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牧師保羅與初代教會實況

第二部  牧師保羅與初代教會實況

透過聖經正典收錄的一封封保羅書信,我們可以經由保羅在各處宣教的實際情況而近身觀察到牧師保羅的牧會實況。這些教會書信,除了有使徒行傳所提供的資料外,還有保羅寫給該處教會的書信內容,來幫助我們瞭解當地教會在當時代的背景。由於保羅書信的特性,也就是保羅寫信的基本動機是,為了某一些特定信徒群,偶發的書信寫作;換言之,保羅的書信是有其目的與動機:

  1. 不是有計畫的著作,不是刻意的神學理念的抒發。
  2. 不是一般性的對象,而是有特定的場合和特定收信者。

所以,我們可以藉由對保羅書信的鉅細靡遺的研究,重建當時各教會的場景。

除了著重在保羅書信以外,在使徒行傳中保羅三次宣教的紀錄中出現的各地方教會的情況。這些地方教會的情形,則仰賴使徒行傳的敘述。

除了保羅書信和使徒行傳外,到底我們還有什麼可供參酌的史料,來幫助我們進一步對當時教會的情形有更多的瞭解呢?考古的現場重建和希羅文獻文字的記載,無疑的大大幫助我們走入當時的世界。這二、三十年來,全球各大學、各學術單位投注在這地區的挖掘研究,所耗費的人力、物力,實在難以估算,而所獲致的成果也是十分驚人的。這些珍貴的考古研究,輔以古希羅文獻的記載,整個保羅時代教會的輪廓真相漸漸清楚浮現出來。

初代教會之史地掠影

保羅時代的地中海世界約可分成下列三大區域:

1.小亞細亞本土Central Asia Minor

加拉太省Galatia 包括以下城市:

特庇Derbe

以哥念Iconium  Lycaonia

路司得Lystra

彼西底的安提阿Antioch of Pisidia

2.小亞細亞西部 Western Asia Minor(只有一個省,稱為亞洲省Asia Province)

以弗所

歌羅西

3.歐洲

亞該亞省—哥林多

義大利省—羅馬

馬其頓省—腓立比、帖撒羅尼迦

本單元以保羅書信的內容,輔以使徒行傳的記載來一一略述初代教會之史地背景,讓讀者能清楚瞭解各地方教會的實際情況,並對保羅書信所陳述的有更為明晰的看見。至於保羅書信(羅馬、哥林多、加拉太、以弗所、腓立比、歌羅西、帖撒羅尼迦)中各教會的實況,則在本單元內一一來說明「保羅書信各教會的實況」。

羅馬行省在地中海世界的領土,依地理位置,分為六大區:

  1. 敘利亞—巴勒斯坦區
  2. 小亞細亞本土區
  3. 小亞細亞西部區
  4. 地中海海島區
  5. 歐洲區
  6. 埃及區 (亞歷山大城)。

一、敘利亞—巴勒斯坦區

這區域內設有兩行省:

A.敘利亞省(安提阿城、該撒利亞腓立比城、大馬士革城、底加波利十邑、

西流士(Seleucia)、 別特斯(Berytus )

B.猶大國省(該撒利亞城、耶路撒冷城、約帕城、多買城、詹美城Jamnia)

這兩行省內的各城市,在”遇見耶穌”一書已有詳述。保羅有關的敘利亞省的安提阿城則參本章的討論。

 

安提阿

羅馬史家司脫普在他的名著(Strabo Geography 16.2.5),宣稱安提阿是敘利亞的大都會。他並說,安提阿的規模,並不比埃及得亞歷山大城小多少。古羅馬學者戴多樂斯Diodorus Siculus (Bibliotheca17.52)則說,該城共有3萬的自由居民(Free inhabitants)。如果當年戴多樂斯的估算是正確的話,那麼安提阿的居民,自由人加上奴隸(奴隸人數往往和自由人相當),總數應在5、6萬人之上。

猶太史家約瑟夫(Jewish War 7.3.3)說,猶太民族密佈於世界每個角落,在敘利亞的數量尤其更多,猶太人在安提阿聚集的數量特別多。根據約瑟夫的說法(Jewish War 7.3.3),安提阿的猶太人頗為富有,這些富裕的猶太人對眾多希臘式的宗教儀式,頗感興趣。

