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中的同性戀釋義—-吳存仁老師

華神院訊2015/06

同性戀的議題既然放在倫理學的領域裡,幾乎可以確定這不是個只靠新約解經就所能回答的問題。我先講結論,同性的性行為是同性戀被聖經定罪的底線。新約只有三段聖經清楚的講到同性戀。

第一段經文:「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林前六9-11)其中「作孌童的」、「親男色的」這二個字與我們今天的主題有關。「作孌童的」原文用在性領域中,特別指同性性行為中扮演零號的那位。「親男色」的希臘文(ἀρσενοκοίτης)則是兩個字合成的,前面(ἄρσην)是指男性說的,後面(κοίτη)則指性行為,而二者的合成字在利未記二十13則翻譯成「與男人苟合」。明顯在哥林多前書,這個同性的性行為是與其他罪行一樣、被放在犯罪之例裡,換句話說,哥林多前書這裡論到同性戀之為罪,不是一般性地泛指同性戀的行為,而指特別說到同性之間的性行為。

第二段經文:「因為律法不是為義人設立的,乃是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誠和犯罪的,不聖潔和戀世俗的,弒父母和殺人的,行淫和親男色的,搶人口和說謊話的,並起假誓的,或是為別樣敵正道的事設立的。」(提前一9-10)此處「行淫」和「親男色的」放在一起,分別作為兩個不正當行為的類別,一個是在異性別之間不正常的性行為,另一個則是在同性別之間不正當的性行為。
以上兩處經文都不是一般性提到同性戀這件事,乃是狹義地特別指涉聖經所責備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說的。

第三處聖經,羅馬書一章18-32節則把同性之間的性行為放在幾個類別中來討論。
一、視同性之間的性行為是罪行。

19-23節先講到罪人之所以被定罪,落在神的忿怒之下、成為神追討罪責的對象,是因為他們向神悖逆,漠視神明明可知的啟示。他們既然不把神當神,就在那明明可知的啟示上,錯失了神給他們的恩惠,也無法領受神明明可知的啟示。錯失的結果,就是神任憑他們行那些污穢的事(一24-32)。同性之 間的性行為,連同所有其他同列的惡行,都是一樣、都是神所判定「當死」的罪行。因此,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不是文化性的異類行物;聖經定這樣的行為為「罪」。
二、視同性性行為之被定罪,是單就行為論罪。
「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一27)經文討論的對象是罪人,不分男女,也無關乎外邦人、猶太人。在此並無所謂被論罪的理由是「外邦人的惡行」一說。

三、在此將同性性行為作為特例,以之為連一個成人最基本需求都敗壞了的例證。
「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一26-27)
這段經文重覆說男的女的「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也就是說,人本來按著男女性器官的特徵就該知道,男女之間的性行為不該是發生在同性之間的。此處經文明顯責備的是同性之間的性行為。
以上三段經文,雖然可以一般性地視為都在處理同性之間行為的界分,但是經文上下文的確明確地將同性之間的性行為當作人被定罪的底線,而且極為清楚。
既然這份底線是放在罪人的性行為,定罪的重點就不在他的同性戀傾向。上述這三處經文,關注的重點並不在他是否有同性戀的傾向。聖經關注的是同性間發生性行為的同時,就已是逾越了犯罪的界線。
經文提到所有行這樣事的人,在神面前都得擔負如此一個罪人需承擔罪責。保羅在這裡說,當一個人悖逆神明明可知的啟示,甚至可能連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敗壞了。保羅將同性性行為作為罪人悖逆神以致於人性扭曲的例證,以此說明所導致讓人敗壞的程度,甚至是連人最基本的生理功能都無法倖免,而這是人憑藉常識都不可能會犯的程度。
我們查考新約這三處有關同性戀的經文,都不是一般性地討論同性戀的不適切,而是特別指責跨越底線而發生同性之間的性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