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靜默—張琴惠老師

中台院訊244期

在福音書中我們常常看見耶穌在祈禱,祂親密地稱神為「父」或「阿爸,父!」。傅士德 (Richard Foster) 說,有如一條毛毯上重複出現的圖案,耶穌的祈禱編織在祂忙碌的生活中。不但如此,耶穌的祈禱常與深度的獨處同時出現在福音的故事裡。在耶穌出來傳道之前,祂被聖靈引到曠野與神獨處四十天(太四 1-11);挑選十二門徒之前,祂上山整夜禱告(路六 12-13);一天勞累的工作之後,次日早晨天未亮,耶穌就到孤寂的曠野去禱告(可一 35)。可見抽離忙碌進入獨處是祂靈性生活的一部份。

祂也以此操練作為門徒訓練的必修課。有一天門徒工作回來,祂就說:「同我暗暗地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可六 31)
從這幾處的經文我們看到,耶穌留下的典範與教導,為今日的基督徒指出一條靈命成長及與神親密之路。


獨處靜默是靈性操練的基本功。盧雲 (HenriNouwen) 說,沒有獨處就不可能過一個真正的屬靈生活。第四世紀的沙漠教父教母,是一群為了抗拒被世界塑造成它的樣式而逃入沙漠的基督徒。他們在靜默中與神獨處,過一個不住祈禱的生活。對他們而言,獨處、靜默、不住祈禱的呼召是分不開的。靜默成全並深化獨處,靜默使獨處成真;而不住祈禱是在獨處、靜默中實踐的。

我們要追求的是「心靈的獨處」。這是內在專注的態度,不受外在環境的影響,如勞倫斯 (Brother Lawrence) 的見證,在吵雜的餐廳中,「我仍然擁有神!」為了培養「心靈的獨處」,有時需借助於理想的外在環境。所以,暫時抽離令你分心的世界是必要的。靈修中心,一個安靜的地方,都能幫助你操練與神獨處。靜默則不只「不說話」,而是向神側耳「聆聽」。靜默使你能聽見聖靈在你心中的細語。


獨處靜默帶我們進入祈禱的內殿。耶穌教導我們:「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太六 6)獨處就是內屋的門,從這個門我們進入內屋,禱告我們在暗中的父。路加福音中那位倚閭而望的老父親(十五 20),如何望眼欲穿地等待著愛兒的歸來,內住我們心中的父,也在暗中殷切地等待著祂的愛兒愛女的歸來。每次進入獨處靜默就是一次歸心的經歷,我們抽離忙碌,回歸我們存有的中心-三一真神臨在之處,在此父神正等待著我們的歸來。自幼深受俄國東正教靈修之薰陶的嘉芙蓮 (Catherine de Hueck Doherty) 女士說:「真正的靜默是圍著的花園,只有靈魂能在其中單獨與上主相會。」是的,在此祈禱之內殿,沒有第三者,只有你和父。

獨處使我們渴慕神。梅頓 (Thomas Merton) 說,獨處使他的心裂開成極深的深淵,產生對神極深的渴慕。當你裡面產生了對神的渴慕,你就開始經歷與神聯合。 詩人說,「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四十六 10)英文聖經更清楚:“Be still and know that I am God.” “Be still” 意指人的靜默。靜默帶給我們屬靈的覺醒 (spiritual awakening),使我們認識神,也認識自己。我們會發現原來我們是屬神的,是祂所愛的兒女。在心靈深處,我們聽見祂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可一 11)靜默使我們「發現」這愛,而非「獲得」,因這愛從創立世界以前就已存在。(弗一 4-5)經歷神無條件的愛與接納,我們就勇於正視自己的陰暗面,於是我們被煉淨、轉化,使我們的心成為神的居所。


有些人抗拒靜默獨處的操練,因為他們害怕孤獨。但事實是,在獨處中,你雖是單獨一個人,你卻不孤單 , 因為有一位常和你同在。也有人認為時間是問題。我們可以從操練片段的獨處開始,如:清晨醒來時,靜靜地讓你的心歸向神;散步時以一短句祈禱,如:「主啊,憑祢意行!」;駐足欣賞一朵花,體會神的美善。嚐過獨處之甜美,我們就願意規劃時間來操練。我認識一位忙碌的女牧者,她除了每天兩次的歸心祈禱之外,每個月也抽出一天到附近修道院在靜默中與神獨處。

 

憐憫 (compassion) 是獨處的果子。這位女牧者說,這些歸心的操練,不但使她做工得息,更轉化了她的牧養觀。她放下事工導向,成為一個以「愛」牧養的牧者。沙漠教父安東尼 (Anthony) 在沙漠獨處多年之後,他以充滿慈悲與憐憫的胸懷再度走入世界。他以愛、智慧、謙卑、溫柔、聖靈的大能服事當代的人。歷史給他的評語是「最像基督的人」。獨處有如一道旋轉門,它是入口也是出口。我們進入此門與神邂逅,再從此門出來服事世人。如此,服事湧自與神聯結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