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芳醫院安寧病房耶誕活動,向英國籍宣教士──戴默麗教士致上最高敬禮(20201223)

 

 

 

2020.12.23

馬太福音10:7-8 「要邊走邊傳,說『天國近了』。要醫治病人,使死人復活,使痲瘋病人潔淨,把鬼趕出去。」病痛得到醫治是天國臨近的記號,當上帝在人身上掌權時,人就能變得健康。這意思不是身體的所有病痛馬上就會治好,而是指人的心靈獲得平安與整全。《病痛與醫治》─古侖神父、吳信如合著。

 

萬芳醫院 安寧病房(8A)

這是一個月一次,由沐光心靈關懷中心所提供的「蔬菜濃湯分享」(據悉準備數月,並與醫療團隊討論下最適合的營養補充品,而且果汁機所資不斐,需向國外訂購,不但能保留完整的蔬果價值,機器本身能直接加熱,讓病友喝到暖呼呼的蔬果濃湯),這個活動雖已持續一段時間,除了濃湯的提供,更重要的是心靈關懷與福音分享!

今天是我第一次參與,負責拍照,也負責觀察與感受。活動內容相當豐富,有手語的耶誕詩歌表演、志工們的合唱,過程中有人開始打果汁,而我的眼光則游移在陸續被護理師推進來的病人身上(護理師、社工師們都熱切地與周關懷師、志工們打招呼)

首先被推過來的是一位男士,年紀應該四十至五十之間(很難判斷),坐在幾乎可以平躺的特殊輪椅上,吊著點滴,皮膚黝黑、身形枯槁、沒有毛髮,我站在他的身後觀察他光亮的頭頂,想像著他曾經經歷的病痛與療程。一位年約五十多的看護扶著一位年紀相仿的太太,一樣推著點滴架,與看護一起過來。一位身著綠色外套的男子前來參與,說是陪兒子住院。一位先生淡定的坐下來不停地講電話,似乎是與住院的太太報告正在參與的活動。一位年輕女子由看護推過來,瘦弱的身軀,在有恆溫設備的醫療大樓內裹著羽絨衣與毛帽,感覺非常冷。一位症狀明顯是口腔癌的年輕男子獨自坐在第一排專注聆聽卻無法言語。一位近七十歲的先生,右腳掌截肢,由太太陪同過來(應該是另一邊普通病房的病友)。此時,一個畫面吸引住我的目光,角落的一對夫妻,太太也是斜躺在那特殊輪椅上,先生衣冠整潔的坐在太太右邊,兩位都滿頭白髮,先生舉手投足卻顯溫文儒雅。整個過程我必須東竄西竄掌握拍攝角度,但眼光始終無法移開這對夫妻。太太面無表情,先生邊看節目表演邊回頭對著太太淺淺一笑,左手始終握著太太那毫無知覺的右手沒有離開過,時而緊握、時而輕撫,我可以想像他們是如何的彼此相愛,從年輕到老,共同度過每一個晨昏、每一個喜悅與悲傷,即使到最後一刻,都為能緊握對方的手而感恩

接下來是周關懷師的福音信息,以及分送「蔬菜濃湯」,不只現場病友與家屬,甚至分送到病房裡,在這寒冷的雨天,對比外面灰濛濛的天氣,這一杯真的是暖到心頭。緊接著擺好大桌子,開始教大家製作簡單又美麗的蝶谷巴特零錢包。護理師與志工一陣忙亂大家終於坐定位,開始專注的製作零錢包!

「我要做給我太太,她現在住院!」

「我要做給我兒子,他在住院。」

「我是她的看護,我幫她做(此時護理師拿塑膠袋給病人,病人在後面不

  停嘔吐)

(口腔癌的病友指手畫腳,應該是做給自己)

(先生拖著下巴在一旁看太太做)上完膠水真的很漂亮耶!」

在喬治•賴爾George S. Lair, Ph.D. 《臨終諮商的藝術》一書提到─醫療、社會、心理、靈性每個面向的關懷都是同等重要。然而,當病人的需求是從主流的醫療觀點來看待,其他面向就不容易浮出檯面。庫雪爾(Kutsher,1980)表示,我們目前的科學與醫藥知識,儘管有種種利益,卻已為醫療照顧投下了陰影,「因為在追求治療的過程中,關懷這件事的位階已經被削若了。」身為諮商師(關懷師)的我們,所採取的方式往往是行為與化約(redunctionistic)的取向,這些奠基於實證的看法忽略了其他了解世界的方式。P40-41

