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牧師保羅與哥林多

第十一章牧師保羅與哥林多

希臘的南部是亞該亞省,是羅馬帝國的一省,位在馬其頓省的南方,相當於現代的希臘全境。亞該亞省會的首都是哥林多,也是法庭審判的主要所在(徒十八12、16-17),保羅在此受審(Judgement seat)。哥林多東南方的九公里的堅革哩教會也是亞該亞省的一城市。

羅馬書十六章24節提到的城內管銀庫的以拉都,以拉都的名字出現在一個石碑上(Erastus inscription)。此外,哥林多會堂的銘刻(徒十八4),肉市場銘刻(凡市上所賣的,你們只管吃,不要為良心的緣故問什麼話。[林前十25]),廟宇內的進食堂(Asklepius和Demeter 廟)(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嗎?[林前八10])都已經出土。

西元44年,革老丟皇帝下令將亞該亞省改為元老院直轄的省份(Senatorial province )。直轄的省份的最高行政首長是由羅馬議會選出的副執政官(Proconsul)來擔任。

保羅常在書信中,提到亞該亞的基督徒(林後九2-4、十一9-10):

因為我知道你們樂意的心,常對馬其頓人誇獎你們,說亞該亞人預備好了,已經有一年了;並且你們的熱心激動了許多人。[林後九2]

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在哥林多神的教會,並亞該亞遍處的眾聖徒。[林後一1]

保羅在哥林多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用神的道教導當地的信徒,直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原來平靜無事的傳道生活被猶太人破壞了:

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說:「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神。」保羅剛要開口,迦流就對猶太人說:「你們這些猶太人!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我理當耐性聽你們。但所爭論的,若是關乎言語、名目,和你們的律法,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願意審問」;就把他們攆出公堂。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些事迦流都不管。[徒十八12-17]

西元51年10月,羅馬派出迦流(lucius Junius Gallio)前往亞該亞省的首都哥林多城,出任當地的方伯(proconsul )。迦流出身於頗負聲望的羅馬家庭,他的父親希納迦(Marcus Annaeus Seneca)是著名的修辭學教授。希納迦的另一位兒子是一位斯多葛(Stoic)派的哲學家,此人正是後來成為羅馬皇帝尼祿的家庭教師,他的作品一直流傳到現在。

保羅在哥林多遭受的攻訐來自猶太人,一般而言,方伯並無義務執行猶太人的律法,也無意過問動私刑的猶太人(雖然羅馬不鼓勵私刑,但也不禁止猶太人鞭打或用石頭擲打保羅),畢竟這些猶太大多都不是羅馬公民。

西元2世紀的涂德良(tertullian Letter to Scapula 3-5)在他的書上,曾紀錄當時許多地方行政官,駁回當地猶太社群對基督徒的指控。

根據約瑟夫的記載,羅馬的猶太人受到當局的保護,而羅馬省內猶太人的宗教和風俗習慣不受到羅馬律法的干預*1

因此,方伯有權決定是否要受理猶太人案件(屬於一種extra ordinem 常規外的案件)

 

哥林多的地理

哥林多地峽位於東邊哥林多灣Corinth(堅革哩港),及西邊Saronic灣(里奇港Lecheum)之間的狹長地帶。位於東西羅馬交通要衝。吸引大批的商旅和水手到此匯集。保羅約於西元50年造訪哥林多,西元50年代的哥林多是整個南希臘面積最大(面積試雅典城得兩倍半)、人口最多、商業最繁華的都會。哥林多的農業生產甚少,但手工藝卻外銷到各處。

婓羅(Philo Embassy to Gaius 281-282)特別指出,南希臘區域內,猶太人集中的城市是哥林多和阿革斯(Argos)。他並說,哥林多城市人口的流動性非常大,城內充滿了水手、商人、政府官員等等。

