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與提多

提摩太前後書與提多書這三本書共同都提到:

    ①監督(即長老)與執事的資格。

    ②提防異端。

    ③保守純正信仰。

    ④如何處理教務,牧養群羊

 ――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提摩太生長于路司得,父為希臘人,母為猶太人(使徒行傳十六1)。

(使徒行傳)書中未曾提到提多的名字,但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卻多次提到他。

提多是未受割禮的希臘人(加二3),家在安提阿。

他自幼受祖母及母親影響,熟習舊約聖經(提後一5; 三1

5), 後由保羅帶領信主(林前四17)。由於他十分長進,為人可靠,保羅便帶他參與第二次佈道旅程的工作(徒十六1-3)。 此後提摩太與保羅到處宣教,成為親密的同工(羅十六21;帖前三2)。

保羅與提摩太關係的密切,又可從保羅書信中有多封是由二人聯名問候看出(見《林後》、《腓立比書》、《歌羅西書》、《帖前》與《帖後》和《腓利門書》的問候語)。保羅在書信中曾對他極其稱讚(看腓二19~22)。保羅就義前還要提摩太速去羅馬見他(提後四9,21)。

據《希伯來書》所記,提摩太也曾下監,後來獲釋(十三23)。

提摩太多次代表保羅去各地教會堅固信徒(腓二19;帖前三2)。他不是使徒,也非監督《提前》三1~7告訴他如何去選監督)。他的身分是使徒保羅的同工和代表。

提多曾與保羅和巴拿巴上耶路撒冷去(加二1),代表安提阿教會出席耶路撒冷大會(徒十五章)。

保羅在本書稱他為『照著我們共信之道作我真兒子的』(一4),可知他是保羅引領歸主的;他也是保羅的同工,保羅曾差他帶著現今已遺失的措辭嚴厲、卻多多流淚的書信去哥林多教會(林後二3~4,13;七6)。後來保羅又寫了如今尚存的《哥林多後書》,差提多帶回哥林多(林後八6,16~17)。

 

保羅過去在馬其頓和亞該亞一帶的佈道工作都有提摩太同行(徒十七14~15;十八5); 當保羅從羅馬監獄獲釋,重返亞西亞、馬其頓時,曾吩咐提摩太留在以弗所負責選拔教會領袖及牧養信徒的工作。又同他在以弗所住有一段歲月(徒十九22),然後陪同保羅自以弗所往馬其頓、哥林多等地(徒二十1~6),後來似乎還伴他去到耶路撒冷。保羅第一次在羅馬被囚時,也有提摩太與他為伴(腓一1;西一1;門1節)。

   當保羅第一次被囚羅馬監獄獲釋之後,曾與提多一同到過革哩底,後來留下他一個人在革哩底辦理未盡事宜(一5),並囑他辦完事之後往尼哥波立相會(三12)。很可能當保羅再次被捕時,提多與他同去羅馬,後又因工作需要,奉保羅差遣去撻馬太(提後四10)。此後,提多這名字即未再出現於聖經中。

提摩太為人謹慎,略膽怯(提後一6-7),患有輕微胃病(提前五23),面對重任和異端的危機,難免力有不逮。因此,保羅在再訪以弗所之前,先寫本書給年輕的提摩太,對他多方鼓勵

──《串珠聖經注釋》

  從提多奉命去耶路撒冷、哥林多、革哩底等地,可知他是勇敢有為,頗受保羅所重用的同工,因為這些地方當時的情況特殊,工作面臨難處。
保羅羅馬獲釋後,打發提摩太照顧在小亞細亞的以弗所教會(提前一3),自己則去到歐洲馬其頓省(今希臘)。當他知道短期內無法重訪以弗所後,便寫了《提前》,把牧養教會的任務交托給了提摩太(提前一18),並告訴他如何抗拒虛偽的教訓(四18)、怎樣管理教會,以及有關聚會的規矩,工作人員的按立等等(二115;三113;五1725)。信中特別提到婦女在聚會中應注意的事,監督和執事的條件,寡婦、僕人等應守之道。 保羅差提摩太去以弗所,卻差提多去哥林多, 然後去革哩底。保羅深知他這兩位年青同工的能力極限、恩賜和職事。哥林多和革哩底這兩個地方都非常困難棘手,不易應付,但提多是解決麻煩問題的能手,他處事慎重,能洞察問題,有自律能力,也有愛心,同時個性剛強忍耐,在這方面得主重用。
保羅他最後的叮嚀是要提摩太“躲避世俗的虛談,和那敵真道似是而非的學問”(六20),並為真理奮戰到底。 在提多書裡,我們看見最少有三類的紀律範圍:(一)在教會裡;(二)在個人和家庭生活中; (三)在社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