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E期中自我評價

CPE期中自我評價

學員姓名:楊一梅      督導姓名:張鳳蓮修女    副督導姓名:徐慶芸

機構:天主教新店耕莘醫院                訓練日期:2018.07.02-08.05

 

一,在探訪病人臨床中,你從病人或家屬身上學到什麼?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自由派的神學博士和一位福音派的神學博士一輩子  都是彼此的競爭對手,有天他們兩人都蒙主恩召了。上帝對他們說:為了感謝你們在世時為神學界所作的努力,我要頒給你們”天使博士”的冠冕。

然後天使就先把銀桂冠先戴在在自由派的博士頭上,給了他一番勉勵說:你一輩子都在替佛教徒和後殖民的處境說話,但你其實不夠理解佛教徒,所以給你銀桂冠。這時在一旁的福音派博士不禁抗議到:主啊!你為什麼是先給他頒獎,我的工作應該比他更重要啊!這時天使拿出了另一頂桂冠說:喔,因為他一輩子都在為他的信仰而發聲,而你一輩子都在為了反對他而發聲,所以如果不是他做到學術頂尖,你大概也不會想要唸博士。說著,天使就把另一頂銀桂冠戴到福音派博士的頭上,說:你一輩子都在替上帝說話,但你其實不夠了解上帝,所以也給你銀桂冠。」

在每次探訪中常常想起這個反諷的小故事,它提醒著我,我了解上帝嗎?面對著不同信仰甚至無神論的病人或家屬時,我是否察覺到他們信念背後的堅持?探訪的精神在於同理並聆聽,不是與他們面對面,而是與他們站在同一邊一起面對問題與挑戰,使我們能夠進入更深一層的思考,病痛與死亡不是隔離他們的唯一,卻能因此使他們思考生命的價值以及留給後人的精神是什麼?病人或家屬對疾病的擔憂、害怕、孤單,甚至無奈絕望,以及他們在信仰上的堅持或者懷疑,都是上帝期望我更貼近祂所預備給我的功課,學習如何面對自己的幽暗以及在這些幽暗的情緒中與他們一起走向超越理性限制的盼望與光明,並且能夠與他們在生與死上,看似絕對的永隔,卻因著死者留下的精神,產生內在更深層、更超越的另一種嶄新的連結。因著個案的不同,時間有長有短,也有可能被拒絕,這一切我交託上帝,求主憐憫我們的有限與軟弱。

 

二,在臨床病探牧靈的態度、認知和技能上,有哪些成長、困難和障礙?

學習過程中確實與過去在教會,以及在養護中心的服事大不相同,這是角色與角度的面相所產生的差異性。在養護中心,我們是被邀請來服事,在共同信仰的基礎上,關係是和諧的。而醫院的牧靈探訪卻是存在不確定因素,往往是我必須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並且在技能上反覆練習,在靈性上完全交託,敏銳觀察對方釋放出來的信息,才不至於在不順利的探訪過程中使對方不悅以至於備感沮喪。

過去在神學院早已習慣在理論上的裝備,但在逐字報告的討論上確實讓我花了很多心力適應它,在這方面我不但成長並驚喜於它帶給我的幫助,其結果是,原來一句話當中幾個字的修改,可以帶來這麼強大的力量與回應,這是讓我非常折服的地方。每當探訪時,運用這些技巧並同時觀察病人或家屬的反應,讓我能立即體察我的探訪是否安慰並鼓勵到對方。因此,每一次的逐字報告討論是我非常享受的過程,它讓我每一次都有反省與學習。

在困難的部分,應該是面對病人的拒絕,當下自己會有些情緒,這應該是長久以來服事伊甸住民(身障與精障)時,住民總是滿懷感謝的迎接著我的到來,不知不覺中,我竟忘了這榮耀是歸於上主而不是我,驕傲的苗在心中滋長卻未曾覺察,因而對於病人的拒絕時才發現這是我必須嚴肅看待的惡,求主憐憫。

成長與障礙對我而言則是一體的,因為自己閩南語不流利,面對只會”聽與說”閩南語的病人,我曾畏縮的不敢接觸,但幸好每次接觸的病人都很有耐心的與我以閩南語交談,過程中雖然二二六六的,但總是感覺自己閩南語的進步,以及信心漸長。遺憾的是,若能說一口更流利的閩南,我就能把同理心訓練技巧帶進去使用,相信會有更多的收穫,只是,這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磨練語言。即使,在語言溝通不流暢的時候,我會適時帶入肢體與眼神、或是安靜的陪伴,在這方面確實讓病人感受到自己不孤單。

 

三,從督導身上你經驗到什麼?他如何陪伴你?值得學習的有哪些?

張督導:隨著訓練的循序漸進,才明白課程的安排是精心且專業的,前面近五週的課程內容顛覆了以往我對輔導的概念,加上看起來嚴肅卻滿是愛心與幽默,有時又有點小女生嬌羞的張修女(果然是走氣質路線),在課程中不斷的耐心引導、帶領我們實地演練各種狀況,以及深刻的自我探索,讓我覺得出乎意外的收穫。下半段即將進入哀傷輔導與臨終關懷,若沒有先前的穩扎穩打的基礎,我相信我們無法面對人生最終極的事,若沒有張督導與徐副督導的教導與陪伴,我們無法一天天的長大,穩定到可以為人”拭去眼淚、迎接光明”。

徐副督導:近五週的陪伴與教導,徐副督導是個非常專業也非常有愛心耐心的領導者,不論在團體的討論,或是個別談話,她的包容與專業引導讓我非常佩服。她允許我們犯錯,也鼓勵我們勇敢面對及修正錯誤,讓我們在探訪過程與學員關係上精進不少。在遇到困難時,她會立即給予建議及協助,使我們每一次都充滿信心地進入病房,整個團隊氣氛非常融洽。

再則,每一次的NT新約治癒故事的分享,副督導的見解使我非常佩服,完全的身心靈社的解析卻隱含著神學中心思想,這是我必須學習的,也讓我重新用另一種眼光與面向來看新約耶穌的愛與憐憫。

 

四,在這前五周的臨床牧靈關懷訓練中,在靈修方面,尤其與神的關係上,你體驗到什麼?

現在正是常年期的後段時期,前段時期是基督在世的工作(從降生到復活)已完整地向我們呈現。後段時期是指我們需要靠著聖靈,以及生活的經歷,讓我們明白基督所要傳達的信息與奧秘。

於此,CPE課程的訓練使我在靈修上更深也更廣,雖然每天行程都很緊湊,但在往返的交通上卻是我安靜、默想的時刻。在順境時,更新我對祂的認識,逆境時,經歷祂身上的傷痕、與祂靈性裡的豐盛

特別在NT新約治癒故事的分享使我感觸良多,讓我獨處時想像自己是癱子,卑微的爬行在耶穌腳跟後,只求耶穌的憐憫,我就能站起來走上神定意要我走的路。探訪時想像病人是瞎子,卻需要聖靈的帶領以及我同理心的陪伴,才能打開病人心靈的眼睛。團體討論時想像我們是十二個門徒,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恩賜、慾望,大家彼此幫助與鼓勵,以完成現階段的訓練與目標…。

雖然在過程中非常疲憊,也擔心自己的體力是否過於負荷,但我總是撫摸發抖的膝蓋與痠脹的小腿,祈願上主在至高的聖所垂聽我,賜給我力量,讓我看見身邊人的需要大過我身體的不適,讓我在每一次祈禱都能重新經歷上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