約瑟夫在他的書上很少如此描述猶太人,然而這裡寫得仍極為含蓄。約瑟夫並未詳細透露猶太人對希臘宗教參與的程度,他只是描述出一個人性的軟弱面。希臘的廟會活動有各式樣的信徒獻祭,和精彩的神祇遊行。保羅在路司得城時,被當地人當成神祇,一度想向他們獻祭。使徒行傳記載說:

有城外丟斯廟的祭司牽著牛,拿著花圈,來到門前,要同眾人向使徒獻祭。[徒十四13]

保羅在以弗所時:

有一個銀匠,名叫底米丟,是製造亞底米神銀龕的,他使這樣手藝人生意發達。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說:「眾位,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徒十九24-25]

這些廟宇帶動的周邊行業,能如此興盛,可見其他許多附屬於亞底米神的行業,對這廟宇的依賴。每當有廟會節慶時候,居民會到劇場、鬥獸場、馬戲團積極參加各式精彩的活動,有時城內也有緊急的聚集活動:

滿城都轟動起來。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齊心擁進戲園裡去。[徒十九29]

使徒行傳還有兩次記載以弗所人對亞底米神的禮讚:

眾人聽見,就怒氣填胸,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徒十九28]

只因他們認出他是猶太人,就大家同聲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如此約有兩小時。[徒十九34]

群眾呼喊長達兩小時,不可不謂聲勢浩大。這種專注的膜拜,配合著五彩繽紛的活動,難怪有些猶太人會不知不覺中被吸引。生活在周遭都是異教文化的猶太人,不免為光彩炫麗的廟會活動所吸引,可見這城市的多樣而複雜。

遠自司提反被迫害事件之後(徒十一19),許多耶路撒冷的基督徒紛紛走避他鄉,來道安提阿,這是安提阿首度與基督徒接觸。根據使徒行傳十一章:

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但內中有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傳講主耶穌(有古卷:也向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傳講主耶穌)。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徒十一19-21]

許多人向安提阿傳福音,使得教會在此得以建立,最後竟成為宣教的重鎮,前後僅不到幾年的光景,恐怕也是當初四下逃難到安提阿的基督徒所不敢想像的,實在是教會史值得大書特書的神蹟奇事。

早期教父優士比(Eusebius)在他的書中寫到:彼得是安提阿的第一任主教,第二任是依凡迪奧(Evodius),第三任是伊耐德(Ignatius)在圖拉真皇帝時代,為主殉道。*1優士比的說法,證實安提阿在早期教會的重要性,一直延續到第三世紀初期。

 

安提阿的城市建築

安提阿的城牆,是由希臘時代西流士一世(Seleucus 1)所興建的。後再由羅馬皇帝提比留Tiberius完成。除了城牆外,羅馬政府也在安提阿城內興建許多建築物。西元前67年,羅馬政府的大臣馬可仕( Marcius Rex)在歐羅得(Orontes)河中的小島上(目前這遺跡已完全不存在,毀於圖拉真皇帝時代的一場大地震),建築宮殿和一座馬戲團表演院。西元前47年,凱撒大帝(Julia Caesar)從城外希比阿司山(Silpius Mt). 興建引水道,供應安提阿的日常用水。凱撒在希比阿司山的山麓還蓋了安提阿的第二座劇院。

除了山腳下的劇院外,凱撒也在城中央興建一座劇院,和一座羅馬會堂(basilica)作為供奉羅馬的神祇用。這宏偉會堂內,也刻有凱撒大帝的名字和他的雕像。為了提供居民娛樂,和宣揚羅馬政府的文治武功,凱撒還在城南門附近興建一所鬥獸場。總之,凱撒是有心將安提阿建設成帝國東方的國際大都會。而凱撒大帝的建設,無疑的立下安提阿城市發展的基石。

安提阿城內最主要的幹道,是南北向的廊柱大道。這大道將安提阿分成兩部分。 約瑟夫在書上(猶太戰爭1.21.11)提到希律王也在此大道上舖路,並增建部分的迴廊(Stoa)。

在希律王的的修築下,大約二又四分之一哩的道路,不但都舖設上光滑的大理石,而且這段希律修築的路,從頭到尾部都是蓋有遮風避雨的有屋簷的長廊。身為巴勒斯坦統治者的希律王,竟撈過界,耗資將曾經是人人小心翼翼行走的泥濘路,改建成標準國際規格的體面華麗的大道,用意在爭取安提阿居民的好感,並讓自己在國際都會揚名立萬。

