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試論”把握這招,你就可以變富足~廖文華 周巽正”(下)

 

短片視頻中,特別舉創世紀的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為例,這三位家產頗大,短視頻說,足以證明神讓敬畏他的人富足。

然而這三位族長真的富足嗎?有龐大的牲畜和奴僕就算富足嗎?環顧這三位族長的一生,其實各有各的困境。

亞伯拉罕唯有獨子一位、名下沒有任何土地。神應許他成為大國,然而國家的必要條件是人民和土地,眼下人民隻有以撒一個,土地沒有,連埋葬妻子的麥比拉洞墓地都需高價跟赫人購買。

以撒在創世紀中篇幅極少,是一位不被創世紀敘事者高度認可的人物。兩個親生兒子以掃和雅各反目成仇,家庭因此分裂。

雅各的兒子更是問題一籮筐,自從心愛的幼子約瑟失蹤後,更是整天愁容滿面。難怪他日後對埃及法老王訴苦;「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創47:9)

所以,有錢並非意味著真正身心靈的富足,三位是靠著跟耶和華神的緊密關係而過這驚滔駭浪的一生。希伯來書闡明得很清楚;

 

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裡去。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因著信,連撒拉自己,雖然過了生育的歲數,還能懷孕,因他以為那應許他的是可信的

所以從一個彷彿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孫,如同天上的星那樣眾多,海邊的沙那樣無數。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亞伯拉罕因著信,被試驗的時候,就把以撒獻上;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論到這兒子,曾有話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他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

以撒因著信,就指著將來的事給雅各、以掃祝福。

雅各因著信,臨死的時候,給約瑟的兩個兒子各自祝福,扶著杖頭敬拜神。(希11:8-21)

 


「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創世紀忠實的記錄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一生,讓我們能真切感受到「人間煙火味」,這三位的意義絕非是用財富可以衡量的。「財富」自始至終不是創世紀敘事的重點,信心才是。這個從耶和華神來的應許「最撫凡人心」。


走筆至此,在臨床教牧關懷CPE學習的小編,想到這些日子穿梭加護病房、癌末安寧等等,走入一個個早被疾病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朋友的心靈深處。在安排一幕又一幕的四道—「道謝、道愛、道歉、道別」之際,小編還是沒有發現”把握這招,你就可以變富足”這議題,在此時此刻有任何些許揮灑的空間。

在這人生最關鍵、最重要的落幕時刻,除了主耶穌,別無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