從信仰實踐的角度,馬太福音817「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他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當探訪與陪伴時,單靠著一股熱情往往會達不到靈性關懷的層面,有時會讓自己陷入混沌的窘狀,使彼此的談話落於空泛。必須要有敏銳的心去覺察並協助病人去感受自己對生命與病痛的意義,而非一味的用宗教語言去包裝或詮釋這些苦難、否則將完全觸摸不到病人的靈性需要當然,在活動過程中是屬於集體性質的陪伴,因為,誠摯地邀請與呼喚不同於醫生的宣判、溫柔的輕撫不同於侵入身體的管子、眼神的交流不同於護理師慣例的巡視,溫暖的蔬果農湯更不同於那滿是刻度的藥物。它源自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8A結束後,大部分志工已陸續離開。周關懷師帶著我與另一名志工上10樓探訪一位年屆九十的英國籍宣教士──戴默麗教士於民國561月,從英國倫敦隻身來台宣教,574起在深坑地區教會服務,本著基督仁愛的精神,來到台灣這衛生條件不佳、物資貧瘠的窮鄉僻壤,順服上帝的帶領,像一粒麥子一樣,將自己深埋在深坑這個小地方,至今已53個年頭。

 戴教士為人謙和,常關懷會友,從不吝於用話語給予鼓勵扶持,或實際提供金錢物質援助窮困缺乏者,她的行誼帶給許多人深刻的影響,許多深坑及附近(石碇、平溪等)地區居民藉由教會,在身心靈方面獲得許多助益。(參考網站https://religion.moi.gov.tw/ExcellentForeigner/Content?ci=1&cid=4#prettyPhoto)

奉獻50年!英傳教士獲移民署頒發梅花卡──戴默麗秉持上帝教導她的座右銘「只管跟隨」,把她一生最精華的歲月都奉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同時本著基督仁愛的精神,傳揚愛與仁恕,並身體力行,能夠獲頒梅花卡實至名歸。

(參考網站https://gotv.ctitv.com.tw/2017/01/349548.htm)

        這是一間健保病房,戴奶奶住在最裡面一床,旁邊有一位弟兄兩位姊妹陪伴,我們彼此問安後,周關懷師軀身挨近戴奶奶(據聞是心肺衰竭,戴著呼吸器)用簡單的英文問候。這個畫面讓我想起在衛理神學院修宣教學這門課時,曾經涉獵過白冷會宣教士事蹟,在西元1953年遠從瑞士來到台灣後山奉獻一生的一群宣教士的故事。戴奶奶側躺著,高挺的鼻子顯得氧氣管的渺小,白色的髮絲與剛到台灣時並無異(參考照片)只是略微減少,她睜著一隻還能活動的淺棕帶點綠的眼睛環視著我們,帶著淺淺的微笑,蠕動的嘴唇似乎想說什麼。在無法交談的此刻,我們一起用Amazing Grace這首詩歌為她祝福與祈禱(詩歌中,旁邊的志工頻頻拭淚,聖靈總以不同的方式感動我們,我沒哭,卻用心感受這神聖的一刻。我必須再說,如此愛主而燃燒自己的生命,遠勝過高牆裡敬虔的膜拜)

 

 

 

 

 

 

 

 

 

當我帶著一顆悸動的心寫下這一頁時,回憶起,這是多麼美麗的臉龐!腓立比書1:21-23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在古侖神父所著《生命終點的盼望─生命與死亡的藝術》詮釋保羅當時對死亡的理解:「離世」在德文版中使用的是「aufbrechen」一字,即「啟程」的意思,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則譯為「離開這個世界」,到上帝那裡去。他將死亡理解成「啟程」、是前往另一個生命。在希臘文的版本中「與基督同在」寫的是「syn Christo einai」:在基督身邊,經驗到與祂在一起,這是一種與基督一起存在的狀況,一種內在的連結。

病房裡來陪伴的深坑教會的弟兄姊妹關愛的眼神如同看著自己的父母,可能更甚,並述說著自己從小如何在戴奶奶的關愛中成長。在祈禱、默想、聖禮與關愛貧困中,在每一個接納與擁抱中,為黑暗帶來曙光、使飢餓的得飽足,將自己生命成為盲人的眼睛、瘸腿的拐杖、傷痛的纏裹者,引領數不清的生命找到盼望,如同一粒麥子深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近五十多個年頭。這一切使得病房裡所有的醫療設備不再那麼的冰冷,反之,機器的偵測音宛如榮耀的進行曲,即將謝幕這完美的一生,如吹奏著「啟程」的讚美樂聲,帶著戴宣教士在眾天使的歡呼聲中,進入應許之地,永遠與基督在一起!

戴宣教士的座右銘是「只管跟隨」,忠心愛神愛人,獲移民署頒梅花卡確實實至名歸、但我相信在天上已有榮耀的冠冕等著她!此刻,我明白為何我沒哭,因為,這樣的精神、這樣的愛,不能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