哥林多同時也是希臘地區政治的中心。羅馬政府指派Aedile 和duovires 來此擔任行政長官。保羅時代哥林多有二十五萬居民,以及四十萬的奴隸。

自古以來,船隻多在一端卸貨,用馬車將貨物沿路陸拉到另一端,那裡有船隻接駁載繼續送貨物。主前六世紀,更建築一條石頭築成的軌道路──diolkos,連接兩灣。小型船直接拉上岸放在特製的木質平台,平台下有滑輪,可由兩邊的纜繩沿陸路拖行到另一灣。這條路上行舟的道路全長3.5哩,這種設計,不但得以避開這歷史上險惡著名的海域──Paloponnese南端,並且省卻了繞道兩百哩的路程。目前在地峽的西端挖掘出460公尺的diolkos,其寬度雖有4-6公尺不等,但中間供船放置其上的木製平台僅1.5公尺 ,證實只可供小型船隻使用。

當保羅由哥林多灣下船後,他要步行1.5英哩才能到達哥林多城。快接近城時,映入眼簾的,是總長6公里的哥林多城牆。這城牆,將哥林多和衛城,包圍在圓圈之內,使整座城成看起來像似一座大城堡。位於城市南方的衛城,由於地勢較高,因此特別醒目,保羅也應該很容易注意到此地標。

保羅進入哥林多城後,會穿過一片原野地,才來到位於城北的羅馬市集Forum。

這市集佔地極廣,東西向有600呎,南北向有300呎。城內到處可見拉丁文的銘刻。

哥林多的市集

哥林多的市集範圍頗大,是現在觀光熱門景點。市集的中央是一排商店,商店的中間建了一個大型大理石刻成的講台──bemah,講台的四周設有長椅,保羅曾在這裡的廣場講道(徒十八12-17)。廣場中央有噴泉,四周有柱廊,商店,廟宇,會堂及大廳。現在商店遺跡仍在,店家的名號及營業項目至今仍可辨識。保羅與百基拉及亞居拉一起做買賣時,可能在此工作。(徒十八2-3)。市集的北方商店中商號macellum  仍清晰可見,是保羅書信所提到的肉市場(林前十25)。市集西邊,有一座朱利亞(Julii)廟,和奧古斯都的太太利維雅(Livia)的廟。市集東邊,有一座羅馬會堂裡面有法院。

哥林多的奧運和醫病的廟

除了海運帶來的大量船員,商賈,旅客外,哥林多還有兩項吸引大批人潮的原因。第一是每兩年舉行的運動會。西元前776年在奧林匹亞舉行第一屆奧運,西元前582年後的運動比賽,不止四年一次在奧林匹亞(紀念宙斯)舉行,也在希臘其他城市舉辦。582年以紀念海神(Poseidon)為名,開始在海神廟附近舉辦兩年一度的地峽(Isthmian)運動會。除了體能競技外,還加上音樂(七絃琴和歌唱)和詩歌(歌頌神明的讚美詩)比賽。西元51年夏天,哥林多地峽運動會舉行時,保羅很可能恰逢其會,這也是保羅用運動員競技,來比喻為努力主傳福音的由來(林前9;24-27)。

除了上述兩種大型比賽外,各城市還舉辦地方性比賽。許多社會上層有錢有閒的業餘運動家,經常旅行到各城市參予比賽。在希臘時代幾乎所有的競賽都是裸體參賽,羅馬時代這種現象則已經消失。

保羅經常用賽跑來做隱喻(metaphor)﹔

約翰將行盡他的程途說:『你們以為我是誰?我不是基督;只是有一位在我以後來的,我解他腳上的鞋帶也是不配的。』[徒十三25]

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徒廿2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4]

人若在場上比武,非按規矩,就不能得冠冕。[提後二5]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林前九24-26]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四7]

我是奉啟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傳的福音,對弟兄們陳說;卻是背地裡對那有名望之人說的,惟恐我現在,或是從前,徒然奔跑。[加二2]

你們向來跑得好,有誰攔阻你們,叫你們不順從真理呢?[加五7]

