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詩給先知以賽亞

 

時間從香柏木高高的樹梢移位下來

會沒入土中嗎?

 

陽光從葡萄園的守望台隱去

還有點點星光?

 

黑暗聚攏

帝國在喧囂

戰馬在激揚

 

主阿!是時候了嗎?

請賜下一點點的美好

撐過長夜的迷惘

 

 

燒痕在唇上

炭火吻過了一切的

污穢

 

釘痕在掌心

鞭刑飛濺了所有的

過犯

 

瑪拿西的鋸子

割不掉

羊皮卷

的呼聲

 

 

 

希律王的十字架

威嚇不了

人子

綿長的

 

 

穿過耶路撒冷的街心

先知

四處尋找雜草偃過

亞伯拉罕的

根苗

 

 

 

用赤足來壓實

用陋衣來擁抱

再用

上下兩截的身軀

做培養土

 

是皇族

肩膀扛住耶路撒冷倒榻的石牆

是上帝的愛子

雙臂撐起救贖的逃生甬道

 

 

異鄉路上銅鏈渾重的腳步

走出深邃的彎道分岔

猛抬頭

 

陽光再度熟練的樹葉縫中

輕巧地抖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