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倫理的教導

保羅對政府的觀點

 

要瞭解保羅當代的社會背,首先就必須瞭解當時的歷史背景。根據塔西陀的記載 Annals 13.50-51 ,西元 58 年, 尼祿皇帝有鑑於民眾對貴族階級所強徵的間接稅抱怨很大,遂下令廢止所有的間接稅。頓失暴利而惱羞成怒的貴 族階級,群起要求尼祿王有所補償。皇帝被迫制定更嚴苛的稅法,反而向百姓徵收更多的直接稅。

此舉讓羅馬市民群情激慣,人心鎮日惶惶不安,全城籠罩在山雨欲來前的一種詭譎氣氛中, 為多年後慘烈的政經衝突埋下重要的禍因。

太多數的學者都認為,羅馬完成於西元 58-60 間。因此保羅很可能是在尼祿皇帝統治的年代,寫成這本書,此時距離尼祿迫害基督徒的羅馬大火約有七、八年。**

 

保羅在政治方面對信徒的教導

保羅是非暴力的社會改革者。 對於許多社會現象,他的態度是積極因應的,手段是非暴力的。保羅並不主張對於充斥不公不義的政治,採取強力抗爭的手段。他教導基 督徒,要耐心等候基督福音對人心和生活型態的改變。 對保羅而言,福音好像是在麵團內放入一點酵一樣,時間一 到,終究會對社會現狀引發結構性的轉變。

以羅馬時代的奴隸制度為例, 保羅仍然承認這惡制度 的存在﹔但他卻在奴隸制度埋下威力強大的炸彈一 一基督的福音,當福音引爆時,終將會摧毀這畸形的奴隸社會。

在這種複雜的政治生態下, 為了讓剛萌芽、為數還少的基督徒能夠生存下來, 保羅勉勵羅馬基督徒順服掌權者( 羅十三 1-7 )。順服的希臘原文是服從 “submit ,(hupotasso ) 的意思,不是聽從 “obey hupakouo 。第 5 節中,保羅希望信徒不但是因為刑罰, 也是因為良心而必 須順服。這裡的 「良心 」 一詞,不是指與罪惡感相反的「良心 」,而是慎恩 ( prudence ) 的意思。意思是一種批 判的實在論 ( critical realism ) ,是以批判性的態度承認現 實世界,是一種不願無謂犧牲的務實作法。不是鄉愿,而 是為了生存,為了讓基督教有機會開花結果。這正是耶穌 的教導 ( 太十 16 )   。

其實,西元 49 年,也就是保羅寫羅馬書的前幾年, 就 發生猶太人被革老丟皇帝逐出羅馬域的事件。 根據路加福音十八章的記載,這事件中,猶太基督徒也被牽連在內, 因此基督徒在羅馬城內,基本上是特別需要謹言慎行 

特別要提到的是, 保羅的這篇教導從未提到要基督徒參與政治或加入軍隊,保羅只是教導基督徒在異教政權下 自處保命之道。這是因為當時的客觀環境, 非羅馬公民根 本極少有參政從軍的機會, 即使有機會,也因階級太低根本不會被拔躍任用。這正是保羅務實教導的現實面。

總之,保羅不希望基督徒招致政治上的迫害,因而主張不抵抗主義。保羅不是革命家,為了保護基督徒團體免 於羅馬當局的干預和迫害, 他希望基督徒聽命於政府的政令,尤其在納稅一事上。 這正是保羅一貫的處事之道。( 羅十二 14-21 )

保羅在羅馬十二章 14 21 節的描述,都是強調用善來待惡,文中甚至還引用耶穌的話和舊約經文 (  19-20 節 ) 來佐證。學者都恩 ( Dunn ) 說,這短短幾節卻出現四處提到以善對惡的教導 ( 14 17 19 21 節 ) 足見保羅對 於這種不報復主義的重視。**

也就是說,保羅似乎已經感覺到羅馬城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態勢,他預見基徒即將遭受空前的迫害, 因此 苦口婆心規勸信徒用忍耐寬容的態度, 來面對未來的種種險阻橫逆。保羅在哥林多前、後書,也有這類似的教導:

並且勞苦,親 手作玉。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 逼迫,我們就忍受。 ( 林前四 12 )

