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人物改變歷史進程的偉大故事—胡忠信

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所羅門王的治國箴言)
因祂使我們和睦,將雙方合而為一,拆毀中間隔斷的牆。(使徒保羅)

2018年4月,我有一位年輕的女性友人阿寶,跟她媽媽到希臘自助旅遊,結果在一個高山上的東正教修道院(見圖一),看到一幅非常優美的木版畫,這是修道士所繪的藝術精品,是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城,準備受難釘十字架的經典故事。(見圖二木版畫)阿寶買了下來,回來台灣以後,在明信片的背面,寫下了幾句感謝我的話。(見圖三文字)我把這幅木版畫置放在書架上,也常看著明信片的修道院沉思。我現在就要講:與這個修道院有關的一個修道士的故事。

西元四世紀末,有一位希臘東正教修道士,名字叫做Telemachus,我把他的名字翻譯成中文:特勒馬科斯(以下簡稱科氏),他已經在高山修道院修了一輩子的道,年紀已經非常大。有一天,他突然聼到一個聲音從心中對他説:科氏,你的修行已經夠了,不用再待在修道院,你現在就下山,然後往西走,不斷的往西走就對了。於是,科氏帶著簡單的行囊,走下山,從希臘往西走,不斷的走,跨海到義大利,繼續往西走,走到了帝國首都羅馬城。

進了羅馬城,他看到街頭人潮洶湧,也跟著人潮往西走,繼續走,走進了羅馬競技場。科氏找了一個位置坐定,往下一看,他看到兩個格鬥士正在用劍互相殺伐,看台上的觀衆則喊得呼聲震天,每個人都失去理智叫喊。不食人間煙火的科氏被這一幕嚇壞了,基於人性本能,他從台上往下一跳,將兩個格鬥士用手奮力分開,然後大聲訓斥:你們兩人都是人類,怎麼無端相互殺伐?兩位格鬥士被這一叫喊也愣住了,站在那裡不知所措。突然,台上的觀衆全體大呼:殺掉他!殺掉他!於是,兩位格鬥士一人一刀,科氏當埸倒臥在血泊中斷氣死亡了。全埸五萬個觀衆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突然全體靜默,一個一個低著頭走出了競技場。

第二天,羅馬皇帝雷諾得知這件事,立即下令,從此以後,羅馬競技場再也不准有格鬥行為,於是,已經有五百年歷史的格鬥傳統就此走入了歷史。我們到義大利羅馬旅遊,一定會到競技場參觀,但是從來沒有人或書籍告訴我們:格鬥傳統是怎麼終止的?我是在閲讀英國歷史家愛德華.吉朋所撰述的:羅馬帝國衰亡史,看到這位名不見經傳的科勒馬科斯的故事,一位小人物竟然改變了歷史進程,心中大為感動不已。科氏只是基於人性本能阻止格鬥士相互殺戳,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他竟然改變了歷史的進程。

美國十九世紀初的思想家愛默生説:當我在森林中漫步的時候,我會聽到心中的道德良知對我説話。林肯總統在南北戰爭最激烈的時候,他説:當我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跪下來禱告,傾聽上帝在我心中説了什麼。如果從當代精神醫學加以分析,是可以得到解釋的。美國精神醫學家艾瑞克.艾瑞克森在他的經典之作:青年路德,一個精神分析與歷史的研究(見圖四書籍)他分析馬丁路德在青春期有了認同危機,不知道人生何去何從,但他突然聽到一個聲音,要他去對抗當時已經腐化而且販賣赦罪券的天主教教宗。

艾瑞克森如此分析:從探尋心中楷模的真理,到説出自己的真理,當他清楚找到自己真理時,實踐的力量就越來越越強大,自然地影響社會及更多人民
馬丁路德敢於公開向教宗對抗,正是來自內心的聲音然後化為行動。他説:這是我的立場,我不得不如此。(見圖五書籍)科勒馬科斯何嘗不是如此?不正是心中的良知使他化為偉大的行動?
目前台灣的政治生態以及電視政論節目,已經成為賣麵粉的與掃煙囪的打架,打得黑白不分。如同羅馬競技場一般,台上的觀衆也是哭天喊地,鬼哭神號,跟著政治人物或是電視政論名嘴起鬨。如果我們的政治人物、媒體朋友,能像科勒馬科斯、馬丁路德、愛默生、林肯一樣,靜下心來傾聽內心的聲音,一定是另一番新局面

我的結論已經放在最前面,也就是所羅門王的治國箴言,以及使徒保羅致以弗所教會的書信。故事説完了,請大家也靜心傾聽:內心是否有聲音正在對您説話
2022年1月29日 胡忠信敬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