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的挑戰-看重永恆—-王貴恆老師

2014/05華神院訊

引言
啟示錄廿二章是整本聖經的最後一段,也是整卷啟示錄的結尾。最奇妙的,啟示錄一開始的幾句話(啟一1-3)和結尾(廿二6-9),竟然幾乎完全相同,可見這幾句話的重要。
思想這段經節,首先,要思想這話是對誰說的。啟示錄二~三章中給七個教會的書信中,最後都說「凡有耳的,都應當聽」。可見啟示錄既是對教會,也是對門徒來講,因為我們都是有耳的人。此外,我們每一位信徒,既是門徒,又是主的僕人;我們都在跟隨主和事奉主。所以,這段寶貴的話語,應該成為我們重要的提醒。「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僕人。」
(啟廿二6)「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這神。」(啟廿二9)
或許我可以這麼說,這四節經文的中心在第七節,「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在啟示錄中共有七處提到「有福」;第二十二章七節是第六次提到。有什麼福?是升官發財嗎?是生胖兒子嗎?是得博士學位嗎?是掌聲喝彩嗎?以上所述皆非錯事,甚至可能是好事,但都不是真正「神的祝福」。
「神的祝福」乃是「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啟廿一7)是進去那裡?啟示錄廿二章1-5節對「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城」有很好的描述,那裡有永遠的生命,沒有咒詛和病痛;可以見主的面、可以事奉祂;不再有黑夜,不用燈光、日光;我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對我們每一位跟隨主、事奉主的人來說,面對今生的挑戰,我們需要把握以下個原則:

 

一、要堅定信心
使徒約翰在寫啟示錄的時代是一個受到極度逼迫和苦難的時代。同時,在啟示錄二及三章的七封書信裡,也見到當時教會及信徒的光景:(1)富足以後,變得不冷不熱;(2)在世俗的試探中軟弱;(3)在異端的影響下跌倒。藉著第二十二章六節看見兩個重要關鍵:
1.相信主的快來
「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僕人。」(啟廿二6)「必要快成的事」在啟示錄一章一節是「what must soon take place」,而在廿二章六節則是寫:「what will happen soon」。「soon」乃指短期內,很快就會發生;「時間」在神與人的尺度相當不同。人常會覺得「怎麼這麼久,還未發生」?在逼迫中,在苦難裡,像楊腓力Philip Yancey問的「Are you hiding ?」「Why you are silent ?」在2000年前,基督徒在苦難中會這樣問,今天我們也可能這樣問。跟隨主的人,不會完全沒有難處,在社會的環境裡,有時滿是險惡和不公,又有各樣的試探和重擔,你想要潔身自好,卻無法抗拒那文化和風氣;你想秉持公義和順服聖經的教導,卻發現個人的吶喊和力量又何其薄弱。在家庭的關係裡,也有許多無奈,婆媳問題、親人相處、長輩問題、親子關係,各樣困難比比皆是;即或都是基督徒,仍可能有很大的難處;如果親人間不全是基督徒,那麼因著價值觀的不同,習俗的差異,難處就更加大了。另外,我們每一個人終必都會碰到健康的退化以及病痛的威脅。萬一,再加上一些身心的折磨,我們怎能不在苦難中哀號?
2013年底全民選出「假」字代表了對整個一年的回顧。如關說案、洪仲丘案、司法公義、食品安全、環境污染、核電議題、薪資倒退等。這個世界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人與人競爭,團體與團體競爭,國家與國家競爭。為了生存,為了更大的益處,很多競爭極其殘酷,甚至血淋淋的,我們處身其中,該怎麼面對?感謝主!當我們確信「主必快來」這一個真理時,我們不必學習「半澤直樹的加倍奉還」。我們應回到聖經的價值觀,我們知道:

(1)上帝必會為我們伸冤,討回公道。「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又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

(2) 我們雖然眼前吃虧,但不見得是真吃虧;俗語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千算萬算,不如老天一算」。真的,神如多憐憫我們一點點,或多祝福我們一點點,我們就受用不盡,那麼,眼前的一點虧就算不上什麼;