耶穌也有這種勸戒: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 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 ( 路六 28 )以祝福和咒詛對比的說法,整本新約聖經只有路加福 音六章 28 節、羅馬書十二章 14 節、哥林多前書四章 12 這幾處才有。其實,從羅馬書十二章   20  節的引用,可以看出舊約希伯來文學早有明訓了 ( 續廿五 21-22 )    。

然而,翻遍所有拉比文獻和希羅文獻都無這種說法, 可以確定的是,在希羅世界中, 用愛來對待惡是新約聖經 最獨特的教導。保羅這種不但禁止信徒不要報復, 而且進 一步要去愛仇敵的看法, 也正是沿襲自猶太傳統和基督耶穌的風格。

 

保羅的家庭倫理觀

 

在歌羅西書的教導

保羅在歌羅西三章 18 節至四章 1節中,共提到三個 相對的關係:妻子與丈夫、兒,女與父母、僕人與主人。保 羅先提到需順從的角色一一妻子、兒女、僕人,隨即提出 丈夫、父親、主人應有相對的關係。文內不時出現寫信者 勸戒或解釋理由的文旬 ( 23 24 節 ),這種嚴謹的文章架 構、層次分明的順序, 是希臘修辭文學完美的表現。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沒有提到單身女子或寡婦等婦女 問題,也沒有提到一般男女的關係。可見保羅這段經文, 主要目的是討論家庭內的問題, 而不涉及其他兩性關係。 由於文內多次提到 「 主所喜悅的 」、「要存心誠實敬畏主 」 、「像是給主做的 」 等句子,因此進一步可見保羅是 針對基督徒家庭而寫的。

18 節中所指的順服 ( hupotasso ),用的是現在進行 式,是不斷進行的順服。然而並非是在丈夫要求下的順 服,而是妻子心甘情願的順服。 羅馬書十三章 1節中提到 個人和政府的關係, 也是使用這字。這字hupotasso ) 本身並無下階對高階卑下的意思, 而是一種心悅誠服的服從。以弗所書提到所有信徒之間: 「 當存敬畏基督的心, 彼此順服hupotasso)  。」 〈 弗五 21 )

這裏指的是一種不分男女、 不分長幼尊卑的彼此順服。足見保羅的 「 順服 」hupotasso ) 這字是對等尊重的字眼,完全沒有強制性的。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 也用這字來說明基督對上帝的順服。「 萬物既服 ( hupotasso ) 了他,那時子也要自 己服那 叫 萬物服他的,叫神在萬物之土,鳥 萬物之主。」 ( 林前 十五 28 )保羅特別強調妻子的順服是 「 在主裡面 」 。換言之, 保羅的家庭價值觀並非建立在希羅世界的標準, 而是建立 在基的恩典之中。保羅在文中的 19節 ,要求丈夫用「 愛」 來對待妻子。對照希羅文獻中, 多指全家的每一分子對一家之主男性的服從。 希羅文獻幾乎不會出現對男性 有任何的要求。然而保羅卻也要求男主人,應對妻子相間 的付出愛與關懷。這也是新約聖經中,唯一出現丈夫要愛 妻子的經文。** 不可苦待她們 」 指的是不要太嚴苛。整個 19 節看 來,丈夫對妻子並無所有權,並無權力隨欲處置。這和當時希羅社會嚴重物化女性的態度, 有著天壤之別。第 20 節 提到,小孩每件事都要聽從 ( obey,原文是 hupakouo )   父 母 ( 並不分父親或母親 )。保羅要求小孩的「聽從 」 和妻 子 「順服 」 所使用的這 兩 動詞 大不相同。聽從 ( hupakouo 用的是命令析使句, 而順服 ( hupotasso 是 屬於一般的動作語氣。

聖經傳統上十分重視孝道, 孝道是上帝十誠中所明訂 的 ( 出 廿 12 ) 。耶穌也曾在與人談道時,提到這誠命 ( 申 命記五 16 可十 19 )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教導孩子的聽從,是限定在基督化家庭中。 也就是說,在基督悔改救贖 裹的父母親的話是要聽從的。

21 節則提出對父親權威的限制 :「 不要惹兒女的 氣,恐怕他們 失了志氣。」 保羅認為一家之主的行為是需 要節制的。他必須維持小孩最基本的自 尊,不可折傷小孩 向上提昇的動力。 因為基督的救恩,是對人重新的接納與 尊重。使兒女失志, 是違反基督精神的。這種對父親的要求,是希羅社會中前所未聞的。

