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三章 以社會學模式解經之利與弊

使徒保羅是第一世紀的歷史人物。他用希臘文寫成的書信,是古代世界一種特定時空下專有的書寫方式( 用古希臘文寫成的嚴謹修辭文學 )     ,因此解讀保羅,其 本質就是一種史學工作。

社會科學解經法的興起

至於保羅書信中所呈現出的寫信動機、 理念,信中所 牽涉到的人物、事件、爭議,收信者的人格特質、行為模式,這些因素都需要在當時社會架構下, 作進一步判讀。 這並非意昧著保羅的 理教導,是一件歷史的陳年往 事,也非有意將保羅所高舉的耶穌及耶穌的十字架, 貶抑 成人類遙遠年代中的一樁軟聞, 而是要提供現代閱讀保羅作品的讀者,一種走入保羅世界的方式藉由這種方式,讓保羅超越時空的限制、 思想表達的藩籬,和現代的讀者對話。

事實上,運用社會科學的方式來接近聖經世界, 已是學界多年努力的方向。 然而,保羅書信卻有兩點特殊之處,使得社會科學的解經方法在行諸保羅身上時更為多姿 多彩,這兩點是 :

  1. 保羅書信是保羅的親筆書信

當聖經學者還要藉著 Q 福音書(Q Gospel ) 來推測符類福音的雛形,考古學家藉著多馬福音 (  Gospel  of  Thomas ) 企圖還原耶穌教導的原文, 語言學者還在為福音書的希臘原文是根據口語希伯來文或亞蘭文爭議不休時,保羅書信始終一逕,落落大方地展露它的原始風貌!

  1. 保羅積極、主動地介入周遭社會,並企圖改變當時的社會價值觀

保羅這種積極的作為, 不但使他產生大的作品(幾乎佔新約聖經的一半 ) ,也使他談論的議題十分廣泛,從家庭中夫妻相處之道,到社會上種種的亂象、人類救贖計畫等等,都是他關心的內容。就地理空間而言,保羅橫跨歐、 亞兩大洲宣教佈道, 讓他見識到的地域風貌、 社會層面更為多樣。

基於這些特點,使得歐美學者一直熱衷於用社會科學 的方法來研究保羅。如今不只是歷史、哲學,社會學,甚 至心理分析、人類學觀察、語言學都大量運用在保羅研究 上,這都使得 「 保羅學 」 更為光彩奪目。

 

社會科學在解讀保羅書臂上應用的優點:

  1. 瞭解保羅的處境

用社會科學的方法, 可以更接近保羅, 根據古羅馬時代作者 ( 斯特拉傳﹝Strobo﹞,賽內迦﹝Seneca﹞, 咎每拿﹝Ju­ venal﹞ ) 的論述,學者克拉福特 ( Kraft ) 統計歸納出下列幾點當時外邦社會對於猶太人的看法:

猶太人的律法 被外邦人解釋成
守安息日 懶惰
為兒子行割禮 令人做噁
嚴苛的飲食規則 濫定規則
禁止拜偶像 猶太人是無神論者

這四大項中,以食物的律法和割禮是當時公認為猶太人的兩大宗教標誌。猶太人這種獨特的習俗早已被貼上異 類的標籤,再加上西元 19 年發生的重大事件, 終於導致當 時提比留皇帝下令將猶太人逐出羅馬域, 還有四千名猶太人被脅迫到薩丁尼亞去參加討伐該島叛變的征戰。大神學家普魯斯 ( F.F. Bruce ) 認為,保羅在羅馬書的一段話, 就是針對這事件有感而發的: 「 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潰,正如經上所記的。」 ( 羅二 24 )

西元 49 年,接替提比留皇帝的革老丟即位後第八年, 又發生另一事件, 根據羅馬史家歐羅西斯 (  Orosius  )  記載,革老丟終於採取激烈的手段, 將猶太人驅逐出羅馬 城。這段史賣出現在使徒行傳十八章 2 節。

由以上這些社會現象,我們可以解讀出整個社會 ( 尤 其是羅馬城 )   對猶太人的觀感。至於猶太人對於當時外邦 人 ( 尤其是外邦基督徒 ) 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猶太人中的 猶太律法主義者,無提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這些基本教 義派的狂熱信徒,以維持希伯來法統為己任, 務要將保羅 除去方肯罷休。

當年耶穌的活動範圍是在巴勒斯坦本土,  因此以聖殿為首的宗教份子,結合自認為當時最正確路線的法利賽 人,將他們所認為的具端劇除乾淨。 而保羅宣教的範圍是 整個地中海世界,這裡猶太會堂的中堅分子就是「猶太教 的律法主義者 』,他們對於保羅輕忽祖先所傳的律法, 輕率地引進大批外邦基徒的行徑深惡痛絕。保羅一日不除, 「 猶太教的律法主義者 」 便寢食難安。

