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大門寬人多—-使徒約翰、保羅時代的新派(諾斯底主義)(六)

約翰壹書和約翰貮書中的教會是面對諾斯底派思想的雛形,保羅書信亦有諾斯底派思想的蹤跡。


在約翰的時代,正值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智慧派),假道流行之時,他們是以理智自誇,以知識的貴族者自居謬解聖經,混亂教會信仰,世人受迷惑而離開教會(約壹二19)。這種異端主張知識高於一切,認為物質絕對是邪惡的,在人性裡存有二元主義,是絕對不能融洽的,即是靈與體是兩個獨立的本質,兩者是彼此相對的。同時罪惡是住在人肉體中,靈能有它自己的歡樂,而肉身也能為所欲為,恣情縱欲,可使靈魂獲得知識,達到最高的境界。這樣他們認為肉體是屬於物質,既是邪惡的,所以否認真理道成肉身的事實,因為聖潔之神,絕不可能與邪惡的血肉之軀混合為一,基督不過是一個幻影而已。且因他們主張宇宙萬物既是邪惡的,所以不是由至高聖潔之神所創造,而是由另一種邪惡的勢力,或由低級的天使所造成。

當時在以弗所,有一個著名的異端首領名為西林薩斯Cerinthus者,與年老約翰為同一時代人物。他即主張天地萬物是由天使所造。此人竟以為自己對神內在的奧秘,具有一種高超的經驗與認識;但他確是一個驕奢淫佚之徒,從全部書信看來,系含有這一班傳異端道理者的存在,使約翰深知當時的教會信徒,已經失去愛心,外有繆妄之靈的敵基督者出現,敵對基督,欲將猶太教徒與異教徒從前固有的信仰,摻雜混入在基督教純正之真道中。且有傳異端的看法,他們即前所稱為智慧派,帶進教會許多錯誤教訓,故此,使約翰針對上述這些信仰上的危機,駁斥他們荒謬的教理,而激發信德的愛心,堅信道成肉身基督,強調生命的重要,獲得真實的智慧,保守純正的信仰,為了這些原因和目的而寫本書。——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正如《約翰一書》一樣,當時小亞西亞的眾教會,正受著一種雛型「諾斯底主義」異端之侵襲,所以本書作者特意提筆警戒受書人,基督徒固然須遵行主所賜「彼此相愛」的命令(5),但必須在合乎真理的原則下相愛(1~2),對於那些越過基督的教訓的異端假教師(79),千萬不可接待他們,以免在他們的惡行上有分(10~11)


一、當時最盛行的乃是“智識主義”(GNOSTICISM),這字源出希拉文“智識”一詞GNOSIS。這種主義不是由任何一個人發生,乃是集合古今東西各種“神秘主義”而成、大概可分為兩點:

    ①知識至上論。這種“知識至上”思想源出希拉,他們認為,具有較高深的知識,才能瞭解宇宙間的神與神所啟示的一切真理,但只有少數人才能獲得較高深的知識,這些人在第一二世紀中,因基督教極為流行之故,便“混進”基督教會中,成為基督教的知識主義派,他們時常謬解聖經,滑亂保羅與約翰所傳的真理如下:

    a.基督福音只有知識派才能明白其中的奧秘,一般人只能瞭解字面的簡單涵義。

    b.福音中所包含豐富的真理,不能傳給不學無術的人,因此神的啟示是知識派的專有品。

    C.神所創造的不是“甚好”,其中亦有“邪惡”存在。

    d.耶穌是救主,但他不是道成肉身者。

    e.“愛”不是基督徒最好的美德,“知識”的增廣,才是人生最大的目的。

    f.知識是從多方面獲得的,犯罪亦足以增加知識。因此有許多人放縱情欲,無所不為。

    歷代解經家認為當時這種知識主義曾滲入歌羅西與以弗所教會,所以保羅在該兩書中加以駁斥。在以弗所書曾指示生活道德的正確標準,在歌羅西書直言不諱的指責那些異端為“花言巧語”(西二4),“虛空的妄言”(8節)。

