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書寫何時變成廣告文案?—感謝中台院訊和華神院訊

1,莒哈絲的《情人》,有一段話「如果寫作不能穿透事物某種不可說的核心本質,那不過只是廣告文案」許多脫口成章的體面話(講道、見證、解經),聽起來政治正確、詞藻華麗,但卻是高來高去,久而久之,像極了廣告文案,看一次,聽一次,偶而(每周一次)挑動一下你的參與慾望,隨即歸復平淡。


2,那些不可說,說不出口,世人情願你不說的真相,讓我們與自己(內心真相)漸行漸遠。最後連說甚麼,寫什麼,都很制式化。


3,如果信仰如同文學是生命的映照,不就該像人生的高起又跌落,豈能預設類型或標籤?書寫若是生命經驗的沉澱,神學院院訊評論的眼光又豈能與人生歷練脫鉤?那掛在我們口中的基督信仰呢?


4,寫作不過就是「穿透事物某種不可說的核心本質」。我們必須很感恩的說,這點華神院訊和中台院訊踏踏實實的履踐了。很難想像,不就是幾張薄薄的幾張消息代禱,竟然能夠這樣嚴謹、誠實的認真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