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書的主題是“喜樂”嗎?—陳南山

腓立比書的主題是“喜樂”嗎?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706

活頁刊第77期 1998.9

 

一般來說,解經家都認為腓立比書的主題是“喜樂”。這樣的結論是因為這封書信沒有責備的話(比較哥林多書信),而且腓立比教會再三的關心支持保羅(參四:10,15-20)。不但如此,在這並不太長的書信裏,“喜樂”這個字竟出現十六次之多。

“喜樂”當然是腓立比書常用的字,然而如果單單為這個字出現的次數而肯定的說腓立比書的主題就是“喜樂”,從釋經的方法論來說,就已忽略了這個字的上下文,使用這字的同意,以及整篇書信信息。進一步,甚至會強調“喜樂”而把保羅在監獄裏生活想像得寫意自在。這樣的看法與保羅講的並不相合。因為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二十七節他清楚的說:“免得我憂上加憂。”可見得他在監獄裏也曾憂愁過。

那麼,腓立比書信的主題是甚麼呢?此封書信的最主要目的是要勸勉一間正在分爭當中的教會。當然保羅不用像在加拉太書,哥林多書那樣嚴厲的口氣來責備腓立比教會,因為他們總的來說相當關心保羅。但是這不是說他們就是一間很相愛,相處得很和諧的一間教會。“喜樂”在這封書信反而是保羅勸勉腓立比巿信徒的一種方法。

首先我先來看“喜樂”的上下文吧。“喜樂”這個字連動詞,名詞在內分別在(腓一:4,18,25;二:2,17-18,28-29;三:1;四:1,4,10使用過。謹分別略為解釋如下:

一.腓立比書第一章四節

此節的口氣是稱讚腓立比教會。然而請注意並不是稱讚他們的相愛,乃是稱讚他們有分於傳福音工的工作;並且第五節的“同心合意”,照原文似應譯於“有分”更為貼切。

二.腓立比書第一章十八節

此節經文上下文是提到保羅心中受的壓力,有些信徒存私心來力傳福音,保羅不以個人得失為念,只要基督被傳開,他就“歡喜”了。(“喜樂”於此節經文出現兩次。)

三.腓立比書第一章二十五節

此節經文的“喜樂”與“長進”幾乎是同義詞。保羅雖然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是好得無比(他在牢中本來吃很多苦),但是為了信徒們的好處,寧可還留在世上。

四.腓立比書第二章二節

這節經文可以反證保羅不大喜樂,所以勸他們務要合一相愛,彼此扶助叫保羅的心喜樂。

五.腓立比書第二章十七至十八節

這兩節經文四次提到“喜樂”。如果參考上下文的話,保羅在這裏的意思乃是只要信徒進步,他雖然應該犧牲也是喜樂。保羅並且進一步的勸他們也要因信心的長進而喜樂,也與保羅同樂。

六.腓立比書第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

這兩節的喜樂可說與保羅沒有直接關係。他乃是盼望因着以巴弗提回到腓立比巿,信徒們可以喜樂,也應歡歡樂樂的接待他。

七.腓立比書第三章一節

這節經文與第二章相連,或者與第三章相連,或者分為兩半,上半節歸於第二章,下半節屬於第三章,至今仍未有結論。(這是因為古代抄本並不分章節,甚至連句點,逗點都沒有。)如果與第二章相連,則可能因信徒們供應保羅不夠,所以保羅安慰他們,如果是與第三章相連,則因為保羅要提醒,因而先勸勉他們要喜樂。

八.腓立比書第四章一節

這裏的喜樂應與第一節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與第二節同心的勸勉來配合思想,用另外一句話講,保羅乃是苦口婆心的勸他們要立場穩定,同心事奉免得他傷心,覺得徒勞無功。”

九.腓立比書第四章四節

此節經文兩次提到喜樂,它的口氣是呼吁式的短句,因此可能與上下文的關係比較疏遠,雖然如此,這裏的喜樂也可以反證他們中間缺乏喜樂,因為上文提到分爭,下文則提到謙讓,主再來,掛慮。

十.腓立比書第四章十節

保羅因為腓立比信徒而喜樂,但是請注意這節經文也提到“你們思念我的心,如今又發生。”由此可見,保羅也曾因腓立比信徒們一度的冷漠而心裏難過的。綜觀以上幾點,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保羅在監牢中的生活相當苦,他心裏也曾相當難過。在腓立比書常提的“喜樂”,實際上並不是描述他在牢中的心境,反過來應是保羅勸勉幫助信徒們長進合一的一種辦法與字眼。當然像保羅這樣愛主,靈性高超的人一定會勝過苦境而靠主喜樂。但是他是一位活生生的人,他心中的壓力與憂愁不但沒有減少他的偉大,反而證明他靈性經歷的實在。

除此之外,整本腓立比書的論據與教訓也明顯指出信徒中間有相當嚴重的不和與爭執,以致保羅需要在監牢中寫信並且派人去,在第一章除了頭十一節外,由第十二節開始保羅就論述他在羅馬監牢裏如何遭遇存私意而努力傳福音的弟兄們的壓力,這些人是要結黨,並不誠實(第十七節)。保羅並不會無緣無故提起這些事,他的目的在第十八節的:“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和第二十七節的:“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這兩句話裏可以明白。保羅不但自勉,他更是勉勵信徒們要放下小我的利益,注重福音的廣傳,這樣教會的爭執一定會減少。

第二章開門見山就提到教會的合一,講到彼此相處的態度。他的勸勉甚至以第六至十一節那段經文來作為根據與強調。如果這一段經文真是初期教會的一首詩歌,甚至是洗禮或聖餐時的一首詩歌的話,那麼它對分爭中的信徒有多大的說服力呢!保羅差派以巴弗提可能與教會的需要有關。他可能是腓立比教會的領袖。保羅派提摩太同去,不但可說是陪以巴弗提去,也可說助他一臂之力去解決腓立比教會的問題。這可與第十九至二十節:“叫我知道你們的事,心裏就得安慰。因為我沒有別人與我同心,實在掛念你們的事。”提摩太是適合的人選,因為當日教會建立時他在,甚至當保羅離開後,他也留下來。(參徒一六章)

第三章整章可說提到信徒爭執的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異端──很可能就是猶太主義的攪擾,因此保羅在第五節到十二節強調他本來很有資格以這些“肉體”自誇,但是因為現在認識基督而明白這些事毫無價值而視如糞土。他進一步勸勉眾信徒忘記這些“似乎”“可誇”之事,專一向標竿直跑。

第四章第一到第五節則清楚提到兩位姐妹的分爭。保羅提名勸告她們不但可能她們的不和已經表面化了,相信與她們兩人在教會中的地位與影響力有關,此外,他不但向他們道謝,更是用他自己親身的經歷和體會來勸勉她們。綜合以上提出的幾點看法,“喜樂”應該不是腓立比書主題,保羅也無意美化他在牢中的生活與心境。反過來保羅清楚的把他在牢裏的難處與憂愁(參一:17,21;二:17,20,27;三:18;四:10,12),或直接或間接的寫給腓立比的信徒。他的盼望乃是他們能夠明白他苦衷,心意,追求學習像主;在教會生活中繼續長進,合一,勝過各種挑戰,成為榮神益人的教會。“喜樂”不是此書的主題,乃是保羅勸勉腓立比教會的一個辦法與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