總之,保羅所要求男主人對妻子的愛、 對兒女的尊重,是將家庭的價值觀, 深耕在上帝的國度之內。保羅在 第一世紀伊始,建構了人類史上嶄新的家庭關係! 在這個 以基督馬首是瞻的家庭關係中, 男人的地位起了微妙的變 化。男人不再是父權社會中,高高在上的發號施令者, 而 開始是一位愛與關懷的服務者。換言之, 男人必須學習僕人的服事一一一種汲取基督精神的全新調整。

 

在以弗所書的家庭教導

除了歌羅西書,保羅在以弗所書也有一段對家庭倫理的精彩教導 ( 弗五 21~六 9 ) ,這篇經文是新約聖經中,有關家庭倫理教導最長篇的經文。

希羅文學中,大多是教導妻子如何忍受丈夫的行徑, 如何委曲求全地在男尊女卑的家庭中 求生存,如何卑躬屈 膝地維持家庭的完整和表面的和諧。***而前述經文的家庭規範中,超過一半是論及丈夫與妻子的相處之道, 可見保羅對這議題的關切。和歌羅西書相間,以弗所書經文的次序也是妻子、兒女、僕人,和丈夫、父親、主人應有的相 對規範。文內出現寫信者勸戒或解釋理由的文句,遠較歌羅西書著墨為多。

這些勸勉的話都是以基督為主角, 而且篇幅較以往 多。保羅也引用舊約聖經 ( 利十九 18 34 ) 。21 節提到彼此順服,22 節提到妻子順服丈夫。23 節中,保羅希望丈夫 妻子彼此順服、家庭和睦、同心來侍奉基督的心’溢於言 表。保羅為什麼不厭其煩, 大篇幅地來說明丈夫對妻子應 有的態度呢?這實在是因為父權社會中, 男人刻扳形象不 易改變的緣故。以弗所書更引用創世記, 強調並非女方離開原來家庭,嫁到男家,為男方家族衍生出新的一支新家庭,而是 「 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 創三 24 )

創世記清楚指出,新家庭的產生在於男方離開原來的 生活習慣,去學習承擔新的事物與責任。保羅認為這些新的學習,是在基督與教會的模式中完成的。

利用這樣的類比,保羅將基督的神學和家庭的倫理緊 密地接軌起來。於是,保羅的基督論得以在家庭的架構下更臻全備。 「  這是極大的奧祉,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 32 節 ),保羅承認這是天啟的上帝旨意,也意昧著創世記中上帝造男造女,來組成家庭的真正目的。這目的如今在保羅書信的闡述中,得以揭露出全貌來。 因此保羅 將夫妻相處之道做個結論:「 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 子,如同愛自 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他的丈夫。

丈夫將妻子視為自己的一部分來愛護疼惜, 這是當時希羅社會所無法想像的。 當時代的風尚,妻子是男人的附屬品,是男性控制的物件。保羅的言論對於當時的社會, 真可謂驚世駭俗!

保羅要求妻子敬重丈夫, 而非愛丈夫,原因也在於當時惡劣的社會風尚。如果丈夫因襲錯誤的價值觀來對待妻 子,充其,妻子頂多需要敬重身為 「丈夫」的職分,無須一昧的為著 「 愛」而違反基本的人權、人性。保羅這種語詞,顯然給作妻子的預留一些空間。

以弗所書六章 1節,強調子女在主裡聽從父母, 這更證明保羅此處的家庭規則是針對基督化家庭而發的。為了讓 「兒女聽從父母的話 」 這命題受到先決條件約束,保羅主張父母對于女的要求必須合符基督原則, 以限制父母的濫權。父母必須受到更高一層一 一上帝的教導。 此外,父親還有責任「 要 照著主的 教訓和警戒 養育 他 們 」 。這更凸顯基督徒家庭的最高指導原則 一一上帝的話。希羅社會有錢人家,經常僱請奴隸擔任家庭教師來教養小孩,或由母親擔任教育的工作﹔ 保羅卻要求父親要負擔起教養的責任,這也是保羅教導和希羅社會大大不同之 處。保羅不是單方面提到父母對小孩的責任,他也按照摩西十誠的教導, 要求子女孝敬父母。 (  出廿 12 )

