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養與輔導》第一至三章   讀書心得

《牧養與輔導》第一至三章   讀書心得

2018耕莘醫院CPE學員:楊一梅

恰如普頌295首「在主耶穌基督之中,不分南北西東;整個廣大無邊世界,契合在主愛中。」本書一至三章的內容囊括現代牧養輔導工作的挑戰、一個全面的使人迅速成長的牧養輔導典型以及其使命及聖經根據。筆者閱讀完前三章作者的核心理念與中心思想,遂發覺當代各樣名目的神學院林立,不是強神學弱輔導,就是強輔導弱神學,其教育之偏頗或淺薄實在令人憂心。教會急速成長的情況下,急需事奉的工人,而神學院提供的速食餐正符合各教會急需人力的窘境,但卻也發展出牧者只講道不探訪,或是牧者與教友協談後發生不正常關係,或是面對生命中的傷痛時束手無策,致使整個信仰根基搖搖欲墜,好像是個在主日一起聊天、粉飾太平的聚會所。而此書的出現,確實給一些有心獻身於上主的僕人一個方向與圭臬,如何在牧養與輔導上保持平衡,進而,關懷者與被關懷者都能在過程中一起成長。


其中最令筆者動容的在p18-19提及,福音使人得到釋放,但大部分的牧養只使人得到短暫的釋放,缺乏長時間的陪伴與輔導使之真正得到堅固的信仰與豐盛的生命。再則,牧養輔導員必須不間斷的裝備神學知識,並且維持固定的靈修,否則,罪性無孔不入,很容易讓牧者傳道人享受於教友的讚美擁簇,靈性上漸漸鬆懈,使得關懷之路不冷不熱。而個人主義也是極具殺傷力,若不跨越種族、性別、社會階級、經濟剝削等等,不但會阻斷人的成長,更無法去同理耶穌對弱勢真摯的關懷與憐憫。


為何作者強調輔導與神學密不可分?同時必須接受心理學的訓練?記得20世紀初,新牧養神學的重要人物Seward Hiltner在出版《初探》的十年後,有些學者採納了他的觀點,將神學和心理學聯繫起來,使牧養神學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其中最著名的是Thomas Oden的《宣講與輔導》,Oden的主要論點是,如果沒有某些對存在本質的假設,整個心理治療過程都會變的毫無意義事實上,雖然神的活動、輔導員的行動和受助人的回應是在不同層面進行,但我們仍然可以看到當中的聯繫。例如:神的活動(道成肉身),輔導員的行動(移情性的理解),受助人的反應(自我理解)……。心理學希望提供救恩,但它只有人文主義作為參照系統,看不見在最深層的領與,人是受造物,需要與造物主建立關係,在關係中找到泉源。因此,本書作者強調,在輔導關係上,牧者與被輔導者為基本的神學問題,在深刻的內心掙扎,這是彼此連結也是與神連結的關懷重心。


20世紀初德國神學家潘霍華一直是我所景仰的牧者,他在獄中著作不少教牧書籍,所寫的詩歌”所有美善力量”也是我所鍾愛的。使我在CPE的學習與實踐的過程中覺醒於上主和個人良知的關係,也敏銳於在關懷人的覺察,而長期不間斷的神學裝備更使我了解自己在事工上獨特的角色。在個人的終極關懷上,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使自己與別人之間有更坦承與真實的關係,不但幫助自己靈性上的成長,更能幫助求助者共同與上主有更深層的關係,這不是短暫的釋放,而是長時間的陪伴、關懷與學習。

—–《牧養與輔導》Howard Clinebell,伍步鑾譯。1988,基督教文藝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