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語 我們要成為什麼樣的牧者

師從保羅,我們要學習成什麼樣的牧者 ?

 

  1. 為福音大發熱心

在大馬色信主之前的保羅, 就熱心上來說是逼迫教會 的,就律法上的義來說,是無可指摘的 (腓排三 6 ) 。在信主之後,保羅的態度是竭力追求, 盼望得著基督耶穌所得著的。他只有一件事, 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 腓 三三 12-14 )

這其中保羅一貫的特質, 就是班威靈頓所說的:「 熱 心」 無疑是保羅信耶穌之前和之後,最重要的人格特質。** 以許多人的眼光看來,保羅是一位宗教狂熱分子。 羅馬巡撫就抱持著這個觀點:

「 非斯都大聲說: 保羅,你瘋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 」 ( 徒廿六 24 )

保羅的熱心,不是自我的彰顯,更不是對其他文化全 面的否定和摧毀。他仍肯定猶太律法讓人知罪的功能, 還大量引用希伯來聖經和拉比文化。他依舊要求信徒遵守羅馬政府的法律和納稅制度, 且在必要時援引用其羅馬公民的身分。他用希臘文學的規格寫下不朽的書信 保羅的熱心帶來了基的榮耀和聖靈的彰顯, 他的熱心,說穿了,是 一種基督僕人對基督的愛的服事,而不是突顯他在任何角 色上的功能。

保羅自己本身是一位包含著不同背景的個體, 他是猶太人,而且是一直肯定猶太傳統的猶太人。 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位在希臘背景下, 熟悉希臘文化的修辭學家,同時 還是一位與生俱來的羅馬公民。最重要的,保羅是一位追隨耶穌的基督徒 ( 彌賽亞猶太人 ) 。這四種身分中,毋庸 置疑地,基督徒的身分扮演著最關鍵的角色。 基督徒的身分,改變保羅對傳統猶太神學的看法,也因此招致猶太同胞的迫害。

保羅不但在處理自己的角色功能如此,他在人際關係上,也以基督的僕人樣式來服事眾人  ( 林前九 19-23 )班威靈頓指出:在保羅時代能說出 「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 這句話,是極為罕見的。這句話並非 表示保羅做事毫無原則, 而是為了福音的緣故, 他願意放下身段 「 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 』,設身處地的站在別人的 角度來思考事情, 因此能適應各種層面的人***。換言之,保 羅並沒有預設他所喜歡交往對談的類型,對保羅而言,他沒有不喜歡的人。

保羅所結交的好友遍及各行各業,有奴隸 (腓利門的阿尼西母、羅馬城的暗伯利安 ),有年輕後進 (提摩 太、提多 )、有教會領袖 (西拉、巴拿巴、堅革哩教會中 的女執事非比、基利司布、亞里達古 )、賣布匹婦人 (腓立比城的呂底亞 )、織帳棚工匠 ( 亞居拉和百基拉 ) 、富裕的羅馬人(該猶) 、羅馬官員 (哥林多市內管銀庫的以拉都 )、羅馬書記 (德丟)、醫生 ( 路加 )   、希律家族( 亞利多布)、羅馬皇族 ( 拿其數家) 等。從保羅書信的描述,這些人和保羅並非泛泛之交, 其中許多人是他生死與共的福音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書信從未指名道姓地攻擊那些迫害他、鞭打他的人。對於這些要置保羅於死地的人,從保 羅書信中絲毫看不出針對任何人任何的怨難、 仇恨、甚至咒詛的話語。那些落在他身上四十下減去一下的鞭子、 砸在他身上的大小石塊,都不會激起他的口誅筆伐。保羅書信中,出現大量他所感謝之對象的名字, 卻極少出現害他 之仇敵的名字。保羅書信中唯一出現關於個人較強烈字眼 的是在:

「 銅匠亞力山大多多的事我﹔主必照他行的報應他。』 ( 提後 四 14 )

保羅並沒有詛咒這位害他的銅匠,誠如他在羅馬書所說的:

「 親愛的弟兄,不要 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  『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 」(羅十二 19 )

因此他將所有的委屈、滿腹的傷心,都帶到神面前, 這是保羅處理情緒的一大原則。 當然,保羅信曾出現強 烈情緒的字眼,也有對罪惡的譴,但絕對沒有人身攻擊 或傷人自尊的用語。他寫信的動機,不是出自威嚇,卻往往是出自於愛 ( 林後十 8-9,二 4 )。也正因為這種謙卑與愛, 讓保羅能與人建立友好的人際關係,並能調和眾人建立起基督的身體一一教會。

 

2.愛的關懷

保羅所建立的教會,遍布在歐亞大陸,數至少在十 多所以上。保羅注重教會中的每一分子,不因基徒數漸多,而只顧發展﹔相反的,保羅十分重視個人的栽培和訓練 ( 帖前二 11 )他所教導的對象是各人, 教導的出發點是出於愛心。歌羅西書也再三強調 「各人 」 的獨特性、重要性 ( 西- 28 使徒行傳也說明保羅有對眾人的教導,也有針對個人的私下栽培 ( 徒廿 20 ) 。同時,保羅也勸信徒,各人間 要相互建立 ( 帖前 五 11 )   。

