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leyan Quadrilateral神學四邊形 —– 徒‧書館

神學四邊形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本身是聖公會牧師,也曾是牛津大學希臘文、哲學和邏輯學的講師,後來成為循道宗/衛理宗的始創人,是一位重視以系統方法牧養教會和神學研究的學者。「衛斯理的神學四邊形」(Wesleyan Quadrilateral,包括聖經、傳統、理性、經驗)並不是一套神學思想,而是一套神學思考的方法,特別幫助信徒在聖經話語的整合上建立一套平衡多方面原則的系統思想。這套思想對我們建立合宜的批判精神、獨立思考、理性學習等等有重要的提醒,所以,讓我們在此向大家作簡單介紹。

衛斯理是福音運動的表表者,他承傳宗教改革者重視聖經和信心的傳統,既主張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也重視唯獨信心的教義(sola fide),並強調以信心配合才可以明白聖經,或相信一些不容易明白的真理。衛斯理雖然認同更正教徒的身分,也認同唯獨聖經的教理,但他並不排除聖經以外的權威。這些聖經以外的權威包括:教會傳統、理性和經驗。這些權威幫助我們對聖經的整合、理解和應用。而他的神學四邊形是從聖公會神學中的「話語的使用」、「傳統」、「理性」的三個元素中加上「個人經驗」的元素來組成。

神學四邊形

經驗
首先,讓我們談談「經驗」的部分。衛斯理認為個人經驗是信仰生活的重要支持:聖經的話語應該能經歷信心考驗的同時,更是讓信徒能親身經驗到的真理。所以聖經真理是能夠被經驗所證實╱驗證的。不過,他明白到個人經驗的驗證有一定的困難,例如:當某人說上帝給他一個啟示,要創立一家教會,究竟這是他個人的想法或是上帝的啟示,外人很難驗證。因此,群體的經驗就比較穩妥,因集體的經驗能夠成為公開的見證和指引。他不以個人經驗來定義教義,但卻重視經驗與聖經的配合(corroborate),亦重視聖經真理對個人經驗的驗證他認為經驗不單帶來對上帝主觀的認識,同時是客觀知識。除了以信心接受聖經的解釋,衛斯理也肯定經驗對解釋聖經的重要,他甚至說:「除非能經歷經驗上的肯定,否則我不能完全相信聖經文字╱文學上的解釋」衛斯理重視信仰經驗,所以相信超自然╱神蹟的經驗作為基督徒信仰的證據。不過,他認為經驗不能高於聖經權威,也需要得到驗證,以防止出現極端的情況,例如神祕主義。經驗也需要理性的平衡。過分重視經驗,甚至令他懷疑自己會否超越聖經的指引,所以他認為個人經驗需要傳統和理性的監督和驗證

聖經的權威
如上文所說,他認同「唯獨聖經」的重要,所以,他重視「以經解經」─聖經的解釋必須能通過聖經其他經文的查驗,故此,絕對不會用一段經文成為絕對的教導。同時,他對「唯獨信心」與「唯獨聖經」的看法,與傳統所說的有些出入。他認為「唯獨」是「首要」和「主要」的意思,並非「單獨」、「唯一」和「排他性」。他相信聖經仍然是原始的權威,但其他權威卻有幫助引證、分析、應用和肯定聖經經文的重要功能。因我們大多認同聖經的重要性,在此亦不多談了。

理性
衛斯理不但不介意聖經要通過理性的印證和肯定,更認為「理性是解釋聖經的重要角色,理性主導整個思想聖經的過程,沒有理性的參與,幾乎不可能理解聖經,理性是上帝的寶貴禮物和上帝的洋燭」。他重視聖經不能離開聖靈的工作才能讓人進入與基督的關係。不過,他認同理性也有其局限性,它不能超越聖靈的工作,不能高過聖經的權威,但對於解釋聖經的過程(詮釋、解說和應用),卻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總括而言,他認為理性為真正的信仰立下基礎,藉聖靈的引導建立整個信仰模式,他引用羅馬書十二章1節說明,我們的信仰是理性的服事:「人是按上帝的樣式(包括智慧和理性)而被創造,是上帝的禮物,對認識、解釋聖經有重要的作用,沒有理性如何能明白聖經?」理性的重要和局限是:「沒有理性基礎不能建立相信,沒有相信不能建立信心。」但「不能單靠理性認識上帝神聖的真理教導,也不能藉理性證明上帝的存在─讓理性做它應有的工作,更高層次的美德(信望愛)和內在的快樂要依靠從上而來的能力」。

教會傳統
衛斯理重視教會傳統的權威,特別遇到一些難以理解的經文時,他會回到傳統對經文的詮釋,認為歷史上忠心愛主的先賢擁有上帝的智慧和對聖經解釋的知識。但傳統權威並不高於(或等同)聖經本身,它的重要性在於證實正典的地位,和忠心解釋聖經的工作與福音內涵的應用。傳統(或正統)會帶領人回歸上帝的話語(聖經)而非讓人遠離聖經。傳統扮演填補真理在教義上的空隙,但他反對大公教會(天主教)以教會權威高於聖經本身的教導。總括而論,衛斯理並沒有如一般更正教徒對大公教會(天主教)傳統的否定,反而對它的價值給予正確的肯定。事實上,今天很多更正教所肯定的教義和神學,也源自天主教的

傳統和教父的教導
總括衛斯理的「神學四邊形」學說:他認同聖經為信仰的最高權威的同時,也重視教會傳統、理性原因、信仰經驗三個權威的平衡,這三個權威幫助我們明白並與聖經溝通─這是華人教會一直忽略的。我們太重視聖經的話語,以致失去理性、傳統、經驗的督察。具體一點來說,大家都說重視聖經,但聖經的經文如何理解和詮釋?如何在不同處境中應用?這些都沒有一定的準則。最後,變成一人有一本聖經─各說各話,誰的知名度高,誰就有話語權。
衛斯理認為:「基督徒需要有智慧的品格,對自己所相信的和歷史權威作出獨立╱批判的整合。」所以,信徒需要鍛煉出獨立的思考和批判能力。“To think, and let think”是衛斯理的名句,意思是鼓勵人思想,也不要禁制別人思想,這也是我們對今天華人教會的願景。

明白了衛斯理的神學四邊形的原則,當遇到一些教會課題,我們便有更多角度的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