約瑟夫(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Jews 16.5.3)也提到這段史料,他寫著:

住在敘利亞最偉大的城市的安提阿居民,有一個長街從當中穿過。希律在路兩旁蓋上迴廊,並在路中舖上光亮的石塊。*2

奧古斯都曾兩度造訪該地。西元前31年,他在奧可丁(Actium)擊敗埃及豔后克里奧帕德拉和羅馬將軍安東尼的聯軍後,將在埃及搜括的財富撥出部分,交代特派大臣馬可仕(Marcus Agrippa),在安提阿展開一系列的建設。*3

由於奧古斯都的許多建設,都是在提比留手中才完成。因此考古學家無法釐清,到底哪些建設是該歸功於哪位!目前證據顯示,提比留皇帝除了建設南北大道外,在城的東區興建公共浴室。

安提阿近郊的達芬(Daphine)是亞波羅神廟的所在地。整個廟區是一個遊樂場所區,許多著名飲酒狎妓、狂歡歌舞等等許多風月場所,使得遊客如熾,也給當地帶來許多的財富,也使這地成為罪惡的溫床。

新約時代發生在安提阿的大事,該屬於兩次摧毀性的大地震。第一次地震發生於西元37年4月9日,小靴子皇帝Caligula 統治時期。當時皇帝立刻動用提比留皇帝留下的錢財,全力整修該城。

第二次大地震確切時間,史家無法確認。唯一知道的是第二次地震發生革老丟統治的年間。這次地震影響頗為廣泛,除了安提阿外,包括以弗所、士每拿等小亞細亞各處的城市都被波及。

西元43年,保羅造訪安提阿時,這個國際都會許多地震後的各項建築工程正如火如荼的展開著,原本一年一度舉辦的節慶活動,也改由奧林匹亞運動會取代。

這座位於奧侖德河(Orontes)的名城,薈萃著各種宗教、人種、國籍的大都會,正好適合新興思潮的萌芽與奠基。也是「耶穌運動」向羅馬世界傳遞的最佳窗口,是保羅宣教的前進灘頭堡。路加記載,保羅在大馬色路上所受到的呼召剛好是:

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保羅)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九15-16]

保羅在加拉太書也自訴:

然而,那把我從母腹裡分別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樂意將他兒子啟示在我心裡,叫我把他傳在外邦人中,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加一15-16]

上帝天啟給保羅的使命,加上安提阿獨特的環境背景,使得這裡成為保羅向地中海宣教的基地。其實,安提阿教會早在保羅還是迫害基督徒的掃羅時,已經有出色的基督徒:

大眾都喜悅這話,就揀選了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聖靈充滿的人,又揀選腓利、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巴米拿,並進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徒六5]

尼哥拉是希臘名字,他先相信猶太教,後來成為基督徒,被選為早期耶路撒冷教會的七位領袖之一。

當司提反殉道後,耶城教會遭逢嚴重迫害,許多希臘籍的基督徒紛紛走避海外,不少人遷移至安提阿聚會。附近島嶼的基督徒也來到安提阿傳教(徒十一19-20)一時間安提阿信徒大為增加,使得耶路撒冷教會派出巴拿巴前往牧會。保羅隨即也加入安提阿教會的團隊侍奉。

這巴拿巴原是個好人,被聖靈充滿,大有信心。於是有許多人歸服了主。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徒十一24-26]

至此,我們可以說,安提阿教會可說是除了耶路撒冷外,羅馬帝國最重要的教會所在地。

保羅對安提阿是十分感念的,畢竟,這是巴拿巴帶保羅侍奉的第一個教會,可算是保羅的母會。這種感情,可以從保羅結束第一次旅行佈道的經文中看出:

從那裡坐船,往安提阿去。當初,他們被眾人所託、蒙神之恩,要辦現在所做之工,就是在這地方。[徒十四26]

二、小亞細亞

由於小亞細亞面積十分廣大,一般常區分成兩區來討論:

1.小亞細亞本土Central Asia Minor──共有庇推尼Bithynia省(徒十六7、彼前一1)、本都Pontus省(彼前一1)、加拉太省、基利家省Cilicia、Pamphylia省、 加帕多家Cappadocia省(徒2;9),總計共有六個省。這六省中與新約世界較有關的城市有:

  1. 加拉太省Galatia ( 特庇Derbe、以哥念Iconium、Lycaonia、路司得Lystra 、彼西底的安提阿Antioch of Pisidia )
  2. 基利家省Cilicia(大數)

