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聖靈的工作

禱告與天啟聖靈

要瞭解保羅和神交談對話的情形,可從保羅的禱告看出端倪。保羅的禱告不但是與神對談, 其中還有重要的聖靈主作, 因此本章在介紹保羅的禱告生活, 和保羅有關聖靈的教導後, 緊接著說明保羅的聖靈觀一一基督的聖靈。換言之,聖靈在保羅的認知裡,也屬於基督論的一個環節。

保羅是個禱告的人 。 聖經多處記載保羅的禱告, 他的確是位禱告的人。 使徒行傳中記載保羅的禱告:

大數人,名叫掃羅。他正禱告。   ( 徒九 11 )

保羅和巴拿巴是在禁食禱告後, 被差遣出去宣教: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 』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 了 。」   ( 徒十三 2-3 )

保羅也在耶路撒冷聖殿中禱告: 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裡禱告的時   ..。」( 徒廿二 17-18 )

「二人在各教會中還立 了 長老,又禁食禱告 ..。」( 徒十四 23 )
在腓立比時:「那裡有一個禱告的地方 .。」 ( 徒十六 13 )
在腓立比的監獄時:「     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 ( 徒 十六 25  )

保羅說完了這話,就跪下同眾禱告。 ( 徒廿36 )

保羅在推羅海岸邊, 與當地聖徒話別:「     我們都跪在岸上禱告,彼此辭別。」 ( 徒廿一 5 )

保羅在米利大島時:「 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 上, 治好了他。」 ( 徒廿八 8 )

從上述經文可以看出,保羅在不同的場合禱告求神的同在。保羅在自己的信中,也記載著自己的禱告。

 

保羅書信中保羅的禱告

第一世紀時代的 信,是不會將個人私下或公開場合的禱詞寫在書信上的。因此保羅書信上沒有像四福音、使徒行傳直接提到保羅的禱告。 然而,保羅書信卻處處都有 保羅禱告的蹤影。

  1. 有關保羅禱告的一些觀察

弟兄們,我籍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又藉著聖靈的 愛,勸你們與我一同竭力,為我祈求神。」   ( 羅十五 30 )

請弟兄們為我們禱告。 ( 帖前五 25 )

弟兄們,我還有話說:請你們為我們禱告,好叫主 的道理快快行間,得著榮耀,正如在你們中間一樣。也叫 我們脫離無理之惡人的手, 因為人不都是有信心。 」 ( 帖 後三 1-2 )

哥林多教會也 曾以禱告幫助保羅:

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就是為我們因許多 人所得的恩。 」    ( 林後一 11 )

禱告是要靠著聖靈: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 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閉口講明福音的奧祕。」  ( 弗六 18-19 )

「 為我祈求」 一語,不是客套的敬語,而是保羅請求他人的代禱。

保羅常為信徒禱告:

因此,我們自從聽見的日子,也就為你們不住地禱告祈求,願你們在一切屬 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神的旨意。( 西-9 )

保羅也需要信徒為他代禱, 他認為代禱是一項十分重 要的功課:

「   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 的幫助,終必叫我得赦。 」 (腓一 19 )

此外你還要給我預備住處﹔ 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  〈 門 22 )

  1. 保羅禱告的分類
「 我 勸你,第 一 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 提前二 1 )

學者莫司將保羅的禱告分成兩大類:

( 1 祈願盼望式的祝禱 ( 羅十五 5-6 13 帖前三 11-13,五 23-24﹔帖後三 16-17,三 5 16﹔提後一 16  、18,林前一8-9   )

有些句子是將願望的禱詞放置在句子後半段, 但整個句子仍屬祈願式的禱告:

「   賜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和你們同在! ( 羅十六 20 )

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裡,使你們 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願榮耀歸給我們的父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腓19-20 )

許多學者 ( 如G.P Wiles ) 也將保羅書信開場白的祝禱詞 ( 羅一 7,弗- 3-4 ) ,視為折願式禱告的一種﹔ 同樣 的,保羅信結語的祝禱詞也被視為祈願式禱告(  林後十 14 )。這種折願式的祝禱,其就是將祝福的話用祈禱的方式呈現出來,是一種充滿關懷、 善意的話語。這種關懷,不是世俗的客套,而是在「 父神並主耶穌基督 」 裹的。

