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章 現代新觀點與傳統觀點

新觀點的由來

從早期教父起, 由於當時基督教和猶太教開始明顯區隔開來,基督教帶著勝利姿態,以上帝的選民自 居,所有對保羅的解讀都帶著百分之百貶抑猶太教的有色眼光,基督徒認為自己已取代猶太教徒成為神的新選 民。 也就是以基督徒為主導的觀點來解析保羅書信中 有關猶太教的內容。事實上,保羅時代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分際還十分模糊。保羅屢屢進入猶太會堂傳道,並非要搶羊,而是他認為耶穌的道理本來就是猶太教的東西, 向猶太人分享耶穌事件,對保羅而言,是天經地義的事。

十八世紀許多學者已經開始注意到, 基督教教義許多皆源自於猶太教的思想。然而十九世紀許多學者的作品,卻仍然將猶太教視為基督教的敵對思想, 認定猶太教是一種拒絕神救贖恩典、 奉行律法的行為主義。**這種觀點到了廿世紀初期仍為許多著名的新約學者所奉行著, 如:Schurer Bousset Billerbeck 、布特曼 ( Bultmann )。***

這些學者中,名氣最大的當屬神學家布特曼。 布氏認為,保羅思想的背景是以因信稱義為中 心的希臘思想。也 就是說,布氏認為保羅歸主後,就脫離巴勒斯坦猶太教思維的框框,改採用希臘世界的思考模式,以致於保羅會提 出 「因信稱義 」 來作為向外邦人傳福音的主軸。其實從馬丁路德改教開始,基督教傳統上所認定的保羅神學, 是「 奧古斯丁一路德」 式的保羅神學觀,即一種以 「 因信稱義 」 為核心的保羅神學觀。然而,早在 1904 年韋得 ( W. Wrede ) 即認為保羅稱義的教義並非保羅經常性的教導。 而是針對當時猶太教的一種辯論式的教義。換言之,韋得認為保羅當年因信稱義的論點,是刻意說給深受猶太律法觀點的人士聽的。

1911 年德國大神學家德士曼 ( Deissmann ) 認為,保羅最重要的神學觀就是他在書信提過  164  次的 「在基督裡 」 。也就是說 「 在基督裡 」 是保羅的中心信仰,而因信稱義是外邦人接受恩典的唯一管道。 **換言之,德士曼主張基督教的神學主軸應該是全部的基督論, 神學界過去一 直強調的 「 因信稱義 」只是基督論之中的一部份。

1927 年摩爾(Moore ) 在他出的三本鉅著中,特別強調在批評猶太教之前,要先研讀拉比文獻的重要性。摩爾的論點在當時鄙視猶太文化的氛圍中, 誠可算是異數。*** 1930 年譽滿全球的史懷哲 ( Albert Schweitzer ) 進一步指 出,德士曼當年所倡言的「 在基督裡 」,其實是保羅所強調的一種神國降臨的末世觀。***換言之,史懷哲主張保羅的基督論和末世論其實是一體兩面,應該視為保羅神學的中心思想。史氏主張保羅神學從贖罪、稱義、得勝到耶穌 再來的整個基督論, 是保羅思想的核心。

從韋得到史懷哲的這些觀點, 雖然有導正保羅神學之功,然而真正帶入以新觀點來看保羅神學的, 首推戴維斯 ( W. D.Davis ) 在 1948 年劃時代的鉅著 〈保羅和拉比猶太 教) (Paul and Rabbinic Judaism ),戴維斯引述大量的拉 比文獻,說明保羅思想和傳統猶太思想的相同之處, 並據此指出保羅思想應該參照當時猶太神學觀,才能得到完整的解讀。

戴維斯說:「基督不是摧毀猶太律法, 而是將其蛻變成一嶄新 、適合全人類的新律法。 保羅 是一位新出 埃及記 的領導者,帶領新以色列 人 ( 基督徒 ) 前往新西乃 山制訂 一個新的律法。基督福 音所帶來的新律法,不是推翻舊猶太律法, 而 是因 彌賽亞的到 來,對舊律法有 了 恍然大悟的 嶄新體會。 這種嶄新的體會, 奇妙且大有 能力, 巳不能算是對過去律法的補充,而是一種全新風貌 的新律法。 」 ***

隨後 1963 年,瑞典學者斯特達 ( Krister Stendahl ) 也在他 的中詳細陳述從奧吉斯了到馬丁路德對保羅觀點的種種缺失。他認為保羅的 「 因信稱義 」 是對外邦人傳福音時有意突顯的理論。保羅神學的真正基石是耶穌救贖的全備真理,「 因信稱義 」 是其中最基本、最重要的部分,而不是耶穌全備真理的全部。