保羅共有八次,用賽跑的全程來暗喻人的一生時光,和完成比賽後,來自上帝的獎賞。從這點,也可看出羅馬時代沿自希臘運動風尚的盛行,以及保羅善用隱喻的語言技巧。

另一項導致哥林多城湧入大批訪客的原因是阿斯里皮司(Asclepius) 廟的緣故。阿斯里皮司是著名的醫病之神,這廟和附近的拉那(Lerna)噴泉合起來,儼然成為一座醫療中心。其內有浴場,運動中心,餐廳,阿斯里皮司廟的治療室,及病患休憩的病房。家屬及病人會停留在哥林多尋求醫治,往往長達數月之久,廟內出土大量的人體陶製品,正是這些病患者向阿斯里皮司獻祭祈求時用的。這些四面八方湧入哥林多的人們,除及少數特權人士能住進為數有限的旅館,大多數人是住在帳棚的。保羅和製造帳棚為業的亞居拉,百基拉,顯然正可發揮所長(徒十八2-3)供養自己。

哥林多的廟宇

哥林多以淫亂,道德淪喪著名,保羅對這種情形提出強烈指責(林前六9-10,林後十二21)。希臘文 corinthiazesthai  用來形容過著哥林多式的墮落的生活。考古學家在市集廣場的南方商店挖掘出30多間的酒舖,足以茲證。

哥林多另一大特點是廟多,在進入市集的拉吉恩(Lechaeum)大路旁,就有一座建於主前六世紀的太陽神阿波羅廟,其規模及重要性僅次奧林匹亞的宙斯神殿。沿著市集旁還有希臘傳統的神廟──雅典神,Hera,,Hermes神廟,甚至還有一座獻給天下眾神之廟。著名的醫病之神阿司利匹雅司為於城北,最惡名昭彰的是 為於衛城Apocorinth(高1500呎)的Aphrodite廟,這廟曾經擁有一千名廟妓。

羅馬史家司扥普在書中形容「此廟共有超過一千名,由善男信女所捐獻的奴隸和妓女」。這些妓女,因為是為廟宇服務,因此享有頗高的社會地位。在哥林多劇院尚有妓女的專屬座位。希臘人並不視妓女為不道德、為可恥的。哥林多信徒顯然受到此風尚的影響。

許多當時在哥林多流行的宗教和基督教一樣,都有信徒群體聚餐。在戴妮斯Dionysus 廟中,出土一個挖掘在石室的餐廳,有石頭餐桌和六個可供臥座的長椅,估計共可容一、二十人。而在阿司利匹雅司Asclepius的廟堂出土,一張有可容納11位進食的餐桌*2

此外,許多異國的宗教也紛紛在哥林多設立,在廣場上有一座羅馬Octavia 廟,在往哥林多衛城的路上,有一座埃及神廟,供奉著Isis 和 Serapis 神。此外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神秘詭異的宗教在民間盛行著。這些到處林立的希羅廟宇主要的收入,是來自信徒的祭物。保羅時代的羅馬帝國政府,允許廟宇內的祭司,將公眾獻給神祇的肉品,拿到市場販售。這些祭祀過的肉品都打折出售,由於價格便宜,因此頗受到當地居民的歡迎。哥林多的基督徒為了到底能否到廟宇吃便宜(常是免費的)的飯,或購買低廉的肉(當時的肉是奢侈品)呢?

保羅認為,吃到這種肉並沒有不當,因為這些肉雖然獻給偶像,但偶像是不存在之物,因此理論上這些祭拜偶像的食物,基督徒仍可食用。但是保羅認為,為了避免成為信心軟弱信徒的絆腳石,因此基督徒不應該吃祭拜偶像的食物。換言之,基督徒為了見證的緣故,不是因為食物本身,而不願(不是不可以)吃這些祭拜偶像的食物﹔

論到吃祭偶像之物,我們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什麼,也知道神只有一位,再沒有別的神。

雖有稱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許多的神,許多的主;然而我們只有一位神,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我們也歸於他,並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萬物都是藉著他有的;我們也是藉著他有的。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有人到如今因拜慣了偶像,就以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們的良心既然軟弱,也就污穢了。其實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嗎?