( 2 )  列舉報告式的禱詞

這是一種保羅書信常有的感恩祝禱式文體, 在這種文體中,保羅一一列舉出感恩代禱事項, 也藉此讓受信者瞭 解保羅的近況。換言之,這種禱詞往往可提供兩種訊息: 受信者的近況及代禱事項, 以及保羅的感受和未來動向。

羅馬教會 ( 羅一8-10 ) 
哥林多教會 ( 林後九 9-15 ) 
歌羅西教會 ( 西一3-14 )
帖撒羅尼迦教會 ( 帖後一3-12 )

 

這幾處的經文,有 一共同的特 色 ,就是具有感謝 ( eucharisteo eucharistia ) 和禱告 ( proseuchomaiproseu­ che )、祈禱 ( deesis ) 交互輝映的結構。這就是保羅對各教會的基本態度,保羅對於各地教會的基調一向是感謝、 析禱,而非一眛求全備的。即便是讓他頭疼的哥林多教會,或者從未謀面的羅馬教會, 保羅總是能找出為他們教會感謝禱告的理由, 藉由這正面的肯定,鼓舞當地的信徒 來到基面前。

 

保羅有關禱告的教導

       1.向神感謝禱屬於智慧人的生活。 只有無知的人才不會感謝神 禱告和感謝是基徒生活中重要的課題 ( 羅-21﹔帖前五 16-18 弗五 19-20 )  。

  1. 靠著聖靈禱告是服事的力量 來源 ( 弗六 18-20 )
  2. 向神禱告需要對神的基本認知  ( 羅十 12-14 )

保羅在此強調呼求主名的重要性。呼求主名在舊約時代就是人和上帝間的重要溝通模式 ( 創十二 8﹔詩九九 6 )

保羅認為先要有人傳福音,使他人得以聽見福音, 聽見福音後才能產生打算相信福音的心,有打算相信的心才可能向神禱告呼求。因此,整個順序為:基督徒傳福音→外邦人聽見福 音→外邦人求告→外邦人得救。由此可見,禱告神之前, 需要相信神的存在,且曾聽見過神,而這些都需要有人去傳揚。

  1. 保羅的敬拜方式

禱告的方式有方言禱告、 用靈禱告、祝謝、歌唱、悟性禱告等,這都是保羅常用的敬拜方式  (  林前十四 14-18  )

  1. 禱告才能帶來福音真正的果效  ( 羅十五 30 ﹔林後一10-11 '十三 7 )

保羅認為,許多工作的果效是要靠禱告才能完成的, 這是保羅不斷強調禱告之重要性的緣故。

  1. 禱告將信徒帶入耶穌再來的盼望中  ( 帖前三 9-13  )

保羅為帖撒羅尼迦的信徒禱告, 其主要內容是感謝及 增加信徒的愛心、 信心,渴望能再度造訪帖撒羅尼迦教 會,並期許他們在主再來時無可指摘。這其中,耶穌的再來是保羅析求的重點之一。 藉由耶穌再來的盼望,保羅激勵信徒的信心。

  1. 禱告與尋求神的旨意 (羅- 10 '十五 32 :林後十二7-10 )

保羅在此清楚指出, 神有時並非全然應允保羅的禱告。因為人的軟弱正是神能力彰顯的時機, 而這也是信徒在惡劣環境下學習靠耶穌而喜樂、 剛強等各種德行的機會( 林後-4-6,四 17 )

  1. 為現實社會禱告 ( 提前二 1-3 )

這是保羅極罕見的教導一一勸戒信徒為現實生活禱 告。保羅從未提到信徒要為個人每日的飲食、個人的經濟 收入等禱告。這經節顯示,保羅並非沒有考量到實際的情 況,只是保羅認為,基督徒的第一要務是關注永恆的事

( 林後四 18 提前四 8﹔弗三 20-21 )

  1. 禱告可獲得聖靈的內住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 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 羅26﹔弗六 18-19 )

