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牧師保羅與腓立比教會

第十二章牧師保羅與腓立比教會

腓立比是保羅在歐洲佈道的第一站。此城屬於羅馬馬其頓省,是羅馬殖民地。

所謂羅馬殖民地,是指這城的行政制度全都彷羅馬城,城內公民享有和生活在羅馬政府本土義大利,完全相同的權利。

腓立比城,是紀念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馬其頓王腓立二世而得名。當羅馬皇帝奧古斯都在此打敗,謀刺凱撒大帝的叛黨後,這城遂成為羅馬軍隊駐紮的所在地。城內經常的羅馬軍人在此出入,也有羅馬軍人的眷屬來此定居,因此有小羅馬之稱。

此城距海港頗近,加上羅馬官道貫穿全城中央大道,使得交通、商務十分便利。考古研究證實,該城內廟宇林立,但迄今仍無猶太會堂的蹤跡。此外,出土的還有劇院、廣場、浴池、衛城等。使徒行傳記載:

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徒十八12]

這位亞該亞方伯迦流的銘刻Gallio inscription (Delphi),也被發現。保羅和西拉曾被人拉到市上marketplace 去見首領(徒十六19)。這種羅馬城市的市集Court(Bema)如今以發掘出現。

保羅在腓立比的工作是從婦女的聚會開始:

從那裡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裡住了幾天。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裡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徒十六12-13]

有一個賣紫色布疋來自推雅推喇城婦人,名叫呂底亞,全家受洗,還要求接待保羅:

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事主的),請到我家裡來住。於是強留我們。[徒十六15]

腓立比交鬼的巫師們,擁有一位被巫鬼所附使女,用法術來預知未來,因此為這些巫師們帶來滾滾的財源。後來保羅將鬼從使女身上趕出來,斷掉金脈的巫師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帶到官長面前控訴說:

「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徒十六20-21]

官長便吩咐剝了保羅和西拉的衣裳,

用棍打;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裡,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到了隔天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釋放他們兩個。當官長聽說保羅他們是羅馬人,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保羅一行人於是轉赴帖撒羅尼迦城。

 

從使徒行傳的記載,看早期腓立比教會的幾個結論:

  1. 腓立比城內大都是羅馬公民,即使是猶太人(為數應該不多),也都取得羅馬公民身份後,過著外邦人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腓立比城內沒有猶太會堂的緣故,因為要至少有十個敬虔的猶太人的地方,才會設有猶太會堂。這也意味著,保羅在此遭受到猶太人的迫害,應該不會太嚴重。這裡的信徒,應該是以羅馬公民為主。
  2. 羅馬殖民地,檯面上以祀奉羅馬皇帝為主。西元49年,羅馬皇帝革老丟曾下令將猶太人逐出羅馬城(事實上這命令並沒有徹底執行),保羅在腓立比傳道時間應在西元50年間。此時,羅馬雖然仍不干預猶太人自家的信仰,但對公開傳揚羅馬皇帝外的宗教的行為,已經無法容忍。在這種大環境下的腓立比教會是更加需要小心翼翼的。
  3. 民間異教的崇拜頗為興盛,甚至使得保羅和西拉遭受赤身的鞭行。也就是說,保羅在腓立比的迫害,主要是來自交鬼的巫師們。
  4. 保羅旅行佈道時,很少接受他人的供給,卻在以弗所接受信徒呂底亞的接待。足見這裡信徒對保羅的真誠和愛心。

 

從腓立比書的記載,攪早期腓立比教會的幾個結論:

  1. 保羅和這間教會感情深厚,這可從本書的親切、溫馨的筆鋒感覺得出來。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腓四1]
  2. 這間教會對保羅的佈道事工大力的支持,甚至派專人遠赴保羅的監牢來照料保羅。

腓立比人哪,你們也知道我初傳福音離了馬其頓的時候,論到授受的事,除了你們以外,並沒有別的教會供給我。就是我在帖撒羅尼迦,你們也一次兩次的打發人供給我的需用。[腓四15-16]

但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我已經充足,因我從以巴弗提受了你們的餽送,當作極美的香氣,為神所收納、所喜悅的祭物。[腓四18]

保羅在哥林多傳道時,也接受從馬其頓來的弟兄們(腓立比)的捐助:

我在你們那裡缺乏的時候,並沒有累著你們一個人;因我所缺乏的,那從馬其頓來的弟兄們都補足了。我向來凡事謹守,後來也必謹守,總不至於累著你們。[林後十一9]

 

  1. 腓立比教會潛在的一些危機,保羅曾針對此現象發出警語:

應當防備犬類,防備作惡的,防備妄自行割的。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肉體的。[腓三2-3]

這是整封書信唯一直接提到猶太教份子的一段話,但並不意味著這種現象已經發生。此外,保羅提醒腓立比教會需要防備的干擾,還有其他幾項。可見,這教會面臨的挑戰是來自多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