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運作萬有, 護理愛神的人至終得榮耀—李麗娟老師

262中台院訊

 

  1.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
  2.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
  3. 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
  4. 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享:原文是入)神兒女自由的榮耀。
  5. 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6. 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
  7. 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
  8. 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
  9.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10. 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
  11.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12. 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13. 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羅8:18-30)

 

 

新冠病毒宰制人類兩年,打破文明世界各種慣常活動。起初病毒學家樂觀地評估,隨著疫苗的開打,2023 年全球應該可以恢復往常的運作。但 Omicron變異病毒出奇不意地出現,疫苗的效力重新面對挑戰,新的一年開始,整個世界還需要努力對抗病毒。
當重大的災難、戰爭發生,總有人提起是末日來到的訊號。其實,根據新約神學,基督復活昇天之後,每一日都有可能是末日號筒吹響之時,新約勸勉基督徒應帶著終末的向度生活。保羅在羅馬書八~十一章即是以終末論的觀點,1闡明神所啟示的世界走向:「……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這是基督徒需要嚴肅、認真以對的生命方向。
從八章十八至卅節,我們可以得到在末世中生活的指引。

 

穆爾(D. J. Moo)提出,羅書八章十八~卅節是一個完整的思想單元,從八章廿一節「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八章卅節「叫稱義的人得榮耀」二者前後的呼應,以及中間八章廿一節「受造之物指望從敗壞的奴役狀態脫離,進入神兒女榮耀的自由」,可以看出這段經文的完整性,以及主題聚焦在「終末的榮耀」。2

 

R. N. Longenecker 同意穆爾的觀點,並提出,從修辭的角度也支持該段的完整性:八章廿一節「我想」,廿二節「我們知道」和廿八節「我們曉得」聯繫這一段經文的內容。Longenecker且指出,保羅在這段經文說明基督徒「在基督裡」
的 生 活, 以 及 經 歷「 在 聖 靈 裡 」 的 生 命 樣 式,回應前面一~十七節的神學。3

這段經文讓我們看到現世生命的實景,八章十八~廿五節與五章一~十一節相呼應,兩處都提到基督徒現世生活有可能遭遇的苦難;也都提到從神來的應許,在患難中可以有充分的理由帶著盼望生活,因我們進入基督的生命,終將得到的是從神所賜的榮耀。

神的兒女將要得的榮耀也是受造之物所等候盼望的,因亞當夏娃的犯罪,受造之物也一同受苦(創 1:17-18)。到那日,基督徒生命的真正性質揭露出來,受造之物才得最終的解救,與神的兒女同享榮耀的自由。4

我們因此對於今世所遭遇的各樣苦境,無論是環境的,或是人為的,都當從此終末論的角度來詮釋以及面對。並且我們可以在所經歷的苦楚中得勝,因為神已經應許,在基督裡我們領受聖靈,聖靈正不斷地陪伴我們,行於生命的旅程中。八章廿六節說到,我們的軟弱有聖靈的「幫助」,保羅使用這個字有「聯合起來一起幫助」、「與之同負重擔」的含義。5

並且聖靈在我們不知道如何禱告,從上下文可以理解為在痛苦中,連在神面前如何開口都不知之時,聖靈自己與我們同擔,用無法言說的嘆息按著神的旨意為我們禱告。穆爾則理解為,在我們無法認識神的旨意之時,不知如何確信所禱告的是否合於神的旨意之時,聖靈已經在當時幫助了我們。內住我們心中的聖靈替我們向神發出完全合於神旨意的禱告。6

這也是保羅在五章五節所說的,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以至於我們可以在患難中帶著盼望忍耐,靈性越發老練。因聖靈賜給我們確信,所盼望的神的榮耀必不落空。

 

T. H. Tobin 則提出,在八章十八至卅節保羅是依林前十五章的框架來寫。林前十五章論末日基督再來與復活之事,勸勉信徒在今生應有終末的觀點,越過肉體的死亡望向神國的實現。林前十五章廿八節最後一句:「神是在所有裡面的所有」(ἵνα ᾖ ὁ θεὸς [τὰ]πάντα ἐν πᾶσιν),適當地支持及解釋了羅馬書八章廿八節:「……神運作所有,給愛神的人進入善 (πάντα συνεργεῖ εἰς ἀγαθόν)……」。「好、善」從上下文理解,指的是得著神兒子的名分,以神兒子的形像至終歸於與神合一、從神得榮耀。7

 

