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命中沒有一襲華美的袍,何懼蝨子? 作者:周巽亮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長滿了蝨子。」|十九歲張愛玲以旗袍喻生命錯綜交織的悲喜

張愛玲肯定人生,即使是處於痛苦與破壞中,也是肯定的。所以,生命的景觀是華美的,美得就像一襲華美的袍;但人生又不可能完滿,這樣與那樣的煩惱纏繞著人,像那小小的蚤子一樣,藏在這裡與那裡,無法撇清,為生命填添了幾分灰暗、煩惱、怨氣等等。

結合張愛玲的一生來看,她應當屬於富有文學天才,但未必會待人接物的那種,實際上,她真是生活中的「白癡」。

她坦承自己,沒有掩飾:不會削蘋果,經過艱苦的努力才學會補襪子;怕上理髮店、怕見客、怕讓裁縫試衣裳;住在一個房間裡已經兩、三年,仍然不知道電鈴在哪裡;常乘黃包車去醫院打針,可是過了三個月,還是不認識到醫院的那條路……

所以,她的母親教她煮飯、用肥皂粉洗衣、練習走路姿勢、看人眼色、記得拉窗簾、照鏡子研究面部神態。母親會氣得說:「我寧願看你死,不願看你活著使你自己處處痛苦。」


少子化年代,在父母百般呵護下的現代孩童,在成長路途上,應該也有這樣的感慨。到底要有多強大的抗壓性、多好的EQ才能平穩地走完一生?

 

然而,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長滿了蝨子。」這句話會引起穿越許多世紀的回響,絕對不是張愛玲的情境重演,(因為極少數閱者知道十九歲的張愛玲的窘境),而是這句話道出人生處處皆有不如意的事,埋伏在靜處,隨時殺出。

基督徒不羨慕華服,衣能蔽體,穿著合宜,就心滿意足,常懷謙卑的心,反倒會偶而的盛裝而存感激。至於惱人的蝨子,本來就是人生的一部分,是世上的苦難,也是讓我們學習靠主耶穌得勝的寶貴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