1977 年山德 ( E.P Sanders ) 更提出著名的「 盟約式的 行為規範 」 ( covenant nomism ) 來說明保羅時代猶太人的律法觀。 「 盟約式的行為規範 」一詞是說,猶太教和神的關係是一種盟約關係。 山德所使用的術語中,盟約 ( cov­ enant ) 一詞,指猶太人是神的選民,是一種神的特別恩 寵。行為規範 ( nomism ) 一詞則是指猶太人對神恩寵的一 種回應,用遵守摩西律法來回應神的揀選。 山德說:全心 全意、盡可能地遵守律法,是置身於這盟約中 的猶太人, 唯一能回報神揀選以色列人並賜下誠命的方式。***

從希伯來的先祖亞伯拉罕開始, 神與袖的選民便展開了盟約關係。而摩西律法既然是神所頒訂的, 因此遵行律法是為了履行盟約, 並非企圖用好行為來取悅神。山德因此主張,猶太教根本不是一個律法的宗教。傳統的神學家將猶太教形容成一個冰冷、生硬的律法 團體。事實上,猶太人與神的關係是建立在愛與尊重的一 種親密關係上, 律法的出現,是猶太信仰的衍生物, 不是 猶太信仰的根源。

對應猶太教的 「 盟約式的行為規範 」’山德認為保羅 所傳揚的可稱為 「 參與者的宋世論 」 Participationist es chatology )  *** 「 參與者 」 是指任何人 ( 猶太人、外邦人 ) 只要接受基督福音,就是耶穌家庭的參與者﹔ 「 末世論」 是指耶穌開啟的是一個未來天啟的時代。 山德認為保羅是 一位前後一致、立論連貫的思想家,  但他書信所呈現是多樣而非系統性的。***巴勒斯坦猶太文獻中,所呈現的種種不同的宗教基本風貌, 保羅都將它原原本本地呈現出來。

山德認為,保羅並非一昧地強調因信稱義而來的白白恩 典。山德認為保羅神學主張:人類的救贖是出於神的白白 恩典,但神的審判卻根據信徒的行為。 信徒也因著這些討 神喜悅的行為, 證明自己是否仍在神的家庭之中。 但即使 如此,行為仍不足以獲得救贖。神藉由恩典對人類施行拯救,神也在這恩典組成的架構之中, 獎勵有見證的好行為,並懲罰有過錯犯罪的人。***新觀點就是在上述發位大師的努力下 (且因這幾本重 要經典的問世 ) ,正式成為現代神學的重要一環。


支配性的典範與新興的典範

 

學界將近年來以新觀點研究保羅所採用的方法,   稱之為 「新興的典範 」過去更正教對保羅的觀點被稱為 「支配性的典範」 。有不少學者將長久存在基督教內的 「 支配性的典範 」 歸咎於馬丁路德。身為羅馬天主教的神職人 員,對於當時天主教過度地操縱輿論, 販售功德券來斂財 等等行為,路德因為讀到羅馬書的一段話: 「 因為神的義 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 上所記: 『義人必因信得生。 』 」( 羅 - 17 )  而豁然開朗,他終於體會到基督福音才是一切與神和好的根基, 而不是天主教所強調的 「 好行為 」

馬丁路德遂將整本羅馬書用 「 因信稱義 」 的觀點來解 讀。對路德而言,「因信稱義 」將他從刻意遵守好行為的桎梏解放出來,  重新帶給他活潑的信仰和無盡的喜樂。 羅馬天主教中種種懺悔的儀式, 以及猶太教中獻祭贖罪的古老利未律法,對路德而言,都只是無關緊要的人為方法而 已。學者懷特說:從馬丁路德開始,「 因信稱義 」被視為 保羅神學的中心思想。保羅對 「 因信稱義 」 的陳述,被馬了路德之後的基督教領袖神學化了,完全被抽離出原有的文化背景。

路德的 「 支配性的典範 」 就是用 「 因信稱義 」 的模式 為信仰最高指導原則, 來支配大多數的基督教教義。這種 典範出現的後遺症有: 1.將猶太教貶抑成一種行為主 義至上的律法教條。2.忽視神的公義,基督恩典成為廉價的產 品。3.對羅馬書的誤解, 認為羅馬書是為了闡述因信稱義 的理論而寫的。

