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保羅時代,自願團體(voluntary association (collegia))在羅馬政府中的運作

自願團體(voluntary association (collegia))在羅馬政府中的運作

 

羅馬政府也允許自願團體(voluntary association (collegia))的成立的。這種自由集會大多是為了崇拜某一神祇所成立。由於參加者都是自願性質的,因此稱為自願團體。政府允許各個團體自由聚會、收取基金、和從事各樣的儀式,唯獨嚴禁任何有關政治的活動。

對於這種團體,羅馬當局的態度是不禁止,也不鼓勵的。最初這種團體的設立,是提供外來的異鄉客,和社會底層人士的一個認同的機會。雖然它們在社會中頻遭白眼、屢受奚落,然而卻可在這種團體中,碰到和自己遭遇相仿的人,而相互鼓勵。換言之,這種團體提供被這社會排擠人士的另一種團體治療和慰藉。日後竟成為羅馬帝國社會安定的一個重要因素。羅馬當局清楚看出這點,也願意給這種團體特定生存的空間,唯一的條件仍是–不得涉及政治因素!

到了第一世紀,羅馬世界的自願團體大約可分成4大類;

  1. 職業團體—各行各業所組成的工會和商會。有船務、搬運工、倉庫工人、

麵包工、工匠、家畜飼養者。有些工會財力雄厚,而且在社會上頗有影響力,然而卻從不敢直接插手政治事物。使徒行傳19章所記載專製作亞底米女神像的銀匠們,就是屬於這類型的:

這樣,不獨我們這事業被人藐視,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連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榮也要消滅了。」[徒 19:27]

一般而言,工會多半會找一位在政府機構任職的高官,當作庇護者(patron)照顧他們這行業的利益。考古發現,有些工會在都鬥獸場中有專屬的座位區。官方的日曆上甚至會標示出工會的節慶!這些職業團體的功能是,提供會員一些商情資料和服務,以及讓他們在社會有自己的尊嚴和標誌,如此而已。第一世紀的工會沒有罷工、等工運,有沒有任何勞工福利制度。

有趣的是,羅馬社會中,同樣行業的往往在同一條街上比鄰開店。考古學家在帖撒羅尼迦挖掘到一條街,整街都是染紫色的染商商號的街道。使徒行傳18章3節提到,保羅和織帳棚的亞居拉和百基拉同住作工,學者相信保羅很可能和當地織帳棚工會的有所來往。

  1. 宗教團體—-以崇拜某一神祇而設立的團體 。

宗教團體大多都是由外來的異鄉客組成的。因為每一種族的一大特色,就是他們家鄉專屬的神祇。這種故鄉的神祇,成為漂泊在外游子的圖騰和原鄉。

尤其是被賣到異地的奴隸,或甫獲自由的自由人(freeman)更熱衷於這種宗教性質的團體。

從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開始,猶太教就被羅馬當局視為一個宗教團體。因此猶太會堂得以紛紛在地中海世界各處設立。羅馬當局最初也將早期基督教視為猶太教的一支 。到了第一世紀末、第二世紀初,羅馬當局漸漸察覺到基督教的特殊性,因此才開始將基督教和猶太教區隔出來。**Betty Radice, The Letters of The Young Pliny 10.33(New York :Penguin 1963) p 272

西元49年(徒18;2),革老丟逐出猶太人時,並未區隔猶太人或基督徒。到了

西元64年尼祿皇帝開始迫害基督徒,一般相信這是基督徒形象在當時社會已獨樹一幟的時候。基本上,羅馬政府允許合法承認的宗教團體的存在,然而當時基督教剛剛脫離猶太教的保護傘,又尚為被羅馬政府認可為一個可拒拜羅馬皇帝神像、可結社集會的團體,,因此終於被視為非法危險的宗教團體,進而導致尼祿皇帝時代對基督徒的大迫害。

到小浦尼林寫信給圖拉真皇帝(西元)信中,就直接點名到羅馬行省畢司旎(Bithnia)地區的基督徒。可見這時期的基督徒已是一個和猶太教區隔出來的團體。

第一世紀有些宗教團體是由職業團體(如羊毛工人、退伍軍人)轉型而來的。這是因為職業團體的元老成員,將自己的信仰介紹入團體的緣故。其實這種做法還帶有一個重要考量:宗教的約束力,較職業團體為強,聚會也較頻繁,會員參予的人數也較為固定。因此才有人故意將職業團體改變成為宗教團體的。

**John E. Stambaugh and David L. Balch  The New testament in Its Social Environment(Philadelphia :Westminister Press1986) Pp124-127

 

  1. 葬儀團體—-處理所有與葬禮有關的事宜的葬儀社。第一世紀的羅馬社會,無論下階層的奴隸、苦力,或上層社會的皇親國戚,都渴望身後有一個隆重又體面的葬禮,都視葬在一般的墓坑內為淒慘的下場。

葬儀團體起初只是一種互助團體,雖然不是正式的組織,但仍需將每次與會的會員名單呈交市政官報備。日後,由於需求量漸多,會員數量大增,不得不向政府機關成立為團體。

加入葬儀團體的會員,需先交一筆入會費。每月還要按時繳交月費,如此一來,會員死後不但有權優先選購組織所擁有的墓地,還有會員們隆重的送葬儀式。

這種團體的定期聚會是社交的重要場合,根據該團體的文獻顯示,會員無論是公民、自由人、奴隸都熱烈與會。

保羅在羅馬書中寫到:

[7]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8]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羅 14:7-:8]

學者認為”無論是生是死,我們都是主的人”這句話,很可能是保羅引用當時的一種熟悉的葬儀口語,來隱喻基督。

 

