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牧師保羅與羅馬

羅馬城

 

 

 

羅馬城到底何時開始出現基督徒?  學者認為使徒行傳開始就透露這答案: 「 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呂彼亞一帶地方的人, 從羅馬來的 客旅中,或是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的人。   」( 徒二 10 )

學者相信,這些羅馬來的旅客回到該城後,便成為基 督福音的種子,促成教會在羅馬生根發芽。 這就是為什麼 在保羅遇見亞居拉、 百基拉時,這兩位從羅馬來的猶太人 早已是基督徒。

一般相信,早在五旬節之後,許多基督徒回到羅馬, 就開始在該地建立教會。羅馬的猶太會堂中,便有不少人 成為信耶穌的猶太基督徒。 之後,陸續有許多外邦人和敬 畏神的人也成為基督徒, 這便是羅馬基督徒的由來。根據 羅馬史家塔西陀的記載 ( 徒十八 2 )  ,皇帝革老丟於西元 49 年,由於基督事件 Chrestus ) ,下令將猶太人逐出羅 馬城。許多史家認為這是一件猶太人假冒彌賽亞裝瘋鬧 事、聚斂錢財的社會事件。

當時的猶太人,包括猶太基督徒都被迫離開羅馬城,此時留在羅馬的基督徒,幾乎全都是外邦基督徒。史家相 信,羅馬基督徒就是在此時, 把本來在猶太會堂的聚會, 改遷入家庭聚會的。這種更改聚會的作法,也是因應當時 風聲鶴淚的政治氣氛而不得已的措施。 這些完全沒有猶太背景的外邦基督徒,對於猶太宗教的三大圖騰一一割禮、飲食的律法、節慶是毫不在意的。 換言之,這種特殊的時 空環境,提供羅馬教會一個脫掉猶 太束縛、擁抱基督真理 的大好機會。

到了西元 54 年,革老丟去世, 由同情猶太教的尼祿皇帝繼位。此時猶太人才得以重返自己的家園社區。 這些闊別多年的在外遊子回到羅馬城後, 赫然發現隨著物換星移,已經是人事全非。這些猶太人面臨著棘手的抉擇, 他 們要繼續遵守猶太律法嗎? 他們要如何和不遵守猶太規矩 的信徒一起聚會?這其間還牽扯到權力、地位、領導權等 錯綜複雜的問題。保羅顯然知道羅馬教會的這些情況, 因 此寫信給羅馬教會, 幫助他們釐清一些困擾多時的問題。 羅馬城內的猶太社群, 最早是出現在西元前第二世紀,羅馬政府和猶太人的馬加 比締結外交盟約開始。***

西元前 63 年,羅馬大軍攻佔耶路撒冷城。

西元前 61年,龐貝大將軍正式將猶太國納入羅馬版圖。 此時,對政 經嗅覺異常敏銳、反應迅速的猶太商人大量湧入這座帝國的京城,造成猶太人數目的激增。羅馬史家西賽羅,就曾在西元前 59 年的一次法院訴訟 時,感嘆猶太人的數量眾多和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西元前 49 年,在凱撒與龐貝激烈的羅馬皇位爭奪當 中,無論是在羅馬或是在地中 海各處的猶太人,都是支持 凱撒來對抗龐貝大將軍的。 根據羅馬史家撒托尼斯 ( Su­etonius, Julius 84.5 ) 的記載,猶太人對於西元前 44 年凱撒的摔死顯得十分悲傷。明尼蘇達州 Bethel 學院的教授學者 M. Reasoner 統計,第一世紀的羅馬約有四萬名猶太人。** 而學者 H. J. Leon 則估計第一世紀初期, 羅馬城內的猶太 人大約在 4 萬至 6 萬之間。**

羅馬城附近,大量猶太人石棺的出土,也證實猶太人 社群在此的規模。學界在羅馬城的考古挖掘, 迄今都無法 找到猶太會堂的遺址 (可能於第一世紀末,於羅馬大火中完全焚般 ) 。學者卻在猶太石棺上,分辨出銘刻有十一座 猶太會堂的名稱。這種意外的收禮,足足讓考古界興奮許久。這些石棺上猶太會堂的名稱, 有些是用會堂所在地區 來命名,有些是用會眾家鄉的名字命名,有些是用會堂庇 護者 ( Patron )  的名字來命名。

