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牧師保羅在帖撒羅尼迦教會

第九章牧師保羅在帖撒羅尼迦教會

保羅的佈道團從腓立比,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二城,來到帖撒羅尼迦。

帖城是馬其頓的首都,位於Thermaic港灣,是一個重要的港都。也是路上交通的重要樞紐。羅馬最重要的幹道Egnatian 和通往北部大城Danmbe的道路,在這城交會。因此商旅、貨船的聚集,使得這城成為重要的商業和交通大城。人口很多約有20萬,是馬其頓省中最大的城市。

帖撒羅尼迦也因這獨特的地理環境,很早就被羅馬政府規劃成為一座自由城。居民擁有羅馬公民權,可自由選舉。

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裡有猶太人的會堂。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個安息日,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裡復活;又說:「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是基督。」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並有許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裡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搭夥成群,聳動合城的人闖進耶孫的家,要將保羅、西拉帶到百姓那裡。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幾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裡,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裡來了,耶孫收留他們。這些人都違背該撒的命令,說另有一個王耶穌。」眾人和地方官city magistrate聽見這話,就驚慌了;於是取了耶孫和其餘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10]弟兄們隨即在夜間打發保羅和西拉往庇哩亞去。[徒十七1-10]

保羅在帖撒羅尼迦遇到的抵擋,主是來自猶太人結合當地的地方勢力(local assembly)的逼迫。希臘羅馬的城市針對犯法的規定,是要求犯法者立下保證狀 (pledge),這是一份保證不犯法的切結書。而羅馬城市制裁故意再次犯罪者常用的實際手法,是沒收當事者的財產。保羅和西拉在當地沒有財產,因此將注意力放在耶孫的身上,要求耶孫和他的朋友以財產擔保,保證保羅不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保羅時代各處行省的行政官,並沒有緊密的聯絡網,因此甲城的官員並無從知悉保羅在乙城發生的事情,除非乙城的首長修一封書告知甲城的首長,這就是保羅得以周遊各城市傳福音的主要緣故。使徒行傳記載:

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裡有猶太人的會堂。[徒十七1]

考古學家已證實保羅所走的路線正是著名的羅馬大道(Egnatian Way)。暗妃波里(Kavalla=Neapolis )、亞波羅尼亞(Apollonia)都是這羅馬大道沿途重要的大城。在帖撒羅尼迦最重大的考古發現是著名的Politarch Inscription 。

使徒行傳記載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城時,該城的人想捉拿保羅,但:

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幾個弟兄拉到地方官(Politarch)那裡,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裡來了,[徒十七6]

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在這裡用了一個專有名稱「Politarch」來指地方官員。由於所有的希羅文獻中幾乎不曾出現此一希臘字,因此學者多為了這字的來龍去脈,十分好奇。直到廿世紀初期,在帖撒羅尼迦古城的汎達街(Vardar Street)挖掘出土的一截第一世紀拱門(Vardar arch),上面刻有「Politarch」的字樣,學者才頭一次在聖經外,看到這字被使用成「行政官」的用法。*1後來陸續出土的希羅石碑中,陸續有這字的出現,1960年Carl Schuler統計共有卅二處的石刻中出現有這名詞,其中十九次是出現在帖撒羅尼迦古城的挖掘出土中。*2

 

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到有關於早期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幾個結論:

