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啟示錄的幾點筆記與隨想(一)—-Harry Chou

啟示錄是我信耶穌之後聖經裡面很晚才讀的一本書。那時候的我在自己的傳統裡面,讀耶穌傳記、讀保羅書信、讀神學哲學思考,啟示錄我讀也讀不懂。後來聽到人說前千禧年、後千禧年、災前被提,我才知道有人真的認為耶穌會做王一千年。我記得我告訴自己,反正該來的就是會來,強解難解的經文反而造成更多問題。無道不孤,馬丁路德也認為啟示錄看不出來是從聖靈來的(I can in no way detect that the Holy Spirit produced it),裡面也沒有教導或讓人認識基督(Christ is neither taught nor known in it)。

後來參加了很不同的傳統的教會,才知道很多基督徒(通常是基要/保守的基督徒)認為(自認為)啟示錄的每條經文都有應對,都有解釋。特別是到了美國,才知道這套解釋雖然是教會歷史自來就有,但是真正到了十九世紀才從英國再次流行起來,傳到了美國,結合了二十世紀初基要派的戰鬥派聖經無誤觀,成為美國教會的主流,並且傳播到了世界各地。二十世紀兩次大戰,以及之後的冷戰,特別是核子武器競賽,無疑的助長了啟示錄末世預言觀點的傳播。隨著美國宣教以及反共意識形態(反天主教)的宣傳,敵基督,亞米及多頓的說法無疑的水漲船高。

身在今天的美國,如果說一般基督徒有甚麼共識的話,除了聖經明白易懂又無誤的聖經漠視觀,基督徒死後上天堂或下地獄的地獄觀之外,就算是我們今天身處在末世,總總跡象都顯明主要再來的末世觀了。但是看結出來的果子,這個啟示錄末世觀總是(至少我的經驗上看來)跟某個政治意識形態結合,總是造成咆哮、指責,總是把神的啟示當作邪惡的工具,總是成為陰謀論的溫床。其實也不難理解,如果一段經文造成的情緒是害怕、警戒、困惑、疑懼、甚至教導敵人就在你身邊,這樣的經文或這樣經文的解釋我是很難接受的。
我不像馬丁路德那麼大膽,敢說啟示錄不是聖靈給的也沒有基督在裡面。我接受啟示錄被接納在聖經裡成為正典的一部分必然有它的道理,應該好好讀好好認識。但是看截出來得果子。三番兩次的讀下來,總是卡東卡西的,白馬? 蝗蟲? 龍? 到底啟示錄有沒有一個讀的方法,讓我們真正了解作者的意圖,神的心意,聖靈對基督的見證,能真正”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是有益的?



https://www.amazon.com/Reading……/dp/1606085603

最近比較詳讀Michael J. Gorman的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才真正對於一些的論點與重要的啟示錄及相關經文有重新的認識。這本書如同書名所說的,認為在各種讀啟示錄的方式裡面,有些是”負責任”的,有些是”不負責任”的。Gorman應用了附圖的框架定義了五種讀啟示錄的方法。他認為把啟示錄當作一個需要解密的密碼有負面的影響,是”不負責任”的讀法,他提倡的是認真的對待啟示錄的本質,包括理解”天啟(Apocalypse)”不是現在一般人認識的末世災難,正確理解象徵(symbols)的功能,了解啟示錄不是在增加我們的祕密知識,乃是啟示羔羊耶穌,在今天仍然對我們說話的一本書。

啟示錄的解釋亂象之所以如此流行,背後也有很盤根錯節的原因,有許多的問題都需要重新思考。這篇只是開端,接下來我還想整理對於下面一些問題的想法與讀書心得。

  • 到底天啟(Apocalypse)這個特殊的類型的功能是甚麼? 先知是甚麼?
  • 啟示錄都說自己是預言了,如果說預言不是對應將要發生的事,那到底”預言(prophecy)”是甚麼?
  • 耶穌和保羅預在當時言末世快來是不是失敗的預言家?
  • 到底”被提”是真的嗎? 是像電影一樣人突然不見了?到底怎麼回事?
可能是顯示的文字是「 1 Preterist 放眼過去 著重於啟示錄在 寫作當時的應對 與應用 Theopoetic 啟示錄的文字是密 碼, 可以對應到特 定事件 放眼當下 Theopolitical 5 Pastoral 著重於啟示錄在歷史上 或未來, 或末世的應對 與應用 啟示錄的文字是鏡 頭, 可以用來找到與 當下的可借鑑之處 Predictive 著重於啟示錄於個人與 教會靈修, 政治、 教牧 上的應用 放眼未來」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