西元 19 年,在提庇留皇帝的時代, 猶太社群中發生一 件重大醜聞。這件史在約瑟夫、塔西圖、撒托尼斯的著 作中都有記載。**

這件醜間是由四位猶太人主導的。 他們對一位剛改信猶太教,名叫傅米亞的富有羅馬人設下騙局。 他們宣稱凡信猶太教者, 最好要對耶路撒冷聖殿捐出錢財, 數目越大 越好,如此必得神的恩寵。結果,在取得這位羅馬猶太教 徒的大筆金額後,這四位猶太人佯裝已將捐款送到耶城聖殿,事實上卻分刮殆盡。這件醜閩東窗事發後,立刻引起羅馬居民的極度反感,為了平息群情激情,提庇留皇帝下令將猶太人逐出羅 馬城,還有四千名猶太人被脅迫到薩丁尼亞 去參加該島討伐叛變的征戰***

上述這些近年來的考古研究, 只是眾多學術單位經年 累月的成果之一。透過這些珍貴史料,如今我們更能接近 第一世紀的保羅世界, 親身體驗耶穌福音帶給人類的震撼 與感動。

保羅與初代羅馬教會

使徒行傳提到保羅被羅馬兵丁押解到羅馬時, 是從部丟利到羅馬的 ( 徒廿八 13-16 ) ,如今學者證實部丟利正是羅馬對外交通的重要大道一一直比安 (  Appian )   的起始點。

利基翁(Rhegium ) 位於義大 利 的西南端,現稱為 Reggio di Calabria 根據羅馬史料,保羅造訪此地約 15 後 ( 主後 75 年 ),羅馬大將提多夷平耶路撒冷城,降服猶 地後,帶著勝利的尊榮返鄉。 志得意滿的羅馬大軍, 就是在利基翁上岸, 風風光光取道退回羅馬的。 保羅從利基翁航行 200 哩,到達部丟利。部丟利就是現在的 Pozzuoli 市,距羅馬 75 哩,位於那不勒斯的北端, 是當時羅馬城重要的港口之一。

經文中所提到的亞比鳥市是距離羅馬城 43 哩的一個紙醉金迷的銷金小鎮,三館則是距羅馬 33 哩處的一個小鎮, 館 Taverns )  這字的拉丁原意是指「 商店 」並不一定是「 旅館 」

保羅抵達羅馬三天後,保羅請來當地的猶太人首領, 向他們陳述自己被捕的緣由。

猶太人首領們說: 「 我們並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 信,也沒有 弟兄到這裡來報給我們說 你有甚麼不好處。但 我們願意聽你的意見如何﹔ 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 被毀謗的。」 ( 徒廿八 21-22 )

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 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 保羅從早到晚, 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書,以耶穌的事勸勉 他們。保羅所說的話,猶太人有信的、有不信的,彼此不 合,便議論紛紛地走了。路加在使徒行傳的最後一旬話寫 道: 「 保羅在自 己所租的房子裡住 了 足足兩年。凡來見他 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膽傳講神圓的道,  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上。  」 ( 徒廿八 30-31 )

非斯都終究沒有釋放保羅, 此刻保羅已成為他手中的 一個棋子。這盤棋不但猶太的祭司長老在觀看, 連他自己 都曾邀請亞基帕王等一行人來插上一腳。如今,若將保羅 釋放,不但得罪猶太杜群的領袖們, 萬一日後證實保羅的確是許多動亂的罪魁禍首, 那非斯都所將承擔的政治後果,是他所不敢想像的。 那麼,如果將保羅處死呢? 首先,非斯都必須先過得了自己良心的這一關。雖然殺害一位無辜的人, 在羅馬世界不過是芝麻綠豆大小的事, 但保羅經過三次旅行佈道,畢竟在地中海世界各處擁有一定的會眾, 從使徒行傳多處的記載都可看出來 ( 徒十七 4 11-12,十九 10 ‘ 31 )