瞭解這種社會背,就能體會到保羅在宣教歲月中, 不斷遭遇自己猶太同胞迫害的緣故。 這會使得讀經時,對 聖經描繪的情境, 有著更多的心領神會。

  1. 保羅的動機 許多經文背後的意義,在社會科學的解析下會更為清晰。例如保羅在巡撫排力斯面前為自己申訴時曾提到 :

「 過了 幾年,我帶著周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 」( 徒廿四 17 )

K.F.Nickle  認為聖殿捐和保羅推動的捐獻有許多類似 之處**。聖殿捐是每個年滿二十歲的猶 太男丁,都必須捐獻 半個舍客勒,來支持耶路撒冷聖殿的開支。 在海外地區 這些稅會被集中蒐集, 再揀出相當規模的代表團將金錢護 送至耶路撒冷城。比較聖殿捐和保羅捐獻,可以輕易地看 出兩者相同之處:都是由代表團護送海外匯集的金錢,送至耶城。不同之處在於聖殿捐是為了聖殿事工, 保羅捐獻則是為了窮人。D. Betz  則認為,保羅捐獻和猶太人還願的獻祭十分神似。保羅捐獻可視為向神感恩的獻禮, 因為在猶太傳 統的觀念裡,感謝神的獻禮,往往包括對窮人的供應**。 顯然,保羅從猶太教的種種習俗中, 產生這種對於耶城捐獻的理念。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外邦人對猶太杜群的捐 獻,這顯示著教會的合一跨越了這兩大 民族的鴻溝。

Nickle Betz 兩學者都不約而同的認為, 保羅此舉包 含豐富的天啟意象。外邦人得救贖其實和以色列人的命運 息息相關 ( 參羅十一 25 )再根據希羅文獻, 我們可以瞭解 「 便徒 」 一詞在聖經 以外的意義是 「特使 」 或 「信差 」**。精通古典希臘文的 早期教父奧利根 ( Origen ) 說, 由某人差派出去的人,就是這人的使徒。希臘原文 apostello 的意思是 「 派出去 」,被差派之人 的責任,不是依照他個人的喜好行事, 而是遵從差派他者 的旨意**。學者狄斯滿 ( Adolf Deissmann ) 在他的書中引 用許多聖經外的文獻說明 apostolos 這詞在希羅社會中被當 成和護照一詞般使用**。 由當時對這個字的認知,我們可以得知,難怪保羅一到某一定點, 必定搬出這種來自耶穌使徒權柄的說辭。他的用意無非是要告訴每個地方的聽眾, 唯有從上帝而來的啟示,才能給希羅社會帶來希望, 帶來新的救贖 (參林後十二 11-12 )。

然而,這些使徒的權威性並非來自他宣教豐碩的結 果。從加拉太書以降所有的保羅書信, 保羅都宣稱他的權柄是來自基督耶穌而非群眾。 也就是說,保羅遵行希羅社 會對使徒一詞的認知一一他是神的特使、信差,是神所差派的

此外,拉比文獻(b.Sanh. 19b ) 記載一段話:「 凡是 教他鄰舍小孩妥拉 ( 摩 西 五經 ) 的,就可算是這小孩的父親 了**。兒子必須要將父親的行為當作一面鏡子來學習。因此你的生活需要有某種典範來學習,因此你必須視你父親的行為為法律﹔效法並超越你父親的美德。  」

在保羅的書信中, 多次出現他用父親的角色來勸誡信徒(  林前四 14-15﹔林後六 日,十二 14﹔帖前二 11﹔腓二 22 ) 。他也多次用父子關係來描述他與提摩太、提多、阿尼西母的關係。研究希羅社會人際關係的學者瑪西比說: 希羅社會強調的是父親的豐功偉業,來讓小孩心服口服。保羅強調的卻是基督福音的形象。 因此瑪西比說: 「 希羅世界中經 常引 用 的父子開係, 和保羅與信徒之間的父子關係,明 顯不 同 。」**總之,按照當時社會的認定標準, 保羅稱自己為信徒的父親,當之無愧。然而,他使用這稱謂,卻蘊含著和希羅世界完全不同的角色功能。

  1. 更仔細、更大視野的讀經 為了要對當時的社會進行分析, 因此經文中所提供的任何細節都不能漏掉(很仔細的讀經 ) 。不但如此,為了 進行對當時整個社會的綜合判斷, 所有相關的經文都需要全面的比對 (全面性、大視野的讀經 )

