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遺物整理師(Move to Heaven)

遠見雜誌 / 魯皓平

https://www.gvm.com.tw/article/80009?utm_source=line&utm_medium=social&utm_content=GV_banner&utm_campaign=daily

清潔人員請鎖匠破門進入這間已經數月沒有人煙的屋子,首先撲鼻而來的,是早已腐爛的屍臭味和腐敗感,而映入眼簾的,是雜亂不堪的房舍──垃圾堆積、汙垢彌漫、被褥有著沉重的霉味,蒼蠅和蛆都已經在屍體上蠕動──這是現代社會的縮影,也是老化、獨居下,許多獨居老人正嚴重面臨的哀戚。在這種負責打理孤獨老死的文化和風氣中,日本可說是全球最發達的國家,也在人口老化和少子化的雙重危機中,蔓延出無以復加的沉痛和無奈。誰願意死後沒人注意和關注?那背後的苦衷,又有誰能夠體會?《我是遺物整理師》揭開人性最殘酷的面貌

圖/《我是遺物整理師》揭開人性最殘酷的面貌

近日在Netflix上引發熱烈討論的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Move to Heaven),以一種最扣人心弦的情感,迸發動人的真摯和感動,它不僅揭開人性最殘酷的面貌,更在冷漠和現實的荒謬中,揭開一絲絲背後僅存的溫暖,你我彷彿都會被拉入故事情節中,跟著主人翁的視野,重新看待這個世界。

李帝勳、唐俊尚與池珍熙的完美演出

唐俊尚詮釋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狀況非常逼真圖/唐俊尚詮釋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狀況非常逼真

《我是遺物整理師》由李帝勳、唐俊尚、洪承希與池珍熙主演;《偷狗小頑家》、《媽媽的人生食譜》的金晟浩導演與《花樣男子》、《求婚大作戰》、《天使之眼》的尹池蓮編劇合作打造。

故事描述,對這個世界毫無期待的前科犯曹尚久(李帝勳飾),在因緣際會下與患有亞斯伯格症的青年韓可魯(唐俊尚飾)一起營運「天堂移居」遺物整理公司,並逐漸領悟到人生、死亡的溫情故事。

在一件件不同的死亡事件中,他們從亡者的遺物中拼湊出生前可能的經歷和故事,更試著以最尊重的心態,試著傳遞亡者來不及說出的話語,也許有遺憾、更勢必有扼腕,但那對待陌生人卻如家人的真誠,每一幕都賺人熱淚。

死亡映照的人性險惡

《我是遺物整理師》透過清理亡者的遺物發現許多故事圖/《我是遺物整理師》透過清理亡者的遺物發現許多故事

《我是遺物整理師》有非常多引人入勝的地方,特別是對整個人生毫無希望的厭世感與歇斯底里的亞斯伯格症患者組合,交織出許多充滿火花的瞬間;亞斯伯格症患者通常有社交與非言語交際的困難,同時伴隨著興趣狹隘及重複特定行為的舉動,但大腦常常有超越常人的發展。

在李帝勳和唐俊尚的詮釋下,完美的演技徹底演活了劇中角色──其中一位瀟灑、不羈,彷彿也沒有什麼事物值得他去珍惜和體悟;一位木訥、單純,對於所堅持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再放手,特別是唐俊尚演繹亞斯伯格症的行為舉止和個性,真誠到讓許多觀眾以為他本來就有相關的病症。

最令人難過的,是《我是遺物整理師》也探索了人性的險惡,那些家屬為了錢的嘴臉、絲毫不在乎家人死活的卑鄙、甚至連孤獨老死都沒發現的悲劇,不外乎是這個世界上,真真切切發生的人間悲歌。

其實活著的人,遠比死亡的人來得可怕。

而那些來不及說出口的遺憾,也許才最彌足珍貴。

在李帝勳和唐俊尚的詮釋下,完美的演技徹底演活了劇中角色圖/在李帝勳和唐俊尚的詮釋下,完美的演技徹底演活了劇中角色

《我是遺物整理師》用多元的面貌、不同的事件背景、迥異的人物故事襯托著世間的悲苦,但它不是徒留遺憾,導演反而用各種不同的幽默、令人會心一笑的逗趣,激盪觀眾一層又一層的思緒,哭點滿滿,卻又讓人笑中帶淚。

它不僅讓人重新省思這社會角落眾人所忽視的議題,也點醒人世間的生離死別,其實不一定是真正的消逝──每一個遺物、每一個尚未傳達的思念,都能用不同的方式留下意義。

 

(劇照提供: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