非斯都來自羅馬世界,應該對保羅在各處的見證多有所聞。此外,保羅有羅馬公民的身分,雖然這種身分在法律上象徵的意義大於實質的意義, 但在政局詭譎多變的羅馬世界,只要運用得當,難保不會引起軒然大波。如果將保羅送往羅馬,一方面可讓最高當局知道地方官員勇於為帝 國安危發現問題,另一方面,也將這燙手山芋往外推送。 保羅就是在這種客觀環境, 並自己主觀意願 ( 希望前往羅馬宣教 )下,被押解到羅馬。

根據普林尼 ( Pliny, Letters 10.57 ) 的記載:圖拉真皇帝於第二世紀,下令將一位造反者從該行省,銬上鏈條送到執政官的行政區來。 塔西圖 ( Tacitus, Annuals 11.1 ) 在書中也提到,保羅時代的一位著名的囚犯, 也被解送到執 政宵的行政區來受審。 當時羅馬帝國有一支帝國執政官衛 隊 ( praetorian guard ) ,保羅就是在這侍衛隊的押送下, 進入羅馬城的。保羅在腓立比書中, 也曾提到他在帝圍執政官衛隊中被囚禁的情形: 「 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 和其餘的人中, 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址。」 ( 排-13 )

保羅到達羅馬城後,同行的囚犯也是責付帝國執政官 衛隊的指揮官看管的 ( 徒廿八 16 )保羅在羅馬其間, 到底有否在尼祿皇帝前受審? 這是史家最關切的議題之一。許多史家認為, 由於尼祿皇帝和 他前任的革老丟皇帝大大不同, 革老丟喜歡親自審訊重大 案件,然而根據史料顯示,尼祿皇帝至少在西元 62 年前,都盡可能地不親自審訊案件。 因此,保羅可能在 62 63年間由皇帝指派的大臣審訊。而在 64 年尼祿藉著羅馬大火 殺害基督徒時, 一併將他處決。

至於保羅為什麼在羅馬至少待了兩年才接受審訊? 史 家認為有兩大原因:

  1. 控訴保羅的原告, 遲遲無法遠赴羅馬來當庭指控保 羅。
  2. 來自羅馬行省各處的案件太多, 使得首都法庭案件 大塞車,無法短期內處理保羅案件。

史料記載,即使如革老丟皇帝積極處理法案, 都需要用特殊手段來減少固積案件的總數, 何況是一向對法律程 序審判漠不關心的尼祿玉, 案件處理更是曠日廢時。

所以,保羅到底有否接受審判, 我們已無從得知。羅 馬法庭有一種術語稱作 “Dietia ”,“Dietia ”是來自希臘文的法律專有名詞, 意思是一個訴訟案件, 如果給了控方 兩年的時間去蒐證, 而仍無法使這案件成立, 也就是控方 無法使法院正式接受此一案子, 那麼這件訴訟案件就要取消。

有些學者因此猜測,保羅到達羅馬的期間, 因為猶太 人遲遲無法提出確切的證據, 使得保羅被釋放。經過一段 時間,整個大環境趨向不利於基督教會,再加上猶太人又再度上告,保羅因此又遭監禁。 由於時間拖延得太久,保 羅根本沒有接受任何正式審訊, 就在 64 年在兵慌馬亂、風雨飄搖之際被處死了。 總之,路加並沒有交代保羅和當地教會的互動如何。

收到羅馬書的羅馬信徒 ( 保羅在羅馬書開頭, 並沒有直寫 受信者為羅馬教會 ) 的近況究竟如何?這些羅馬信徒曾在 羅馬大道上 ( 亞比烏市和三館地方 ) 歡歡喜喜的迎接過保 羅,後來是否再度聆聽保羅的教導? 這些細節我們都無從 得知。

保羅與羅馬歡會

 