  1.   將猶太教貶抑成一種行為主義至上的律法教條

傳統神學認定猶太人都是靠邊行律法的行為來得救贖的,學者豪爾 ( George Howard ) 駁斥說:「接受過嚴謹猶太養成教育的保羅,一定深知猶太教利未體系的獻祭禮儀。這體系提供犯罪之人獲得赦免 的一種救贖機會。」 事實上,從廣義的角度來說,遵守律法,其實也包括遵行赦罪的條規在肉。矗立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正是說明耶和華是一位願意赦免祂百姓罪孽的一位神。***

另一位學者唐恩 ( James D.G. Dunn ) 也說:神並非要 求祂的子民無罪、零缺點的完美行為﹔祂也沒有要求百姓透過個人的種種努力來獲得贖罪。 整個獻祭的體系, 包括 贖罪的方法和贖罪日的設定, 都是神為了赦免祂百姓中的真誠悔改者所準備的方法。**

  1. 忽視神的公義﹒ 基督恩典成為廉價的產品

新觀點也認為保羅教導內有一部分是與神的公義有 闕,也就是說除了路德所看到神的慈愛 (  基督白白的恩典 外 ) ,神的公義也是信仰的另一大主軸。 然而,神的公義 並非要我們努力以好行為來回應, 神的公義是在信徒的順服上得以落實。換言之,基督徒是因為耶穌的寶血得蒙救贖,進入神的家庭之後, 也因著順從聖靈過著新生活而 符 合了神對公義的要求。

  1. 對羅馬書的誤解

在傳統羅馬書註釋中,  認為羅馬書的主 旨在於盼望 人人能經由因信稱義而獲得赦罪的恩典,而忽略羅馬書的 另一大目的一一為了消其不同人種的藩籬而寫的。 新觀點 強調,羅馬書主要的目的在於拆除介於猶太人和外邦人之 間的隔聞,進一步說明神是全體人類的神,神的救贖是為 全體人類準備的。羅馬不只是為強調恩典 (因信稱義 )而寫,更不是為了打擊猶太教而寫。

 

來自傳統神學觀的杭議

針對新觀點一波又一浪、排山倒海而來對傳統思維的沖刷,許多擁護傳統保羅觀的學者也紛紛著書回應 ( 如 Westerholm Stuhlmacher  Seyoon  Kim  等學界著名教授) 。因此廿世紀的後葉,真可說是討論保羅學最徹底、 最鼎盛的一段時期。出自各名家許多精彩絕倫的文章, 讓人目不暇給。對讀人而言,真可謂一場豐盛知識的世紀 宴饗。試舉一本 2001 年出版的傳統深大師達斯( A. And-rew  Das   )的書籍,來看傳統觀是如何回應新觀點的。 在這本力作中,達斯認為保羅時代的猶太人,已經漸漸淡忘自己是神恩典所揀選、 與神結盟的榮耀身分。使得「 盟約式的行為規範 」 已明顯偏離了常軌。保羅時代行為 規範 ( nomism  )的律法主義,儼然成為當時猶太人的標誌,遵守猶太律法成為當時社會的主流價值。換言之,達 斯認為,當時猶太社會的現象確實是重行為而輕忽盟約, 甚至對於耶穌所帶來的新盟約渾然不知。以致於猶太信仰 成為律法主義,這是保羅在羅馬書中再三批評的重點。而 山德一直強調盟約在猶太人中的重要性,是和當時的社會 現象有所出入的。誠如山德所言,盟約和行為規範是猶 太信仰天平兩端同等重要的內容。 達斯說,失去用來平衡 行為規範的盟約, 猶太律法變成一頭怪獸。***

總之,傳統派的學者認為, 新觀點所舉證之來自拉 比文獻、考古證據、原文分析等等論點, 有助於對保羅時代種種現象的說明。新觀點所提出的許多新的神學名詞,也被傳統學者所使用。然而,傳統學者卻認為新觀點的推論 與當初的事實有所出入。傳統學者相信, 保羅時代的猶太人的確過於強調遵守律法的行為主義,以致忽略了神在舊約中藉著獻祭制度所預留的贖罪方式, 因而無法接受耶穌 的十字架救贖恩典。

 

新舊觀點的融合

 

其實,仔細研讀新舊兩方面的作品會發現, 若愈多引用拉比文獻、原文的探索愈仔細、 亦將保羅所有書信反反覆覆的對照咀嚼, 保羅的面龐就愈發清晰, 聲音亦越發暸亮。

也正因如此,新觀點和傳統觀點這兩大學派,並非絕 對的壁壘分明,這兩大學源基本上的神學觀仍是一致的, 只是所強調的各有不同,各有所長,且呈現彼此互補的功 用。近年來許多大師在這方面的論 述,已經很難硬性地將 其歸類於新觀點課或傳統觀點派。