C  Pamphylia省(別加Perga、pamphylia ) 

 

  1. 小亞細亞西部 Western Asia Minor──只有一個省稱為亞洲省(Asia Province)

啟示錄所提到的七個教會—-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

非拉鐵非、老底嘉七個教會。

和保羅宣教有關的城市有:歌羅西、哥士(徒廿一1)、每西亞(徒十六7)、

特羅亞(徒十六8-11)

三、小亞細亞本土Central Asia Minor

西元前66年,羅馬將軍龐貝大軍進駐小亞細亞本土,他先將這裡設置三個行省

  1. Bithynia—位於北方
  2. Pontus—緊鄰於Bithynia的南方
  3. 基利家Cilicia—位於安納扥利亞高原的東方。

其他的廣茅小亞細亞本土地區,稱為安納扥利亞(Anatolia)或安納扥利亞高原(Anatolia Plateau),羅馬時代習慣將此區統稱為加拉太區Galatia。這區當時都還在當地的統治者阿瑪他Amyntas手中。

西元36年──羅馬將軍屋大維(後來的奧古斯都皇帝),正式承認Amyntas的統治權。

西元前31年──阿瑪他在屋大維與安東尼的奧可丁Actium決戰時,壓對了寶,他站在屋大維這邊,並實際支援屋大維。為了報答阿瑪他,在屋大維登基後,羅馬當局的默許下,阿瑪他陸續擴張他的領地,他先後接收Pisidia、Pamphylia、和基利家西部的山區(稱為Tracheia)。阿瑪他成為羅馬帝國初期,佔地稱王的最大的地方軍閥。

西元前25年──阿瑪他病逝,羅馬政府終於等到將這地收歸帝國的這天。加拉區正式成為羅馬的一個行省。省會就是彼西底的安提阿。此時,整個小亞細亞,只剩下Cappadocia還在當地軍閥阿基拉司Archelaus手中。

因此,從西元前25年後,加拉太省就是指特庇Derbe、以哥念Iconium  Lycaonia、路司得Lystra、彼西底的安提阿Antioch of Pisidia ) 這些地域。

 

四、基利家省

聖經四次提到基利家,其中三次都和保羅的家鄉──「基利家的大數」有關:

保羅說:「我本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並不是無名小城的人。求你准我對百姓說話。」[徒 廿一39;廿二3,廿三34]

只有一次是把基利家視為地名:

從那裡又開船,因為風不順,就貼著居比路背風岸行去。過了基利家、旁非利亞前面的海,就到了呂家的每拉。[徒廿七4-5]

基利家省的西邊多山且崎嶇不平,東邊則是人口較多且土地肥美。從幼發拉底河和敘利亞來的商旅會取道此路到大數省,在由此到地中海沿岸,因此造就大數的繁榮。耶穌和保羅的時代,東基利家省(包括大數省)都在敘利亞的統治下。因此路加和保羅筆下才會出現「敘利亞和基利家境內」的句子(加一21,徒十五41)。直到西元60年,基利省才劃分成一個獨立的省份,擁有自己的官員和行政體系。基利省的大數和亞歷山大、雅典並列為當時希羅社會的著名大學中心。*4

大數產生許多當時著名的大學者,如斯多葛(stoic)學派的雅得諾多魯斯(Athenodorus)就曾擔任兩位羅馬皇帝的老師。雅典學校的負責人安提帕(Antipater)也是來自大數。難怪保羅會說大數不是無名小城。保羅在他的第二次、第三次旅行佈道時,由安提阿回到家鄉大數,再穿越大數城西部的基利家峽道Cilician Gate,由此進入亞細亞高原向地中海岸前行。

五、地中海海島區──居比路省Cyprus(現稱為賽浦路斯島)和革哩底省Crete(克里特島)

 

克里特島是地中海第四大島。西元前67年,羅馬征服這島將他設為帝國的行省。保羅被押解到羅馬受審的途中,曾經過此島。路加記載這島上靠南端有兩座城高大城(徒廿七16)和拉西亞城(徒廿七8)。保羅在提多書說:

我從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將那沒有辦完的事都辦整齊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設立長老。[多一5]

這是保羅在羅馬第一次被囚獲釋後,展開他的第四次旅行佈道時,和提多來到這島傳福音。保羅留下提多繼續照顧島上的教會,自己前往小亞細亞的以弗所探訪。稍後,保羅差派亞提馬或是推基古到這島,好讓提多往尼哥波立(希臘西岸)與他相會。