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識沉淪了。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林前八4-13]

保羅接著進一步說明基督徒受邀參加筵席的情形:

凡市上所賣的,你們只管吃,不要為良心的緣故問什麼話,因為地和其中所充滿的都屬乎主。倘有一個不信的人請你們赴席,你們若願意去,凡擺在你們面前的,只管吃,不要為良心的緣故問什麼話。若有人對你們說:「這是獻過祭的物」,就要為那告訴你們的人,並為良心的緣故不吃。我說的良心不是你的,乃是他的。我這自由為什麼被別人的良心論斷呢?我若謝恩而吃,為什麼因我謝恩的物被人毀謗呢?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林前十25-31]

理論上,基督徒仍可食用祭拜過偶像的食物。但是保羅認為,為了提醒對方的良心,更為了見證神、榮耀神,寧可不吃。

其實,新約聖經中已沒有舊約聖經中對猶太人食物上的種種規定,只有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中,使徒雅各的宣示:

至於信主的外邦人,我們已經寫信擬定,叫他們謹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與姦淫。」[徒廿一25]

然而,保羅書信中,從未出現這些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後所制定的飲食規矩。唯獨在哥林多前書這裡,才有這一段討論到偶像獻祭之事。可見保羅基本上對於飲食的規定是寬鬆的,然而,為了榮耀神的緣故,有些考量是必須的。當時男士到廟宇中祭祀時,會將Toga披覆在頭上,用以表示對廟內神祉的敬虔。Toga是羅馬男性特有的服飾,是用白羊毛製成的外衣,用繁複的包裹方式由一肩向下固定在一邊的前臂,這種穿著會使得固定一邊的手臂無法任意移動,是當時重要節慶時的穿著。為了和敬拜偶像區隔,保羅因此要求男信徒在聚會時不要蒙頭

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或作:說預言;下同),若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林前十一4]

保羅禁止男基督徒蒙頭,顯然也有當時社會習俗的考量。

 

保羅與哥林多

保羅在第二次佈道旅行時,這裡停留十八個月,並寫下他最早的書信之一──帖撒羅尼迦前書。在第三次旅行中,在哥林多寫下保羅神學經典巨著──羅馬書。因此,除了使徒行傳,包括哥林多前後書、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羅馬書,都與哥林多背景有關

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的時候,保羅為道迫切,向猶太人證明耶穌是基督。他們既抗拒、

毀謗,保羅就抖著衣裳,說:「你們的罪﹝原文作血﹞歸到你們自己頭上,與我無干(原文作我卻乾淨)。從今以後,我要往外邦人那裡去。」[7]於是離開那裡,到了一個人的家中;這人名叫提多猶士都,是敬拜神的,他的家靠近會堂。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還有許多哥林多人聽了,就相信受洗。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為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保羅在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神的道教訓他們。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說:「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神。」保羅剛要開口,迦流就對猶太人說:「你們這些猶太人!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我理當耐性聽你們。但所爭論的,若是關乎言語、名目,和你們的律法,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願意審問」;就把他們攆出公堂。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些事迦流都不管。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願,就在堅革哩剪了頭髮。[徒十八5-18]

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哥林多教會的幾個結論:

1.保羅到哥林多傳道,最初的策略仍是進入猶太會堂向猶太人傳福音。由於被拒絕,才轉而向外邦人的社群傳道(仍然有猶太人在這段期間信主)。然而,保羅仍遭逢猶太人強力的迫害。

猶太人控告的理由,顯然和腓立比和帖撒羅尼迦很大不同。後者是控告保羅傳耶穌,不傳羅馬皇帝的國教:前者則指責保羅違反摩西律法。羅馬當局關注的是自己政權(包括羅馬皇帝國教所象徵的信從)的穩定,而不理會各種族內的紛爭,因此哥林多猶太人的訴求,顯然是失敗的。

2.保羅在哥林多停留一年半,是僅次於在以弗所(兩年)停留的時間。顯然是因為這裡地理位置重要,來往人口眾多。熙來攘往的水手,商人,進香問卜的,運動競技選手,雄辯家,宗教家,把市集廣場擠的紛紛擾擾。這無疑的,是傳福音的極佳機會。正是保羅停留十八個月中的主要原因。

