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章 處處充滿不平等的社會

在希羅的社會中 許多的標誌符號原本是用來區分群體的方式,讓第一世紀的個人在這體系內找尋到歸但也在統治階層刻意的區隔下,處處充滿著不平等的歧視。

種族〈 希臘人/野蠻人、猶太人/外邦人 〉

「  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  。」 ( 加三 28 )

古希臘文人優里披底 ( Euripides ) 曾說: 「希臘人統治野蠻人是合理的,異族來奴役希臘人則是荒謬的。因為 異族都是生為奴隸,我們則是一群自由之人。」**

羅馬族歐米德 ( Ovid ) 在他被放逐的目子中,曾寫下他對野蠻人在衣著、 外貌、言談等等各方面的鄙視:「 我們 和野蠻人混雜住在一起,這裡幾 乎一半的住宅 區,都是屬於野蠻人 的 。即使你不怕他們,當你看到他們長髮和衣物遮蓋下露出的身體,你不得不感到厭惡萬分。 有 些人宣稱他們 是來自希臘城市的後裔,卻不穿著希臘的衣服, 而是穿著波斯式樣的長褲。他們用他們的母語交談著,我只好一直使用手勢來與他們溝通,使得我也幾乎快成為野蠻人了 。」 **希臘人經常將非我民族都視同野蠻人,猶太民族則習慣將他國人稱之為外邦人。野蠻人、外邦人都是充滿民族優越的字眼, 但保羅卻認為猶太人、希臘人都需要上帝的救贖,都是上帝珍愛的對象。 ( 羅一 16 、三 9-10 )

2.性別〈 男性/女性 〉

希羅哲學家澤諾芬 ( Xenophon ) 說: 「 人類不是居 住在空曠野地的野獸,人 類 需要有庇 護的居所。犁田、播種 、耕種、鋤草,這些提供食物的戶外工作,都 是由男人擔任。至於食物的儲存和製作,如將玉米製成麵包 、衣服的編織 、嬰兒的哺乳和養育,這類的戶內工作,則是由婦女來擔任的 」 。**

3.身分〈 奴隸/自由〉

亞里斯多德主張 ( Aristotle, Pol 1.2.14 • 1254b, Leob ) :「人生下來,自然就可分成兩類不同的個體 一一 自 由人( freeman )  和奴隸 ( slave )  。奴隸的 目的,就是為了提供整個社會所有基本需求。而自由人僅需盡到 一個公 民所應有的服務。基本土, 自由人是獨立 的族群,不須為他的職業, 向社會提供任何服務。」 **

對亞里斯多德和柏拉圖而言,社會是由不公平的階級組織構成的,奴隸是上天賜給整個社會的庸俗族類, 因此從他們的觀點看來, 奴隸理所當然被視為善於工作、 服從性高的一群下等人。另外一位希臘學者希歐弗拉士斯 (  Theophrastus   •西元前第三至第四世紀 ) 則說: 「 上天將男 人造成強壯,將女人造成軟弱,是要男人用 強壯的體魄來保衛家圈。 女人的膽怯,僅可維繫家庭,或當男人從外面帶回食物時, 由女人負責將它保存妥當。在手工藝方面,女人可以耐心的工 作,無須像男人每 天在外辛勞地謀生。至於養育小孩方面,則各司其職,母親負責哺育,男性則負責教導。 」**

修者底德 ( Thucydides )**提到女性的光榮: 「 如果你不想失去上天賦予女性的特質,你就得保有女人的光 榮。 那就是說,你應該極少被男人在閒談中提及(無論是褒是 貶)這才是女人的榮耀。 」

修者底德這段文字是稱揚關在家中、 足不出戶、默默工作的女性。他認為所謂女性的光榮, 就是越少露臉越少讓人知悉越好。 普塔克 ( Plutarch ) 也寫道: 「 只有丈夫認識她,任何人都不知道有她存在的女子,是世上最好的女子。婦女個人的存在, 只能讓配偶知道。 任何有關婦女的 情,諸如她如何高貴美好, 都絕對不能對外面走漏半點風聲。 」**