本書的第四部曾說明,第一世紀是一個以集體意識為 結構主體的社會,保羅卻看重個人的價值, 因為他希望教會中的每個成員都能在基督論中成熟長大。同時為了教會 的成長,保羅特別注重同工的栽培和團隊的合作。 在三次的旅行宣教中,保羅並非單打獨鬥, 我們不清楚保羅的宣教團到底有多少成員, 但至少巴拿巴、路加、西拉、提摩太應該常是其中的基本團員。

保羅的栽培同工, 也可從書信的連署上看得出來,這種連署代表著同工的齊心做工,也代表著保羅向外薦介紹後進(林前- 1 林後一 1﹔腓- 1﹔西-1﹔帖前-1  ‘   帖後一 1 ),許多信徒受洗的主作, 保羅也仰賴其他同工的協助 ( 林前一 14 ) 。此外,保羅還差派同工到各教會關懷問候﹔提摩太到哥林多教會 ( 林前四 17 ),提多也會領命前往哥林多教會 ( 林後八 6 )。保羅在一個定點完成佈道工作時,往往會鼓勵當地教會領袖繼續福音事工和事奉( 徒十四 23 )

不但如此,保羅還要求當地信徒順服他們教會的領袖( 林前十六 16﹔帖前 五 12 )。保羅常勉勵信徒分擔牧長的工作, 每個人在教會中,都應如同牧者般地去幫助其他的弟兄  ( 加六  1﹔帖前五14﹔西三 16

在教牧書信中(提摩太前後書、提多書 ),保羅更是 立下教會的許多監督、 長老、行為倫理的制度。總之,保 羅相當注重教會人才的培育, 讓更多的人不斷興起,參與 事奉,使教會注入更多的活力。

3.注重教會社群的合一

對保羅而言,教會是一個社群, 因此各人應該在這社群肉,相互配合。保羅常鼓勵信徒要彼此互相勸勉 ( 林前 十三 26    弗四 15-16 )。他一方面看重信徒各人的成長, 一方面更強調群體合一的重要。

 

4.運用使徒的權柄

保羅對信徒不是鄉愿式的討好, 也不是呵護式的溺愛,他的教導是來自使徒職分的權柄, 是信徒應當尊重的來自神啟示的言語 ( 林後十 6,十 8﹔排二 12﹔林前十一  34﹔帖前四 2     帖後三 ),而他運用權柄的目的乃是在造 就人( 林後十三 10 )。其實,保羅書信中,保羅使徒權柄式的經文並不多,保羅低姿態懇求信徒的經文反倒處處可見 ,顯然,保羅相當節制 、謹慎地使用他的使徒職分( 羅十三 1﹔林前- 10 林後一 24 )

這幾處的經文,足以顯示保羅謙卑和柔和的一面 來自使徒職分的權柄,不是為了管轄指揮, 而是為了信徒的信心和喜樂。

 

5.傑出的講道者

保羅的書信所呈現的, 主要不在於完整連續的神學架 構,而是口述式的說書。 因為書信要透過公開朗讀,才能 被一般大眾所瞭解, 所以保羅的書信有強烈的故事色彩。 保羅雖不是在說故事, 但是他的講詞 (書信 ),聽 (讀 ) 起來必定像故事一樣精彩。 為了滿足聽眾中不同分子的需 求,保羅勢必要將他的理念融入針對不同群體的個別段落 中。換言之,保羅書信的內容固然重要, 書信中每段落的高潮、以及書信的脈動,更是研讀保羅書信時所當注意的。

基本上,保羅不是端坐書桌,細心學劃他思想世界的神學家,他是一位旅行傳道的牧者。 他的講道生動有趣, 我們若清晰明瞭保羅書信的內容, 主要有三種成分:猶太解經、大的隱喻、希臘修辭學三方面。

( I猶太解經方面

保羅引用舊約聖經共 105 次 ( 包含 10 次十分類似之 處 ),其中出自以賽亞書最多,26  次,詩篇 24  次,創世 記 12 次,申命記 12 次,出埃及記 6 次,利未記 5 次,民 數記 1次 ( 摩西五經共出現 36 次,佔所有引用之舊約經文 的三分之一,可見在猶太養成教育背下的保羅對傳統的依賴 ) 。其他還有箴言4 次,約伯記 2 次,何西阿3次,哈巴谷書 2 次,列王紀上 2 次,耶利米書 2 次,其餘散見於撒母耳記下, 以西結書,瑪拉基書及約耳書。 由這 些分析可見保羅對舊約是十分熟悉的,如果逐一查證他所引用經文的論證,更容易體驗到保羅風格的解經。

