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分「傾向」跟「行為」—–曾劭愷老師

區分「傾向」跟「行為」 ■專任教師/曾劭愷 2015/06華神院訊

筆者在英國讀書時,牛津福音派教會St. Ebbe’s 主任牧師VaughanRoberts因公開承認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在全國媒體成為爭議焦點,而英國福音派教會內部也浮出兩種聲音。多數福音派人士主張,Roberts牧師雖有同性戀「傾向」,但堅持聖經教導,反對同性婚姻,且遠避同性戀「行為」,乃眾聖徒與試探爭戰的榜樣。但也有些福音派人士認為Roberts已不適任牧師,因為他「同性戀傾向」的「罪」尚未解決。這些人甚至懷疑他是否已「得救」。

台灣也有位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同性戀人士,現已成為一位知名同運領袖。當年他公開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後,在教會飽受言語暴力。教會吩咐他禱告以成聖,但他禱告之後,性傾向卻未見改變,屬靈長輩就責備他「沒信心」。但「有信心」就能改變犯罪傾向嗎?


試問教會內異性戀弟兄,哪位在街上看到身材火辣的美女,完全不會受試探?耶穌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太五28)
有「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傾向」的基督徒,是否就不適任牧職、甚至可能「還沒有蒙恩得救」?無法根除動淫念之傾向的弟兄,是否全都「沒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當耶穌提及「動淫念」時,原文用ἐπιθυμέω這個動詞,有「渴望」、「定意要得到」之意。路加福音二十二章十五節記載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上對門徒說祂「很願意」在受難之前與他們分享宴席,用的也是πιθυμέω。所以,當耶穌說「動淫念」就等於「犯姦淫」時,祂並非指臉紅心跳的感覺,而是想要得到對方肉體的意志。如此可見,構成「姦淫」的「淫念」並非「性傾向」所導致的「性吸引」。被配偶以外的異性或同性所吸引,是許多基督徒一輩子會面對的「試探」,而「犯罪」則是在意志上「向試探妥協」,不能混為一談。


在此我們發現,聖經論及「罪」時,清楚區分「傾向」跟「行為」。這在羅馬書第七章、加拉太書第五章都講得非常清楚。改革宗神學用「全然敗壞」來形容墮落的人性。這並不是說人都是壞人、作的都是壞事,而是說人在人性每個層面上──理性、情感、意志、本能、生理、社會等──都被犯罪的「傾向」綑綁,以致今生不可能不犯罪。「不可能不犯罪」原是奧古斯丁的用語,亦由馬丁路德沿用。馬丁路德強調,就連已因信稱義的基督徒,今生都會一直同時是罪人、同時是義人(拉丁文:simul iustus et peccator)。天主教與東正教雖未如此強調「全然敗壞」,但他們所教導的「原罪說」也會區別犯罪的傾向行為。犯罪傾向是與生俱來的:不是上帝造的,而是因全人類都已墮落了。在此我們看見,對基督教神學來說,「同性戀傾向」完全可能是「與生俱來」的,甚至可能是生理上的,而信主蒙恩得救後,也不保證能夠根除同性戀傾向或任何犯罪傾向。有同性戀傾向卻遠離同性戀行為的人,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很可惜,不論在英國、在美國、在台灣,都有許多基督徒分不清楚同性戀「傾向」跟「行為」,甚至將同性戀人士一概妖魔化。聖經從來沒有刻意醜化同性戀。聖經形容同性戀行為是「將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羅一26)。聖經論及善惡,都是以上帝造物的美意為準則。試想一架史坦威鋼琴,由技藝精湛的琴匠嘔心瀝血手工打造,為了讓鋼琴家的指尖能夠流出最美的音色。對任何認真修習鋼琴演奏的人而言,史坦威是夢寐以求的樂器;任何愛樂者,提到史坦威一定肅然起敬。再試想某位暴發戶,買了一架史坦威。他根本不懂鋼琴受造的目的。他家裡缺餐桌,就把使坦威買來當餐桌用,還說這是後現代的解構設計。的確,在構造上,史坦威完全能夠勝任餐桌的功用,但造琴的匠人若見到這樣的情景,會何等心痛、何等震怒!羅馬書一26說同性戀行為是「將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羅一26),就是這道理


問題是,我們怎樣才能幫助那位暴發戶看見自己行為的荒謬呢?一味地告訴他「你這樣很沒水準」,有用嗎?或者換個方式,給他看《交響情人夢》,送他幾片蕭邦名曲的CD。他覺得蕭邦很好聽,愈聽愈喜歡。再帶他去國家音樂廳參加演奏會,並告訴他史坦威鋼琴的製造過程的、對他解釋為何大師都要演奏史坦威
如此,他就慢慢學會了敬畏。同理,基督徒整天譴責同性戀行為,甚至著書探討肛交對肛門的傷害,並不具有太大意義。若要幫助世人明白造物主的心意,那麼基督徒就應照著神設立婚姻的美意去學習彼此相愛,也在婚姻中照著神在基督裡為我們所定的旨意彼此認罪、彼此饒恕。與其譴責同性性行為,不如在婚姻裡活出盼望,讓世人羨慕我們盼望的緣由,讓世人讚嘆上帝設立婚姻的美意,看見婚姻如何指向基督與教會的聯合,更指向聖父、聖子、聖靈本體的愛。
更重要的是照著神在基督裡的愛去愛犯罪的鄰舍。馬丁路德提出基督徒有兩種義,第一種是基督的義因信白白歸算給我們,第二種是基督的義披戴在我們身上而實行出來的義。論到基督徒如何活出基督的義,路德引用:「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5)。


基督不以自己完美的義與聖潔為滿足,反而與我們進行了奇妙的交易,將祂的義賜給我們,又擔當了我們的罪。路德說,基督徒也應該這樣對待犯罪的鄰舍:不是自義地拿起石頭打死他們,而是擔當他們的罪,替他們走上十字架。在實踐上,基督徒應該如何以基督的心為心來對待同性戀鄰舍,是個需要智慧去仔細思想的問題。路德也提到,有時候以基督的愛去愛一個人,就意味要讓那人的罪行受到制裁。我們也要用智慧去分辨同性戀鄰舍、有同性戀傾向的弟兄,還有意識型態上的同志運動。在此無法仔細探討這些實踐議題,僅確立一些重要的聖經原則,盼望弟兄姊妹在這些原則的基礎上去思想我們作為眾教會的守望者,如何按照神在基督裡為我們所定的旨意去回應這世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