其實,歷史上的許多真相, 並不易百分之百地清楚掌 握。社會科學並非解經的萬靈丹, 這門學問一如其他學科也有其自身 的限制,需要在嚴格的命題下,才能做出斷語 。

 

舉例而言,到底在保羅時代,猶太人是否重律法、輕救贖?拉比文獻究竟提供了什麼樣的資訊讓現代學者來判 斷?以下列舉他勒目中的拉比言論,是編算於耶穌之後的 三、四百年間的文獻,然而學者多相信這些言論老早就流行於第 一世紀的耶穌時代。

例A)一位外邦人告 訴拉 比希列 說:如果希列能在「 一隻腳獨立站的時間 內」,把所有 的妥拉 (摩西五經 ) 教 給他, 他就願意悔 改成為猶太教徒。 希列告訴他說: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全部妥拉的道理, 其餘的都 是這句 話 的補充而已。**

例B)榮耀大寶座前 的五大美德是:信心、 公義 、和平、憐恤和誠實。**

例C)誰會在未來的世界有 一席之地呢?就是那些溫柔、謙卑、行事低調 、經常研讀妥拉而不炫耀的人。**從這幾的拉比言論可以看出,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看重個人行為表現。斐羅這位和耶穌、保羅同時代的人, 是 一位居住在亞歷山卓的猶太籍哲學家與聖經註釋者, 他曾寫道:

雖然我們不配稱為神的兒女們,我們或許仍稱得上是祂永恆形像的孩子﹔或許仍稱得上是祂話語 的孩子﹔ 因為神的形像就是祂古代的話語**。

斐羅所使用的    “logos,一詞,和約翰福音所用的太初有 道」( logos ,意義是明顯有差別的。 約翰福音明確指出道成肉身的耶穌是這道的源頭。斐羅的看法是 ,「 道 」   就是神的形像,人即使因為犯罪,不配稱為神的兒 女,人仍可稱為神形像 ( 道 )的孩子。斐羅顯然認為,猶 太人在神面前,所憑藉的不止是好行為,還有神的恩典就是神在亞伯拉罕時代的揀選, 猶太人因為有神的形像和 道 ( 不是由於好行為 ) 而可稱為神的兒女。這點雖然比不上保羅在加拉太所說的明白, 然而卻足以看出猶太人不完全都是律法主義者 ( 加 三 26 )

完成於第二世紀末期的猶太文獻 Mishnah 更直接指出:

所有 的人都 是按著神 的形像所造的,他們都 是神所愛 的。然而,神特別 對一種人 (  以色列 人 )  言 明他們 是按著  神 的形像所創 造,對這特別 說明 清 楚的 民族而 言,這種愛 是一種特殊的愛  。**

由斐羅和 Mishnah 的記載看來,猶太人和神之間存在 著不只是生硬、冰冷的律例、教條,而是一種既存事實的

關係(神的形像和神的道流在猶太人的血液 )  和愛的互 動。對照他勒目   中拉比著重於猶太人行為的說法看來,其 實,律法行為和恩典救贖是並存於猶太人的神學觀之中 的。如此一來,拉比文獻並沒有就此議題提供一面倒的資訊。因此,我們更應回到福音書和保羅書信所描述的第一 世紀猶太人的情形, 來加以分析。

新觀點添一向不願意單單依靠聖經的資訊來解讀當時 的社會,這固然是研究學術者應有的嚴謹 態度,但是聖經 的立場所透露的天啟,卻不應刻意忽視。

從福音書中,耶穌傳道生涯屢屢遭遇法利賽人在安息 日、洗手禮儀、潔與不潔   ( 痲瘋、瞎子、癱子等殘疾人士被法利賽人視為不潔 ) 等議題的為難﹔從使徒行傳和保羅 書信中,猶太律法主義者的猖狂、各種猶太圖騰的被重視( 割禮、飲食規矩、傳統節慶 ) 我們不難發現,第一世 紀的猶太社會己是一個失去平衡的希伯來信仰, 一個利用 宗教外表的敬虔程度來決定階層的扭曲社會。

這就難怪耶穌和保羅都會分別對法利賽人和猶 太律法 主義者嚴詞批評。然而,因此便推測第一世紀猶太人的信仰是靠行為得救,完全沒有贖罪恩典的成分,或者進而全 面厭惡猶太教,認定猶太文化一文不值, 也是一種扭曲一 一一種基督教對猶太教的嚴重扭曲。 因此,現代研讀聖經的基督徒,一方面要能夠熟悉聖經啟示的立場, 另一方面也要從猶太豐富的文化背景中, 汲取智慧來擴充自己的視野。