1.早期帖撒羅尼迦教會主要的成員中,有許多希臘人,還有一些城內有地位、名望的婦女。

2.帶頭反對保羅的是猶太人。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所指控的內容,和腓立比的巫師們煽動的內容是相同的,都是控訴保羅不傳羅馬皇帝的國教,反而傳耶穌的福音。在加拉太區時,當地的猶太人,結合城內上流社會的人士,來逼迫保羅。在這裡,當地的猶太人,結合城內市井匪類,來阻擋保羅。根據使徒行傳十七章13節,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甚至還跑到距這城75公里的庇哩亞,聳動攪擾眾人,阻擋保羅傳神的道。猶太人楔而不捨的一心要打垮保羅的宣教工程,其認真的程度由此可見。帖撒羅尼迦當局處置這件控訴的方式,是只要求耶孫和其餘之人的具保,不在此地停留,就釋放了他們。這是因為事件的主角保羅、西拉並沒有被捉到,只有捉到本地人耶孫的緣故,並不意味著帖撒羅尼迦當局比腓立比長官緩和。保羅在帖撒羅尼迦書信中,也提到腓立比的遭遇,顯然保羅書信是可以和使徒行傳一起對照閱讀的。兩者都是重建保羅世界的重要依據。

我們從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這是你們知道的;然而還是靠我們的神放開膽量,在大爭戰中把神的福音傳給你們。[帖前二2]

3.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只做短暫的停留(只有短短數星期),因遭逢攻擊只得迅速離開該地。由於事出突然,保羅對這個初誕生的教會,顯然還有許多還未教導清楚的地方。這也成為他寫帖撒羅尼迦來囑咐的主因。前書寫完的半年後,保羅又加上後書來說明清楚,這更可以看出保羅要藉著書信,儘量彌補在帖撒羅尼迦停留時間不足的遺憾。

 

從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的記載,看早期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幾個結論:

1.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不少人是由異教的偶像崇拜改信耶穌的。這個信耶穌顯然給信徒帶來不少災難。但是信徒卻在信仰上,站立的穩,這種見證在馬其頓、亞該亞和各處都傳開了。

並且你們在大難之中,蒙了聖靈所賜的喜樂,領受真道就效法我們,也效法了主;甚至你們作了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樣。因為主的道從你們那裡已經傳揚出來。你們向神的信心不但在馬其頓和亞該亞,就是在各處也都傳開了;所以不用我們說什麼話。因為他們自己已經報明我們是怎樣進到你們那裡,你們是怎樣離棄偶像,歸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帖前一6]

這其中的許多苦難,是出自於本地的異教環境(別處的教會遭受的逼迫多來自猶太人,帖撒羅尼迦教會的迫害則來自當地外邦宗教):

弟兄們,你們曾效法猶太中在基督耶穌裡神的各教會;因為你們也受了本地人的苦害,像他們受了猶太人的苦害一樣。[帖前二14]

這些患難是保羅意料中事,他曾派提摩太前往探訪帖撒羅尼迦教會。

我們在你們那裡的時候,預先告訴你們,我們必受患難,以後果然應驗了,你們也知道。為此,我既不能再忍,就打發人去,要曉得你們的信心如何,恐怕那誘惑人的到底誘惑了你們,叫我們的勞苦歸於徒然。但提摩太剛才從你們那裡回來,將你們信心和愛心的好消息報給我們,又說你們常常記念我們,切切的想見我們,如同我們想見你們一樣。[帖前三4-6]

在帖撒羅尼迦後書,保羅一再為這教會在逼迫患難中的表現,激賞不已。

甚至我們在神的各教會裡為你們誇口,都因你們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難中,仍舊存忍耐和信心。這正是神公義判斷的明證,叫你們可算配得神的國;你們就是為這國受苦。神既是公義的,就必將患難報應那加患難給你們的人。[帖後一4-6]

2.這新生的教會有許多問題亟待保羅的再三提醒。

不放縱私慾的邪情、不要欺負弟兄、不要沾染污穢、要彼此相愛、又要立志作安靜人、辦自己的事、親手做工。[帖前四7-11]

帖撒羅尼迦後書也提到:

我們在你們那裡的時候,曾吩咐你們說,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飯。因我們聽說,在你們中間有人不按規矩而行,什麼工都不做,反倒專管閒事。我們靠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做工,吃自己的飯。[帖後三10-12]

3.帖撒羅尼迦教會對「耶穌再來」的議題,特別關注,也衍生一些偏差的想法。針對這點,保羅在前後書都有對「耶穌再來」清楚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