate)。書記平日重要工作是掌管法院的公告事宜。在以弗所發生的事件,和在腓立比事件十分類似,都是和非猶太人的外族人起的爭端。

城書記之下還附屬一批書記,負責城內的文書工作。城書記的職權在市議會(city council)之上,管理市議會的官員稱為議會書記(clerk of the council),地位遠較城書記為低。從奧古斯都皇帝時期開始,城書記的肖像就被刻在錢幣上,由此更可見到城書記的地位和權勢。

 

市集(Agora)

這是一個大商業廣場,廣場中央設置有日晷及水池,四周是由迴廊環繞著,迴廊旁是節比林立的商店。

Arcadian 大道這是城裡最好的廊柱街道。從戲院通到港口,全長五百五十公尺,十公尺寬,都用白色大理石舖成。兩旁商店林立,熙來攘往的人潮十分熱鬧。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夜晚大道兩旁的街燈(用油燈)照明,早在西元前四百年前就有了。

 

以弗所的人文環境

  1. 鬼附念咒及行邪術的。在以弗所古城大量出土的咒文及交鬼方法的銘文,證實使徒行傳19章的記載。根據史書記載,交鬼及邪術在羅馬時代極盛行,而以以弗所最流行的。所以這類的書被通稱為「以弗所之書」。主前十三年羅馬皇帝奧古斯督曾下令禁止邪術的書在市面流通,但仍無法禁絕。
  2. 以弗所是文風鼎盛,人文薈萃的地方。現在到土耳其旅行必參觀的熱門景點──以弗所圖書館,是建於保羅以後(建於110AD)。史上第一位史學家希羅多德,第一位醫師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數學家Anximenes 都來自於以弗所附近。保羅在這種各家學說思想百花爭鳴的情形下,孜孜不倦,傳揚救恩,或許是保羅在以弗所待上兩年半的原因吧!不僅如此,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寫道:

但我仍舊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節,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林前十六8-9)

保羅在以弗所的工作,終於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當然相對的反對的人也多。這的確是保羅在該地的最真實的寫照。

 

從保羅在以弗所的演講我們可得到以下的結論﹔

  1. 以弗所人相信他們的神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宙斯神特別賜予的。(有些學者認為,以弗所人是利用天上掉下來的隕石來雕刻神像的。)書記在演講詞特別提到這點,是用來反擊保羅『人手所做的,不是神。』的說法。
  2. 保羅在以弗所兩年間,並沒有偷竊廟中之物,也沒有謗讟亞底米女神。值得注意的是,保羅傳揚福音的大能,靠的是真理和聖靈的大能,不是靠著攻訐他人的信仰。保羅 『人手所做的,不是神。』的說法,是真理的辯解(推喇奴學房的天天辯論,徒十九9),不是攻擊的言詞。
  3. 所有的爭議,應該循正常管道來進行訴訟,不應用聚眾騷動的方式。羅馬政府對大規模的群眾集會特別敏感,唯恐有人趁機謀反,這種謀反的滔天大罪是書記所恐懼的。也是書記想要儘速解散群眾的主因,因為:

今日的擾亂本是無緣無故,我們難免被查問。論到這樣聚眾,我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只要有點風聲傳入羅馬當局的耳中,那管是誤傳,統治者對於處理這種夢魘的方法向來是,寧願誤殺、錯殺,不願見到星星之火燎原!

 

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早期以弗所教會的幾個結論:

1.保羅在以弗所幾乎很少提到頑固猶太教份子的逼迫。使徒行傳十九章14節只有約略提到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使徒行傳20章記載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保羅在告別演說中形容他在以弗所的宣教:

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徒廿19]

顯然,保羅在以弗所仍然有遭逢猶太人逼迫的。但似乎不是保羅在以弗所主要的難題。

2.保羅在以弗所面臨的一個完全以異教為主的社會。

  1. 保羅的福音策略是A真理的辯論B神蹟奇事的驗證。

 

從以弗所書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早期以弗所教會的幾個結論:

  1. 處在以亞底米女神為首的異教氛圍下,以弗所會眾需要認清耶穌的權柄。耶穌的位格超越一切天上、地下所有掌權者。

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他,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並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弗一17-19]

保羅認為唯有這樣有信心的認知,才是信徒信仰真正的基石。

  1. 要在這種環境下得勝,唯有穿戴神的軍裝,靠著聖靈儆醒禱告: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原文作摔跤;下同),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10-12]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

保羅提醒在以弗所異教興盛的信徒,應該如何爭戰。

所有聖經經文請用小一號字體

3.許多以弗所的會眾是來自外邦的背景,保羅特別列舉信主前後的不同,

來提醒以弗所基督福音的功效。

 

過去的情形是﹔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弗二1-3]

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二11-12]

信主後的情形是﹔

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弗二19]

 

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弗四14-15]

 

所以我說,且在主裡確實的說,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23]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弗四17-23]

 

從前偷竊的,不要再偷;總要勞力,親手做正經事,就可有餘分給那缺少的人。[弗四28]

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裡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弗五8]

除了上述經文中,保羅用今昔明顯的對比外,以弗所書還有多處的經文暗指信徒在信主前的許多惡習:謊言(四25)、一切的惡毒(四31)、淫亂、污穢、貪婪(五3)、醉酒(五18)等。

保羅提到這些未得救前的種種行徑,和得救後的舉止行為來對比,是要勉勵信徒,靠著耶穌的新生命過著新人的生活。

4.基督倫理的教導:外邦人信主後,以往的倫理觀在基督新生命中,有著完全不同認知。保羅特別提出:夫妻的本分、父母和兒女的本分、主人和僕人的本分

來教導一種基督的倫理觀,讓以弗所的會眾學習到,一種和當時社會風尚完全不同的倫理觀。

 

 

總之,以弗所書中的許多經文是針對該城特有的宗教、文化氣氛而書寫的。

當保羅書信在以弗所教會公開宣讀時,聽眾可以感受到保羅最實際、最窩心的關切。保羅不是基督教義的高談闊論,也不是不著邊際的隨意揮灑。保羅深知以弗所信徒所需要的教導,他書信中談論的不但是以弗所城內信徒的救命藥方,也是日後世界各處,處在類似以弗所城環境的信徒的錦囊妙計。

 

 

 

第八章附註

1.H.R. Horsley “New Documents Illustrating Early Christianity (Sydney:Macquarie University Press 1981-1987 ) 4.74

2.Dio Chrysostom 31.54

  1. Achilles Tatius 7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