我打發亞提馬或是推基古到你那裡去的時候,你要趕緊往尼哥波立去見我,因為我已經定意在那裡過冬。[多三12]

根據史料顯示,第一世紀革哩底有不少猶太人居住。此島是是歐、亞、非三洲在地中海航行時,必經之地。許多船隻會在此停靠,因此吸引不少經商的生意人來此居住。此地的土著以撒謊欺騙著名。

有革哩底人中的一個本地先知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多一12]

革哩底島教會,和哥林多教會並列為問題最多的教會。

因為有許多人不服約束,說虛空話欺哄人;那奉割禮的更是這樣。這些人的口總要堵住。他們因貪不義之財,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敗壞人的全家。[多一10-11]

輔導這兩教會的重責大任同樣都落在提多的身上,足見保羅對這位希臘籍的年輕人的厚望。

 

居比路Cyprus (現稱為賽浦路斯島)

居比路是巴拿巴的家鄉,是地中海世界的第三大島。羅馬於西元前58年佔領此島,於22年改為元老院下的行省。司提反殉道後,耶路撒冷教會受到迫害,許多人猶太基督徒曾逃到此來避難(徒十一19-20)。島上出土的陶器顯示,早在西元前16世紀就有希臘半島的希臘人(Myceneans) 和推羅、西頓的腓尼基人,渡海來此貿易和定居。

西流基(Seleucus)是安提阿城的港口。保羅偕同巴拿巴和馬可離開安提阿後,就從這港航行到60哩外的居比路島。居比路這地名,是因為島上的山脈藏有豐富的銅礦而來的。這些銅礦在古代很早就被開採製成銅器和青銅器。西元前12年,大希律王曾用300他連得,向當時的羅馬皇帝奧古斯都標得島上一半山區的採礦權。

保羅時代,此島共有兩座城市,分別坐落於島的兩端。一座是撒拉米城,其內有著名的宙斯神廟。一座是帕弗城,是居比路島的羅馬政府的首都行政中心。城內有掌管生育的阿弗戴女神Aphrodite(徒十三7)。美國學者Louis P. di Cesnola 於1877年在此挖掘研究時,意外的在帕弗城北邊的梭利(Soli)出土一塊石碑,石碑上刻有:

撒拉米城是這本島最大港和商業中心。

此外,考古學家還在此出土一座大型集會場所,有華麗廊柱的(forum)。這羅馬會堂長750呎寬180呎,周邊都是商舖,南端還有一座宙斯的神廟。

 

六、歐洲

亞該亞省──雅典

早在西元前第五世紀,雅典早就成為帝國的首都。雅典同時也是一座各式各樣男女神祇總匯的都會。城市內觸目所及的廟宇、市政大廳、市集廣場等儘都是巨石和大理石材砌成的雄偉的建築物。

雅典可算是第一世紀宗教、哲學、藝術、政治高度發達的城市。當時希羅世界中,不少精英分子紛紛來此城市學習和]進修。雅典同時也是亞該亞的首都,居民大多為羅馬人,操拉丁語,猶太人在此定居的很多。保羅當年傳道旅行經過雅典時,並沒有在此處建立教會。

雅典位於愛琴海和地中海交會的重要位置,是海上商業貿易往來必經之處。距離雅典五哩處的匹拉烏斯(Piraeus)是附屬雅典城的重要海港。歷世歷代以來,不知多少詩人騷客站在這海港灣,對著捉摸不定、變幻莫測的浩浩海域,或詠詩讚嘆,或編織旖麗神話,或放聲高歌,這便造就雅典的文風鼎盛,以及神話故事不斷的希臘文化。

除了詭譎多變海域帶來的思潮洶湧外,另一個重要的地理因素,則是環繞在雅典城四周蒼鬱的群山。著名雅典的衛城就是蓋在附近的山丘上。

 

雅典城的歷史

早在青銅器時代晚期(Late Bronze Age 西元前1500-1100),雅典衛城早已是一個有城牆的完整自主的城市了。考古學家在衛城出土一座象徵愛情的希臘女神Aphrodite,足見這時期居民已有強烈的宗教取向。到了鐵器時代(Iron Age 西元前1000起),衛城已發展成宗教的聖地。此時,人們漸漸往雅典城定居下來。市集、會堂、行政中心等公共建設,都在此時興建完成的。