( 2 )  隱喻

保羅的書信到處充滿隱喻,有來自舊約經文的隱喻、 日常生活的隱喻、耶穌事件的比喻等近百次的隱喻方式, 使得保羅的書信閱讀起來更加地多姿多彩。

( 3 )  希臘修辭學 修辭學在第一世紀的希羅社會中扮演了強而有力的說服角色。修辭學風靡的原因, 是由於當時的群眾喜歡湊 熱鬧來聆聽動人的演說, 也因而刺激大量演說者的產生, 演說家前所未見地大量湧現出來。因此在第一世紀初期, 經常可在眾多的場合中見到演講者面對群眾, 針對不同的 議題侃侃而談。***

保羅時代的修辭學已變成演說的藝術, 一種說服他人 的重要手段,也成為古代教育的核心。對太多數的學生而 言,高等教育就是研習修辭學, 使自己能夠口若懸河的藝術。**保羅的信,現代人讀起來或許覺得語詞繁瑣累 贅、句子冗長重複,然而若用修辭學來分析,是相當傑出的希 臘修辭架構 (尤其是加拉太書 )。就是因為保羅熟讀舊約 聖經,以及猶太人常用的解經法, 配合上保羅靈活生動的隱喻,再加上他運用希臘修辭學的文字技巧, 使得保羅的講豐富而生動,歷久彌新!

 

6.知曉奧祕、順服奧祕

「 奧祕 」 一詞在新約出現 27 次,其中保羅使用 21 ( 羅十-33-36 )。保羅對於「 奧祕 」的認知,充分顯示在羅馬書11章中。

  1. 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
  2. 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羅11:34-35)

羅馬書十一章第 34 節取自以賽亞書四十章 的-13 節, 第 35 節取自約伯記卅五章 7 節和四一章 11 節兩處。

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賽40:13)

你若是公義,還能加增他什麼呢?他從你手裡還接受什麼呢?(約35:7)誰先給我什麼,使我償還呢?天下萬物都是我的。(約41:11)

熟讀舊約經典的保羅是一位願意把神的智慧和知識放在自己之上的神的僕人。一般人如果有保羅的學識、口才,恐怕就會如希臘的詭辯家、哲學家般的自恃和高傲了。但保羅盼望信徒不要自傲、無知,而不懂奧秘 ( 羅十-25 )

保羅所謂的奧秘,並非超自然、能預知未來、教人趨吉避凶、消災解厄的神奇法術,而是保羅高舉的基督論( 羅十六 25-26 ) 。他所說的奧秘, 在四福音中出現過唯 一的一次, 是出自耶穌口中的 「 因為天國的奧祕只叫你們 知道,不叫他們知道」  。( 太十三 11﹔可四 1﹔路八 10 )這裡的奧祕是指基督的死與復活 (弗三 6﹔提前三16 ),對保羅而言, 最重要的奧秘就是基督的救恩。

希臘文「 奧祕 」的原意,是指來自上天隱藏的秘密 經由神祇的啟示才得以向人世透露的。希臘時代許多的神秘主義追求的是通靈的能力, 而保羅並非傳揚神秘神學, 他所傳揚的是事實存在的歷史事件,這事件的奧秘,是神向全人類宣告的基督救恩。

,保羅自己是擁有奧秘經驗的,  除了他的大馬色 具象外,他還有一次三層天的經歷 ( 林後十三 2-4

然而,這些經驗無關乎超能力,或遍天遁地的荒誕奇事,保羅的奧秘經驗就是基督自己。 除了基督的奧秘外, 保羅還提到一些奧秘, 是有關死人復活、人類末世的奧秘 以及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的奧秘 ( 林前十五 51﹔羅十一 25-26 )

保羅並沒有詳細說明這些奧秘——信徒復活的形體到底為何?以色列人究竟如何全部得救, 這些奧秘有待日後 信徒在懷著盼望的信心生活中, 才得一一解開。雖然基督徒仍有許多奧秘在等待中, 保羅卻認為最大的奧祕一一「基 督」已經向世人顯明了 。對保羅而言,基督是最寶貴的奧秘、是全人類最大的奧秘。其他的奧秘在與基督論相形之下,都顯得無關緊要了。保羅真的不愧是百分之百的基督論者。

綜觀保羅的一生, 是用生命和筆鋒清楚地將耶穌救贖的道理,清晰而全面地呈現出來。 就這點而論,保羅實在是空前的。對研讀新約聖經的現代基督徒而言, 我們閱讀保羅就可以擁有保羅的心志一一披戴基督,榮神益人一一這該是我們可以向 保羅學習的最重要的功課。

 

 

結語 附註

 

  1. BWia扭喜的且 Tlw PauJ QS置 旭eRewed St.rob For T1w Jew of’IllmJs, IVP, 1998,p.53.
  2. Th Paul QiI; TheRtmewed S1   ‘Ch For TheJew ofTarsus, lVP, 1998, p.303.
  3. Gge A. Kennedy,New 1諮詢且個till鼠加油a扭 扭’略目b Rhetorical Critiois.Chapel 祖且 Univc甜頭ty of N前也Carolina Prs, 19pp.10-20.
  4. S. Bonner, Edi曲直扭扭 AncictRnme,Blreley U.Ver.ty of Cifornia Pre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