綜觀保羅揭黨的家庭原則, 若以現代社會眼光看來, 有些人會覺得了無新意、理所當然。然而放諸第一世紀的 標準,保羅的言論是新奇、聳動而奇特的。

保羅意圖將基督論加入所有的人際關係之中, 並且限制所有可能濫用權力的機會一一特別是針對男性而言。 保 羅同時還重新定義「 順服 」和「頭( 領導 ) 」 這些關係 都要在基督裡面才得以完全。 換言之,所有觸及人際關係的名稱、互動,在保羅基督神學觀的定義下, 被重新賦予 新的生命和意義。

 

保羅對奴隸制度的觀點

第一世紀的羅馬社會到底有多少數目的奴隸?學者普遍相信至少占當時社會總人口的一半以上。 當羅馬帝國在軍事行動上不斷有所斬獲, 領土急速地擴張增加時,帝國同時也在各地擄掠大量的俘虜, 這些俘虜迅速被出售成奴隸來圖利。為數眾多的奴隸為帝國帶來龐大的經濟效金, 而有些奴隸顯然也頗安於這違反人性的制度, 在義大利出 土的 一 塊 羅馬石碑上( Corpus Inscriptionem Latinarium 13.71119 )   就刻有『 奴隸制度從未對我不好 」 這一行字。

由於猶太奴隸遠較其他種族的奴隸工作勤奮、 安分守己,因此帝國各行省大都會如安提阿、 哥林多等都可看到 猶太奴隸的蹤跡。**

帝國中的奴隸並非都是粗鄙無知的人, 有些還會是富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上流人士。這些人在國破家亡被賣為奴後,往往擔任行政官的副手, 或在有錢的羅馬人家中擔任保姆看管教養小孩。 由於帝國內的奴隸數目眾多,因此各行各業都充斥著購買來的奴隸, 擔任各種工 作,如礦 區、農場等。

羅馬史家賽內迦 ( Seneca ) ( Apocolocyntosis 3012 On Benefits 28.5-10 ) 在他的書中提到,西元 40-50 年,革老丟 皇帝統治年間,帝國每年都會為奴隸舉辦撒圖娜利亞 ( Sat­urnalia ) 節慶。這是一年一度的節慶, 節慶中,人們會扮演和他平日身分相反的角色。如:奴隸扮演成主人,主人扮成奴隸,士兵變成軍官 ( 吉夫長、千夫長 ) ,軍官變成 士兵。

賽內迦還記載, 有些奴隸在辛苦工作數年後, 終於獲得主人釋放,得到自由。在成為自由之人後, 有些人又靠著靈活的生意手法, 後來竟爬到社會的高層。一般相信, 保羅大部分都在城市內宣教,因此他較常接觸到的奴隸是家奴 ( 擔任家中雜役 ) 。家奴有時要到主人位於鄉下的別 墅或農場 (麥田或葡萄園 ) 幫忙農事,有些則留在城內的店舖幫忙擔任工匠、商業會計、搬運工等。

保羅來自帝圍的東方,那裡是奴隸盛產的區域, 相信保羅一定十分熟悉這種畸形的社會現象。 保羅在各地宣教 時,往往在該城帶領許多當地信徒全家得救, 其中當然包會家中的奴隸。如:在腓立比城的呂底亞一家 (   徒十六 14 ) ,哥林多城的司提反一家 ( 林前十六 15 ) 。難怪保羅 在哥林多前書、歌羅西書、腓利門書、以弗所書都屢屢提 到有關奴隸的議題。

早期教父革利兔 I Clement 55.2 ) 、依拿提司 ( lg­ natius 所寫的 Letter to Polycarp 4.3 ) 、厄瑪斯 ( Hermas 寫 的 Mandates 8.10 Similtudes 10.8 ) 的書中都記載著, 早 期教會常為教會中的奴隸弟兄,付出金錢買回他的自由。

保羅對奴隸獲自由的看法是:

你是作奴隸蒙召的嗎?不要因此憂慮﹔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因為作奴僕蒙召於主的,就是主所釋 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 的,就是基督的奴償。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f羹。 」   ( 林前七 21-23 )