爾文 ( J. Calvin ) 很早就注意到 ,羅馬書最後一章保羅所寫的拿其數家, 和羅馬史料中拿其數之記載的關連性。拿其數家其實是皇宮中(該撤家的人)收編的一支族系**。現代的解經家更將保羅所提的這一串名單, 一一解析出來。因此,我們更清楚暸解羅馬教會的成員結構。 這大大有助於暸解保羅書信中許多的遣詞用字。比如說,這中間出現的一個人名 「 暗伯利 」( 羅十六 8 ),研究羅馬 文獻的學者發現,這是當時一個很普遍的奴隸的名字。 保羅寫給羅馬教會的信中, 為什麼會提到這名奴隸? 學者認為,這位奴隸以前在羅馬住過,參加過當地教會的聚會。後來因為主人遷移, 或者受主人差遣( 羅馬時代的奴隸往 往擔任送信、送貨物的主作 ),出外洽商,因此得以在帝國的東方結識保羅。這也證明保羅有許多的奴隸朋友, 難怪他在腓利門中才會有如此對奴隸的愛和尊重。

仔細閱讀聖經,將會發現,保羅沒有收取哥林多教會 和帖撒羅尼迦的奉獻, 卻接受馬其頓和腓立比教會的奉獻。密西根希望學院的教授伊凡特 ( J. M. Everts ) 博士曾提到:詳細研讀保羅的書信, 不難發現,保羅是在離開腓立比教會才接受該教會的奉獻 ( 馬其頓是一個區域, 不是單一的教會,新約聖經中缺乏此資料 ) 。事實上,幾乎所 有的證據顯示,保羅都是在建立某教會後, 才接受該教會 的捐助,繼續他傳福音的事工。腓立比教會也是藉由奉獻 參與保羅的福音宣教。 然而,為什麼保羅始終沒有接受哥林多教會的奉獻呢? 伊凡特說:保羅因為哥林多的情況複 雜,不願因為收奉獻,而妨礙到福音的工作。 (  參林後十一 )**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雖然沒有向哥林多教會收奉獻, 卻鼓勵他們對其他有 困難的教會伸出援手 ( 林前十六 1-3 ) 。哥林多教會曾答應保羅對 耶路撒冷教會捐獻, 保羅希望他們先將奉獻款項, 每週固定在主日聚會時陸續蒐集 齊全,等到保羅派出的弟兄抵達哥林多, 就可立刻領取奉 獻的捐賞, 直奔耶路撒冷,幫助那裡受困的人們。 不要等到保羅差派的代表到達時才開始收奉獻, 一副勉為其難、誠意不足的樣子。

伊凡特指出, 這個對外奉獻的議題,在哥林多前後 書 ( 尤其是整個哥林多後書八、 九兩整章 ) 都用頗多的篇幅提出討論,可見保羅相當重視這樣的教導**。 由伊凡特這 些精闢的分析,我們更可清楚瞭解保羅對奉獻的教導。

4,保羅的人際關係也可在社會科學的分析下清楚 地呈現出來。

保羅在羅馬書中曾三度提到他的親屬,包括比保羅早信耶穌,在教會中有名望、又和保羅一同坐監牢的安多尼吉和猶尼亞 ( 羅十六 7 ) ,希羅天 ( 羅十六 11 ),路求、 耶孫、所西巴德 ( 羅十六 21 )。

保羅提到的六位親屬中, 至少有五位積極參與保羅的事工。其實,聖經裡保羅曾用九種不同的稱呼來形容他的同伴一一同工、弟兄、執事、使徒、僕人、同伴、同當兵 的、同坐監的、同勞苦的。

這些稱呼足以反應保羅和其同工的關係。 其中,路加、提摩太、巴拿巴、提多、推基古、馬可曾代表保羅訪 各教會。十三封保羅信中有七封有共同署名, 包含西拉 ( 帖前、帖後 ) 、提摩太 ( 林後、腓立比、歌羅西、帖前、帖後、腓利門 ) 和所提尼 (林前 ) 的署名。我們並不 清楚這些共同署名者的實際參與情形, 但深信保羅將這些 名字列出來,絕非出於客套和禮貌。

根據雷得林區 ( E. B. Recllich ) 的統計,保羅在書信中 共提到 95 位同工**。學者伊立司 ( E. E. Ellis ) 則認為,保 羅親自在他的書信中提到名字 ( 不包括使徒行傳裡所提到 的名字 )至少有 36 位是積極參與事奉的重要核心同工**。例如提摩太、提多、以拉都、推基古、路加這五位,便是長期與保羅同工的夥伴(  徒十九  22﹔腓二  19﹔西四 7-8﹔提四 10-12﹔多一  5﹔林後十二 18 )   。亞波羅 (林前 十六 12 ) 、百基拉、亞居拉 ( 羅十六 3-5 ) 則和保羅的傳 道有闕,但彼此都是獨立的。 巴拿巴、西拉、馬可 (   徒十1-3  十五 40-41﹔帖前一1 )   則是階段性地參與保羅的事奉。