猶太學者斐羅 (Philo )表示:「 市集、法院大廳、市政廳 常有大批人潮聚集和開會。 在戶外空曠之處,也是討論和活動的好地方。然而,這些地方,無論是昇平時期 或是戰時,都只適合男 人參與。 閨女則適合戶內的工作,最好絕對不要離開房子最內的房門一步。房子中間的門, 則是給女傭的界線。至於最外的一道門,則是成年的婦女才能使用 的。」**由這些古希羅文獻,可以看出當時社會對男女角色的刻板印象。這種用戶內、戶外,用工作性質來界定男女功用的刻板分類,完全抹殺了眾多各方面資質優異的女性。 相同的,也限制許多在廚房、 育嬰、縫紡上有長才的男性

聖經世界中,也是男女角色各有不同。有趣的是男性、女性的角色都出現。比如說:路加福音出現兩個比 喻,一個是牧羊人尋找失落的羊的比喻 ( 十五 3-7 ) ﹔另 一 個是婦人清掃房間,尋找失 落錢幣的比喻( 十 五 8-10 ) 。前者是在礦野放牧的男性, 後者是操持家務的女性

耶穌有關天國的比喻中也是男女性都有。主角中有男性買地來藏寶藏、商賈四處旅行尋找貴重的珠子、 在海上撒網捕魚、在田中收割 ( 太十三 44-50 ) 。女性則有將麵酵藏在三斗麵中的婦人 ( 十三 33 ) ,和喜宴中迎接新郎的十個童女 ( 廿五 1-13 ) 。耶穌會在會堂中公開醫治一位被污鬼所附的男人 ( 可-23 ),隨即又在民宅中,私下醫治患熱病的彼得的岳母( 可-30 ) ,看來聖經的作者很早就有兩性平衡報導的觀念!這在古代文獻是絕無僅有的。

聖經上多處提到女性的角色, 但只是陳述,從未混雜歧視的觀念,例如婦女推磨 ( 太廿四 41 )、女人和生產( 提前二 15 )、婦女做餅 ( 路十三 21 )   、婦女打水 ( 約四7 、婦女操持家事 ( 路十 39-40 。 顯然,耶穌認為學習真理不是男人的特權,  女性也不該只侷限在伺候之事。保羅同意不幸喪偶的年輕寡婦嫁人,生養兒女,治理家務,回歸正常的家庭主婦生活,以避免他人的閒言冷語。他並不贊成年輕寡婦一定要守寡。( 提前五 14 )

保羅認為男、女各有其與生俱來的天性。這種神所創造的天性,是不可物化的。保羅還主張,男、女外觀應有區別。 (  林前十-4-7   ) 這種區別,是謹守男女分際, 保羅也強調男、女都是相同的榮耀尊貴。

 

4. 職業 〈 統治階層/平民大眾 〉 巴刻在其探討羅馬法律的名著中, 很感慨地說: 「 羅馬的法律似乎是為有錢的大地主所設的。 這部法律強烈偏袒上層社會的土地擁有者。 有著大批僕役的大型農莊、大的農舍和許多富麗堂皇的建築群、畜養大批家禽家苗和大群忙碌工人的農場,是羅 馬律法保護的對 象。但羅馬法律對於擁有幾頭山羊的小農場,就很少提及。事 實上,這種很少提到保護飼養幾頭家畜 ( 山羊 )的窮苦人家的法律, 真是令人無法置信。 」**

在希羅社會中,少數世襲的統治者,攫取整個社會絕大多數的資源。他們用層層的庇護制度、 嚴苛的法律、土地的開發等,牢牢地箝制著廣大的平 民大眾。使徒行傳記 載,當時的人也認定使徒彼得、約翰是沒有學問的小 民( 徒四 13 )這種職業身分所帶來的界定, 一方面保護了上位者的 既得利益特權,一方面也限制了個人發展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