約翰曾在以弗所傳道多年,深知這些知識派的異端,所以在他的書中充滿衛道精神,直斥傳異端者為“假先知”(壹書四章1節)。

②物質邪惡論。這種理論源出波斯,尤其盛行于波斯的拜火教中,他們的理論如下:

    a.萬物是邪惡的,所以萬物不是由至高聖潔之神所創造,乃是另一種邪惡的勢力所造成。

    b.宇宙萬物與至高之神中有一鴻溝彼此無關,所以神先造出一些高級的天使(或說分神體),然後這些分神體連續分裂,直至產生最低級的天使們,才把萬物造出來(參閱歌羅西有關此點的分析)。

    C.耶穌不可能道成肉身,因為聖潔之神絕不可能與有邪惡的血肉之軀混合為一。

    d.耶穌的身體乃是一個幻影。這種“幻體說”曾影響不少信徒的信仰。

    二、約翰在他的書信曾直言不諱地駁斥這些異端,而且指示他的讀者如何去對付他們。

    ①耶穌基督不是一個“幻”體,約翰曾親手摸過他(一2)。主耶穌在生時不是一個幻體,復活後也有骨有肉(約廿27;路廿四39)。

    ②知識派縱容人們犯罪,約翰寫書信的目的是叫他們“不犯罪”(二),又說:“凡從神生的,就不犯罪”(三9),又說:“犯罪的是屬魔鬼”(三8)。

    ③那些製造異端的人乃是“敵基督的人”(二18),因為他們不承認耶穌為基督(二22)。

    ④“虛謊”與“真理”是水火不容的,那些自稱為知識派的人,卻製造謊言,欺騙一般民眾(二21-23)。

    ⑤那些宣傳異端的人乃是“假先知”,因為他們否認耶穌道成肉身之道(四l-3),而道成肉身是約翰福音的主題(約翰一14)。

    ⑥那些宣傳異端的不是基督徒,約翰稱他們為“不是屬我們的”(二19),約翰又說他們是“引誘你們的”(二26)。

    ⑦西林圖否認主耶穌曾在十字架上受苦,他說耶穌只在約旦河中受洗與水有關係,他並未在十字架上流血、與血有關係,因為那“神聖的基督”在耶穌上十字架之時已經離開他而去。因此約翰在他的書信最後一章三次提及,“水、血”,“用水又用血”,後來又說“聖靈、水與血”三者為作見證的重要動力(五6-8)。

    ⑧知識派驕傲自大,輕看一般人為無知,因此在他們的集團中缺乏“愛心”,約翰在壹書強調愛心的重要,以打擊這些“非基督徒”。本書充滿“愛”,愛字共用過四十一次,另外“親愛的”一詞用過六次,共四十七次“愛”字。讀者可以用紅筆把本書中有“愛”字畫圈為記。

── 蘇佐揚《聖經難題》

 


由於當時在小亞西亞的眾教會,正受著一種雛型「諾斯底主義」的異端的影響,使徒約翰乃提筆書寫本書信,針對這些異端邪說的錯謬,加以辯駁,使眾信徒能分辨真道。茲將重點陳述於下:

         (一)異端否認耶穌是太初就已存在的那一位;但本書清楚指出祂就是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參約壹一1)。

         (二)異端之一的「幻影說」,強調靈乃至善,而肉身是邪惡的,因此不可能有所謂「道成肉身」;但本書指明耶穌基督乃是眼所能見、手所能摸、耳所能聽的實在人物(參約壹一1)。

         (三)異端承認屬物質的肉身是邪惡的,但其所作所為與靈性無關,所以主張人的本質是無罪的,肉身所為不算是犯罪;但本書指明人承認自己的罪乃是得神赦免的先決條件(參約壹一8~10)。