從使徒行傳單日歷史資料來看

  1. 在保羅造訪羅馬前,基督徒已經有家庭教的雛形。 這些基督徒曾出城迎接保羅的到來。城內的猶太杜群早就風聞這個處處被毀謗的團體。 按照羅馬的律法, 耶路撒冷控訴保羅的那批猶太人,必須親自前來羅馬,訴狀才 能送入法庭待審。保羅被押抵羅馬時, 控訴人還未出現, 在正式開庭前,猶太領袖一度聆聽保羅的見證, 但大多數 仍不認同他所謂的『 福音 」 。
  1. 猶太人在羅馬城早就是一個規模不小的社群﹒。從提庇留皇帝開始,   羅馬當局對猶太人的觀感就不是很好。基督徒新興團體的出現, 顯然使這問題更為複雜, 終於在尼祿皇帝時, 淪為皇帝解決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 其實,羅馬人對外來民族是有歧視和偏見的,羅馬史書多次記載當地人對待非洲移民的劣行惡狀。不同的是,基督徒猶太人同時兼具宗教和  民族的圖騰,  因此問題特別複 雜而嚴重 ( 儘管當時羅馬基督徒不少是非猶太人 〉**

 

從羅馬書來看

羅馬書中有關羅馬教會,最令人注意的是保羅在信末所提名問候的羅馬教會成員。 保羅寫羅馬書時,還未訪問過該地,卻在寫給羅馬信徒的最後一章, 一口氣列舉廿六 位信徒和五個家庭教會, 向他們問安。

保羅書信末了,都會向受信的該教會的信徒問安。但 保羅從未藉著這問安的機會, 向個人問候。唯一例外的是 羅馬書和歌羅西書。這是因為保羅寫這兩封信時, 都尚未該地宣教。

曾經宣教過的地方, 會認識當地眾多參與聚會的聖 徒,如果指名間安,一定會有所掛漏,這是保羅不會在寫給到過的教會書信中問個人安的緣故。

保羅在歌羅 西書曾提到寧法、亞基布 (  西四  15 17 )。他在旅行佈道中,遇到歌羅西的這兩位弟兄, 因此他在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 向這兩人間安,並不會對其他人失禮。

因為『 條條道路通羅馬 」 保羅在各處佈道時會遇到 許多來自羅馬的信徒﹔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信徒旅居在 這個帝國的首都中, 因此保羅才會列舉這一大串的問候名 單。學者從這批問安的名字中, 找到不少有關保羅教會成 員的重要線索,試舉二例 :

例一:

「 叉問在基督裡經過試驗的亞比利安。問間亞利 多布家裡的人安。 」( 羅十六 10 )

亞利多布 ( Aristobulus ) ,是希律家族的專屬符號。 亞利多布本是一個人名, 是希律王亞基帕的弟弟, 長年居 住在羅馬,與革老丟皇帝過往甚密。 由於這家族的某些成 員加入羅馬教會,保羅才會向他問安。 可見’耶穌的信徒中,也有希律家的人。

例二:

「 又問 我親屬希羅天安。問 拿其數家在主裡的人妥。」 ( 羅十六 11 )

加爾文很早就注意到保羅所寫的拿其數家, 和羅馬史料中拿其數記載的關連性。拿其數是提庇留皇帝時代極為富有的自由人,這人在革老丟皇帝時代大紅大紫、權傾一 時。西元 54 年,尼祿皇帝即位時因故被誅殺。他的財富立 即被充公,他的奴隸和家眷也被納入皇宮的編制內, 統稱之為拿其數家。 在中國,元老重臣犯法,往往連誅九族, 或流放邊疆, 目的在削減其家族反叛的機會。在羅馬,除了上述這 些中國所用的方法外,對於整個家族成員情有可原者, 羅 馬政府採取的方式是, 賜死主角人物,將其他家族成員, 包括財產、奴隸等,納入宮府內。拿其數家就是在此情況 下形成的。顯然,拿其數的後代有人成為基督徒, 保羅才提名向他問安。這讓我們想起保羅在腓立比的一段話:

「 眾聖徒都 問你們 安。在該撒家裡的人特特的問你們 妥。」 ( 腓四 22 )