羅馬社會中奴隸儲存作贖身的積蓄稱為培客銀   (  Pecu­lium ) 。然而,儲蓄相當數目的培客銀未必保證可獲自 由。獲得自由與否,主動權在主人的手上, 奴隸是無權主 動開出價碼,要求自由的。另一方面,如果主人要釋放奴 隸,奴隸也無權拒絕。

釋奴的方式有好多種: 奴隸自己用金錢贖回﹔ 或主人 在遺囑中申明,一旦主人身故,奴隸可自由離去。表現好的奴隸,也可在地方官的見證下,由主人公開釋放。學者魏得明則指出,培客銀往往可為奴隸換回自由。**

一般而言,如果羅馬人釋放一名奴隸, 這奴隸可獲得 有限制性的公民身分,甚至可繼承別人指定給他的財產。 當越來越多奴隸成功獲得自由的典範, 在帝國各處流傳開來後,大家都認為只要奴隸辛勤工作數年,就理所當然應獲得自由。到了最後,甚至連羅馬的法學家也都主張,培客銀就應該用來換回自由。

21 節保羅勸教會中的弟兄,不要憂慮自己的奴隸 身分,因為奴隸身分完全不會影響到他在基督裡已被救贖 的地位 ( 加三 28 )   。

 

保羅對奴報制度的觀點                  

但是保羅主張, 如果有機會獲得自由, 就要爭取這機會。畢竟成為自由人,對教會的福音事土有許多方便之處。 第  22     飾,保羅則闡述基督的價值觀。保羅借用主人和 奴隸的關係,來類比基督和信徒的關係。第 23   宣告中,保羅 反對基督徒基於任何理由 ( 大多數是因為經濟問題 )  賣身 為奴。因為保羅相信,淪為奴隸後,在信仰的路上會走得 更艱辛。所以信徒不但要珍惜自己靈性的身分,對屬世的 身分也要站在信仰的立場多加考 。保羅在歌羅西書也重 申,奴隸的身 分並不會妨礙在基督裡的平等尊重    (   西三11 )  。

在歌羅西書三章 22 節至四章 1節中,保羅更詳細地闡明僕人和主人的關係。他將奴隸和主人的行為規範, 都納 入他所標舉的基論中。奴轅要像事奉主般地服事主 人, 奴隸不必因為遇到惠主 人而感到絕望。因為 「 那行不義的 必受不義的報應 」 。主人也要明瞭他不能為所欲為, 因為 在他之上,還有一位全知全能的主宰。

保羅用上的存在,來約束主人不得濫用他的職權。 兩者都要用誠彼此對待。顯然保羅這段經文是針對基督徒的奴隸和主人而談的。歌羅西除了對奴隸的勸慰外,最特殊的是還出現對主人的規範。由於一般相信歌羅西書 和排利門書都寫於極為接近的年代, 而且這兩封信的聽眾 甚至有些重疊,因此這兩本書信中對奴隸制度的看法最為 相似。保羅並非贊成奴隸制度, 他所做的是將基督精神帶 入這制度中。如此一來就如同將酵加入麵袖之內, 等到時 候到了,終將起了革命式的結構性變化。

將以弗所書六章 5-9  節與歌羅西書三章 22  節、四章 1 節詳細對照,  不難發現兩者類似的地方。   這也證實兩封信 都因為出自同一位作者,而有相似的風格、相似的文筆。 然而兩處最大的不同是在於以弗所書將奴隸和主人放在同 一個天秤上,「 因為知道,他們 (奴隸 〉和你們 (主人 〉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他並不偏待人」。保羅兩度使用平等的觀念:「 他們 ( 奴隸 〉 和你們 (主人)」,以及 「 他並 不偏待 」  這兩處充分表露保羅人人平等的觀點。

學者林肯說: 「 保羅 的遭段話不僅將奴隸視為家庭的 一分子,更將奴隸視為教會群體 中完整的個體。奴隸和主 人在基督教會的群 體中,同 樣在信仰上有著相同的自 由 。」 ***