 

從哥林多前後書的記載,看哥林多教會的幾個結論:

  1. 哥林多和當時羅馬世界其他大都會不同之處,是該城的道德特別敗壞:

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林前五11]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林前六9-11]

風聞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林前五1]

且怕我來的時候,我的神叫我在你們面前慚愧,又因許多人從前犯罪,行污穢、姦淫、邪蕩的事不肯悔改,我就憂愁。[林後十二21]

 

2哥林多社會爭名奪利的風氣,也被帶入哥林多教會:

弟兄們,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勸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分黨,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林前一10]

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嗎?[林前三3]

第一,我聽說,你們聚會的時候彼此分門別類,我也稍微的信這話。在你們中間不免有分門結黨的事,好叫那些有經驗的人顯明出來。[林前十一18-19]

 

有些紛爭甚至還鬧上法庭:

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林前六1]

你們竟是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林前六6]

 

有部份人在教會中自以為有智慧,賣弄自己的學問:

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神,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神的智慧了。猶太人是要神蹟,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林前一21-22]

保羅指出,教會當中的信徒,大多屬於愚拙、軟弱的:那些在教會中自以為聰明、高尚、強勢的並不討神的喜悅:

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林前一26-28]

人不可自欺。你們中間若有人在這世界自以為有智慧,倒不如變作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林前三18]

保羅勸信徒各人蒙召的時候是什麼身分,仍要守住這身分。

有人已受割禮蒙召呢,就不要廢割禮;有人未受割禮蒙召呢,就不要受割禮。[林前七18]

各人蒙召的時候是什麼身分,仍要守住這身分。你是作奴隸蒙召的嗎?不要因此憂慮;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林前七20-21]

保羅認為如果奴隸能求得到自由是最好的是,如果不能,也需謹守自己的本分。因為,世上的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認識神,成為神所接納、所愛的有福之人。這就是保羅寫信給哥林多教會的真正目的﹔

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林後二4]

我雖然從前寫信給你們,卻不是為那虧負人的,也不是為那受人虧負的,乃要在神面前把你們顧念我們的熱心表明出來。故此,我們得了安慰。並且在安慰之中,因你們眾人使提多心裡暢快歡喜,我們就更加歡喜了。[林後七8-13]

 

3.哥林多信徒吃祭偶像之物。哥林多的社會是盛行偶像崇拜的社會,信徒難免會碰到祭祀偶像的場合,往往也因此產生一些信仰模糊的灰色地帶:

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嗎?[林前八10]

我所親愛的弟兄啊,你們要逃避拜偶像的事。[林前十14]

你們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林前十21]

若有人對你們說:「這是獻過祭的物」,就要為那告訴你們的人,並為良心的緣故不吃。[林前十28]

4.保羅使徒的權柄受到質疑: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用了整整四章(10、11、12、13)來說明自己的使徒職分,這是其他保羅書信未曾有的現象。顯然,哥林多教會中有人不承認保羅是使徒,因此不願順服的接受保羅的教導。不但如此,這些人還結黨抗爭,使得教會有分裂的危機:

因為我們不敢將自己和那自薦的人同列相比。他們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較自己,乃是不通達的。[林後十12]

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不是你們所受過的;或者另得一個福音,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林後十一3-4]

但我想,我一點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林後十一5]

假教師稱耶路撒冷城內,當年親自跟隨耶穌的門徒為「最大的使徒Superapostles」。原文的意思是復數,意思是超級使徒們「Superapostles」。假教師用此來貶抑保羅的權柄。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林後十一13]

 

綜觀哥林多教會的種種現象,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實在是一間處於複雜社會環境下的稚嫩新生的教會。對於這麼錯綜繁複的問題,保羅一直都是用堅定的信心和極大的盼望,來等待這教會在聖靈帶領下的成長!

 

 

第十一章弣註

  1. *Jewish Antiquities14.10:19.278-291
  2. *John E. stambaugh and David L/ balch The new Testament in Its Social Environment (Philadelphia:Westminster Press,1986) P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