腓立比普遍被學者認為, 是保羅在羅馬被囚禁時所寫作的 ( 徒廿八 16 30 ) 。這裡所說 「 該撤家裡的人 」就是指皇宮所收編的家族成員。 這裡的用法,和羅馬書拿 其數家的用法,相當有共遍性。

從羅馬書十六章的問安語可以得知, 羅馬教會至少有 三個家庭聚會的據點。這三個據點是:百基拉和亞居拉( 十六 3 ),亞遜其士 ( 十六 14 ),非羅羅古 ( 十六 15 )

保羅認識許多羅馬信徒和開放聚會的信徒家庭 (教會領袖 ),從而得悉羅馬教會隨時的發展。 保羅基於其 「 外 邦人的使徒 」 之職分,更基於他愛基督和基督教會的緣 故,因此決定針對羅馬教會的現況,提出最有幫助的教導( 羅十一 13,十五 16 )

真理的教導

保羅在羅馬書的重點之一, 就是理的教導 ( 羅馬書 一~八) 。這有部分原因是保羅對於羅馬教會不熟悉, 因此這封信很少針對個人或單一事件。

保羅書信的寫作動機之一, 是分享理、堅固信徒, 進一步調和猶太人和外邦人在許多問題上見解的分歧  因 此,羅馬不是用來斥或打壓任何人 ( 包括猶太人 ) 而是要促成雙方的充分了解。 動機之二,是傳福音, 多幫助一些人信耶穌。動機之三,前去西班牙傳福音 (保羅時 代的地極 )。在去遠方傳福音之前, 保羅必爭取到羅馬教會中猶太人和外邦人的支持和後勤補給, 因此羅馬書的基調是用基督的理來解決所有紛爭,而不是對任何一方的刻意難。

針對前兩個動機,保羅這封信特別著重在整體教會對福音的認知上 ( 罪、拯救、信心、公義、救贖、恩典、死 亡和復活 )   。

至於第三個動機, 西元 96 年 ( 距離保羅寫信給羅馬教 會約 35 年後 ),羅馬教會寫信給哥林多教會, 就是著名的 革利免一書 ( 1 Clemet ,在這封信中,很明顯的,羅馬 教會要求哥林多教會按照羅馬教會囑咐的意思而行 ( 1 Cle met 7.1-3 62.1-3 ) 。據此推斷,保羅寫信給羅馬教會時, 羅馬教會即使不是地中海世界教會的領導者, 一定也已經 是眾教會中舉足輕重的教會, 而且是西方( 往西班牙的拉丁世界 )  最重要的灘頭堡。

在小亞細亞的人們使用希臘文和地方語言為主。  在希 臘半島 ( 馬其頓、亞該亞),人們以使用希臘文為主。 在 義大利半島的人們以拉了文為主,至於義大利半島以西的羅馬世界,人們也多使用拉丁文。如果保羅計前往西班牙傳福音,他要精通拉丁文的羅馬信徒予以多方的協 助。這便是保羅寫羅馬 的第三個動機。

 

猶太人和希臘人對正統福音的紛爭

從羅馬和其他保羅信看來,外邦人基督徒在羅馬 教會中的數,可能不下於猶太基徒,甚至多過於猶太 基徒。這種旗鼓相當、壁壘分明的兩種背 景,本來就容 易產生巨大的嫌隙。有些學者根據羅馬 的 節,認為 羅馬教會是以外邦人為主的教會。**

外邦基督徒的處境 猶太人本來就瞧不起外邦人,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把祂當作神榮耀祂, 且將不能朽壤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 羅 -21-24 )

保羅在羅馬書開始的第一章, 就大篇幅的批評外邦人的罪惡,但用意不在於羞辱外邦人,因保羅在後面章節( 第二章 ) 立刻也指出猶太人的罪行。這是為引導出第三章猶太人和外邦人都在罪惡之下的結論: 「 因我們已經證 明:猶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 惡之下。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 ( 羅三 9-10 )