雅典城的守護神雅典娜女神(Athena),是在西元前第六世紀出現的。此時衛城出現雅典娜神廟、和阿波羅神廟等新興的神祇。雅典城則多現人民集會的議院大廳,考古學家估計這廳約可容納五千人。足見民主代議政治,此時已漸漸萌芽。西元前第五世紀期間,雅典開始和東方波斯帝國的十年交鋒之中,許多建築毀於戰火之中。

戰爭結束後,雅典展開龐大的建築計劃。各種巨大的神廟,綿延數哩。通往神廟的石階、公共的市集、人民會議廳、劇院、音樂廳,都蓋的美侖美奐。這種建設一直持續到整個第四世紀,使的雅典成為當時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都會。到了第三世紀,在希臘帝國亞歷山大的庇蔭下,雅典和埃及的亞歷山大,始終是帝國中最耀眼的明珠。一直到第二世紀末期,羅馬帝國的崛起,雅典的政治的重要性才日漸式微。但仍然是當時哲學辯論、學習藝術、建築的中心。

西元86年,雅典城終於被羅馬將軍蘇拉(Sulla)侵入,並掠奪去大量的財富。隨後在奧古斯都和哈德良兩位的任內,許多羅馬式建築如:羅馬式會堂、宙斯神廟等紛紛出現在雅典城內。其中,奧古斯都女婿亞基帕(Agrippa)所建築的音樂廳,可容納一千名觀眾,更是另史家嘖嘖稱奇。

今日廿一世紀,希臘的首都雅典是人口約有一百五十萬的人口的大都會。雅典依然光芒四射,每年仍吸引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觀光客來此遊覽。

 

新約時期的雅典

我們對古代雅典的了解,有兩個來源:

一個是現代考古學者的挖掘報告,另一個則是第二世紀的希臘地理學家、旅遊家波撒尼司(Pausanias:A description of Greece)的著作。波撒尼司在書中詳盡的介紹雅典的許多建築和紀念堂,是瞭解古雅典極珍貴的史料。總之,新約時代的雅典,是由城牆圍起來的城市。有衛城、會堂和亞略巴古(Areopagus)、長廊等。

衛城位於城南方的山丘上,是雅典城的最醒目的地標,如同一頂皇冠戴在雅典城上。集會廣場位於城北區是一個商業中心。保羅時代的廣場,西邊是希臘式的市集,東邊則是羅馬時代的廣場。

這市集廣場,除了是重要的商業市場外,還是交換資訊、哲理辯論的開放空間。保羅曾在第二次宣教旅行時,在雅典短暫的停留。他曾在當地的猶太會堂和市集廣場公開演講:

於是在會堂裡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什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徒十七17-18a]

保羅也曾在亞略巴古目睹雅典人的廟會活動: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徒十七22-23]

亞略巴古(Areopagus)是一座大理石岩組成的山丘,城市的議會在此定期開議。亞略巴古這名稱是因戰神(Ares)而得名的。西元二世紀的希臘作家波撒尼司(Pausanius)在他的書中,提到他曾在雅典看到祭壇上刻有未識之神(Gods called unkown)(神祇是復數的)。*5

羅馬帝國各處的主要城市如雅典、奧林匹亞、貝加蒙Pergamon,都建築有金碧輝煌的巨大神殿。這些神殿內所陳列的神祇分成四種。第一種是,傳統希臘神祇(宙斯、雅典娜、希耳米);第二種是,較不重要的傳統的神祇(太陽Helios、月亮Selene);第三種是,屬於抽象道德的神祇(Pistis忠誠、Aretes美德);第四種,則是為了怕有所遺漏,因此祭祀「未識之神unknow gods」或「所有的神祇all the gods」。這種全方位祭祀的現象,根源於羅馬人神祇和平相處(Pax deorum)的觀念。請參本書羅馬的政治和宗教一章。

此外學者也確定雅典城內的主要幹道番吶司尼可(Panathenic)路就是每年雅典娜慶典時的遊行大道。除了廣場、亞略巴古、衛城外,廊柱群也是雅典城的一大特色。廟宇四周有有長達數哩的廊柱,地方首長的皇家宮殿四周也有廊柱,市集廣場區有迴廊,有些迴廊是彩繪迴廊,四周的城牆附近也有廊柱群,西區、南區、東區、中區等廊柱群。這些迴廊以市集廣場的迴廊規模最長,長約450呎(135公尺)。大多的迴廊都是有頂的廊柱構成的通道。迴廊一邊是商舖,靠外的另一邊則是供人聚集聊天的自由言論廣場。皇家迴廊是城市的統治者聚集大臣、閒話家常、商議國事之處。有些迴廊還彩繪上特落伊戰爭和波斯戰爭的情景,有些則繪上哲學家雄辯的情景。彩繪迴廊往往是哲學家最常聚集的地方。