根據第三世紀基督徒作家特圖良Tertullian 的書(Apollogy 28-39)記載,當時的基督教會在政府登記為葬儀團體。他說:基督徒和其他的團體一樣,完全依照法律,他們每月向成員收取月奉獻而且一同進餐。特圖良因此大聲疾呼:按照羅馬法律,基督徒是不應被迫害的,因為他們是合法的喪葬團體,可依法聚會。

特圖良提到的兩種基督教的現象,也出現在保羅書信中:保羅要求哥林多教會收奉獻幫助耶路撒冷教會: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進項抽出來留著,免得我來的時候現湊。[林前 16:2]

至於聚餐,保羅特別提醒: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林前 11:20]當時聚會常一起用餐,保羅提醒大家主的聖餐不同於一般的聚餐。從這些現象看來,早期教會為了得到羅馬政府的認可,因此登記為葬儀團體,是很合理的推測。換言之,特圖良的記載應該是無庸懷疑的。

 

  1. 家庭團體—-個背景相同(種族、收入)相似的家庭組成的團體。

來自相同家庭的奴隸和自由人,往往會共同組成團體。他們唯一的共同點是,有相同的主人(恩主Patron ),而這組織附屬於主人家庭之內,定期固定在主人的產業上聚會。這種聚會,不是主人好意的聯誼,或者奴僕爭取福利的機會,而是主人行集體控制的權威的展示。耶穌比喻中,常常出現主人和管家,管家和僕人等相互間的種種關係,都是這種大戶家庭的背景產物。

由於這些主人大多是帝國的皇親國戚或者是高官貴冑,經常有奴婢成群的服事,再加上這些權傾一時的高官將領趁著帝國擴張之際,強取豪奪大片的土地,雇用奴隸或下放給佃農承租,使得家族成員往往有數百人,甚至千人!

到奧古斯都時代,家庭團體在帝國境內已經十分盛行。

基督徒也自認為是一種家庭團體

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問我所親愛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亞西亞是歸基督初結的果子。[羅 16:5]

其實基督教的發源於家庭,使徒行傳第一、二章反應這現象:

進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間樓房;在那裡有彼得、約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馬、巴多羅買、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奮銳黨的西門,和雅各的兒子(或作:兄弟)猶大。[徒 1:13]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徒 2:2]

上帝是這家庭團體的主人和庇護者(benefactor)

賜給你們聖靈,又在你們中間行異能的,是因你們行律法呢?是因你們聽信福音呢? [加 3:5]

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我得救。[腓 1:19]

若有講道的,要按著神的聖言講;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穌基督得榮耀。原來榮耀、權能都是他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彼前 4:11]

上面的這三處經文,都說明:聖靈、基督的靈、神所賜的力量是信徒能力的來源,是這基督社群的恩主。

哥林多後書的這段話,讀起來就像是一位恩主的角色,顯然保羅是站在庇護制度的觀點,來勉勵哥林多教會的:

[9]如經上所記:他施捨錢財,賙濟貧窮;他的仁義存到永遠。[10]那賜種給撒種的,賜糧給人吃的,必多多加給你們種地的種子,又增添你們仁義的果子;[11]叫你們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捨,就藉著我們使感謝歸於神。[林後 9:9-11]

在羅馬社會中,職業團體有當政的有力人士作為恩主,大戶家庭有皇親國戚為恩主,葬儀團體更有許多社會有力人士的介入,而基督團體的恩主就是耶穌。

死裡復活的耶穌是具有至高無上的全能,也是基督家庭的能力來源。

 

保羅還將家庭規範轉化成教會中的倫理規範。保羅書信共有5 處提到家庭倫理和教會倫理。

歌羅西3;18-4;1  以弗所5;21-6;9 彼前2;13-21  3;1-7; 提前2;1 –6;2 提多2;1-10

 

羅馬人的家庭規範,都只教導對男主人的必須有的尊敬和禮儀,婦女、小孩、奴隸都被看成無關緊要的第三者。

希臘哲學家亞理士多德,形容家庭是由三個要件組成。這三要素的主角全都是男人1.丈夫與妻子2.父親和小孩 3.主人與奴隸(Politics 1.3)

奧古斯都皇帝時期的古羅馬作家Arius Didymus 也說,男人天生就有管理家庭的本事,女人這種慎密思考的能力十分低下,小孩則根本還沒有這能力, 奴隸則完全付之闕如**

Carolyn Osiek and david L. Balch    Families in the New Testament World :Household s and house Churches (Louisville :Westminister John Knox,1997) P119 o

亞里士多德說:男人管理妻子,正如貴族管理事物一般。男人因為較有能力治理, 因此比女性優等。但男人仍然可以依著女人的能力,在一定範圍內,讓她掌管一些事物。 (Nicomachaean Ethics 8.10)

他又說:

男人天性上就適合管理女人 (Politics 1.12)

父親管理小孩如同君王治理國民,因為他關心小孩未來的福祉,而並非期望於小孩的回報。(Nicomachaean Ethics 8.10)

主人管理奴隸當如同暴君,因為養奴隸就是為了主人的最大利益著想。(Nicomachaean Ethics 8.10)

奴隸是活的財產 (Politics 1.4)

奴隸是需要審判的(Politics 1.5)

 

從這些羅馬時代對妻子、小孩、奴隸的態度,可以分別出保羅在基督裏教導的。可貴之處,這正是耶穌福音所帶來人際關係的重新調整,也是神的愛在對每個個體,無論職業、性別、長幼、尊卑,人人都平等的愛與尊重。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