此外還有亞該亞 ( 林前十六 15-18 )、安多尼古 ( 羅 十六 7 )、亞腓亞 ( 門 2 )、亞基布 ( 西四 17 )、亞里達古 (西四 10)、革利免 (腓四 2-3 )、底馬 ( 門 24 )、以 巴弗 ( 西一 7 ) 、以巴弗提 ( 腓二 25 ) 、友阿爹 (腓四 2-3 )   、循 都 基 (腓 四 2-3 ) 、福徒拿都 ( 林前 十 六15-18 ) 、猶尼亞 ( 羅十六 7 )  、猶士都 ( 西四 10 )  、馬利 亞 ( 羅十六 6 )   、阿尼西母 ( 西四 9 )   、彼息、氏 ( 羅十六 12 )   、司提反 ( 林前十六 15-18 )   、士 非拿氏 ( 羅十六12 、土富撒氏 ( 羅十六 12 )、耳巴奴 ( 羅十六 9 )  等。之所以列出這部分的名單,是要讓讀者檢視自己到底認識多少保羅的同伴? 又能夠透過這些保羅的重要伙伴,對保羅有多少瞭解?

這些人有些是接待保羅的當地信徒, 有些護送旅程, 有些在當地參與保羅傳道的配搭事奉, 有些長期和保羅配 搭旅行佈道, 有些在金錢、物資上供應保羅, 有些參與保羅書信的製作和保羅共同寫信、替保羅抄寫信件、送信、收信等。他們之中有些人雖然僅在保羅書信中題暫地露臉,但從保羅的文字敘述中, 可以看出他們都和保羅交情匪淺。從這種社會人際關係的分析,可以讓我們感受到保羅和信徒間友好情誼的互動,也可瞭解保羅宣教成功背後的 因素。

  1. 對真理更清楚的瞭解 社會科學提供的資料有助於對聖經真理的暸解。                     

例一:保羅和亞波羅的爭議

使徒行傳的經文 ( 徒十八 24~十九 7 ) 清楚說明保羅和亞波羅在信仰上對真理認識程度的不同。   經文說,亞波羅「單曉得約翰的洗禮 」 是指亞波羅所認識的耶穌,僅停留在施洗約翰當年對耶穌的認知。在亞歷山卓城受哲學和理學訓練成長的亞波羅,可以 從經文中理性地了解耶穌,但對於耶穌的復活救贖、保惠 師聖靈的降臨、五旬節聖靈時代的來到, 仍十分陌生。

根據使徒行傳這段經文的記載, 我們可進一步知道亞波羅是:

  1. 有學問、有口才的。
  2. 能講解聖經。
  3. 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裡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

維特 (  B.W.W且偷 ) 說,這三個希臘字正是詭辯學的標準模式。這符合亞波羅養成教育的背景一一亞歷山卓, 一座以修辭學著稱的羅馬名城。 也就是說,路加介紹亞波 羅時,刻意地突顯他詭辯學的特長。 亞波羅就是用詭辯學 家 ( Sophist 這字的字根和智慧 sophia 是相同的 ) 的技巧 來傳道**。相對於亞波羅的說法,保羅則提醒信徒,    所有智 慧的言語 ( logos  sophias )、知識的言 語 logos gnoseos )  都是來自於聖靈 (林前十二 8 )

對保羅而言,上帝啟示所開人眼界、 所賜予人的真理,才是真智慧!得到這些真智慧的方法,不是透過人的哲學思維,而是聖靈的光照!**知道這些希羅時代字彙的用法,可以清楚分辨保羅和亞波羅思想上的差異,進而瞭解聖經上的真理。

例二:保羅於婦女議題的爭議。 保羅在書信中多次提到婦女在教會中 的角色,這些論點 ( 禁止女人講道、女人要蒙頭 ) 讓人誤以為保羅對女性 有偏見。海斯則認為,保羅是針對特殊的婦女濫用自由的 情形而發出糾正。換言之,保羅的那些言論是針對特殊環境而發的,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原則。海斯說保羅在書信上,至少有三處公開稱揚女性同土的卓越表現: 友 阿爹和循都基這兩位女性 ( 排四 2-3 ) ,堅革哩教會中的 女執事姊妹非比 ( 羅十六 1 ),以及亞居拉的太太百基拉( 羅十六 3-4 )** 。可見保羅是允許女信徒一齊搭配事奉的。 如果暸解希羅社會中對女性的看法,就能用客觀的眼光來 評論保羅對婦女的態度。