而愛神的人,保羅在廿八節也補充,他們是按目的被召的人。在這一節保羅先提到「我們曉得」,提示所說的內容是羅馬地區的信徒熟知的,學者們認為與接下來的廿九~卅節有關,因廿九節開頭是「因為」,這一個連接詞在保羅的書信中,常出現在他引用傳統格言或舊約語句的開頭。從這兩處用詞看出,此段應是保羅引用一個當時教會中頗為流通的格言式的教導。Longenecker 提到C. Cranfield 和 E. Käsermann 以及 R. Jewett 都認為,此段是保羅採用猶太人或猶太基督徒傳統的教導或儀文。8
Tobin 也認為八章廿九~卅節是猶太或猶太基督徒傳統的格言,形式是gradatio 的修辭法,一個句子的最後一個詞成為下一個句子的開頭。而八章廿九節(b)(c) 應是保羅加入的句子,因這兩段打破原先有的修辭對稱:

8:29 因為祂預先知道的人,祂也預定 (a)他們符合祂兒子的形像 (b),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c)。
8:30 祂所預定的人,祂也呼召;祂所呼召的,祂也稱義;祂所稱義的人,祂也榮耀他們。

Tobin 並提出,這段文字中所用的動詞都是簡單過去式的形式,包括得榮耀,但是在八章廿一節所用的是未來式,是終末性的觀點,保羅不應會在短短的文句間隔即改變對得榮耀的觀點。因而可以理解,這兩節經文是保羅使用當時羅馬地區的猶太人或基督徒所已經熟悉的格言,所加上的廿九節 (b)(c) 與他前後要論述的主旨有關。9

 

Longenecker 指出,其中的「預知、預定、召、稱義、得榮耀」這些如金鍊相連的蒙福項目,在保羅寫給自己所建立的教會之書信中,並不顯得特別。但是這種將幾個概念安置在一個鍊中的方式,卻不是保羅典型的寫法。對於這段傳統儀文
所提到的五階段:預知、預定、召、稱義、榮耀,Longenecker 引用 J. Fitzmyer 的話提醒:「不應該太輕易地就將之轉置為對於神的知識之連續概念階段(signa rationis ),如之後在預定論的神學系統中所解釋的。」10Longenecker 認為,保羅引用此格言的主要用意在於說明,世人的救恩是基於神的預知和預定,由於祂的呼召以及稱義而得救,那些向著神正面
地回應的人,終將得著從神來的榮耀。

廿九~卅節這一段也和廿八節所論的,神在萬有中運作相關。在祂所預定的救恩方法──在基督裡因信稱義,神預知所有人對祂的呼召會如何回應,祂運作萬有使之效力,幫助正面回應神、愛神的人,向著神所定的這個目的──從神得榮耀──前行。這個目的也是「歸於神」,與宇宙萬物的創造者、至高的善至終全然合一的目標。那正面回應神、愛神的人,在
今生即有聖靈的幫助,向著符合神兒子的形像而行,或如穆爾所說:「眾信徒被安排要前往的『目標』是我們得以『被模成祂兒子的形像』。」11 這即是基督徒在世生活最重要的行程。

 

羅馬書八章十八~卅節對於基督徒的生活態度至關緊要,這是神已經清楚揭示的終末生命形式,我們需要在日常時時反思。不管世局如何變化,生活境遇如何變遷,愛神的兒女們應看到,神在萬有中運作、聖靈在我們生命中同伴,護佑我們在基督裡朝向成義、成聖的目標,要進入最終的榮耀。這是神對愛祂的兒女的保證,我們因此能有確實的盼望,超越今世
所經受的痛苦、艱難。

 

1. Thomas H. Tobin, SJ. Paul’s Rhetoric in its Contexts —The Argument of Romans, Peabody, Mass.: Hendrickson, 2004, ix.
2. 穆爾 (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陳志文譯, 美國麥種傳道會,2012,778。
3. Richard N. Longenecker,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NIGTC,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2016, 716.

4. 穆爾 (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788,792。
5. 穆爾 (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800。
6. 穆爾 (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804。

7. Thomas H. Tobin, SJ. Paul’s Rhetoric in its Contexts, 293-294.
8. Richard N. Longenecker,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716-717.
9. Thomas H. Tobin, SJ. Paul’s Rhetoric in its Contexts , Peabody, Mass.:
Hendrickson, 2004, 294-295.

10. Fitzmyer, Romans, 524-525. 引自 Richard N. Longenecker,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739.
11. 穆爾 (Douglas J. Moo),《羅馬書》(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817。