         (四)異端既然主張人是無罪的,所以不需要贖罪;但本書表明耶穌基督降世,乃為救贖我們脫罪(參約壹二1~2)。

         (五)異端既然認為肉身所為乃無關宏旨,所以無所謂「遵行誡命」,儘管與世界同流合污,也不要緊;但本書重申信徒須遵守誡命(參約壹二4),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參約壹二15)。

         (六)異端認為基督是基督,耶穌是耶穌,亦即否認耶穌是基督;但本書申明耶穌就是基督,凡不認耶穌為基督的,就是說謊話、敵基督的(參約壹二21~22)。

         (七)異端否認耶穌是神的兒子,否認祂出於神來成為肉身;但本書指出凡認耶穌為神兒子的,才能與神產生互住的關係(參約壹四15),也才能有神的生命(參約壹五12)。

         (八)異端否認耶穌基督是與神同等且合一的;但本書指出我們若在「那位真實的」(即指神)裏面,就是在祂兒子耶穌基督裏面(參約壹五20),可見神和耶穌基督是完全合一的。

         (九)異端之中的「克林妥主義」,認為耶穌基督原本是一個人,當祂受浸時「道」才進入祂的裏面,當祂被釘十字架時「道」就離開了祂(參太三16;廿七46);但本書指出藉「聖靈、水和血」這三樣見證耶穌基督一直就是神的兒子(參約壹五6~9),祂的受浸和被釘乃是舊約預表和預言的應驗。──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約翰一書註解》


諾斯底派(諾斯底主義)的理論基礎是宇宙二元論:物質世界是邪惡,靈界是美善;物質世界跟靈界是完全分割並對立。美善的至高神不可能創造出一個邪惡的世界,牠應該跟世界毫無往來。人類所身處的現存世界是由一位次等神(Demiurge)所創造。

諾斯底派與基督教的見解有基本並嚴重的分歧。前者接受循環的時間觀,任何歷史和物質世界都是沒有意義,人纇只有逃脫歷史才可認識神,救贖就是上達靈界。他們否定耶穌基督的位格和道成肉身(Incarnation;約壹4:2-3)因此約翰說;

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壹4:2-3)

,並認為復活已經是過去的事實(參 提後2:18)。這就是保羅警告的;

他們偏離了真道,說復活的事已過,就敗壞好些人的信心。( 提後2:18)。諾斯底派特意曲解以西結37章的經文;

耶和華的靈(原文是手)降在我身上。耶和華藉他的靈帶我出去,將我放在平原中;這平原遍滿骸骨。他使我從骸骨的四圍經過,誰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枯乾。他對我說: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嗎?我說:主耶和華啊,你是知道的。他又對我說:你向這些骸骨發預言說:枯乾的骸骨啊,要聽耶和華的話。
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耶和華。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正說預言的時候,不料,有響聲,有地震;骨與骨互相聯絡。我觀看,見骸骨上有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還沒有氣息。
主對我說:人子啊,你要發預言,向風發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氣息啊,要從四方(原文是風)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

諾斯底學派認為,靈附著在肉體身上就是復活(人的生下來),這和聖經觀點完全不同。聖經強調神在歷史進程中擔當創造者及救贖者的角色,特別透過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死亡及復活(Resurrection)上有所參與,人纇藉著耶穌可認識神;所以時間和歷史具有神聖的意義和重要性。

 

 

這樣二元論的觀念所引申的實際生活,可以走向兩種極端。一方面,有人主張人類應該以抑制肉體的慾望和情感(禁止嫁娶、食物:提前4:3-4;參 多1:15-16)來面對邪惡的物質世界,免得陷入其中;另一方面,有人也主張得到「靈知」救贖的部分群體(暗示不是每人都可獲得靈知),他們不用受到肉體的禁制,縱慾放任地生活才是「真自由」的表達方式,亦可把那些邪惡傾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