總之,希羅文學大多是教導妻子如何忍受丈夫的行 煙、如何委曲求全地在男尊女卑的家庭中 求生存、如何卑 躬屈膝地維持家庭的完整和表面的和諧**。 新約聖經中有關家庭倫理教導最長篇的經文是以弗所書五章 21 節至六章節。保羅另一處討論家庭倫理規範的重要經文在歌羅西書三章 18 節至四章 1節。以弗所書的家庭規範中, 論及丈 夫與妻子相處之道超過一半, 可見保羅對這議題的關切。 其中第 25 節,甚至要求丈夫用 「 愛 」 來對待妻子。

在希羅文獻中,有關家庭倫理上常出現的要求, 都是要家中的每一分子對一家之主的男主 人的服從,翻遍希羅 文獻,幾乎不會出現對男性的規範或要求! 然而,保羅卻 要求男主人也應有相同的付出一一愛與關懷,這也是新約 聖經中唯一出現丈夫要愛妻子的種文。 當時,希羅社會有 錢人家經常僱請 「 師傅 」( paidagogos ) ( 擔任家庭教師的奴隸 ) 來教養小孩,或由妻子擔任教育的主作, 保羅卻 要求父親也要負擔起教養的責任。 這也是保羅教導的獨特之處。**

和希羅社會另一重大不同之處是, 希羅社會將女性視 為男性耐屬的物品。然而,從以弗所書這幾處經文讀起 來,丈夫對妻子根本不具有所有權。 這和當時希羅社會嚴 重物化女性的態度有著天壤之別! 因此保羅為夫妻相處之 道做個結論: 「 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于,如同愛自 己 一樣。妻子也當敬重她的丈夫。 」( 弗五 33 )

丈夫將妻子視為自己的一部分來愛護疼惜, 這是當時 的希羅社會所無法想像的。 將保羅的言論和當時希羅社會 對婦女的觀感對比,不難發現保羅對婦女的態度是高度尊重和體諒的。因此,保羅針對婦女講道的限制, 有他不得己的理由。換言之,他對婦女的尊重是常態, 對婦女的限制是偶發、例外的!

 

應用社會科學在解讀保羅書信上需提防的弊端

  1. 社會科學架構本身的缺陷

近年來仍有許多學者不斷 努力,希望讓 K-S 模式更臻 完美。也就是說,即使是學術界公認為最佳的社會模式, 也要經過幾度的修正才能漸次完整。 那麼,我們對以往的 社會學大師,如韋伯、涂爾幹的模式,就完全棄之不用了 嗎?答案是否定的, 目前仍有許多學者治用這些大師的模 式,並做出許多新的解析。總之,許多行為模式的理論仍 在不斷地修正之中, 將正確的模式放置在所想要研究的時 代之中,是目前最熱門的主題。

然而,我們必須承認, 所有的模式都是事後企圖用現 在的學說來解釋已發生的事件。 因此,任何模式都應視為 一種假說、學理,而非定律,所得的結論距當時的現場實 景永遠有一段距離的。模式所歸納的法則是統計上的估 計,永遠會有一大堆例外的。

  1. 過分強調今古的差異, 易忽略基本人性 無論是古代群體價值觀的社會, 抑或是現代個人主義,甚至是廿世紀後葉才開始風行的多元主義、 相對主 義,人依舊是人,第一世紀和第廿一世紀的人都是奧古斯 丁 〈懺悔錄〉 中育愛肉慾糾纏難分的主 角。因此,在區分每個時代不同價值觀所衍生的種種現象時, 要掌握住基本 人性的律動,不宜過分突顯其價值觀的差異。

 

  1. 取樣不足、足供判讀的史料太少 並非每種狀況都可在聖經外 獲得足以判斷的資料。 如果不願以聖經為信仰根據, 只會陷入更多的混亂。

例一:使徒行傳八章 27 至 28 節,就是作者路加運用地域的觀念來描述基督福音傳佈的情景。

文中所說的古實就是現代的衣索匹亞人,在古代衣索 匹直被視為地球的外緣、世界的盡頭。著名的羅馬地理學說: 「 毫無疑問 的,衣索匹亞人是因 為離天體太近, 這是因為他們 的地理位置在地球的外緣」***  。有些學者 根據羅馬地理學的這段敘述做出推論:   路加特別在使徒行 傳提到這段,主要用意在說明,福音的應許和祝福已經 傳到世界的盡頭 ( 地極 ) 。這到底是不是路加寫使徒行傳 這段的本意,實在令人懷疑。光憑這一段史料就做出這樣 的推斷,其趣味性太過於真實性。

例二:有些學者根據羅馬書一章 13 節,認為羅馬教會 是以外邦人為主的教會。因為一個連接詞 「 如同 」 ( just as ) ,就斷言保羅寫 信的對象大多是外邦人,這種證據太過薄弱。其實,羅馬 書還有兩處可以看出這教會是一個外邦人為主的教會。一 處是第十六章,保羅所提問候的名字大多是外邦人﹔另一處是第十四章,「 信心軟弱者 」 指的很可能就是佔羅馬教 會少數的猶太基督徒。   因此,判斷當時的教會現象時,  有 越多證據越好。證據不足下所建立的理論其基礎是很脆弱 的。

