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牧師保羅與敘利亞的安提阿

西元前 300 希臘王朝敘利亞的西流基一世 共在 地中海世界設置了 16 座名為安提阿的城市, 用來紀念他的父親安提阿。彼西底的安提阿就是其中 一座。整座 城是典型的羅馬城市,絕大部份都是在凱撒大帝到革老丟皇帝時期完成的。

如今已出土的有環城的城牆和南北走向的大道。 其 實,考古上最重要的發現, 是興建於提比留時代,紀念奧 吉斯都皇帝的神廟廣場。 該廟為於安提阿的市中心, 正好在東西向大道上。從奧古斯都神廟廣場, 有一條台階通往提比留廣場。

 

羅馬史家斯特拉博在他的名著 〈地理學 ) ( Geography 16.2.5 ) 中,稱安提阿是敘利亞的大都會。 他認為安提阿 的規模,並不比埃及的亞歷山卓城小多少。

猶太史家約瑟夫 (  〈猶太戰爭〉 Jewish War 7.3.3 ) 說,猶太民族密佈於世界每個角落, 在敘利亞的數量尤其 多,猶太人在安提阿聚集的數量也特別多。

根據約瑟夫的說法, 安提阿的猶太人相當富有,這些 富裕的猶太人對眾多希臘式的宗教儀式, 頗感興趣。約瑟 夫在他的書上很少如此描述猶太人,然而這裡寫得仍極為 含蓄。約瑟夫並未詳細透露猶太人對希臘宗教參與的程度,他只是描述出人性的軟弱面。希臘的廟會活動有各式各樣的信徒獻祭,和精彩的神祇遊行。保羅在路司得城時, 也被當地人當成神祇,一度想向使徒們獻祭。使徒行傳記 載說:「有城外丟斯廟的祭司 牽著牛,拿著花園, 來到門 前,要同眾人向使徒獻祭。」 ( 徒十四 13 )

保羅在以弗所時更提到一個名叫 底米丟、製造亞底米 神銀寵的銀匠, 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 說:「 眾位, 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 」( 徒十九 25  )

這些廟宇帶動的周邊行業能如此 興盛,可見其他許多 附屬於亞底米神的行業, 對這廟宇的依賴。

每當有廟會節慶時, 居民會到劇場、 鬥獸場、馬戲團 積極參加各式精彩的活動, 有時城內也有緊急的聚集活 動。

使徒行傳還有兩次記載以弗所人對亞底米神的禮讚:

「  眾人聽見,就怒氣填胸,喊著說:   『大哉,以弗所 人的亞底未啊!』 」 ( 徒 十九 28 )

「 只 因他們認出 他是猶太人,就大家同 聲喊著說:『大哉!以 弗所人的亞底未啊。 』如此約 有 兩 小時。 」

( 徒 十九 34 )

群眾呼喊長達兩小時, 不可不謂聲勢浩大。這種專注的膜拜,配合著五彩繽紛的活動, 難怪有些猶太人會不知 不覺中被吸引。生活在周遭都是異教文化的猶 太人,不免 為光彩炫麗的廟會活動所吸引, 可見這城市的多樣和種罪汙。

自從司提反被迫害事件之後 ( 徒十一 19 ),許多耶路 撒冷的基督徒紛紛走避他鄉來到安提阿, 這是安提阿首度 與基督徒接觸 ( 徒十一 19-21 )

許多人向安提阿傳福音,使得教會在此得以建立, 最後竟成為宣教的重鎮, 前後不過幾年的光景, 恐怕也是當 初四下逃難到安提阿的基督徒所不敢想像的, 實在是教會 史上值得大書特書的神蹟奇事。

早期教父優西比烏 ( Eusebius ) 在他的書中寫到:彼得是安提阿的第一任主教,第二任是依凡迪奧 ( Evodius ) ,第三任是伊耐德 ( Ignatius )他在圖拉皇帝時代,為主殉道。**優西比鳥的說法,證實安提阿在早期教會的重要性, 一直延續到第三世紀初期。

 

安提阿的城市建築

安提阿的城牆, 是由希臘時代西流士一世 (  Seleucus I )  所興建的, 後再由羅馬皇帝提庇留 ( Tiberius)完成。除了城牆外,羅馬政府也在安提阿城內興建許多建築 物。西元前 67 年,羅馬政府的大臣馬可仕 (  Marcius Agri-ppa ) 在歐羅得 ( Orontes 〉 河中的小島上 ( 目前這遺跡已完全不存在,毀於圖拉真皇帝時代的一場大地震 ),建築 宮殿和一座馬戲團表演院。西元前 47 年,凱撒大帝從城外 希比阿司山 ( Silpius Mt ) 興建引水道,供應安提阿的日 常用水﹔此外也在希比阿司山的山麓蓋了安提阿的第二座劇院。

除了 山腳下的劇院外,凱撒也在城中央興建一座劇 院,和一座羅馬會堂, 作為供奉羅馬的神祇用。 這座宏偉會堂,也刻有凱撒大帝的名字和他的雕像。為了提供居民娛樂,和宣揚羅馬政府的文治武功,凱撒還在城南門附近興建一所鬥獸場。 總之,凱撒有心將安 提阿建設成帝國東方的國際大都會。 而凱撒大帝的建設,無疑的立下安提阿城市發展的基石。 安提阿城內最主要的幹道,是南北向的廊柱大道。這大道將安提阿分成兩部分。 約瑟夫在書上 (〈 猶太戰爭〉 1.21.11 )提到:希律王也在此大道上舖路, 並增建部分的 迴廊。在希律王的的修築下,大約二又四分之一哩的道 路,不但都舖設上光滑的大理石,而且這段希律修築的路,從頭到尾部都是蓋有遮風避雨之有屋簷的長廊。 身為巴勒斯坦統治者的希律王, 竟撈過界,耗資將曾經是人人 小心翼翼行走的泥海路,改建成標準國際規格的體面華麗大道,用意在爭取安提阿居 民的好感,並讓自己在國際都 會揚名立萬。