保羅是從在基督裏、在教會群體裏,奴隸和主人的平等開始,漸次地影響奴隸在一般家庭及社會中也能恢復和主人相同的地位。保羅顯然不願浪費口舌爭辯奴隸制度存廢的問題。他注意的焦點是基督群體的建立,唯有在基督國度的確立所帶來人心的改變,才足以廢去不義的奴隸制度。保羅有關人人平等的觀念,主要可見於五處的經文( 羅十 12 林前十二 13﹔加三 28﹔西三 11 16-21 )  。

 

第三部 附註

  1. A.M.H四個 The ()(蹲間‘1Aa四遁詞g tD St Paul, Philadelphi1966, p.12.
  2. A.M. Hunter. e Unityof TheNew Testament, London, 1943,pp.115.
  3. Rudolf Bul個且血 扭曲1Jogyof the NewTh8包圍間也 New Ymk, 1951, p.3.
  4. W.D.Das,Paul dRa助血icllism, London,  1948,p.323.

5   Sphen NeI自由Thro旬虛 Mally 局也s,Philadelp.區已 1976, p.42.

  1. CicAgatVet祖國 H,p.165.
  2. Justi且岫旬,別的F間間·th  Tlypho 11 Jew.  apll甜  15.

lliorus S語世us 4.39.2 、亞歷山太太帝被阿 ii!神收贅,Plu仙也 Al50.6 、平lj比女神 ﹛ Lybian god- ds ) 被阿 一宙斯神收贅,Herod呱旭 4.180.

9 F.Lyall, Sla Citizen, sLegal Met蹲過on虹的e砂凶盟 Grand Rapid: Zoerv1984, pp.102-115.

10 王正中主編, 〈聖經原文字彙中文彙偏〉﹒浸宣出版社,1994 再版 77 頁 ﹒

11   F.F. Bruce, land 2 1直甜甜loniBJJS, Wi

12  Acus 8.16.2 16.11.6

TWo19p.57.

  1. F.F.Bruce, land 2 11ieiloniBlWTex:Wo19p.103.

 

  1. R.H.Mmce, The Essen抽個管 of New  Th9取酬at h田地旬 Grand  Rapids:  E咽幽幽 1960, p. 736 .認同此 分類的著名學者還有 G.Harder }.是 P.Schubert

15  e岫四個 動詞,意思是感謝,Slroug 編號為 2168 eucbarisU. IJ名詞,Stnmg 偏費為 2169 .

戶師叫扭扭2 是動詞,意思是禱告,Strong 編號為 4336 .pro副由是毛詞,Strong 編號為 4335 .

16 峙的是名詞,意思是祈求、祈禱,Strong 車輛為 1162 .

  1. ruw岫· AV – Sp.t orsrit 232, w國弦 b.th 27, side 6,md S, blast 4, va2 1ger 1,cool I,

umgc l 血單c6﹔總共 378 次﹒

  1. G.Kiland G.Fririch, Theological Diensryof the New 1i:sttu扭扭t, 1974, 10ils,p.382.

19    希臘文聖靈 ﹛puma 這字總共 385 次,這字的Strong標號是 4151 • Spirit 111,HolyGho戲”Spt ( ofG d )  13, s戶址 ( of e Lord ) 5, ( My ) Sp隘的 旬出t of 訊地 ) 3,Sp凶 ( of Cst ) 2,hum( srit ) 旬 (何1) 咖曳的 sp恤 ( gmI) 26, sp8,  ( Jesus’ own ) spirit 6,  ( Jesus’ own ) ghost

2, misc 21.

  1. L.Geh, Thilogyof New Testnent, 2 vols, Grand Rapid: Berans, 1982, p.249.
  2. J.Fi·myRomNew Yi t: Doubledpp.86-87.

22 J.D.G.DuRomes9-16, Wo, Tex: Word, 1988, p.755.

第三部 附註 273

 

  1. V.P.FumiTbe LoYll Cnmdmentin e New Testament,Na血泊Ile: Abingd1972.
  2. Plutarclis,Adv扭曲 Bride and G.i1m 142E 以及 Aris個世e Poli盲目12S個<b 12SSb  M.BarEphesim

4N.Y.:Doubleday, 1974.6120.

2S   PhiloLcgatioad Gaium, pp281-282.

26  T.Wied揖血m 白骨ti” and Roman Slavery, Bal世血世風 Md:Jobn Hoptlll UVity Prs, 1981,p.3.

27 Andrew Lincolin hiims, Wl血泊 Tux: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