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拉罕之約」VS「西乃之約」—保羅需要有一套邏輯來說服猶太群體

從猶太教的傳統脫殼而出,保羅需要有一套邏輯來說服猶太群體。

猶太人從小就需熟記摩西律法(西乃之約),保羅從這點出發,切入基督耶穌救贖的道理(亞伯拉罕之約)。


 

 

亞伯拉罕之約(創12:1-3; 22:16-18)

西乃之約(出19:1-20:21; 24:1-8)
神的應許,也是新約聖經的根基。

主又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希8:10)

 

摩西時代,神賜下的律法
撒拉,神應許她生的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創17:15-18:15)。 亞伯拉罕憑血氣(flesh)與使女夏甲生了以實瑪利(創16:1-16)。

那按著血氣生的逼迫了那按著聖靈生的:這裡的比方是指創世記21:9,14歲的以實瑪利嘲弄嬰孩以撒,也指猶太律法主義逼迫才建立的教會,也指基督徒裡面舊有的情慾(血氣)逼迫裡面的聖靈(加5.16-21)。

 

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是沒有條件的,當亞伯拉罕回應了神的呼召,他憑著信心接受神的應許,神就和他立約。 生子為奴,因為夏甲是使女,代表從肉身(flesh)生的就是肉身(約3.6)。
這是蒙恩的約,是無條件的愛。 這是有條件的約,神賜福給以色列人的前提是他們要遵守神的約(出19.5)。

以色列人無法承受神直接對他們說話,因為屬血氣的不能直接聽神的聲音(申5.26),其實他們不要神和他們說話,他們要摩西和他們說話(出20.19),他們以為能夠在血氣中行律法。

承受產業:我們因著信,就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的。在基督裡,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得著天上的基業(彼前1.4) 被趕出去,不能承受產業:血肉〔血氣〕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15.50),不義的人和在血氣行事的人也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 加5.19-21)。
在上的耶路撒冷:指教會,羔羊的新婦(啟21:9-10),基督的身體。 現在的耶路撒冷,指現今的猶太律法主義,就是在血氣中行律法的精神。

凡有血氣的,都圈在罪裡,都在律法以下(加3.22-23)。


加拉太書, 第四章22-31

  1. 因為律法上記著,亞伯拉罕有兩個兒子,一個是使女生的,一個是自主之婦人生的。
  2. 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著血氣生的;那自主之婦人所生的是憑著應許生的。
  3. 這都是比方:那兩個婦人就是兩約。一約是出於西乃山,生子為奴,乃是夏甲。
  4. 這夏甲二字是指著亞拉伯的西乃山,與現在的耶路撒冷同類,因耶路撒冷和他的兒女都是為奴的。
  5. 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他是我們的母。
  6. 因為經上記著:不懷孕、不生養的,你要歡樂;未曾經過產難的,你要高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
  7. 弟兄們,我們是憑著應許作兒女,如同以撒一樣。
  8. 當時,那按著血氣生的逼迫了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
  9. 然而經上是怎麼說的呢?是說:把使女和他兒子趕出去!因為使女的兒子不可與自主婦人的兒子一同承受產業。
  10. 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不是使女的兒女,乃是自主婦人的兒女了。(加拉太書 第四章22-31)

加拉太書 第四章27節,「不懷孕、不生養的」是引用以賽亞書54章的經文,指基督十字架的救贖之後〔以賽亞書53章〕,神的恩典臨到教會,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