保羅所說的 「 靠聖靈禱告 」,指的是在聖靈帶領下, 體會上帝的存在, 用一種小孩親近父親的方式單純地來相信。保羅也認為,在聖靈引導下的禱告,才會是一個合神 心意的禱告。

就以上的經文看來,保羅的禱告是多樣而豐富的, 這 一方面根源於他對基督論清楚的認知與信心’一方面也來 自他在個人經驗方面對聖靈有充分的把握所致。 因此本章 緊接著要介紹保羅的聖靈觀。 我們先從保羅之前的聖靈觀 起,來解析保羅以基督論為主軸的聖靈觀的特點。

 

保羅之前的聖靈觀

在論及保羅聖靈觀前, 先來看看保羅之前的人們是如 何來看待聖靈的, 也就是舊約時代、兩約之間和早期拉比 時代、耶穌時代 (  四福音 )    、使徒行傳早期這四個時代對

聖靈的認知。聖經的真理有一貫而清晰的脈絡, 然而,神 在每個時代有更新的啟示與救贖計費u 0 暸解每個時代的聖 靈觀,可幫助我們對保羅聖靈觀有更透徹的體會。

 

舊約時代的聖靈觀

舊約時代,「 聖靈 」一詞並不常用。常被稱為神的 靈、耶和華的靈等。希伯來字 ruah ( 神的靈 ) 一詞,在馬 索拉聖經出現九十次。

「 靈」   在早期希伯來文中的意思。

  1. 風:指一種強而有力、具神秘性的能力 ( 創八 1 ﹔ 出 十 19﹔何十三 15 )
  2. 氣息:氣息是支持人類生命動力的一種重要元素 ( 創七 15 ﹔ 傳三 19 )
  1. 心靈 ( 創 四五 27 :士十五 19 )
4. 神的靈 除了前述三種用法外,靈在舊約的一個重要用法是指神的靈。

( 1 ) 舊約有兩處出現 「聖靈 」 這一個詞,這兩處的聖靈是單數而且是獨特位格的(賽六三 10-11﹔詩五-11 ) 。

( 2 )  耶和華的靈 ( 撒上十 6 )

( 3 ) 神的靈 ( 民十-29 撒上十九20 賽 卅四 16 ﹔ 亞 十二 10 )

舊約中聖靈的意義 靈是指上帝的間在和上帝的權能。

      1. 道德屬性在先知書中,靈多具有道德屬性一一公義、審判、守 帝的約 ( 結卅六 26-27 賽四 3﹔出卅一 3 )

  1. 聖靈是一切能力、一切祝福的源頭 ( 賽卅二 15  '四四 3  )
  2. 在未後的時代中﹒聖靈會帶來彌賽亞的時代  (  爾耳二28-32 )

上帝的靈會帶來關於末世的極大盼望, 這個盼望就是 彌賽亞的到來。約珥書的這段經文,彼得(  徒二 14-24  ) 與保羅 ( 羅十 13 )  都引用過。

 

兩約之間和早期拉比時代

兩約之間和早期拉比時代的猶太文獻, 極少提到聖靈。這意味著聖靈在這段期間幾乎是沈默的。 因為這時期 盛行的希臘哲理式的智慧書, 完全和聖靈涇渭分明。智慧 完全支配人和神之間的關係, 這點從當代的所羅門智慧 可以清楚看出來:

靈是智慧的方式之一( 所羅 門智慧書- 6-7 ,七22-25,九 17 )

先知傳遞的警言, 出於智慧,而非靈 ( 所羅門智慧27 )

即使有些書承認  「 神的靈 」  的存在,但大多強調人的靈與天使和魔鬼的靈, 也就是忽略聖靈在人類救贖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以諾一書 ( 九一 1 ) 、以斯拉四書 ( 十四 22 ) 、以賽 亞殉道記 ( 五 14 ) 更宣稱神的靈是過去的史實, 現在己消 逝得無影無蹤。

亞歷山大的猶太哲學家斐羅,則將聖靈融入自己的哲學觀。他認為斯多亞主義中的道 logos 和先知所擁有的靈其實是一致的。

猶太拉比的文獻也認為聖靈是上一個世代的陳年往事。當年「 靈 」是先知專厲的天啟, 隨著舊約時代的遠颺,「 靈 』這個議題已成昨日 黃花。拉比說:「 哈該、撒 迦利亞、瑪拉基是舊約時代的最後數位先知。 之後,上帝 就把祂 的重收回去 了 。」 ( Tosefta Sotah 十三 2﹔馬加比一 書四 46﹔巴錄二書八五 1-3 )

