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須讀傳道書

傳道書出現多是負面信息—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捕風。目的是可作為人的鏡子。書的最后兩章題及神的名字,是作為人悔改的表現。換言之,傳道書使用負面的話語和觀念引出積極的一面,讓我們思索當將身體獻上作活祭(羅12:1)。


「看守房屋的發顫」——這是我們的手和膀臂。

有力的屈身」——這是我們的腿和股,我們身子彎了。

「推磨的稀少就止息」——牙齒脫落,所以推磨的稀少。

「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你的視力昏花了。

「街門關閉」——你的耳朵現在聽不清楚了,它們閉上了。

「推磨的響聲微小」——你的聲量也小了。

「雀鳥一叫人就起來」——你睡不長了。

「唱歌的女子也都衰微」——你不像以前一樣能享受了。

「人怕高處,路上有驚慌」——你變得緊張、害怕出門。

「杏樹開花」——你的頭髮如霜。

「蚱蜢成為重擔」——你的氣力消失。

「人所願的也都廢掉」——你失去了欲望。

「銀煉折斷」——你的脊椎鬆弛。

「金罐破裂」——腦力退化。

「瓶子在泉旁損壞」——心臟衰退。

「水輪在井口破爛」——肺功能失效。(參看傳十二:3~7)

這是描述老年的日子,弔喪的時刻來臨了。這就是人生,自少年到老年。若這就是人生,它的意義是什麼呢?在日光之下盡是虛空,這豈不是真實的情形麼?

讀傳道書者,到此覺醒了沒有?我們豈不該尋求上面的事麼?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成就、滿足都在神裡面。這才是你能找到的地方。不在這世界,我們只不過是客旅而已。因此,我們不該讓這些事物佔據我們的心。讓我們隨和的過世上的生活,讓地上的事物照它的樣子,我們當尋求上面的事;因為今世的事都是暫時的,惟有上面的事是永存的


傳道書(6:2–12)現代中譯本

上帝賜給某人榮譽、財富、產業,和他想要的一切,但不讓他享受,卻讓陌生人享受。這是空虛,也是很可悲的事。 一個人儘管有上百的兒女,在世長壽,如果他沒有享受應得的福份,死後又不得安葬,那麼,即使他活了許多歲數,又有甚麼益處?我想,一個流產的胎兒還比他好呢。 胎兒生下沒有好處;他消失在黑暗中,被遺忘了。 他沒有見過陽光,沒有知覺;可是他至少得到安息。

這比那活了兩千年卻沒有享受過有生之樂的人強得多了。到頭來,兩者不都要歸宿到同一地方去嗎? 人為著自己的口腹勞碌,卻永遠填不滿肚子。 聰明人比愚蠢人有甚麼長處呢?叫窮人知道怎樣跟人來往有甚麼益處呢?這也是空虛,是捕風。能滿足於自己所有的,遠勝過貪得無饜。
已經發生的事是早已命定了的;我們知道人( 「我們知道人」或譯「人的本質都已知道,他」。)無法跟比他強大的抗辯。 你越抗辯,越覺得無益,對自己也沒有好處。 在這短暫、空虛、好像影兒飛逝的人生過程中,誰知道甚麼是對他最有價值的事呢?誰能告訴他死後這世上會發生甚麼事呢?(6:2–12)


時候將到,你的手臂要發抖,強健的腿無力。你的牙齒只剩幾顆,難以咀嚼。你的眼睛昏花,視線模糊不清。 你的耳朵聾了,聽不見街上的吵鬧;推磨或歌唱的聲音你聽不到。但麻雀初唱,你就醒來。 你怕上高處,走路也有危險。你的頭髮斑白,精力衰敗,性慾斷絕,再也不能挽回了。 我們都向著最後的歸宿地去;那時候,街上將有哀號的聲音。 那時,銀鍊子斷了,金燈臺破碎了,井裏的吊繩斷了,水罐在井旁砸爛了。

我們的身體將歸還塵土;我們的氣息將歸回賜生命的上帝 空虛,空虛,傳道者說,一切都是空虛。(12:1-8)


銀鍊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

這是以詩句來說到人體解剖學:‘銀鏈’指脊椎骨;‘金罐’指盛腦的顱腔;‘瓶子’指肺;‘水輪’指心。(因為‘水輪’在井旁從一個唧筒把水吸入,又從另一根管子把水壓出,這就是心搏與血液迴圈。)


作者用極富彩色的筆調描寫人的身體的衰敗。他寓意地說:

“不要等到日頭、光明、月亮、星宿,變為黑暗(指眼力的衰退),雨後雲彩反回(指身體的病痛隨年紀而增加),看守房屋的發顫(指手發抖)、有力的屈身(人老了彎腰駝背)、推磨的稀少就止息(牙齒逐漸落盡)”(十二23)。

“雀鳥一叫”指老年人的聲音自低沉轉尖高,說話的能力(“唱歌的女子”)也衰退:聽力遲鈍,甚麼好歌都聽不到(十二4)。

“吝樹開花”時,粉紅一片,但落花時,則轉成銀白,喻老人銀髮。蚱蜢身軀小,應可跳躍,但處冬天,嚴寒中,小身軀也成為重負,行動遲緩(十二5)。

平生壯志早已消失(“所願的也都廢掉”)。等著歸他“永遠的家”,讓一生長埋黃土。這些詩的語言所要說的是人終於要歸到他“永遠的家”(死亡,十二5

世上萬事萬物都如白駒過隙,瞬息即逝,沒一物是永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