讀者或許好奇, 知道羅馬教會成員如何, 到底有什麼作用?原來,許多學者根據這個來解釋保羅在羅馬 中,許多有關外邦基督徒和猶太基督徒紛爭的教導。

例三:保羅在羅馬書出現一段話:

「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 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 心。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 因他們是神的差役, 常常特管這事。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 糧﹔當得稅的,給他土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 的,恭敬他。 」 ( 羅十三 5-7 )

根據塔西陀的記載, 西元 58 年,由於民眾對貴族階 級強徵的間接稅抱怨很大, 尼祿皇帝遂下令廢止所有的間 接稅。惱羞成怒的貴族階級於是壓迫尼祿王, 制定更嚴苛 的稅法,直接向百姓徵收更多的稅。 此舉讓許多市民鎮日 惶惶,學者多相信羅馬書完成於西元 58-60 年間**, 因此, 保羅很可能是在尼祿皇帝統治的年代寫成這本書, 此時距離尼祿迫害基督徒的西元 67 年,至少仍有七八年之久。 由於羅馬公民可免除許多稅**, 因此納稅的重擔往往落在非羅馬人的身上。羅馬教會中大多數成員, 正是非羅馬公民的外邦信徒。這正是為什麼保羅要特別提到納稅的 問題。西元 49 年,也就是保羅寫羅馬書的前幾年, 有猶太人被逐出羅馬城的事件, 根據路加在十八的記載,猶太基徒也被牽連在內, 因此基徒在羅馬城內需要格外謹慎。

不少學者因此假定:保羅似乎已經感覺到羅馬城山雨 欲來風滿樓, 基徒即將遭受空前的迫害, 因而主張不抵 抗主義。他們認為保羅不是革命家, 他為了保護基督徒團 體免於羅馬當局的干預和迫害, 為了讓剛萌芽、為數還少 的基徒能夠生存下來, 因此希墮基徒聽命於政府的政令,尤其是納稅。 比較前兩個例子,本例該算是較合理的推論。然而,

到底事實的真相如何? 我們恐怕永遠無法得知! 可以確定 的是,根撮保羅的經文, 他從未提到要基督徒參與政治或 加入軍隊,只是教導基督徒如何在異教的政權下, 如何用不抵抗主義來自處保命。 因此,這種社會科學的分析,「 有時 」的確有助於我們對經文的暸解。

  1. 易忽視上帝的天啟和聖靈的工作

保羅在各教會為什麼頗有影響力? 保羅所傳遞的福音異象, 和他由天啟來的權柄, 為什麼在他離開某地後仍歷久不衰? 針對這問題,許多社會科 學的學者多歸諾是保羅個人的魅力所致。 然而,這種解答 太過粗糙、輕率。伯拉西是首先對保羅個人魅力說提出質 疑的學者。伯拉西認為,古代社會完全不同於現代社會,是一個資訊極其閉塞的時代。 沒有任何媒體足供保羅施展 他的魅力 ,讓他持續不斷地將他的魅力放射到信徒的眼 前。既然沒有露臉曝光的機會, 保羅如何維持其魅力? 畢竟,魅力的先決條件是要在面對面的現場才能施展。 而保 羅離開各地教會時, 往往將教會交給當地的長老、 監督來 帶領,並沒有留下任何代理人來繼續發聲。 更何況,保羅 到各地都遭到猶太律法主義者極力的迫害和污蟻。

伯拉西說,保羅在各教會會有巨大影響力, 其最重要 的因素,應該是保羅的人格特質一一耶穌異象影響下的人格。一旦保羅的信徒接受了這種認知, 他們認同保羅的人格特質,並在信徒的生活中發揮作用(悔改 ),他們就認 定保羅形象成為他們 心悅誠服聽從的權威***。伯拉西的立論闡述了信仰的真諦,上帝天啟和聖靈的工作不僅是信仰中 最重 要的一環,而是信仰的全部。

  1. 易忽視神學架構的一貫性 聖經的每一個事件往往都有其神學的含意, 因此正確的神學觀有助於社會科學角度的解讀。   如果一味地相信社 會科學的方法,解讀者往往會掉入  「 見樹不見林 」  的迷 惘。其實,歷世歷代許多偉大的神學家也都是極為出色的 社會觀察者、人性的檢驗者,他們源自於聖經各章節的神 學思想,是值得有心探索聖經真理者特別留意的。   因為, 社會科學對聖經解讀最後的結論,   往往成為神學架構重要 的一環!