拉比承認在神的靈默示下, 才有妥拉 ( 摩西五經 ) 的形成。但妥拉形成後,律法便成為天地間高的指導原則,也就是說律法完成後,聖靈就不再說話了。拉比們認為,信仰的一切重心和根據都只有妥拉。

同樣的,拉比對於末世的看法也是重妥拉、 輕聖靈的。許多的猶太拉比文獻如他爾根、巴比倫他勒目都很少提到靈,反倒是神的榮耀、神的大能等字眼 取代了神的 靈。唯一令人意外的是死海古卷, 古卷中直接提到聖靈的作為,死海古卷用靈來代表上帝的同在 (  lQS 3.13-4.26 ) 這種用法在當時簡直是空谷踅音, 彌足珍貴 

 

耶穌時代

從施洗約翰開始,在這位先知的大聲疾呼下,聖靈展開新紀元的偉大工作。路加福音記載施洗約翰是被聖靈充滿的: 「他在主面前將要為大, 淡酒濃酒都不喝,從母腹裡就被聖靈充滿了 。」 ( 路-15 )

施洗約翰雖然擁有聖靈的經歷,但還有一位真正可以賜人聖靈的耶穌即將到來 ( 太三 11 )   。

耶穌到來後,聖靈的工作便得以大大彰顯出來 ( 太十18 ) 。在馬太福音, 引用的是以賽亞書的 「 神的靈 」  經 文 ( 太三 16

馬太福音、馬可福音一章 10 節和約翰福音一輩 32 節 都用神的靈,唯獨路加福音及約翰福音是用聖靈一詞 (  路 三 22﹔約三 34 )。耶穌則用保惠師、訓慰師一詞來形容聖靈的工作性質( 約十四 16-17 十六 7-8 ),耶穌說得很清楚,聖靈是接續耶穌在世上的工作。

 

使徒行傳早期時代

使徒行傳甫開始記載的五旬節聖靈降臨, 無疑是耶穌應許的具體實現。五旬節事件遂成為早期教會推動一切事 的原動力,這件事對當時的門徒 可謂義重大。過去三年,有耶穌陪伴在身旁, 門徒擁有最堅實的依靠和盼 望,如今耶穌不在左右, 門徒的力來自何處?五旬節的 經驗開啟信仰的新頁。此後,領受聖靈發乎成為基督徒的必備條件 ( 徒八 14-15 )

保羅也幫助信徒得到聖靈充滿 ( 徒十九 6-7 ) 。可見, 五旬節經驗不僅是一次單一事件, 而是新時代的開啟一一 聖靈時代的來臨。在使徒行傳中提到聖靈的功用有:使人受感動講道、大膽宣揚神的話、 說方言、預言、發聲讚美( 徒二 4,四 8 31,十 46,十三 9-11,十九 6 ) 。因此 對早期信徒而言, 聖靈是一種力量,會在基督徒身上彰顯 出能力。這種內心的經驗和表現於外 的效果,成為早期信徒的依靠和標記。

 

保羅的聖靈觀一基督論的聖靈

 

保羅對聖靈的認知, 以及保羅教會中信徒的聖靈經驗 有:體會到神的愛 ( 羅五 5 )、喜樂 ( 帖前-6 )、蒙聖靈 光照認罪 (  林後三 14-17 )、得釋放 ( 羅八 2﹔林後三 17 )、行為改變 ( 林前六 9-11 )  及領受不同的屬靈恩賜( 林前-4-7 ) 等。保羅對聖靈 (神的靈 )的描述,有一 部分和舊約的用法極其類似 (林前二 11 )     。

這裡的靈是單數而且獨特的,顯然保羅承襲著舊約對聖靈的看法。然而,保羅卻將聖靈在基督論裡做最徹底、 最嶄新的闡釋。

 

