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牧師衫的反思—王崇堯老師

牧師為何身穿黑袍衫及脖子前佩戴一塊長方形白圓領?可能連身著此衣衫的牧師們有時也說不清楚。耶穌傳道期間,若照聖經描述,其本人與跟隨他的弟子顯然沒有身著特定服裝。為何日後建立的教會及其所培育出的神(教)職人員,要大費周章穿起特定衣衫來表明身份呢?

初代教會並沒有為神職人員設想專門的教士服裝,因為當時作為基督徒是一種非常危險的選擇,像這樣的自我認同無異是自殺。等到教會受到承認成為羅馬國教後,羅馬王室的貴氣風尚才逐漸影響教會,包括教士階級、待遇及服裝打扮。在572年的布拉加主教會議,就要求神職人員外出時要穿不同的衣服。從那時起,神職人員的標準服裝就像任何時尚一樣,在一定程度上與時俱進。

譬如庇護五世(Pius V, 1504-1572)在成為教皇之前是多米尼加修士,因此他繼續穿著他的白色長袍習慣,而之前教皇的穿著,是與其他紅衣主教一樣的紅色。羅馬教會神職人員的穿著於17世紀和18世紀才被標準化:紅衣主教穿著猩紅色,主教莧菜紅色,而一般神父則是黑色。其實,這些顏色的背後有其涵意:黑色象徵死亡,對世界的死亡,這是神職人員被任命時的呼召。此外,死亡提醒人們在彌撒中重新呈現參與基督的犧牲,沉浸在永恆中。黑色也提醒神職人員要放棄這個世界的魅力、榮譽和娛樂。

1524年,馬丁路德開始使用黑色學術長袍進行佈道,以取代羅馬教會神職人員的長袍,路德說這是為了擺脫羅馬教會及其神職人員的形象。德國路德會神學家Hans Schwarz,在其介紹路德思想《對真神的真正信仰》(True Faith in the True God) 書中明言,路德在被羅馬教會除名後,才脫掉了羅馬的長袍,穿上學院派的衣袍。加爾文在日內瓦也做了同樣的事情,並將此牧師衣衫取名「日內瓦禮袍」。

教會神職人員穿黑色衣衫有其長期傳統,天主教神學家William Saunders指出,早期的基督教,神職人員服裝很簡單,遵循著羅馬帝國的日常著裝。6世紀教會神職人員就被要求避開黑色以外「鮮豔色彩」的服裝。後來,為了教會聖禮及日增的節慶,1215 年的第四次拉特蘭會議,才在教會法規中規定了17件神職人員的衣袍,並要求神職人員要穿著獨特的服裝,以便他們在城裡時可以被認出。由此,神職人員獨特的服裝,在基本的黑色又添加了其它的特殊顏色,用以表明教會中不同節慶的著裝,與神職人員的等級制度。

宗教改革時期,改革宗人士希望與羅馬神職人員的服飾有所分別。因此,許多神職人員就穿著他們日常著裝的學者裝束。然而,隨著教會的增長及節慶的增多,神職人員穿著獨特衣裝的想法又回到改革宗教會。從17世紀開始,他們開始在脖子上像軛一樣的擊上白色圍巾,稱為領結。由此,牧師可在穿著普通的莊嚴裝束中,以這種領結來補充。不過,以1880年出版的《長老會百科全書》中的幾幅牧師肖像來看,當時牧師們的著裝多種多樣,沒有任何強制要求。早期的蘇格蘭教會對牧師的著裝也是沒有強制要求,後來在一次的教會會議中才作成決定,認為神職人員應該穿黑色長袍並使用白色領結。

根據1894年12月6日的《格拉斯哥先驅報》報導,神職人員配載的折疊式可拆卸的白色領結項圈,是由蘇格蘭長老會一位牧師唐納德•麥克勞德博士(Rev. Dr. Donald McLeod) 所發明的。有趣的是,這項發明不只改變新教風貌,也改變了天主教傳統。在20世紀中葉前的羅馬天主教,所有神父的規定禮服都是一種全長的神職人員長袍。然而,在20中葉以後,羅馬天主教就挪用了新教使用的可折疊式拆卸的領結,成了現今神父們穿著的黑色西裝,搭配黑色襯衫和此白色領結的習慣。

1999年,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中的一項指令,就是「黑色西裝和羅馬領結是牧師的常用裝束」。美國聖公會的專欄也說:「帶有牧師領結的黑色襯衫通常表明穿著者是神職人員」。現今美國聖公會的神職人員,也會以早期羅馬教會穿著的白色長袍來主理聖餐。近代的新教牧師也是,會通過搭配白色襯衫和黑色或深色西裝來進行禮拜。
儘管如此,神職人員身穿黑色衣服是一種象徵,願意為主「貧窮」,及「為基督而死」來服事人群;而脖子上載著象徵束縛的白色領結,代表著向主「順服」,一生學習謙卑為主所用。因此,在這個世俗世界,穿著神職人員的服裝,顯然是信仰顯明的標誌,告白個人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全然奉獻給主、服從衪的教導,及服事教會和服務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