 

結語一一我們需要的讀經方法與態度 用社會科學的方法來建構保羅世界的原貌, 是一種十分引人入勝的解經方式。 筆者曾用這方法來介紹保羅十三 封書信,聽過的會眾可以因此很容易記住各個書信的大綱,不會將這過封信混淆在一起。

書信的目的,是針對受信者的教導。 保羅旅行佈道所 建立的教會為數眾多, 加上各地的教會皆有其獨特性,也 有其共通性 ( 因為都信同一位主 ) ,因此保羅信中常出現一般性的信仰宣示。 這種一般性很難用各地地域的特色來解釋。因此以社會科學的角度看來,保羅書信可分成兩 部分,一部份是全面性的,放諸各教會皆準的信仰宣示﹔ 一部份是地域性的, 是針對各地方教會提出的教導。 即使 是針對地域性的教導, 保羅所提出的仍是清晰、 不含混的信仰生命原則,但因為這部分有地域的背景, 易於讀者作歸類、記憶,成為日後相似場景中 隨時的幫助。也就是說,以社會科學的眼光看來, 每封書信都代表一個故事,並且,保羅在每封信所寫的話, 幾乎都可以找 出其社會原因來解釋。因此位於亞細亞本土高原的加拉太教會 ( 加拉太書 ) 和歐洲羅馬殖民城的腓立比教會 (腓立 比書) 大大不同,帝國首都的羅馬城 ( 羅馬書 ) 和希臘半島的國際港都哥林多城( 哥林多書 ) 也有明顯的分野。

然而,這種方式必須在聖靈的引導下, 用正確的神學 觀來進行, 否則容易變成海闊天空, 隨性發揮,最後落得 滿腦的學識,卻有空泛的靈命! 同時也要知道任何方法都有其缺點,我們必須用虛心的態度, 來領受神在每一處經 文中的啟示。

其實無論是傳統的解經, 到現代高德美 (  Gadamer  ) 的詮釋學解經,甚至結構主義,或者後現代的解構主義、 新歷史主義的方式來研經,都是人的方式。既然是人的方 式,閱讀者本身在神面前的謙卑就決定了整個閱讀的果效。

第四部 附註

 

I Calvi

  1. Tri扭曲 Harty C.et al 1993   An EtiEmi Analysis of lndividlam and Coll前世咧阻”loumalofCt叫 長

CultPsyology 24: 366-83.

  1. Selby,H個哼Z恥帥品 咱自.AusTex: University of Texas Pr1974, p.15.
  2. SeHeiZ咖前Devi•  Ausτex: Univity of τ扭曲E1974, p.15.

5 Ma.Ia, Bru.J., TheNew 扭曲血個t World: Inst單身om CulreAnm‘1ogy R. eι LOI血叫且 Ky:

W目包詛is1John b且自珊 1993.

  1. The Life 352.
  2. Ag.st ApiOIJ 2.269. 8 Get.npby  16.2.24.
  1. Physiogrioi刮目174.
  2. Physiognomies 172.

11  Physio,mm188.

12   lJAul. 1400-1401, Lh.

13  nistia 5.10.29-38.

14  0且也IJOlb7.19-22.

的  V可凹 Paul.19A Histmyof Priv•Life :FromP. pm RometoByzantium, CamdMBclkna旱, pp.391-392.

16 0αnom且已甜 1.3.4 1343b-1344a

17   Hisiy 2.45.

18  Sayirs of @匈!NUt1m8 21τF. 19    700. leg 3.169 Lb.

  1. Buck,Robert J.1983,AgricultureandAgriculture cein Rncil..aw. 妞 伽ia E扭曲ladiften p.5.
  2. J.J. Pilch and Bruce 岫且且 s, Bibli I Socilll and 1bt:ir Mcning F曲。你 Maas: Hendricks凹,

1993.

  1. H MoxHm間“Shame midthe Outside Wor姐姐 Paul’s Let扭扭切也e Rommis九 垣 The Social World of

F扭扭ative 凹的也nFdli恍目的間   .J.Neusner, Philadelphia: F扭扭帥 1988, pp.207-218.

  1. J. K. Chow, htroogc d PoM?l’: A Study of &.i.J Nctw四垂直且 C01She伍兩 JSOT, l  2.
  2. 參岫恤 加揖J. 1986 由扭曲αsand CulI訕訕咖logy:Prac甜甜Models for BiblicalIn

jj OO i 置 身 第 一 世

 

pretati,Anta: John Knox Ptpp.140-143 N甸甸 Jerome H., The Sial 1dof ,    First 品的-

tiBJ.ited by L. Michael White d 0. Larry Yarbrough. Minn.polis: Forti珊扭圓圓 pp.178213

  1. Fr.erich WilliDkA GrDelcF.J‘shLexicon of i:New1l扭扭曲ntand ot:rEarlyC扭曲tianLi師團

血峙 3rd. 2000, p.967.