聖靈與基督

保羅聖靈觀最特殊的, 與猶太傳統最大不同之處, 就 是有關 「 基督的聖靈 」 的教導。保羅認為,除非有基督的 靈,否則就不是屬基督的。擁有聖靈遂成為界定基督徒的必要條件 ( 羅八 9 )

人之所以能從奴僕變成神的後闕,是因為基督的靈。 保羅用耶穌的靈來說明基督徒所接受的救恩 ( 加四 6-7 )     。 而基督徒是從聖靈生的 (  加四 29 ),但聖靈和肉體之間亦 會有爭戰 (  羅J\ 2-17﹔林前三1﹔加三3,五 16-18 )

乍看之下,保羅採用希臘哲學中身體/靈魂的二元論( dualism ),其實詳細研讀保羅的文章, 不難察覺他只是借用希臘的術語, 陳述的內容卻是道地希伯來式 ( 傾向於 全人式 〔 holistic 〕   ) 的思想 ( 羅八 10    林前五 5    林後四

16﹔腓二 2-3﹔帖前五 23 )   。聖靈是神在祂的百姓中的代表,聖靈也是基督徒的印記和憑據  ( 林後一 21-22﹔羅五5 )保羅認為,基督徒是依照聖靈賜下的恩賜來事奉的。 牧師保羅牧會的原則,是按照每位基督徒的屬靈恩賜來治理教會。

 

聖靈幫助人認識基督

詳細閱讀羅馬書八 章  9-11  節,便可以看出 「 神的 靈 」、「基督的靈 」、「基督在你們心裡 」 這些用語的含意是相同的。然而聖靈和基督卻是不同的兩個主體,保羅只有指出 耶穌是父神的見子 ( 羅-3﹔加四 4 )  ,有人的形像 ( 羅-  3,八 3 加四 4﹔腓三 7 ),只有耶穌為我們的罪死 ( 林前十五 3 羅五 8 林後五 15 ) ,只有耶穌坐在神的右邊( 西三 1﹔腓二 9 ) 。保羅書信中,從未說聖靈擁有上述這 些耶穌的特質。換言之,上述提及耶穌特質的經文中, 也完全沒有和 「 基督的靈 」 混淆的地方,聖靈和基督是兩個 完全不同的位格。**

聖靈是一個獨立的位格,這靈隨己意分給個人 (  林前 十二 4-11 ) ,祂會為人「 擔憂 」 ( 弗四 30 ),會「 引導」 信徒 ( 加五 18 ),住在信徒裡面 ( 林前六 19﹔提後一    14 ),使 他們有能力事奉 ( 羅八 26﹔林 後三 6 弗二16 ),並且教導他們該說什麼 ( 林前三 13 。 當時希羅社會對神的靈的看法, 是一種特殊的、針對個人的神秘力量。然而,保羅書信中呈現的聖靈, 是一種 典型希伯來信仰的神靈一一樂意親近人、幫助人、救贖人 的神的靈。從下列經文更可看出, 對基督徒而言, 聖靈和基督缺一不可 ( 腓三 3﹔羅八 9-11 )

哥林多前書說:  「 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 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 」    ( 林前十二 4-6 )

哥林多後書說:  「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 聖靈的感動, 常與你們眾人同在! ( 林後十三 14 )

從上述經文可以看出,聖靈、耶穌、神各有其位格。而聖靈是所有信徒合一的確據 ( 弗四4 ) 祂所帶來的自由,與 律法的僵化成強烈對比 ( 林後三 17-18    加五 16-18 )聖靈的主作超越律法的限制, 這就是保羅認為基督教之所以迴異於拉比猶太教的重要關鍵 ( 加3-5 )

到此,舊約時代的聖靈, 因著耶穌天啟的新階段,而有著更豐富而全備的功效, 這功效遠遠勝過摩西的律法。 接受耶穌成為基督徒後,形同在聖靈管理下一種生命轉變的開始。聖靈不是消極的管理,更為信徒加添力量。相較於律法的形式主義和僵化思維,聖靈帶來的是自由、活潑的生命 ( 加五 22 )

總之,在保羅的基督論中, 聖靈就是主的靈,是基督的靈。保羅的基督論也因著他對聖靈全備的認知,而得以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