 

堅革哩cenchrea[徒廿六16]

羅馬史家司脫普Strabo曾於西元前44年、西元前29年,兩度造訪哥林多城。他在書中將哥林多的繁榮歸因於商業鼎盛的緣故。

司脫普寫書的時間是西元前7年,此時哥林多城剛剛重建30多年,因此司脫普的觀察被公認為最接近新約時期的第一手資料。

為什麼哥林多城商業會如此發達,司脫普在書中說全都拜這城附近的兩大港所賜。一個是通往亞洲的堅革哩港,一個是通往帝國本土義大利的Lechaion港。哥林多於是成為各地貨品的集散地。*6堅革哩港距離哥林多2.5哩。*7

希臘時代原有一舊港,西元前44年羅馬政府另外建設一新港,該撒利亞港的1/8,Lechaion港的1/3 的規模算是依小型港口。許多古代希羅的港口大多以淤塞,然而堅革哩港並無附近的河川流入,因此迄今都無淤積。

考古學家在這裡出土許多哥林多城鑄的錢幣,港灣的許多建設都是由富有的哥林多人捐贈的。

 

從亞洲到歐洲,保羅所拜訪而經營過的城市,到底有多少?詳細的數目,現在已無從得知。根據使徒行傳的記載﹔

[6]使徒知道了,就逃往呂高尼的路司得、特庇兩個城和周圍地方去,[7]在那裡傳福音。[徒 14:6-徒 14:7]

 

[40]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們把他交於主的恩中。[41]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徒 15:40-徒 15:41]

 

 

[22]在該撒利亞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問教會安,隨後下安提阿去。[23]住了些日子,又離開那裡,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徒 18:22-徒 18:23]

 

 

[1]亂定之後,保羅請門徒來,勸勉他們,就辭別起行,往馬其頓去。[2]走遍了那一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或作:眾人),然後來到希臘。[3]在那裡住了三個月,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徒 20:1-徒 20:3]

 

 

 

[3]望見居比路,就從南邊行過,往利亞去,我們就在推羅上岸,因為船要在那裡卸貨。[4]找著了門徒,就在那裡住了七天。他們被聖靈感動,對保羅說:「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徒 21:3-徒 21:4]

 

 

從這五處經文可以看出,保羅旅行佈道的範圍十分廣大,許多是使徒行傳沒有一一詳述的。出現在保羅書信中的教會,全都在使徒行傳出現過,是保羅建立過的重要據點。而出現在使徒行傳保羅造訪的各個地點(約有20個),許多則是保羅書信不曾提到的。這20多處保羅造訪的城市,有多少是有建立教會的?使徒行傳並未清楚說明。因此新約聖經只是將保羅旅行宣教作重點的敘述。保羅實際工作的辛苦,可能遠倍於聖經的描述。

 

 

 

第二部附註

  1. *這段石碑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2. John Mcray “Archaeology and The New Testament” Baker 1991 P295
  3. *傳統上,一般相信保羅和彼得都曾監禁在此。參見Eusebius “Ecclesiastical History”25.7
  4. “該撒的堂前”指得是尼祿皇帝的專屬法庭,當時稱為黃金屋(Golden House)

 

第二部附註

  1. Eusebius “Ecclesiastical History”3.36.2
  2. 拜占庭的作家瑪拉拉(Malalas)則指出:這條路最早是提比留皇帝先建築的,後來希律也在這上面又投入建設。近年來的考古顯示,這條街最遠在希臘時代的西流士王朝,就開始舖上石塊。***Glanville Downey, “History of Antioch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34-P70**
  3. Glanville Downey, “History of Antioch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190**
  4. **The Greco-Roman world of the new testament era p273
  5. ** Pausanius1.1.4,14.8
  6. Strabo Geography 8.6.20: 10.5.3

**

  1. “Cenchrea :Eastern Port of Corinth” 5 Vols (Leiden:E.J. Brill1976-1981) Robert L. Hohlfelder Robert Scran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