學者賽特在論及新觀點和傳統觀點後, 主張不要一直 刻意將保羅的教導分成稱義 ( justification )  或末世論 ( eschatology ) 等數個議題來討論, 如此反而不容易掌握住保 羅思想的全貌。**懷特主張福音本身的全貌才是每位閱讀 保羅書信的讀者所需關注的。 懷特所說的福音全貌就是保羅所闡述的基督論。

我們可透過這兩派的論點, 充分暸解保羅基督論的精髓,這就是半世紀以來保羅神學幾經熱烈討論後,對現代人最大的貢獻。從西元第三世紀大量的保羅偽經, 到西元 第廿世紀歐美各著名學者專家紛紛投入的新觀點論戰, 我 們不得不為保羅話語互吉常新、綿延不斷的驚人威力而感佩不已。直至今日,在紀元初對地中海各教會的各封書信,仍是許多牧者在講壇上最常引述的經文,保羅真不愧 是基督教史上最重要,也最具影響力的牧者。

 

 

 

附註

I    奧吉斯T 32 歲時,因讀到羅馬書+三章,生命有了明顯的改變-

2 T路線深受保攝牲羅馬書一章 17 節經文的影響 ﹒

3   的為衛斯理受到加拉太書四軍 19 節以及馬T路德的加拉太書註種影響頗 E

4 加爾文正統派提出五點2日爾文科學要點,後來引起很多反對的聲音, 其中最有名的是以荷蘭神學家互 米念為首的亞米念派 自日爾文派的預建論和豆米念派的自由意志論,直至lj現倚,仍是神學界爭la不休 酌熱門話題﹒

5   F.Wel間,句 但n deT altayIJagogaJ.palas血函地eD Tb•logie 1U1S M函 風/J UIJd Talmud, 1880

U曲扭曲logieaGrund Talmud UIJd verwandter S•  泊間 1897.

6   布特曼 ( Rudolf B叫回血) 是廿世紀最有名的神學家之一﹒ 他的代表作是站叫略y of the New Testa­

血曲t · 2Vola · 1948 · 1953 •

  1. W.WrcPa帥間 1

4.

  1. Adof Deismwm, Pauh1912,Paul: A S個你函 S血泊land Re. 頁 由History.

9   Moorc,Jr.ism 扭曲eFirat Cc:rid•f the Christian Em: TbeAge of e ha3 V•1927品.

10   Albert Schweil2er, TbeMi 的血m of.eApostle Paul.

11    W.D.DaviPau181Jd!W illic Judaiip.323.

12  Pau/ Am且留 lt:l甜甜d G間的圓圓d otber E姐,pp.129-133   斯特違 ( Krisr Sten臼組) 會於 1960

發表過一篇著名的文章 TbeApostlePaul 8lJdtheID.飢啤聞自vi: Ci  cieDceof 伽研單t 頗受當時學界的

重視  1963 年的 Paul Amo.g Jews and Gentiles 膏,更硨立他的學術地位,而這本皂著於 1976 年 被翻譯成英文,問膛的書名是 Paul Amoog Je耐祖d Gcti/1 d oer&晦 α..ondon: SC1976) .

13 E.P.SdPaul and PaJ1i1111 Judaism: A Comparisonof Pat甜甜。•fReligi1London: SCM, 1977,p. 81.

14   E.P. S扭曲濁 Paul and pa],,扭曲直 扭扭動sm:A CompMis    1f Pst包圍 •f ReligPhiladelp.恤﹒Fortrc咽, 1977, p.SS2.

15  Ibid., p.433.

16  Ibid., p.543.

  1. Paul: Crisisin Gslst.C祖祖dge UversityPr1979  Cd edim l9\p.53.
  2. 1祖師 D.G.Dunn d Alim Suggate, Tbe JU8tice of O.  A F甜甜曲 Look at the Old L均倒叫of Just扭扭tion

by Fl Grand RapMl: Wm. B. Eerdmans Pub. Co., 3,p.15.

  1. 勘亂 A. 扭曲酬 Pa述 的eLaw, de Co間    t.耳目.body,MA: Hendrickson Publhen, Inc.  2001,pp.

 

269-270.

  1. BT Shabbat 31A
  2. BT  Abod’RabbiNam

22   BT S扭曲edri88B

23  Philo  扭曲 ContiJsi. •f Tr.  咖暉 p.147. 24    M Abo也因 14.

25   Wri.t,N.T.,WhatSPau/R個匈rSaid; sPaulof 扭扭us the Real Foumkr ofCh!.訕訕ity?, GrandRapids,

Wm. B. Eerdmans Pub.Co, 1997, p.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