(3)吃虧其實不是真吃虧,而是預備要領受另一種恩典。「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
信徒彼此的關係有時也不容易,誤會和傷害常常是教會中最難解決的問題。使徒保羅提醒我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四1-3)當然,這幾句話說來容易,做起來卻很不容易;靠的是「復活的能力」(弗一19、20)、「聖靈的能力」(弗一13)。
在苦難逼迫裡,人們看不見希望;在混沌未明,看不清未來時,人們不安疑慮;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裡,人們滿是挫折和失望。「主必快來」是一個應許,更是一個必要成就的事。「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祂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徒廿七25)
「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彼前二11)在人生旅途中,今生不過是永遠生命中的一小段。我們從那裡來,往那裡去;何時來,何時去,我們自己無法掌握。但是,「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弗一4);「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弗一10)從這些話語裡,我們可以確信,萬事萬物從永遠到永遠,都完全在神的旨意之中。當我們認清這些的時候,「榮辱得失」自然就看得淡,「患得患失」之心也就減輕了。換言之,許多壓力重擔就能變得輕省,因為我們可以把結果交給上帝。
2.相信神的全能
神是全能的主,祂創造,祂護理,在祂無所不能,我們生命氣息,一切際遇都在祂權能之下。「要將那
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僕人。」(啟廿二6)神決定「成就的時間」,決定「什麼樣的事」,也決定「怎麼樣
成就」。換句話說,祂的「全能」是無庸置疑的。
在第一世紀裡,確信我們的主是「全能的神」,對當時的教會及信徒非常重要。在血淋淋的十字架前,
在餓狠狠的獅子嘴邊,若不能確信我們的主是全能的神,在祂那裡有永遠的福樂,沒有人有足夠的勇氣來
面對那樣的苦難。確信神的全能,就是相信「十字架的能力」,代表著「死裡復活」,能改變萬事;也就是相信今生
短暫的生命,遠遠比不上永恆裡尊榮與福樂的可貴。

(1)神能改變環境:當時異端橫行,世俗掛帥,人們相信「神的全能」就能定睛在真神身上,而不會因
為苦難或是追求世界而離開真神。
其實,今天的時代也是如此,在台灣,幾乎每天都有人自殺,從八、九十歲的長者到小學的孩童,從單
身到整個家庭,從演藝人員到醫生、教授、軍警、企業主管和知識份子 ; 有因感情,財物,病痛,有的則
是對時局灰心,對人失望。但無論為何,我們每次看到聽到這樣的消息,實在覺得心痛。一個信靠真神、
真心相信神能改變環境的人,就不會放棄希望,更不需要放棄自己的生命。
教會裡頭,因著個性及異象的不同,有時也會有難處。我們這些事奉的人身在其中,有時也有過不去的
時候,這個時候怎麼辦?我們若真正相信神能改變環境,我們就可以在禱告和盼望中,等候神的作為。
(2)神能改變人心:在生命中,有時會有挫折,有時需要等待,有時需要轉彎。但很多時候,常常因為
不能等待,不能忍耐,不能轉彎,而造成對人、對己很大的傷害。如果我們相信神的全能、相信祂能改變
人心,對己對人,就會有很大的不同。
神是全能的主,在祂沒有難成的事。如果一個內向、害羞、不夠主動的個性,神竟然沒有能力改變,
那我們信靠的這位神,究竟值不值得我們去跟隨呢?其實,關鍵在於我們有沒有看見自己的「需要」和
「盲點」?有沒有「願意求神改變的心」?