對外邦基督徒而言,更重要的是早期羅馬教會中基督徒依循的信仰根據是什麼? 是四福音的初稿?是耶穌所 言口耳相傳下來的諺語、 詩歌、講詞?還是親眼看見耶穌 復活的信徒的教導? 或五旬節被聖靈充滿者的見證? 我們 無法知道這問題的答案。相較之下,猶太人早就有思想體系架構完整的希伯來聖經、 拉比文獻,及組織綿密的宗族會堂

我們不難想像,一位希臘人,因信耶穌而接觸到猶太 人宗教世界所產生的徬徨。 對現代基徒而言,猶太教只 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歷史名詞, 一種已經褪色的考證, 但對初代教會的信徒而言, 猶太教卻是周遭鮮明活現、如影隨形的跟監者。這種巨大的、有形無形的壓力, 是現代基徒所無法想像的這就是為什麼保羅要在羅馬書中, 不厭其煩、大幅 的來談論猶太律法、彌賽亞的舊約根據、以色列人的終極悔改等議題。實在是因為愈快釐清這議題, 對羅馬基督徒 愈有積極的助益﹔尤其是保羅書信經過廣泛傳遞閱讀,甚至抄寫保存後,以及這種基督教文字的信仰告白, 遂成為當時信徒最踏實的根基, 以及對抗各種假教師邪說的重要立論!其實兩千年後,這同樣也是渴慕神話語之基督徒的寶藏!

猶太基督徒的處境

從猶太基督徒的角度來設想, 他們在羅馬教會中也有 不少困難之處。猶太人在社會上會有許多道德上的壓力( 羅三 21-24 ),當時的猶太人曾發生不肖分子偷竊 ( 偷竊廟內的金飾物  )、淫亂和羞辱神的事件。而教會中的外邦基督徒會視他們緊抱著希伯來的律法傳統   ( 割禮、飲食規矩、猶太節慶  ) ,為信心軟弱者,導致他們常飽受批評。 因此,保羅勸勉他們: 「  不可再彼此論斷,寧可定意誰也不給弟兄放下絆腳跌入之物。」   ( 羅十四 13 )

其實,保羅在羅馬中,不斷提醒信徒不要彼此論 斷,要追求和睦, 叫鄰舍喜悅,彼此同心,彼此接納 (  羅 三 1 )  。談論猶太人和希臘人 (  羅一 13-16    9-10,三   9 29 ),保羅的用意無非在於同等的照顧到這兩個族群。 因為這兩個族群,在基督裡都已經是一個族群一一基督的族群!

生活方面的教導

在脫離罪惡之後, 無論猶太人、希臘人都要新的倫 理教導一一基的倫理 ( 羅馬十三~十六章 ) 。信徒的品行、對在上掌權者的態度、彼此相愛、新的飲食原則等 等,都是保羅叮嚀再三的。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並非企圖制訂新的律法,來取代舊律法。保羅有關信徒生活倫理的教導,就是基督論的具體實踐, 是用基督論來代替猶太律法。因此,在他有關倫理教導的四個章節中 ( 十二至十五 章 )  ,不斷出現下列字旬 :

「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叫你們 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金、可喜悅 的旨意。」  ( 羅十二2 )

「 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  ( 羅十三 14 )

「 我們若活著, 是為主而活﹔若死 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 ( 羅十四 8 )

「但願賜忍耐安慰的神叫你們彼此同心, 效法基督耶 穌。」 ( 羅十五 5 )

除了基督藉我做的那些事,我甚麼都不敢提, 只提 他籍我言語作為, 用神蹟奇事的能力,並聖靈的能力 使 外邦信服。 」 ( 羅十五 18 )

路加在使徒行傳的最後一節, 將保羅在羅馬的日子做 了一個總結的敘述。

保羅在自 己所租的房子裡住 了 足足兩年。凡來見他 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膽傳講神國的道, 將主耶穌基督的 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   ( 徒廿八 30-31 ) 路加這最後的結語, 是得勝、有力的。中文聖經不容易看出希臘文原意, 幾個英文版本 ( KJV  NAS  NRS  ) 的翻譯就比較貼切,說明保羅傳福音是無所畏懼的, 福音的大能是銳不可當、所向披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