約瑟夫 (〈猶太古史> (Antiquities of Jews )  16.5.3 )也提到這段史料,他寫著:住在敘利亞最偉大的城市安提阿的居民,有一長街從當中穿過。希律在路兩旁蓋上迴廊,並在路中鋪上光亮的石塊。**

拜占庭的作家瑪拉拉 ( Malalas ) 則指出:這條路最早 是提庇留皇帝建築的,後來希律也在上面投入建設。 近年 來的考古顯示,這條街最遠在希臘時代的西流土王朝, 就 開始舖上石塊。**

奧古斯都曾兩度造訪該地。西元前 31年,他在奧可丁 (  Actium   )擊敗埃及豔后克里奧帕德拉和羅馬將軍安東尼 的聯軍後,將在埃及搜括的財富撥出部分, 交代特派大臣 馬可仕 ( Marcus Agrippa ),在安提阿展開一系列的建設。***

由於奧古斯都的許多建設, 都是在提庇留手中才完 成,因此考古學家無法釐清, 到底哪些建設是該歸功於哪 一位。 目前證據顯示,提比留皇帝除了建設南北大道外, 也在城的東區興建了公共浴池。

安提阿近郊的達芬 ( Daphne ) 是阿波羅神廟的所在地。整個廟區是一個遊樂場, 有許多著名的飲酒押妓、狂歡歌舞等等風月場所, 使得遊客如織, 不僅給當地帶來許多財富,也使這地成為罪惡的溫床。

新約時代發生在安提阿的大事, 該屬於兩次摧毀性的大地震。第一次地震發生於西元 37 年 4 月 9 日,小靴子皇 帝 Caligula 統治時期。當時皇帝立刻動用提庇留皇帝留下的錢財,全力整修該城。

第二次大地霞的確切時間, 史家無法確認。唯一知道 的是第二次地震發生草老丟統治年間。 這次地震影響頗為廣泛,除了安提阿外,包括以弗所、士每拿等小亞細亞各 處的城市都被波及。

西元 43 年,保羅造訪安提阿時,這個國際都會許多地 震後的各項建築工程正如火如荼的展開著, 原本一年一度 舉辦的節慶活動,也改由奧林匹亞運動會取代。 這座位於 奧侖德河的名城, 菁萃著各種宗教、人種、國籍的大都會,正好適合新興思潮的萌芽與奠基。 也是「 耶穌運動 」 向羅馬世界傳遞的最佳窗口, 是保羅宣教的灘頭堡。

奧古斯都皇帝的神廟, 呈現半圓形。 目前出土的廊柱 有各種雕花。廟的牆壁上顯示公牛頭、 樹葉、細緻華麗的 雕刻,足見保羅當年造訪這城市時的富庶。 此外,城內還 有兩座希臘式的廟。

安提阿的社會是一個階級分明的社會, 最上層是會說 拉丁語的羅馬公民。他們擁有羅馬公民的一切權利,城內 其他的份子則是說希臘語的一般居民。

由於這所城市的考古出土, 我們得知保羅時代對羅馬皇帝的祭祀崇拜,已經是各地普遍的現象。 因此,保羅面對的不只是傳統上希羅神話世界, 剪不斷理還亂的多神崇拜,還有羅馬官方一手宣傳規劃、 民間屈意奉承廣設的羅馬皇帝崇拜。在這種氣氛之下,保羅的宣教是極其困難的。

 

安提阿之於保羅的重要性

上帝天啟給保羅的使命, 加上安提阿獨特的環境背 景,使得這裡成為保羅向地中海宣教的基地。其實,安提 阿教會早在保羅還是迫害基督徒的掃羅時, 就已經有出色的基督徒了,即司提反、腓利、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 巴米拿,並進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等人 ( 徒六 5 )

尼哥拉是希臘名字, 他先相信猶太教,後來成為基督徒,被選為早期耶路撒冷教會的七位領袖之一。 當司提反殉道後,耶城教會遭逢嚴重迫害,許多希臘籍的基督徒紛 紛走避海外,不少人遷移至安提阿聚會。 附近島嶼的基督徒也來到安提阿傳教 。( 徒十一 19-20 )

一時間安提阿信徒大為增加,使得耶路撒冷教會派出 巴拿巴前往牧會。保羅隨即也加入安提阿教會的團隊事 奉。

巴拿巴是個好人,被聖靈充滿、大有信心,領許多人 歸服了主。他又帶保羅 ( 當時稱掃羅 ) 到安提阿去,一同 聚會,而門徒稱為 「 基督徒 」 ,就是從敘利亞的安提阿開始的。 ( 參徒十-24-26 )

至此,我們可以說,安提阿教會可說是除了耶路撒冷 外,羅馬帝國最重要的教會所在地。

保羅對安提阿十分感念,畢竟,這是巴拿巴帶保羅事 奉的第一個教會,某種程度上可算是保羅的母會。 這種感情可以從保羅結束第一次旅行佈道的經文中 看出:

「  當初,他們被眾人所託、 蒙神之息,要辦現在所做 之工,就是在這地方。 ( 徒十四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