  1. Maline dNeyrPortttsof Paul-An ArcfuJogy of AncientP 間祖祖lity,Westmister John Kn扭扭b

l 6, p.107.

  1. Neumet, Jacob, l現祠 Tbe Econo.icsof eMisbnab. Chigo: Ui V‘&ity.fChicago Prep.52.

28   參抽著 〈沙塵中的樂嗯,?E海古卷與聖經〉 第二章 看來,有其父必有英子﹒有其師也J有某徒,是 古今中外所徊于言酌規且

  1. F.R. K.lucldwhn & F.L.StrtlxLE智商曲曲血 施加α甜甜咽 NYk: limper & Row, 1961.
  2. Plich,JobnJ.1993 J扭扭曲RevelJJtiandAll=Yte CoDSCio山田園 AP回祖凶vefrnmCul -a/ Anro­

pology,Lis回函\I! 28: pp 231-244.

  1. Plich,JobnJ. andBmI Mal血 問泊 BibIilSBl Valw扭曲dTbeirMe姐姐gs: A Hdbook, Peabody,

Mass  耳目前icb咽.

32   Pilch 1988a; 1988b.

  1. R.A.Kraft and G.E. W.NicldsbUI&. &rly Juda.m and Its Motkm Inrprc旬,Atlata GA: Sebo19鉤, pp.57-80.
  2. TacisAimals 2.85.5; Suet個世間 Life of h咽由36.
  3. F.F.BruPaul Apostle of the Jlj rt SetHEe吋血血sPublis蚯且SCo., 1977,p.380.
  4. Histozy VII.6.15.
  5. K.F.Nicke, TbeColl• >lion:A Sl1J咿且 Palli’sStrats.y, SBT: Naperville, Il.:Alec R. All圖阻 1966.
  6. H.D.B2曲曲thi8Ds8d9  ‘A  Commtaryon  7\voAdm扭曲祕ve Let餾賀  t’theAptiePaul, Henn: Philadelphia p叮,凶 也 1985.
  7. J:Munck, Paul and the SilwUion ofM祖幽d,Atlanta: John Knox, 1959.
  8. Herodotus 1.21,Plat.o: Epinomis 7.34a.

41   c. ientary ODJn32.17.

  1. H.D.BAnahor BibleDicti•回回ry, ed D.K. FreemNew York; Doubt, 你1 2,Ap。叫缸”.309-311.
  2. Palli:ASφrof Social d Religious His細研 New York: Hsrper & Broers,1957, p.231.
  3. Pluroh Lib Educ. 20. 45     h個胡峙 Dn4.11.

46   A.J. MalherPaul d 1bBIJ!oIJiis: Thcl’J,MJbical Tha曲曲 fPas甜甜 CaPhiladelphia: Forlre間,

1987,pp.203-217.

第四面 附註 339

 

  1. J. Calv妞 自mmentary on theEpistle of Paul theApostle to Romlldinbur1961,p.323.
  2. IetM叮叮Evs,Fl ancial Support of Paul, IVP, 1993, p.298. 49 1. M. Everts, p.299.

50 E.B Rcdlich, S.Paul BIJdHia ComjJIJIJiOtJS, London: Mcmill1913.

  1. E.E.EPaw and His Cow扭曲閥 InterYIity Press, 1993,p.188.
  2. C.K.Bmrett, Essap Paul, Philadelphia: Wt

回詛is198丸”.1-27.

  1. B.W.W泊銜 Philo dPaulamo睹的eSop岫即 A Hellenistic Ji.sh anda ChristiRPISe, Mauarie Univ,四19pp.160-161.
  2. S.M.P1 gol Logos and Sophia: The Rh甜甜甜Sin ofl C由曲曲ians, Atl姐姐 Sehl間,1 2.

55   Richard B. Hays, The Mon/  Visi1   of the New Ytam間也 SEncisco: llmJ前& Row, 1996, pp.52-60.

  1. PlutarAdvi1 Bride d Grae142五 以及 Aristo·P叫 自1254ab 1255b M BarEplxim

4-6,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 1974, pp.612-640.

  1. V.P.F回國泊 The Lo Commdmt扭曲e New ThalamenιNa血泊Ile: Abi再&耳 1972. 58  Na711History 20,189.

59   AaaJa 13.50-51.

60    J.FimyR扭曲 New York: Doubleday.86-87.

61  Phoros but血 是直接稅,攝馬公民常可免除• Thlos = voelia 也是一種直接稅,是甸政府租簧 財產的租金、關稅、出售奴輩輩的稅等,這些稅羅馬公民才需敵納﹒

62   A I.Blasi, Ma區司g Charisma : The Social C扭扭曲曲曲of Paulk由留   NBrunswiN.J, 1991

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