二、要真正敬拜
先知書中對當時的猶太社會有很多責備。有的人弄錯對象,去敬拜假神,但更多的猶太百姓(神的選民),包括君王及祭司,卻常常陷在錯誤的敬拜裡,他們以為華麗的聖殿,嚴肅的儀式,貴重的祭品就能討神的喜悅;這是極大的錯誤。
1.認清敬拜本質:前面曾提到述啟示錄的七個教會:不冷不熱的敬拜;依靠地勢、財富、人才,而不依靠主。今天這兩點在我們周遭的環境中,仍常常看到。
「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啟廿二7)、「守著書上言語」(啟廿二9),申命記中也一再說「謹守遵行就必蒙福,否則,就必招禍。」神要的是什麼?
主耶穌說:「真正的敬拜,不在那山,也不在那城,乃是出於心靈和誠實的敬拜。」在至高神面前,「心靈和誠實的敬拜」代表「真正的謙卑」,也就是「完全的捨己。」
曾有一位在文學、哲學都很有素養的弟兄告訴別人說,每個講員的每一篇講道,他都能找出缺點。曾有神學生對別人說他每天有兩小時以上的禱告,那才叫禱告,別人每天花二、三十分鐘在禱告上,根本不能算禱告,連「敲門」都談不上。還有位精明能幹、才華橫溢的執事說,神把他放在那個教會,就是要他來「糾正」傳道人做不對的地方。
來教會敬拜,有人是為了持守宗教習慣,有的是為了彌補虧欠,也有人為了調劑精神,為了社交應酬,或者為了尋找對象,還有的人是為了升官發財。有人參加教會活動是「不得不來」;也有的是「半推半就」。
唯有智慧人來到教會是為了「敬拜上帝」。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反省的是:你用什麼態度來敬拜神呢?約翰福音廿一章記載,耶穌復活後回到世上,祂第三次對門徒顯現,是當連彼得共七個門徒在船上打魚,整夜打不著什麼的時候,耶穌叫他們把網撒在船右邊,就立即捕獲了153條大魚。隨後,早飯吃完後,耶穌三次對彼得說:「你餵養我的羊。」之前,祂各問了三次的問題,「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約廿一15)「這些」是什麼?我們是不是都常常愛「主
的恩典」,大過於愛「主自己」?!
2.認清敬拜對象
「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我既聽見、看見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腳前俯伏要拜他。他對我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啟廿二8-9)
老約翰,這位神的忠心僕人,是十二使徒中最得主喜愛的,近距離受教於主,長達三年半之久,竟然也會拜錯了對象
—敬拜天使。其實仔細想想,天使是主的使者,帶給老約翰「啟示錄」的信息,而天使是事奉主的,跟隨主有一定的時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必帶有一點主的榮美,所以老約翰見到天使,一定會覺得「可敬又可愛」,難怪他要俯伏下拜。
我們也有可能會拜錯對象:華麗的建築、美好的音樂、方便的交通、舒適的「開放家庭」等等。信徒對傳道人或領袖的愛及跟隨,有沒有變成「個人崇拜」?我們愛主、奉獻及服事,是否為了「人的肯定」、「人的權柄」、或是「個人的成就感」?
人們選擇對象,換工作,買房子,選教會,為孩子選學校時,有多少人先禱告,再決定?領大筆的年終獎金,有多少人會為奉獻的事而禱告上帝?又有多少人為孩子的生命而禱告主?我們讀經是為了「知識」,還是要「更認識神」?
所以,要認清敬拜的對象何其重要。當年先知以賽亞站在殿中,看見上帝的威嚴和榮耀,反過來看自己,就知道是個罪人;當天使用火炭沾他的口,代表主的寶血洗淨他的罪,因此,當他聽見上帝在呼喚:「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他便放膽回答:「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結語
1881年,羅富慈(Z.S. Loftis)生於美國田納西州,20歲時,從 Vanderbilt 大學藥學系畢業,1908年,他27歲又從 Medical School 畢業,1909年6月到達了西藏。1909年6月11日,他和一行人在「裡塘」(海拔5200公尺),外面有座孤零零的一座墳立在高原寒風之中,是一位宣教士William Soutter之墓,死於1898年11月。
羅富慈這位年輕的醫生,沒有在美國行過一天醫,當天在日記中寫下了幾句話:「萬能的主啊!如果您希望我成為填充這片地上的一座孤墳,一座里程埤,和對他人的激勵,我也甘心情願,只要是您的意思」。
十四個月後,羅富慈醫師在一面行醫,一面傳教的時候,從一個藏族孩子的身上,感染到天花,再加上風寒,不幸去世,得年僅28歲。他的墓被放在通往「拉薩」的大路邊,在那孤零零的墓埤上,上面用英文、漢文和藏文三種文字,寫著「人為朋友捨命,愛人的事莫有比這更大的」。
人的存在價值,不在壽命的長短、財富的多寡,也不在掌聲的大小,而是在永恆裡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