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教徒的屬靈神學(死亡神學)—-曾劭愷教授

台北信友堂 2017 年 神學講座 「清教徒與當代華人教會」-曾劭愷老師

清教徒的屬靈神學

 

“truly spiritual sensation”
“spiritual sight of Christ crucified” = imaginary idea,impression upon the imagination“
a natural man (自然人指的是非基督徒、未重生者)is capable of having an idea, and a lively idea, of shapes, and colours, and sounds, when they are absent, even as capable as a regenerate man(重生者”

Syllogism(三段論):

1. 真正屬靈的感知是重生之人才有的;

2.奮興運動中的種種神祕經歷其實是重生及未重生之人都可能經歷的強烈印象;

3. 因此,這些神祕經歷並不一定屬靈、超自然。

 

「自然」與「超自然」定義的釐清
「超自然」= 屬靈,但不一定靈異。「自然」可能靈異(‘unusual’)
巴蘭是自然人(自然人指的是非基督徒、未重生者),巴蘭並不是耶和華的先知,卻是擅於使用法術、占卜的異教先知(靈異(‘unusual’))。

民數記 22:3-7(和合本):
3 摩押人因以色列民甚多,就大大懼怕,心內憂急,
4 對米甸的長老說:現在這眾人要把我們四圍所有的一概餂盡,就如牛餂盡田間的草一般。那時西撥的兒子巴勒作摩押王。
5 他差遣使者往大河邊的毘奪去,到比珥的兒子巴蘭本鄉那裡,召巴蘭來,說:有一宗民從埃及出來,遮滿地面,與我對居。
6 這民比我強盛,現在求你來為我咒詛他們,或者我能得勝,攻打他們,趕出此地。因為我知道,你為誰祝福,誰就得福;你咒詛誰,誰就受咒詛
7 摩押的長老和米甸的長老手裡拿著卦金(和合本修訂版:占卜的禮金),到了巴蘭那裡,將巴勒的話都告訴了他

民數記 24:1(和合本) 巴蘭見耶和華喜歡賜福與以色列,就不像前兩次去求法術,卻面向曠野。
When Balaam saw that it pleased the LORD to bless Israel, he did not go, as at other times, to look for omens, but set his face toward the wilderness.

從以上可知,巴蘭是外族人,原籍幼發拉底河(大河)邊的毘奪,他是一位善於使用法術的人,能藉占卜之術來祝福或咒詛別人,所以摩押王及一些米甸長老(22:6)想藉他去咒詛以色列人,因為他見以色列民人多, 並聽聞以色列人如何打敗亞摩利人的事(民22:2-3)。


信心是屬靈與不屬靈的關鍵要素。見到異象不是屬靈的關鍵原因。

有些經文是屬於descriptive text描述性而非 prescriptive text 規範性,不宜拿來要求信徒,如「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聖經論死亡:正視死亡
死亡陰影下的生命是虛空(傳二16、三19、四2、七1-2、八8)
生命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詩九十10)
死亡是神對罪人的刑罰(羅一 2、五12-21、六21-23)
死亡是仇敵、毒鉤(林前十五26、55-56)
死亡是這世界的王(羅五17)
耶穌對死亡的態度--「耶穌哭了」(約十一)

 

聖經論死亡:神的恩典
舊生命的盡頭、新生命的開始(羅六4-11)
與主同在(路廿三43;腓一23)
不再懼怕(林前十五55)──韓德爾《彌賽亞》「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
基督裡的死亡賦予生命價值:「我們…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林後
四10-11)

 

聖徒永恆的安息 The Doctrine of Heavenly Rest
死亡:與基督聯合,“partake of the everlasting benefits of the [Christ’s] purchase”
聖徒的安息 = 上帝的安息

 

帶著基督的死,勤度今生
Richard Baxter:
√「一個垂死之人在向一群垂死之人傳道」 (“as never sure to preach again, and as a dying man to dying men”
√「不要盼望自己能夠長壽;要活得像那些垂死之人一樣,時時意識到自己明天可能就會被主接去了。」
√“Redeem the time

 

面對死亡:彼岸的盼望
「這條河對許多人來說是恐怖的;的確,想到它的時候,我也經常會害怕…。這裡的河水對於舌頭是如此苦澀,對於肚腹如此冰冷;但當我想到我所要去的地方,以及彼岸等候我的眾聖徒,這念頭就像炙熱的火碳放在我的心中。」(堅定先生,《天路歷程》)
“This river has been a terror to many; yea, the thoughts of it also have often frightened me… The waters indeed are to the palate bitter, and to the stomach cold; yet the thoughts of what
I am going to, and of the convoy that waits for me on the other side, do lie as a glowing coal at my heart.” (Mr. Standfast, from Bunyan’s Pilgr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